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冢本

      【已签约,求月票、推荐票。】

      许是被皽哪番婆子激起了火气,从四方馆街븼出来,薛蟠就闹着要去找乐子。

      来顺起初倒也并不反对,既然已经到了古代,总该⦶品鉴一下传统技艺——再说老让胡婆婆洗床单,他鲯这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

      却不想薛蟠竟是要去什么象姑馆。

      䜆 等问清楚那地方是做什么的,来顺就把头摇的拨浪戧鼓⤭一般。

      最后好说䶞歹说,才劝得薛蟠悻悻而떄归。

      …………

      宁荣街,私巷口。

      ḯ目送薛墚蟠的身影消失在门内,来顺ꆑ这刚一转头,就见何三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兄弟。”

      喆 就听这厮没皮没脸道:“要ۿ没哥哥我,你也得不着表少爷的赏,这好处你可不能一个人独吞!”

      来顺闻言,对他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然后二话不说抬腿就走。

      “兄弟、来顺!你됨别밖走啊!回来……”

      앜何三在后面追着喊了几声,渐渐也就没了动静。

      来顺只当他是放弃了,可沿着宁荣街往西刚䷡走⣳出百十步远,后面就又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㩝。

      좲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何䠜三驾车追上来了。

      这厮是属牛皮糖的么?

      来顺ᴫ暗暗加快脚步,心下拿定了主意,不管他说些什么,全都当做耳旁风。

      “你走儦这䲣么快作甚?”

      何三驱车与他并行,先是抱怨了两句,见龪来顺理也不理,只得放软了语气道:“好好好,那金瓜怲子我也不争了,你小子拿㍜些出来当本钱,咱们哥俩一道发财总可㑺以吧?”

      见来顺仍肯∭不睬購他,何三有些急了,看看四下无人,便压着嗓子道:“你别瞧那锅炉房的差事,在府里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其实大有油水可捞!”

      “往年这油水都筻归了管事们,可咱们兄弟又不是那没依仗的,凭来旺叔和我干籪爹的名头,别说只是分润他些好处,就一股脑全抢过来又欺如何?!”

      䜙 呵呵~

      怪不得当初在梨香院门口,他听说自己被派去锅炉房做工时,就突然眼ʚ前一亮呢,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且不说断人财路的事儿,岂会如此简单容易;也不提这厮想让自家冲锋在前,他好躲在后面从中渔利。

      就算真能轻松捞着好处,又能如何?

      来顺씳如今的目标是尽快脱离奴籍,若贪图小利被府里샆拿住短处,再想脱身岂非难上加难?

      况且他又不是没有赚䙁钱的门路,甚至就连启ค动资金都准备好뽲了。

      因此㫪听完何三这番大论,朐来顺非但没有半点动心,反而愈发坚定了道不同不相为谋的ے想法。

      故此再度加紧脚步,从ㆭ荣国府正门一掠而过。

      梁“哎、哎!你小子站住!”

      㧦ᐎ何三边赶车紧追,边恼道:“就那仨瓜俩仔你就满足了?!我告诉你,你特娘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等锅炉房的好处全归了别人,你怕龟是哭老都找不着调!”

      两틈人一前一后渐行渐远。

      那正门前的石狮子后面,却悄悄转出个妇人来,就见她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纪,深深的梨涡高高的颧骨,周身拾掇的一尘不染,偏两只杏核眼里满是疲态。

      “呸,不知死的货!”

      㷟 她望着二人远去的䌿背影,咬牙啐道:“都被罚去扲烧锅炉了,还想着要捞好处,那晚果然是打⾺的轻了!”

      ………泿…

      却说来顺好不容易摆塭脱了何三,也没精神再去逛什么奉公市,径自回到了位于宁荣后㧙巷的家中。 칊

      听到院门响动,胡婆婆立刻从东厢探出头来,见是൏来顺回来了,她忙招呼道:푵“哥儿可算是回来了,你爹在堂屋呢——你们爷俩再等一会儿,午饭这就好了。”

      这东厢的外间是厨房,里间是祖孙二人的卧室。

      “鏺您这갹一说,我倒真饿了。”

      来顺冲她一笑,随即挺奔直了腰板走进堂屋,谁知便宜老子却不在厅中,要么是悄悄出门了,뒚要么就是在东间卧室里。

      来顺略一犹豫,就先钻进了自己的西屋。

      訾 进屋ꂜ后他将衣领扒开,从脖子上摘下个切用红绳系着的荷包,托在掌心随手一掂,就听里面叮当作响。

      这里面装的是两枚金瓜子,以及一些散碎银子和十辚几枚大钱——金瓜子原是三个,买疆香烛纸钱时化开了一枚。

      按市价,半两重的金瓜子能兑八两银子,三枚就是二十四两。

      买香烛纸钱用去礗不到一两三钱银子,现下还剩余二十깤二两七钱瑑有余——要知道王夫人的月例银子,也不ƒ过才二十两!

      手握这笔鋡‘巨款’爇,来顺顿觉踏实了许多。

      正思量着该如何拿钱生钱,就听便宜老子在外间商招呼道:“顺儿,你出来一下。”

      徆来ﱾ顺慌忙把荷包塞到枕头底下,转身正欲出门,忽又觉得不对,再次掀开枕头,덥才发现那虫二杂文不翼而飞了。

      ɘ 这应该不是胡婆婆的手笔,她大字不识半个,啄压根没兴趣去翻那报纸。

      싑啧~

      来顺不由得面色一苦,硬着头皮去了外间,原本已经准Հ备好要重温一回,施法材料被家长查抄后的风暴。

      可来旺一开口,说的却是:“我已经在打听过了,去年管锅炉房的,꜀是东府的俞禄,今年该轮到咱们西府的人管事儿。”

      鱑苮“我估摸着多半应该是邓好时,他本就管着府里的柴碳采买,如今再兼管一下锅炉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来顺闻言,心下顿时生出一股暖意。 ꉳ

      却挋原来,他急着去瞧那西洋景的同时,便宜老子却在默默的收集讯息。

      “爹~”

      来顺动情盯着自家老子,刚打算说几句暖心的话,不想来旺就正色警告道:“这邓好时一贯唯赖家马首是瞻——你娘跟쩑你提过茗烟的事儿吧?既有了这一层过节,难保他不会刻意针뻠对你。”

      好家伙忓~

      不过就是家仆们争权夺利罢了,这整的跟宫斗剧一样,当真是‘㙶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来顺听的头大,忙道:“他就算想针对我,总也要找个由头吧?我到时候小心怽些,不给他留把柄就꾮是。”

      “你要真能说到做到就好了!”

      来旺显然对儿子没什么信心,依旧心事ߔ重重的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半晌,不耐烦的冲儿子一挥手颟:“行了,你先回屋歇着嫀吧,万事有爹在呢!”

      眼见便宜老子这忧心忡忡的样子,来顺无语之余,益发想从一团乱麻的荣国府脱脕身。

      当然,也不能全脱。 悗

      最好能留些手尾,等荣国府衰败的时候,也好顺势接收几个惊൙才绝艳的女子。

      唉~

      这正妻之位到底给谁好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