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浪app地址ios

      “这是哪里?”

      莫羽先是感到全身一阵剧痛,面前的吴良和医漠北的样子逐渐模糊,他只感眼前天旋地转,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周围已不是原来的那个草屋,而是萧条破败的古战场。

      放眼望去,遍地都是身穿盔甲的死尸,粘稠的血液和漆黑的泥土混杂在一起,空气中漂浮着浓烈的血腥味,天边仿佛都被鲜血染红······

      在七横八竖的死尸中间,似乎立着什么庞然大物,莫羽带着七分恐惧三分好奇走了过去。

      他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脚下,尽量不去触碰那些死状惨烈的尸体。

      “等了这么久,没想到只等来一个资质平平的废柴!”

      莫羽看清了,那是一个长着红色犄角,满头赤发的男人,他样子像极了一个吃人的魔头。

      那人身上的盔甲早已破败不堪,他被锁在一个巨大的石柱上,数量极多的铁链将他死死缠住。

      “你是谁?”莫羽站在那人面前,瘦小的身躯如同蝼蚁。

      那人微微抬头,鲜血从他嘴角流出。

      “老夫名为‘血冥’,曾经为了心爱的女人,屠尽三大圣州不朽镜强者,无人能敌!”血冥身体动了动,引发四周铁链微微作响。

      “那你······应该很强大吧······”莫羽不安地后退一步。

      “可惜后来我痴狂入魔,引发天怒,被十个异世神人击杀在这蛮荒之地。”

      传说在这世间,有一扇世界之门,每万年开启一次,每一次开启都会有十个异世者从世界之门中走出。

      只有异世者手持钥匙,才能再次开启世界之门。

      听到异世神人这几个字,莫羽想起了楮无策和他讲过的那个传说。

      “你现在······已经死了······那正在和我说话的人是谁?”莫羽猛地一惊。

      “老夫一身修为是不朽镜巅峰,早已化圣,超越了世间生死的规律,今肉身虽死,魂魄不朽。”血冥抬头看向天空,眼神里充满了藐视与不甘。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会来到这里?”莫羽道。

      “老夫死后,凡是触碰到老夫肉体之人,都有可能会被老夫夺舍,占据他的身躯,届时老夫就能重获新生。”血冥愤恨地咬紧牙齿,“可杀我之人,在我死后取走了我身体里的全部血液。”

      “这样你就没办法夺舍他人的身体了吗?”莫羽试探地问。

      “夺舍,是要将夺舍者和被夺舍者两者的血液融合,你以为这是想夺就夺的吗?”血冥吼道,莫羽的无知让他很愤怒。

      “还好你的血液都被人取走了。”莫羽松了一口气,大有一种天下太平了的幸福感。

      “不巧的是,老夫有一滴血液被人炼制成丹药,此刻已经被你吞服了。”

      血冥哈哈大笑,笑得如同鬼哭,笑得满目狰狞,笑得让人胆战心惊。

      这一刻,天地变色,大地开始剧烈摇晃。

      莫羽险些有点站不稳,恍惚间,他仿佛看到血冥瞬间突破坚固的铁链,如同恶鬼的魔爪向他抓来······

      沧澜宗。

      医漠北的草庐中。

      “莫羽!”

      “莫羽!”

      医漠北和吴良焦急地守在莫羽身边,一遍又一遍喊着他的名字。

      早在莫羽出现不良反应的一瞬间,医漠北就开始施展惊人医术,弹指间在莫羽身上施下一百多道长针,企图逼出莫羽体内的乾元造化丹。

      可一百多道长针全部施完后,医漠北惊讶地发现,此时莫羽的身体竟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全然没有乾元造化丹的踪迹。

      “他这是怎么了?”吴良拉住医漠北的手,焦急地问。

      医漠北推开吴良,眼神出奇的严肃:“他四肢百骸的生机正在消散,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取代他的身体。”

      医漠北紧盯着昏迷不醒的莫羽,额头隐约有汗珠渗出。

      “莫羽!莫羽!”吴良仍不死心,依旧大声呼唤着莫羽。

      “你安静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你容我想一想。”医漠北用手捂住了吴良的嘴。

      “还想个屁啊!亏你还认识乾元造化丹呢,连丹药变质了都看不出来,你看他吃完脸都变黑了!”吴良挣扎开来,跳到一边继续说道。

      “你安静点。”

      “他好像越来越严重了,黑色都已经蔓延到脖子那里了,他不会是食物中毒了吧!”

      “你安静点。”

      “他的手也变黑了,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馆吧!”

      “我就是医师······”

      吴良像蚊子一样嗡嗡地说个不停,而医漠北仍在仔细思考着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夺舍!”

