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广告牙医直播在线

      “等一等,我们此来,并不是为一争刀兵之綴利而来。”

      픐 灯火通明띧的巨舟中,一道清雅高朗的声音⫌冲破薄雾的封锁,从四面八方落在战船上。

      ٓ 辟凡心中虽然有百分之一百,将白浪和他的援㥃兵拿下的把握,的刚才那一道如梦≆幻泡影,在他眼前一闪而逝的武道意志,又让峖他朝䜹身边的亲兵挥一挥手,“不为刀﴾兵之事,司空公子此来雾輿谷一游,难不成是为游山玩水?”

      “这自然也不渇是。”

      ҃ 司空玄翶落在船头最前面的位置,已经隐隐ꦤ看到对面的辟凡和冰冷的炮口劲弩,但身上自有一股卓雅不凡的气度,始终凝而不散。;

      仿佛不见那些能让他粉身碎骨的火炮和劲弩,目光壗温和的看向辟凡,欲言又止,有什么要说。

      下一刻,一道身着黑色劲服的人影,◯在薄雾中轻盈的跃起,如同一朵安乐的游鱼,又像是一片催动的疾风,横跨两只巨舟和战船獛,灵活的落在巨舟之上。

      썃 “辟大哥!” 撩

      晓 黄三闯大吃一惊,没想到辟凡居然直接脱离战船和军阵炒,落在对岸的巨舟之上。这简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䡟

      看着辟凡羊入虎口的举止,在黄三闯身后体型的大汉迟疑道,“大哥,我们要跟上ⲁ去吗?”

      “走!”

      黄三闯也是意气之辈,虽然疑惑不解,辟凡为笜何放弃大好的局势,自投罗网,投入敌人的大本营中,但还是在怀揣不安中,从战船的甲板纵身一跃,随着一抹水浪掀起,稳稳的䕎奔向巨舟之上。య

      看着突如其来的辟凡,巨舟之上的侍卫顿时变换阵形,蠢蠢欲动。

      譍 “住手!”

      뗾 司空玄连忙挥手,阻止他的手下,目光如电的看向辟凡,这位鼎鼎大名的大江豪杰。

      辟凡始终未曾在意巨舟上的兵将,目隬光如电芒在船上扫过,定格在完全ݹ陌生的楚风一行人身上,当扫过楚风在时ᅊ,目光顿时凝固。

      在楚风身上散发出一种虚无缥缈的气息,但不以目光亲自接触,仿佛不存在一般,刚䙻才他之所以反扫向那一道穿透雾谷封镇之力的武道意志源自何处,却一无所ঐ获。现在看来,必然也是因为这特别的气息。

      司空玄第一次被人忽视,脸上有点难堪,但也没有生气,从船头回到룵甲板上,“这位是楚风少侠,不知道辟帮主这边看着쫫楚少侠,可是有什么要事?”

      “问题倒䞶是没有,只是有些惊讶,铁剑帮能够请动司空ㄺ世家,就已经出人意料。没想到如此高手,你们竟彷然也能请动!”

      頞辟凡一双黝黑的眸子,目光灼灼的望向楚风,似乎要将他薨身上挥之不去的ᾟ神秘,连同他力量的奥秘,一并看得一清二楚!

      욆 楚风轻笑道,“我只是精通一些异术,阁下或是误会什么了罢!”

      “异术?”

      本想㎄能够挣脱雾谷封镇的高手,究竟是怎样的惊獟才绝艳之辈,不想竟如他所想,并不是大宗师,而是跟他一样的先天宗师,甚至气势还不如他。

      满怀期待的辟凡不由一愣,这才想到有另一种可能,只不过异术向来不兼容于武,那先天宗师的武道意志唪,又让他疑惑不解。

      就在这时,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从静怡的湖中猛然跃上巨舟,小心翼翼的落在甲板上。

      楚风看向那一身形精瘦,一肌肉壮硕如牛的两道㞼身影,好奇的蹊问道,“你们应该是万帮盟会一方的势力吧?这녫样大咧咧的自投罗网,真是好奇怪。”

      噤“狂僧果然不愧是狂䪻僧,单枪匹马……不,是三个人就闯入我们这‘匪窝’,还真是自大。我要不要借此机会,将你们永远留在皩这条船上,以报你杀我亲爱的属下之仇呢?”白浪拿着一숳槟长剑柃,如同闪电般破空而出,“嗖嗖“刺向船头的辟凡。

      “铛!”

      ࡍ一声沉䳲闷的金戈交击,响彻清晨静怡湖面上的天际。

      一条银芒划过惊人的光弧,遇到黄三闯狂涛蓄劲一꺰击后,轻松写意的作势下篓转,带着一往无前的沉重剑势,狠狠地直劈而下。

      “大哥!”

      看着黄三闯挡住白浪的军道杀剑,但对方轻易一挑,一股惊人煞气,就举重若轻的化开刚才膨胀的震荡之力,圆转如飙意的劈向黄三闯空门大开的胸膛。

      那ၬ迅疾如电的剑芒,根本来不及给他和黄三闯抵御的时间,随着凌厉的劲风,仿以佛已经可以预见င到,他大哥黄三闯将被这血煞之剑劈个通透,化为两半。

      퍛千钧一发之际,一䇥只洁白如玉的手掌,将长剑二指夹住。

      只听“嗤”的一声,银芒顿止,化为一抹剑光在黄三闯Ⓨ面前消散,随㛬即被一股诡变㾮之力,往旁边牵引⸉、拉扯。 䚎

      长剑像皮球一般,在那玉手指掌变化之后,立时呈现出如弯弓一般的惊人弧度,被不停捏扁撮圆,变幻不定。

      白浪剑法一次次变化,从有进无退、一往无前的军杧道杀剑,到盖云雾变幻,柔比㦿金刚的斩浪剑法……剑中凌厉、杀伐,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可是面对那一双朴实的玉手,都被一股若有似无,似有又无得诡异力量,化为迟钝而又笨拙的銳交锋,被捏扁撮ゾ圆,无不如意。

      仿佛白浪的剑被无形的磁჌场吸住,剑中凌厉杀伐,无论如何施展、变幻,都被那一双手化腐朽为神奇褍,无声中消解、打压,犹如身陷无尽泽뙝地,不能自已的陷入缠斗中,无处使劲,无处挣脱。

      “嘁,你这家伙的武功,不管多少次,都让人恶心。”

      剑光一止,白浪顺着长剑上的反震之力,往后弹跳回去。

      ᣇ⹔随着长剑疯狂的低吟,目光ᶷ无奈的落在那一双玉手的主人,另一艘战船之퀏主ꃒ的辟凡身上。

      諺 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交手,可是面对辟凡如陷无尽沼泽,连削代打的캨精妙武学,每一次灇交锋,都只能这样点到为止的无疾而终,亦或륈者跟他纠缠下去,最终被对方犹如无穷◔无尽的积累,留下不小녑的♋代价后,સ落荒而逃。

      楚风看着两人短暂交手的过程,惊讶的看着这个素未谋面的辟凡,心中暗想,“这鵬是巧合吗붾?他的武功路数,无论蜣怎么看,都跟墨夷、周寅一脉的「菩提善法」有着千丝Ν万缕的关系。尤其是这将力之极穷尽变化的一手,跟脚似极了第一次见到周寅时,他在迫不得已的生死危机之下,转死为生的枯荣转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