xiaoniaojiang

      林梦宁ᔲ觉得,这次与汤总见面时聊到的话题很有意思。由于汤总曾经在部队里当过多年的参谋长,所以他对自己的资金生意,归纳了一套判断风险和如何取舍的标准,确实很有点道理。同时,汤总对与江浦公司合作的意愿很明确,而公司方面对与汤总된深入䊀探讨具体的合作方式也很有兴趣。

      而冰諘城驻京办的老冯,则是个对自己、对别人和对事情看得颇明白的人。作为一个专门协调軿各种关系和解决有难度问题的高手,ꮞ老冯长年累积的为人处世之道,导致了他对社会上各种热点现象和热门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让林梦宁和芳芳深受触动的是,汤总和老冯殊途同归地说到了同一个问题:人只有会选择,尤其是会放弃,才能真正拿到对自己有意义的东西。

      鉴于种种原因,林梦宁决定抓紧时间返回江浦,她要与公司核心成员具좣体面商相关的事情。而芳芳则再繽在京城留几天,继续考察是否有必要在这里设立一个办事处撹的事宜。

      ……

      在林梦宁准备离开㮚京城前一天的上午椨,汤总通过焦娇紧急约她见面。

      林梦宁叫上了芳芳,在焦娇的陪伴下去了汤总的办公室。

      乍 大家坐定后,汤总开门见山地说:“林总,沈总,我今天急着约你们见面,是为了一件可能会有问题的事情,当然现在只是可能性,还不能肯定。”

      林梦ၣ宁微笑着说:“汤䓽总约见,一定是有重要的劈事情,我们愿闻其详。” 蛖

      汤总说道:“不知道娇娇告徧诉ﹾ你和沈总没有?我一个过箕去在总行的老同Ӻ事,也是现在公司的副总陈浩华,前些天与赖普生和曾瑛瑛一起去ꁆ了广东。今天总行那羧里有个好朋友告诉我,那位赖普生通秙过当地的一家信用社,以一个开发区项目的建设需要为理由,正在进行多种渠道的资金筹集,据说数额将超过一亿人民币。由뒆于䄞曾瑛瑛在场,ᚆ而她在你们那里工作滹过多年,଱于是他们就似是而非地利用了你们逿公쟐司的背景在做背书。ᚓ同样,因为陈욶浩华也在场,他有엘总行的工作经历,目前ᚊ也是我ꑓ这里的副总,所以也扯到了总行和我们公司。我鏡那个总行的好朋友能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当地一个准备拿出五百万人民币参与集资的人᰿,为了慎重起见,向我们总行系统在当地김一家信托㗖公司的熟人咨询了此事,于是那个人ꔗ就给我在总行的那个好朋友打了电话,最后电话也就打到我这里来了。” 랎

      焦娇问汤总:“舅,他们是只在介绍个人工作经历时,说到了我们两家公司和总行?还㨕是在集资的过程中⍬有意扯ຠ上了这些?”

      汤总说:“目前我还不是很清楚细节,我已经托总行那个朋友去想办揫法弄明白,但也许不一定能了解得十分清楚。我本人在广东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不知道林总ꒀ有没有方便的渠道可以了解一下?这件事情既然知道了,我们应该要重视。”

      林梦宁淡定地说:“汤总,我公公婆婆在广东的政府系统工作了一辈子,也许可以找到了解情况的渠道。麻烦汤总将那个信用社的名称,还有涉及到的项目名称,当然能再有一些相关的情况更好,给我一份基本ኪ的东西,我去想办法试一下。”

      瓇汤总站起身说:“我在接电话时,随手记了一些相关的情况。”

      汤ᡰ总从办公桌上拿起了一张䦟纸,然后走回沙发处,횆将纸交给了林梦宁。

      林梦宁看了一下后,把纸槴递给了芳芳,并对焦娇说:“娇娇,你去复印一份吧。我们用复印件就可以了,这份东西留在汤总这儿。”

      林梦宁接着说道:“非常感谢汤总!我们一起想办⋈法将事情搞清楚。”

      ……

      离开汤总멻的公司后,林梦宁站在大楼门口与乔凡雨通了电话。

      焦娇走到车边上后,对正等着的驾驶员ꉲ说:“小许,把钥匙给我吧,下午我自己来开。”

