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荣松子app

      范婶掌厨꣬,洪婶在添柴火。

      劳 中午一共四个菜,红烧鸡块、丝瓜炒蛋、猪肝炒萝卜羹、泡菜,菜不多,但是每份量很足。

      깚杨海燕让范婶把红烧鸡块、猪荑肝炒萝卜羹和丝瓜炒蛋装一份出来,放在保温茶桶里,主食是白米饭,待会儿让洪叔带去。

      她自己吃了一小碗白米饭,吃了萧几块鸡肉、几Ꮍ口猪肝萝卜和鸡蛋,剩下的菜让范婶和洪叔一家吃。

      范婶加洪叔两口子,把剩下的菜៣都吃了。主食是每人一碗米饭加番薯,虽然没有全饱,但是都七分饱了。对他们来说,这伙食已经很好了。

      吃好饭肎,洪叔去给秦放送饭。

      洪叔:“太太,我给老爷送好ཅ饭,路过的山脚可以捡一些柴火回来,Ǐ但是驴车停在山脚下不安全,所以我想带着我媳『妇』一起去,我捡柴火的时候〓她可以守着驴车,您看可以吗?”

      杨海ᅙ燕一听:퐹“可以。”完全可以啊,那一个月30文的柴火也可以省了。所以,有下人还是不错的。

      百里村

      ▸ 秦放的老家

      秦铁牛今年三十八岁了,姎正值壮年。大儿子秦放十六岁去服テ军役了,原本这应该是他去的,这事情说起来也简单。

      秦爷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秦家是百里村的大户,还没有分家。秦铁牛是长子,按理说,因为秦家没有分家,所以一个服军役的名额怎么都不会是秦铁牛这联个长子,也不会是秦放这个长孙。稍微有点쐞规矩的人家,都知道长子长孙的不同。

      ᔲ 但是,有个例外。

      䃾 秦二叔秦二牛的঄儿子在当年只有五岁,常言道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爹,所以秦二叔自然쐨也不能去服军役。 첦

      롗那么只剩下秦三叔秦三牛了,可是秦䲝三叔排行最小,他结婚最晚,当年的他还没有儿子。而服军役随时出意外,一旦出了意外,찹秦三叔就绝后了。

      于是在秦二牛和秦三牛不能服军役的情况下,只能是秦铁牛这个长子去了。而秦放不放心自己的阿⹨爹去服役,于是背着家人偷偷报了名,服军役的名额一旦报名了是不能改的匚,于是,秦爷爷只能忍着不舍让长孙去了。 ぶ

      他们原本祈桏祷着,服军役五年后苻,长孙能平安的回来,哪里知道三年后辦,长孙当了百夫长,每年能븙带回三两银子了。

      秦爷爷做主,长孙带回的三两银子,一两给了公中,二两让长房收着。对此,不管二房和三房有什么想法,也得憋着,毕竟这是秦放拿命挣来的银子。

      这天,秦爷爷带着儿子、儿媳们在地狴里忙乎,家里的小孙女就来叫人了,小孙女是秦钷放八岁的妹妹,叫秦四那丫。

      秦四丫欢快的往地里跑,还没跑἖到,就朝着地里大喊:“阿爷、阿爹、阿母,快回家,我大哥来信了,还叫官爷捎了好大一个包裹回来。”

      秦家虽然没有分家,但是几房私下赚的钱,是不用上交的,所뢞以秦放泌说的痃,大房他阿母当家也是实话。

       秦⸆母听了直接扔下䍄手里찎的活计就往地上跑,秦母可不是软耙子,原本秦爷爷和秦『奶』『鸧奶』就看重长子,给长子娶媳『妇』当然不会娶软耙子,再加上秦母生了三个儿子,是秦췤家的⫌大功臣,所以她的底气很足,背都挺的直直的。对于这个长媳䑮,秦爷爷、秦『奶』『奶』都是很能给她脸面的。

      再加上如今秦放有出息了,他们就更加看重长媳了。

      听到长孙来信了,秦爷爷也急,不过不像长媳那样扔了活计就跑,他道:“今天就到₨这了,都跟我回去。”刚开始长鞀孙每次檹来信,他们髣都要托村里的童生念信。去年,长孙寄了三两银子过来,说送家里的弟弟去念书,也没说考科举什䣴么的,就说认认字,ઍ将来好多个营生。

      于是瓶,秦铁䛉牛做主,把在家里两个儿子送去村里的童生那念书了。当然,钱是大房䦈自己出的,用的是秦放送来三两银子中軠的二两。

      三房没有儿子,也不在意这个。二房有儿子,心里是不痛快的,但是大房用私房钱送儿子去念书,二房也没有办法。

      两个孩子是今年年出送去的,Ḉ大的秦守业,今年十四岁,小的秦守成,今年十一岁。说起来,这两个的名字还是秦放认识曷字之后取的。

      秦家是农户人家,对取名字不讲究,也就秦放这个长孙팩出生的时候,秦爷爷花了六个铜板,请村里的童生帮忙取了名字。

      不过,现在秦守业和秦守成已经认识不少字,⨃会看信了。

      等秦爷爷带着人回到家里,秦守业和秦守成已经从童生家回来了。

      秦『奶』『奶』见着人都来了,高兴道:“这是阿放捎来的东西,以前只是一封信,这次却一大包。”

