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瓶梅龚

      钟琼瑶目光灼灼,眼里满是怀疑,走到温书意的身后,伸着脑袋看了一下,又将脑袋伸到温书意身后的少年背后去。

      “根本就没有孩子。”钟琼瑶怒气冲冲指着温书意,笃定道:“你就뵽是来破坏我婚礼的。”

      钟琼瑶挥一挥手,大喊道:“来人,给我将这个骗子轰出去。”㠰

      随后有人快速从人群中走过来。

      쪜 温书意诧异地看着钟琼瑶,挑挑眉,然后惊慌失措地高举起手,伌大喊道:“且慢,孩子在藏生戒里。”

      说完,从脖子上拿出一根丝线挂着的戒指,戒指的样式再普通不过,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ꉲ  然而堂下诸人在听到藏生戒之时开始不淡定了,脖子伸得老长,恨不能变身鸭子,再将脖子伸得更长一些,但又碍于自身身份已经骨子里那股矜持,硬生生做出一副我什么都不想知道的模样。

      虚伪至极。

      众所周知,藏生戒是天下间唯一一个能够可供生物存活的空间戒指,里面环境适宜,灵力充沛,是很多人争破了头都想要得到的存在,不过一直下落不明,也就只훖有少数人知道,这藏生戒为清知君所有。

      温书意拿出了藏生戒,那少数知情之人脸色随即变了,原本握着剑柄准备随时动手的人都惊疑不定地看着清知,尤其是钟琼瑶,她看着清知,脸一瞬间惨白无比。

      她是知道的ワ,当初冰封山来提亲之时,她爹要藏生戒作为聘礼,清知君说藏生戒已送人,她当时被要与清知君成亲的消息砸得头晕眼花,只说送人便送了。

      若说这名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女子与清知没有点儿关系,只怕那人是傻子。

      众人只੿见温书意闭上眼睛,也不知念了什么,随n即她怀里就出现了一个孩㠩子,这孩子大概三四个섷月的样子,白白胖胖的,甚为可爱,脑袋一直往温书意怀里蹭。

      温书意尴尬一笑,指着孩子,道:“这孩子饿了,要吃奶呢。餡”

      她摸了摸孩子的头,轻声细语地哄了哄孩子,双臂轻轻来回晃动,孩卵子就不哭了。

      就在众人松一口气之时,温书意突然一把捏住孩子的脖子,跟个疯子似的囔道:“都别过来,不然我捏死他。”賿 ꃁ

      这突如其来的反转是众人皆未曾想到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走上前一步,手中的剑随时准备破鞘而出。

      温书意往后退,猩红着眼,大喊:“不准过来,清知跟钟琼瑶不能成亲,否则我捏死这个孩子,也好过让他被人嘲笑是有娘无爹鵄的小杂种쎳,我相信诸位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孩子在你们面前被掐死吧,不然此事传了出㘍去,只怕诸位面子上也无光。”

      孩子一张胖嘟嘟、白嫩嫩的小脸青紫青紫的。

      清知伸手欲去接住孩子唙,慴道:“你〯先冷静㿹。”

      温书策上前几步焦急喊道:“姐ਐ,你在干什么,快放下小酷,他,他那么可爱,你怎么忍心伤害他,你快放下他,你放下他。”

      温书策显然也慌⎬了神,之前他们商量好的可没有这一出,谁知温凌薇突然就发疯了。

      温书意掐着孩子的手颤抖极了,努力挤出一滴眼泪来。

      与此同时,清知指尖的灵力正在慢慢汇聚,温书意好似能够看见似的,盯着清知,又看着钟琼瑶,道:“你的灵力再高也没有我的手快,我只要你答应我,不跟她成亲。”

      清知蹙眉,那张带着仙气儿的脸上带了些徲疑惑,懪“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温书意不回答他,只道:“你若不答应,今日我㨪们娘俩就一起死在这里。”

      清知额头的青筋跳了一下,声音四平八稳,道:“好,我答应你。”他转头跟钟琼瑶道:“抱歉,钟小姐,我不能与你成亲。”

      钟琼瑶被这刚刚发為生的一系列事情还没有反应过来,不明白事情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事已至此,在这么諏多人面前,她只能强忍泪意,故作遗大度道:“没关系,孩子要紧。”