      小许说:“귳焦总,钥匙就插在车上,那我回公司了。”

      车子启动后,林梦宁给冰冰打了电话,让她找个地方一起吃午饭。

      Ⲍ 随即,林梦宁告诉了焦娇具体的地址。

      芳芳说:“社长,如果曾瑛瑛是存心将公司拉在她那件事情里面,那她욿太过分了。”

      焦娇听后说道:“芳芳总,믷曾瑛瑛辞职离开公司肯定是要做自軆己的事情,我和她接触过,我这种感觉很干强烈橺的。但我认为那个赖普生应该뾜是背后出탵主意的人,说实话,我挺不喜欢那个人的,他是个让人看不清真面目的人。”

      林梦宁说:“ꌼ娇娇,你很돬敏感,这个很好,也很重苃要。”

      焦娇沉默了一下㝕后幽幽地说:“你们两位既是我老板,又是我大姐。県我说心里话,我大学刚毕业뒆的时候被人骗过,还给弄得挺惨的,最后是我舅帮了我,不然我也不会去他的公司。经过那件事情以后,我明白了不少社会上的人与事。所谓人善被人欺,如果自己不长脑子,尤其是我们女人,那只能活该倒霉。”鼶

      林梦宁和芳芳无言地听着。

      过了一䒬会儿,焦娇又说道:“林总,芳芳总,我现在ㇾ挺犯难的,心里一直在纠结,我自己的那件事儿,要不要现在就告诉欧阳?关键是怎么对他说?”

      ﮙ林梦宁与芳芳相互看了一下。

      稍过了一会儿劼,芳芳说:“娇娇,我和林总很殮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要说到个人曾经遭遇过的铠不幸,我可能算是比较突出的,以后有机会时,我给你说说。我的看法是,欧阳只要是真的在乎你,喜欢你,一切都不是问题。如果他不能充分理解你那件已经过去了的事情,那你们在一起也走不远,更走不好。”

      林梦宁接鎄口道:“娇娇,芳芳总说得很对。缘份,其实就是‘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道不尽往昔,望不尽前路,一个情字了得。欧阳是个好人,品行很端正,只是处世为人有时候失之简单,容易以己之愿,度人之腹,难免会吃亏受伤。但他人很善,很真。所以今后你要多提醒他,也帮着他一起拿捏好分寸,不要逢人尽抛一片心。对你们两人,我和芳芳总作为过来人,是很看好你们的。另外,凡事都要讲方法,重方式,看时机,两口子也禲一样,真心最重要⾘,不必在意一时一鴴地。”

      焦娇十分感动地说:“太谢谢林▘总和芳芳总了!我记住了,一定会努腰力做好的。”

      ……

      冰冰气愤ᮢ地说:“我就知道那个老破鞋不是个东西!前些时间我就对小新那狗东西说过,那老女人做不出什么好事的,果不其然,我最烦那样的人了。”

      î 芳芳笑眯眯地说:“冰冰,你很可爱,是个真性情的人,小新和你在一起,挺好的。”

      冰冰得意地说:“小新那狗东西觉得自己现在造化大了,前程都看不到边了,这话娇娇也听见的,对吧?只是我虎落平阳被犬欺,给他祸害啰佶,不过我们两个人确实挺滋润的뻫。ᜣ好,不瞎奞说了,林总,芳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林梦宁笑道:“你说呢?”

      冰冰想了想⿿后说愤:“要不我和娇娇一起来找洪光,那孙子不是要弃暗投明吗?他和那럏老女人黏黏糊糊了那么长时间,肯定知道不茇少东西,至少了解那老破鞋的路数。我和焦娇来联手套套他的话儿,你们两位领导不要出面,这样㙬我窎们就是说得露骨一些,问题也不大。因为这事儿和娇娇他舅的公司有关,娇娇和我一起问问他很正常的,我们能忽悠得了他的,放心吧。”

      林梦宁笑道:“你们有分寸地问问是可以的,估计洪光会给你们交底的,他是个识时务的人,知道自己应该站蹄在哪里。要是以后如果有机会,能鰍套出那个姓赖的台湾人的话,那就有价值⮟了,不过我只是一说,这种事情不能勉强的。”

      ⤎冰冰看了看娇晀娇,两人同时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