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坂朋子

      슷“喂喂,苏亚阿帕穆克,这就是你说的暗道吗?” 槒

      뜞 弗瑞看着眼前餙脏臭的下水道入口,埋怨的说到。

      “这퀀是最近的一条暗道了,묳而且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被发现。”

      虽눆然下水道中的气味实在是难以䚥忍受,氪但是好在有spw提供的面罩,四人一时还찾可以接受。

      弗瑞望着槅前面带路的苏亚阿帕穆ﬕ克,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异样,就像是身处一个森林中一样平静。

      弗瑞吐槽道:“喂,你这家伙不会没有嗅觉吧?这ﭾ种地方臭的像是一ࡴ个月没洗澡的肚鸡眼一样,你难道闻不到?”

      “我的鼻子有些特殊,每个人在我的眼中都有不同的味道,有的人善良,那么就会有美好的味道,有的人则是充满臭味,习惯了就不会感到恶心。”

      “那你为什么进了监狱啊?” 펟

      “因为杀人。”

      “!?”

      苏亚阿帕穆克,意思是希望之子。

      十六世纪ɬ初鏢,一艘载满希望、死亡、探索、歧视、压迫、财富、毒药、恶疾、퉊贪婪的船来到了美洲大陆。

      “文明人”发现了这块没有被“文明化”的土地,他们欣喜若狂,这意味着这里将会有无数未被开采的“天赐宝ꡂ藏”。

      他们需要驱赶“霸占”着宝贵土地的“野兽”,以此来完成文明的进程。

      华盛顿啊~嬬多么英勇的将领,他毅然决然地反对殖民统治,认礻为ꛊ权利永远属于人民,即使没能废除黑奴制度,自己却在临终前解放츝自己的黑奴。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美国的首任总统对于原住民却是毫不留情。

      “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

      湇 这是ⲍ他的至理名言。

      林肯,伟大的解放者,黑人的枷锁被他打破,他的威名将会流传百世,课本上全是毫不吝啬的赞美之词,毅力在更是坚韧的可怕,几乎是一㲢个舍己为人的完美之人。

      1862年,林肯჻总统下令绞掾死了38个明尼苏达曼卡托地区的达可它人苏语部落的3騬8个酋长㈼。这些被绞死的人大部分都是他们部落的神职먚人员和政治领袖。这些酋长之中没有人犯过他们被美国政府所控告的罪行,林肯总统有意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冤杀死刑。

      伟大自由、可歌可泣ퟬ的美国,自由国度。

      总统是人民的代䤩表选举出的精英,他的身上拥有着美国民众心中所赞美的品德,他们能够引起绝大部分美ꃹ国民众的共鸣!

      印第安人处在夹缝中生存,原本他们是驰骋在大陆之上的野马,✘现在已经成了被圈养죰的羔羊。

      美国自然不会亏待这些老朋友,毕竟这是人家的土地,所以美国对印第安人实施了圈养。㐩印第安人正在成为自由之人的一种观赏之物,他们的仇恨被不断的冲淡,时间竟然真的可以淡化一切!

      可是总会有一些难以磨灭的东西留下来。

      十六世纪末,在一个即즺将被踏平的部落中,十九个土著将自己小手指的骨头剁下来,经过䱛神秘的方法炼制成一串项链,他们的灵魂寄托ḵ在项链中,期望着能够见证到自己ᅥ的族灶人能够赶走这些恶魔。

      很快,这个部落被大火烧成灰烬,两个青年由于外出打猎侥幸逃过骣一劫,他们找到了被剥去皮肤考成熟肉的族人,发现了项链。

      就这样,项链似乎拥有神力,得到项链的庇护,他们的后代一直健康的成长繁衍到现代。

      在社会上,印第安人依然收到歧视。

      綮 苏亚阿帕穆克自幼生长在政府为印第安人提供的特醼殊区域,这里人们的受教育水平极低,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人们大都用酒精和毒品麻醉自己的灵魂。 깔

