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小弟确定收款后,对刘老大点点头示意可以。

      刘老大笑道:

      “好小子。不过像这样的货色,一千五百块能买两个。”

      刘老大收到钱后就带人就离开了,他要的是钱,对乔雅这样的普通女人,并不感兴趣,说不定把她带到酒吧还会亏本。

      乔雅在刘老大离开后身体瘫软,坐在沙发上发呆。

      对她而言,并没有白马王子来救她,救她的是一直以来最看不上的林响。

      林响并没有打扰发呆的乔雅,从出租房离开,看到刘老大在另一户出租屋里要账。

      显然不可能有钱还的。

      两个小弟把一个女人架了出来。

      刘老大骂骂咧咧的从出租屋出来,看到林响后问:

      “刚才替那个女人还了钱,她比乔雅还要漂亮,更性感,给她还吗?”

      林响看到女人期待的看着他。

      当看到他摇头拒绝后。

      女人的眼神变了。

      【发现一点恶意,是否吸收】

      “当然。”

      林响没想到因为自己拒绝,竟然让陌生的女人对自己产生了恶意。

      系统说的没错,在高墙,很轻易的能获得恶意。

      林响也不多想,熟门熟路的来到高墙的出口。

      由于已经超过十点,而外出拾荒的人七点就会离开高墙,所以不需要排队。

      他站在女兵面前。

      “交钱。”

      林响取出企鹅的卡交给她。

      女兵看到卡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林响。

      能拥有不记名卡的,资产一定不低于一万块。

      以拾荒人做职业的,能拥有一万资产的人,只有那些新人类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卡放到机器里刷了一下后,机器显示“免费”。

      “您还有两次免费次数。”

      林响接过卡,从高墙的出口离开。

      女兵捂了一下自己的脸。

      被另一个女兵看到了问:

      “看到大帅哥了?直接拉到后面办了就行,怎么变这么矜持?”

      “是新人类。”

      “难怪你没动手。新人类从这个出口出的人很少,的确很少见。”

      林响从高墙出来后,一路小跑,一个小时后,进入城市废墟。

      外围已经被搜刮的干干净净,所以大人们不会在这里停留,只有那些孩子们留下在搜索。

      在往里走就是这座城市的中部,被保卫军清理了绝大部分的危险,拾荒人被怪物攻击的几率并不高,至于城市中心,那里保卫军还没有办法清理,所以也没有拾荒人敢踏足。

      林响打算直接进入中部拾荒的,在从必经之路穿过去的时候,眼睛总不由的去看倒在地上的巨大广告牌放的保健品广告。

      “六小时的持续动力,认准蓝瓶。”

      眼睛突然出现一串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一些不可见人的东西总是被藏在广告牌后面)

      是面前的广告里藏着东西吗?

      应该没有人会在保健品广告牌后面藏什么宝贝吧!

      林响好奇的走过去,用手把一块快被彻底风化的塑料纸撕开。

      铁架子上面挂着的被塑料袋包裹的严严实实巴掌大小的方块吸引了他的目光。

      小心谨慎的从铁架子上取下后,林响拆开塑料袋,里面竟然是三根金条。

      尽管不知道谁把金条藏到了这里面,但林响知道,现在金子属于自己了。

      装到上衣的大口袋里后,林响继续往城市中部走。

      金条的价值远远比钱更坚挺。

      放到黑市价格会更高。

      卖掉后,加上现在拥有的现金,说不定可以把现在住的房子买下来。

      林响走了一会儿后,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广告牌的位置,那里已经有好几个小孩进去,希望他们能再寻找到点什么吧!

      不过显然不太可能了。

      系统没找到别的东西,只能说明那里什么都没了。

      半个小时后,林响来到连接城市中部的铁桥前。

      这里聚集了很多拾荒人。

      他们显然是被桥上持刀的一伙人拦下了

      林响随意找了个人问:

      “怎么回事?”

      “那群不要脸的把桥占了,要收过路费。”

      “要多少?”

      “五百。”

      ”靠!”

      什么来历啊!这不是明抢吗?

      一个女人气愤到了极点:

      “我们找保卫军去。”

      “没有用的,在城市拾荒,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保卫军是不会管的。”

      的确,城市废墟除非出现怪物,别的保卫军一概不管。

      满脸横肉的男人过来说:

      “别抱怨,中部已经快被挖空了,必须限制进入的人数,我这么做也是为你们好。”

      现在被堵的拾荒人进退两难,付了一千块的出门费,而这笔钱绝大部分是高利贷来的,如果今天无功而返,很多家庭就要破碎。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抽出刀,大喊:

      “不让我活,就都得死。”

      毫不犹豫直接冲了上去。

      有人带头,其他人也不甘示弱。

      纷纷取出刀冲了上去。

      完全就是往死了逼人。

      满脸横肉的男人砍到第一个冲上来的男人后,后面的人惊恐的停下了。

      “我看谁敢和我们虎帮做对。”

      没有人带头,这些乌合之众都退缩了。

      林响觉得有人拦住自己赚钱就是不共戴天之仇,握着匕首,走到男人面前。

      “还真有不怕死的。”

      满脸横肉的提起刀就要向林响的脑袋上砍。

      林响的速度却更快过他。

      匕首直接划过他的脖子。

      满脸横肉的男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响。

      血喷出后。

      后面早就愤怒的人用刀向满脸横肉的男人身上砍去,顷刻间被砍成了肉泥。

      剩下的那几个跑过来想救人,被愤怒的人群一哄而上,砍死在桥上。

      “我们走。”

      杀气腾腾的人群过桥后,立刻像疯子一样分开去废墟中拾荒。

      他们要争分夺秒,很快就要到下午了。

      ……。

      ……。

      另一伙人出现在桥上,看到被砍的稀巴烂的帮派成员。

      直接抬着扔在桥下流淌的黄色液体中。

      “不知死活的东西,不让那些拾荒人活,人家能让你活?”

      “平哥,我们要不要找几个领头的报仇?不然老大那里不好交代。”

      “报仇?算了!抓几个,回去好交代。”

      “平哥,我拍照了,你看。”

      把数码摄像机上的照片放大给平哥看,上面的照片头像最清楚的莫过于林响了。”

      “就他了。”

      他们一伙人随即进入城市中部找林响报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