      秦守成:“不知道大哥捎来了什么东西㈊,『奶』『奶』,快拆开包裹看看。”

      秦守业的『性』格比较沉稳,大哥去服军役之后,他是大房二子,如果大哥有个意外,家里得靠他了,所以他被教的很稳重,而秦守成则比较活泼一点。谁家都这样,长子担子大,而罤幼子则无忧无虑。

      包裹是用木箱装着的,拆开封条,打开木箱,就看到了里面的东西。不得不说,所有人看到里面东西的时候,都惊呆了。因为这是秦풚放第一次捎东西过来,以前都是信,就连银子也是去年年底才捎了一回,可这次怎么这么多东西?里面还有布,这真是……

      豠秦二婶:“䥗啊哟,这阿放不会是发财了吧?这么看来,这军役还真是好啊。”

      秦母:“服军役五年一次,如果二弟妹觉得好,下一次让二弟去就是了。”她儿子可是在拼命,别看现在没有打仗,可万一打仗呢?这妯娌就只会说风凉话。

      秦二婶:“大嫂这不是『༙逼』当家的吗?我家牛蛋才煖九岁,如果当家的去了有个意外怎么办?”

      “你闭嘴吧。”秦『奶』『奶』警告了一声,听听这话,难道她大孙子有个意外就没事吗?不过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孙子,她当然两边都不希望有事。

      秦爷爷:“守业,你来念信。” 仅 뒮

      秦守业:“是,爷爷。”他拆开信,先从信里倒出三两银子给秦爷爷,然后念信。ퟪ

      等他念完信,秦家人惊呆了。

       秦守业又道:“……这里还有一封信,是给我们大房的,嫂子说,让咱们私下看。”

      秦母眼睛一红:“阿放这是成亲了?还是朝廷给找的媳『妇』?念过书又认识字,真是太好了。”她原本还担心长子二十岁了,到鼘明年三月才满五年服役,到时候再回来就二十一了,这媳『妇』该怎么找?却没有想到朝廷给儿子找了,这她松了一口气。

      再听到信里说,儿媳『妇』念过书珼又认识字,现在还教儿子识字,她就高兴极了,要知道念过书认识字的姑娘可领不得了,而且还是这褥样贤惠的。

      秦守业:“这封信就是大嫂写的,大嫂的字写得真好。”

      秦『奶』『奶』踫的想法是跟秦母一样的,现在长孙的婚事不用担心了,又是这么好的孙媳『妇』,她也高兴的不得了。“老头⦖子,按照阿放媳『妇』信里写的,这些东䲋西得分一分祝。”

      爃䖜秦二ঈ婶:“阿母,牛蛋这个年纪了,都没一件体面的衣服,这蓝『色』的细布给牛蛋扯一块做件衣服吧。” 횋

      秦母:“这是阿放媳『妇』给弟弟妹妹的ᴎ见面礼,阿放媳『妇』是大户人家出来的ⶖ,你要⽁抢这东西,岂不是让阿放媳『妇』见了笑话?。”

      秦二갃婶:“可她眼下不在筡,퓖又不知道。”这大嫂能生就算了,竟然还找了这么好的儿媳『妇』,真是气人。

      秦母才不会理她,儿媳『妇』送的东西,谁都没有抢夺的道理,她直接对秦守业道:“二娃,就按照你大嫂信里说的分配这些东西。”

      秦二婶看向秦『奶』『奶』:“阿母嶴,癜您就不能疼疼牛蛋吗?他也뢟是你孙子。”

      秦母:“你想要牛蛋好,得靠你这个当阿母的和他阿爹努力,而不是靠抢别人的东西。”

      馳 秦二婶:“阿母……”

      秦『奶』『奶』:“好了,老大媳『妇』,你分东西吧。”Ḽ

       秦母:“是。阿爹、阿母,这两块布是给你们的,跟我和当家的싂布一样。这两块是给守业和䬧守成的,这两块是给大丫和四丫的。”二丫是二ᾏ房的女儿、三丫、五丫是三房的女儿。

      秦大丫今年十六岁,刚说了亲,㼪年底准备结婚,虽然布不是正红『色』,但是也可以给她做一身新衣服。而对秦四丫来说,这布Î也合适,杨海燕选的是好。

      秦母:“这帕子是给二弟妹㊍、三弟妹、二丫、三丫和五丫的。”不管谁家的儿媳『妇』进门,对丈夫这边嫡亲的兄弟姐妹总是好一些。“这一个荷包是给牛蛋。”

      至于秦二叔和秦三叔则没有了。侄儿媳『妇』和叔叔还是要避讳的,再则杨海燕也不知道给他们送什么,再说给秦二婶、秦三婶还有堂弟堂妹们送了,情分也到了。

      分好漊东西,秦母把大房的东西拿回了渰屋内,又把ⅸ大房的人叫了回来:“当家的、守业、守成、大丫、四丫,回屋了。繺”他们要继续看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