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好爽~~~~嗯~~~再快点嗯动态图

      乧周末清晨,在锻炼完身体回家后,急忙吃完㾉早餐,收拾好家务,换好出门衣服,䨵对嫥于今天这个小假期,岳凌徵早已规划好了满满一天的行程准备。

      然而,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就在岳凌徵即将出门之际,里包恩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跳了出来,碣将他给拉回到了房间里。

      䉊 “喂、喂、೴喂!里包蹧恩,你这是要干嘛啊?戜”

      在被里첫包恩扯拽的过程中,岳凌徵赜试图挣扎了两下,眼见徒劳无功后,只得开口询问。

      ⒯ 回到房间,见里包⻐恩松开了手,微微整理了下衣服,岳凌徵继续开口说道:

      “喂、喂!里좉包恩,你把我拉回ᢔ到底是有什么事?䇫要是没事的话,我可就走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时⋶间很赶的。”

      对于岳凌徵的问话,里包恩也却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先将房间的门给反锁了上后,便不紧不慢的开始换起了一套类似于工装服饰的衣服;

      待一切都准备就绪,只见里包恩忽然就从说桌上,掏出了一大堆与㖘数学类型相关的教科书,露着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

      “阿纲,之前在学校里的数学课上,据我观察,你表现碝的可真是特别的好啊。”

      “为了嘉奖你的优秀表现,我特别决定,给你奖励,所以,今天的你,就哪都别想着去了。”

      岳凌徵也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了里包恩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哪里是什么嘉奖,分明就是要给他补习功课。

      环顾一圈屋子,一眼盯在书桌后面的窗ꓧ户,身下⊊青光一闪,脚踏凌波微步,抓住里包恩眨眼空挡,说时迟,那둢时快,岳凌徵以迅瓊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嵰飞速向着畝外面逃窜了出去。

      可惜,姜还是老的辣,里包恩也无愧于这个世溰界上第一杀手的名号,反身起跳,以丝毫不弱于凌波微步的强悍速度又把岳凌徵给抓了回来。

      “救命啊、救命啊…………!”

      这⪰里有个小婴缊儿非法拘禁人了啊!有没有人听到,有的灐话请帮帮駡我,我可不想学习啊。”

      “救命啊,救命啊……產……!”

      被抓回房间时,逝双手死命拽紧着窗框,岳凌徵依就在顽固的挣扎着,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不打算放弃。

      因为,对于学习这种东西,他真的是臲一点兴趣都没有,天生性格就是如此,一点办法也没有。

      곡ꨡ 然而,这一切的挣扎也都只不过是一种徒劳罢了,最后,他还是被里包恩给收拾了一通,丢到了一边。

      将一枚启爆型炸弹绑在了岳凌徵的身上,随便탾从书桌上抄起一数学本䛪书,随便找了一道普通的数学题问道:

      “一个两位数,个位上的数与ె十位上的数的和为7,如果把十位和个位的数相互对调,那么昹所得的两位数比原两位蟮数大9,求原来两位数是多少?”

      “是,3.14159만26。”想都Ւ不想一下呂,岳凌徵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这个圆周率。”说罢,里◙包恩也同样是不假思索的按下了手下面的启爆装置。 ꝫ

      ‘砰………!’的一声巨响,岳凌徵被炸卌弹炸的不可꽘谓是不够凄凉ඉ,脸也黑了,头发也焦了,衣服也破了,模样比起一些路边讨饭⦶的乞丐也差不了太多。

      闻声,楼下正在准备午饭的妈妈,先是愣了一会,而后又恢复了一往如俄初的笑容切着菜道:

      “纲君他们好像玩的很高兴啊,男孩子,果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每天都有活力才对嘛。”

      瘫软的躺在地上,回过神来,岳凌徵猛然坐起了身子向正在找题的里包恩抱怨道:

      赙“喂,里包恩,你丫丫的竟然给我玩真的啊,要不是我身体素质够硬,现在怕是已经去下钖面和阎王报道去了。”

      칗 “这就是我的教学方式¨,如果你要是觉得这样还不够的话,我还可以给你布置点更刺激的游戏,保证让你娅终身难忘。”

      说话间,里包恩的眼神里突㶚然闪过了一丝精光,似乎还很期待的样子。

      “不、不,不用了,我觉得这헇样就挺好的了,不过,我还有个綫问题啊,就是为徢什么非要学习不行啊?难궶道在黑手党的世界里,也同样都很饕注重文凭么?”

      ἐ “那是自然,你율不要以为,在黑手党的梪世界里,就全都是一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笨蛋。”

      “他们每一个人,多少都接受过不同程度的文化培养,而且,职位越な是高等,就越是需要学习更多。”

      “譬如,就똜拿彭格列锫的第九代首领来讲,他在成챡为首领之后,同样㐵也是在意大뽂利接受过一阵子最高等学院的进修。”

      磉 “如果身为븯首领,你却什么也不懂,未来,⁾必定ّ难以服众,怎么去统领手下。”

      “所以,阿纲,为了无愧于老大ῒ的这个称呼,你就加油努力的去学䕳习吧,更主要的是,你头上顶的可是我弟子的名号,要是ꗬ你什么뽸都不懂得话,会很丢我的面≍子컟,我也会很丢人的。”

      本来,在听里包恩前半段的教导时,岳凌徵听得还挺像那么一回⺩事,一刹那间,鸰他几乎都快认同了对方的看法、理念,甚至都觉得说的挺有道理。

      可直到里包恩说出要那最最重要的最后一句话后,岳凌徵这才恍然大悟的明白了过来,原来,一切的重点,从始至终都䫦是他的面子大于一切。

      殶 忍无可忍、不再沉蕋默,凌徵终于爆发了,这也是他来到这个솘世界以来,第一次这么生气。

      他深볻知,如果这次再高不做出反抗,以→后,≋自己就将堕入到无尽的深渊之中,再也不能自拔,为此,他也不能继续退让。

      怒拍书桌挺身而起,岳凌徵阴冷着脸,声音略显低沉道:

      “里包恩,我就再最后问韀你一遍,对于学习的这띎件事,咱俩之间,就真一点回转的余地,也都没有么?”

      ᆰ 并鰹没回答,里包恩就和没事人一样,依旧在自顾自的翻阅着一会맋准备要考的试≧题。

      “很好,果然是里包恩效的ꇐ作风,够帅、够酷,不过,既然你这么决绝,那就帲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扑쓜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抱拳、作揖,眼泪宛如瀑持布一般,飞流直下,岳凌徵摆出一副悭万分可怜的模样诚恳祈求道:

      “里包恩大人啊,我求求你了,能不能稍微宽容一下,只要不让我学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拜托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