      苏亚阿帕穆克的母亲却一直支持苏亚阿帕穆克郛的教育,薠即使他们付不起学费,但是调皮的学生总会丢一些ڿ书本,他的母亲ۘ就会收集起来,这是她唯一能够在教育提供的帮助了。

      苏亚阿帕穆克也很聪明,他能够理解㡼书中的知识,也俚通过书本认识到外面的精彩世界,外面有和美国截然不同的国家、理念,书中的平等世界令他心生向往。

      我必须要改变现状ツ,本不该这样,我㚘要带领我们从阴影中走出,我要将白皮猪赶出去!这群占领别人土地还恬不知耻的混蛋,所谓的人权只是存在于白人身上!

      苏亚阿帕穆克从小就有这样的想法,詃可是随着他对„于知识的不断吸收,越感自己的单纯和天真,这里已经是白人的天下了!

      十四ꃧ岁时,他第一次见到一个白人售卖毒品的模样。

      仿佛起是上帝在散发甘露一样得意和自傲,因此苏亚阿帕穆克第一次听说了普尔曼的名字,这个毒쪾品大王择。

      十八岁时,母亲劳累致死,倒在Ѝ了从橡胶厂回家的路上,橡胶厂自然不会赔偿,因为谁叫她死在了路上?

      듪 走在街道上,苏亚阿帕穆克魂不守舍,母亲的离去使他失去活下去的动力。쇋

      处于弱势的阶级,越是知识广泛,越是能够明洧白自己᳼的无力,知道的越清楚,越是会产生弃世的念头。

      苏亚阿帕穆克撞到了贩卖完毒品的白ﬢ人流氓。

      “你这野种,我的上帝匁,怎겺么竗会有你搔们这种物种出现,你艩们是人和猩猩杂交出来的物种吗?”

      一个丑恶的白㳾人嘲讽到,一旁的黑人小弟也在跟风嘲笑。

      平时沉默不语的苏亚阿帕穆克被这个白人流氓鯢所激怒,忍无可忍,积攒걲了十年첥的᠝愤怒使他杀死这个杂碎。

      可是瘦弱的他是如何杀死这个高大﯃的白人呢?

      沐 项链!

      댇苏亚阿帕穆克进了监狱,可是别人似乎看不到项链的存在,于是项链一直在他的身上。

      普尔曼使苏亚阿帕穆克觉醒的替身,ﰄ灵魂力量的提升使苏亚阿帕穆克见到了项链中十九位先祖的灵魂,一位先祖为了防止塞巴拉将苏亚阿帕穆克洗脑,用自己的灵魂挡下工攻击,这也是为什么苏亚阿帕穆克能够保持着清醒。

      在十八位先撢祖的灵魂区域中,他们的记忆开始相互融合,他经历了族人遭㏣受的一切,先祖们在化身项链的途中所葞见所闻也都被他见证。

      ३他能够感碐受到头皮被剥夺的痛苦,感霭受到被赶出家园的悲伤,能够闻到那些人权首领身上臭气熏天的味道,᱃能够感受到族人的愤怒和无力。

      곛 他将要驱赶这些白皮猪!

      可是他的力量不够,他能够感觉到,替身力量是灵魂的质变,自己的体内拥有先祖的灵魂,那么应该能够즖觉醒出更多的替身,泏说不定能够突破极限,获得足以改变世界格局的力量。

      “那你杀的是什么人?”

      弗瑞对此并没有感緉到诧异,算起来,弗瑞肜也杀了几个邪恶的替身使者,对于杀人并不敏感蘭。 ﰼ

      苏亚阿帕穆克感到诧异,随机恢复平静。

      欠“是一个卖毒品的杂碎。”

      “原来如此。”

      五人虽然聊着天,但是速度不曾慢下来,替身赶路的极快速度使他们即将到达目的地。

      “我们的炸药重火力武器都在船上,码头左数第三艘船只就是我们的船。”乔瑟夫提醒到。

      “前面就要到了!”苏亚癔阿䭐帕穆克说到。

      揭开井盖,一座美丽的小岛出现䡎在众人眼前,岛上的一栋㧓房屋正赥与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