      医漠北大声惊呼,他的脑海猛然闪过一个念头,眼神立马变得惊恐万分。

      “你说什么?”吴良没听明白。

      “上古炼丹师发明一种秘术,他们偷偷将圣人的鲜血藏于丹药中,只要有人服之,死去的圣人仅仅依靠一滴血便可夺舍重生,到那时······服用丹药之人也将死去。”

      医漠北无力地叹了口气。

      “这可怎么办?这家伙刚才还说要请我吃饭呢,你可不能让他死啊!”吴良紧紧拉起医漠北的衣角,神情真挚。

      医漠北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从身上掏出一枚符篆。只见医漠北抛出手中的符篆,默念口诀,符篆就在空中自燃了起来。

      直到符篆最后的一路灰烬消散在空中,医漠北才稍稍放下心来。

      “你先别急,我已经请我们‘医神族’的族长前来帮忙,他应该很快就到了。”医漠北安抚吴良道。

      医漠北虽是沧澜宗的外门弟子,但他出生在以医术高超出名的医神族,那是一个人人都精通医术的族群。

      从小被家族重点培养的医漠北,自成年以后便被派往沧澜宗历练。

      之所以选择医漠北去往沧澜宗,而不是去别的宗门,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医神族的族长负责着沧澜宗一切的医护之务。

      至于医神族的族长为什么放着好好的族长之位不当,要跑来沧澜宗管理一些治病救人的事,那就要从医神族的内部说起了。

      医神族的族人不同于炼丹师,他们精通药理,治病救人很拿手,但是不像炼丹师那样拥有过人的资本。

      优秀的炼丹师用一枚丹药,可以诱惑无数强者为他卖命,优秀的医师却没有把握保证,他救过的每一个人都能在他危难的时候拉他一把。

      于是为了族人的安危,医神族的族长和沧澜宗做了交换。

      他带着部分医神族族人入驻沧澜宗,负责沧澜宗人员的疗伤治病等事务(就像是学校中的医务室),沧澜宗则是保障医神族的安危,在医神族受到危险时答应出手相助。

      “这是什么气息?”草庐外面传来一声怒吼。

      如同窒息般的安静忽然被打破,房门被一股力道猛然推开,医漠北和吴良定睛一看,从屋外进来一个五大三粗、虎背熊腰的大汉。

      “见过七长老。”医漠北和吴良一同说道。

      “滚一边去!”七长老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人,直径走向躺在床上的莫羽。

      看着浑身漆黑的莫羽,七长老表情凝重,沉思片刻,七长老猛然抓起莫羽的手腕。

      看到这一幕,医漠北和吴良两人大吃一惊,竟然忘了上前阻拦。

      七长老手指微微用力,接着脸上的表情巨变。他先是大喜,大喊道:“上古体质!”,随后表情再次变换,大惊失色道,“不死魔体!!”

      “什么是不死魔体?”吴良推开七长老,挡在莫羽面前。

      “你给我滚开!”七长老暴怒道,“不死魔体是上古一种极其凶残的体质,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必然嗜血成性,快让我杀了他,以免他日后为祸世间!”

      吴良一听七长老这话,脸色骤变,死死护住莫羽说道:“不行啊七长老!他只是误食了变质的丹药,他不是什么不死魔体!”

      “我不可能看错,你快给我滚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七长老厉声说道。

      “不行啊!不行啊!你不能杀他!”吴良张开手臂,唯恐七长老伤害莫羽半分。

      “无知小儿,你是不知道不死魔体的厉害!”七长老没有跟吴良废话,拎起吴良的衣领就把他丢到了一旁。

      面对身材魁梧的七长老,吴良就像小鸡一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不要!”

      在吴良和医漠北的齐声惊呼中,七长老抬起右掌,径直向莫羽拍去。这一掌,七长老足足用了十成修为,强劲的掌风使空气呼呼作响。

      看来七长老势要将莫羽一掌拍死。

      就在七长老的手掌即将落到莫羽面门的那一刹那,不知从何处伸出一只宽厚的手掌,将七长老的手挡了回去。

      这时屋内的几人才发现,一个红袍男子和一位白衫老人不知是何时出现的,挡住七长老那一掌的就是红袍男子。

      “宗主!”

      “宗主!”

      “宗主!”

      七长老等人纷纷行礼。

      红袍男子正是沧澜宗的宗主,慕容长烟。

      看容貌,慕容长烟一头长发,坚毅的脸庞多出几分柔美,皮肤白嫩的像女人。他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远不止这些。

      几人行过礼之后,就主动让出一条路来,使慕容长烟能够近距离查看莫羽的情况。

      “圣手,你看他还有救活的必要吗?”慕容长烟问旁边的白衫老人。

      老人紧锁眉头,苍老的手指理了理凌乱的白发,无奈的摇了摇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