      清知:“你可以放下孩子了,现场有这么多人在,我不会反悔,我与钟小姐不会成亲。”

      찈小酷刚被放开便嚎啕大哭,温书意指尖灵力在他脖子轻轻一抹,脖子上的淤痕消失不见,他的哭声顿了一下,似乎在疑惑为什么突然不疼了,可惜他还小,不懂死思考,又继续大哭。

      뉀 温书意哄了半天,才将小酷虠哄好。

      所有人对发生的一切膛目结舌,断定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阴晴不定,谁能愭想到前一刻她还要掐死自己的孩子,后一刻又温柔地抱着孩子哄。

      温书意看着众人的表情,笑了笑。

      “我知道大家有疑虑,这孩子现在还탏小,不会说话,也不知道自己亲生父亲是㷎谁,不过想必大家都禈知道滴血认亲吧?验一验便知真假。”温书意摇着孩子,一根手指被孩子喊住,一边大声说道:“不知可否麻烦场上哪位道友给我打来两碗水。”

      在场诸人面쎛面相觑,耳舌相交,小声讨论着,皆没有主动应承下来,眼前的这就是个疯子,ꈅ谁知道惹上她会不会有麻烦。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没人会应承这事,还真有傻子突兀地喊了一句“我来”,随即人们眼前出现一个黑衣长发,手执大红折扇之人。

      这人也不知何时爬到屋顶上去的,在场这么多修仙界顶尖高手,竟没有一人发觉屋顶上还有个人。

      他落在地上,身上宽大的衣服被风鼓起,衣诀飘杨,却给人一股极大的威慑力,似乎空气中都弥漫了一股浓浓騼的血腥味。

      “魔主?”

      “他怎么在这儿?”

      “他来干什么?”

      人们的说话声一౏句接着一句,个个皆不由自主后退,纷纷拿出了兵器,如临大敌,似乎下一褬刻就要扑上去跟眼前之人同归于尽。

      躳被称作魔主的男人嗤笑一声,似乎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不屑有,转身对着温书意。

      温书意立刻笑盈盈,抱ᑽ着孩子躬身道:“如此쇻,就麻烦这位……仁兄了。”

      男人一笑,浓郁的黑色魔气至指尖流出,在这股强大的威压之下,很多人都拔出了武器,一致对着男人,男人却面无异色,ﴌ手中突然出现两碗水,他一步一步走到温书意面前,道:“姑娘,请。”

      쀁温书意点头,笑道:“麻烦这位仁兄。”

      说罢,食指在孩子稚嫩的手掌轻轻滑了一下,一滴血滴在了碗中,在孩子尚未来得及哭之前,她一道光抹过,孩子手上的伤口恢复如初。

      随即,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清知君,动作极其自然地将孩子塞在清知君怀里。

      小酷骤然离开温书意的㚫怀抱,那小嘴一瘪,立룻刻就哭㩽起来。

      瞆清知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整个人僵㠳在原地,惊恐的双眼看着孩子,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茫然无错的表情。

      孩子在旁边的啼哭声越来䜂越大,温书意毫不犹豫在自己手上૴划出一个口子,对着碗滴进去。

      同时又走近清知身旁,分别在孩子和清知手上划出一道口子,魔主也很配合地跟在她身后端碗接血。

      上面站着之人,除了新郎新娘和礼官,就是刚被新娘喊上来的几个ዻ人,在几人的注视之下,只见两碗水里的血都融在了一起。

      魔主大手一挥,空中立刻出现一个大大樊的银幕,人们立刻能看见碗里的景象。

      未等众人发出感慨,魔主手中的碗被他突然甩在地上,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温书意,温书意回以一个善意无辜的笑容。

      他又扭头似笑非笑看着清知,道:“我还以为冰封山的清知君高风亮节,乃钨真君吝子,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我看这冰封山倒不如改名叫情债ꑷ山好了,干脆清知君来投靠我젗魔域算了,论起三心二意,清知君与我魔域之人也不相上下。”

      说完,也不留给别人说话的机会,嗖一下便没了踪影,只在空中壣留下了一句:“魔鍒域随时欢迎清知君的到来。”

      清知只是冷淡地看了一眼魔ꕱ主离去的方向,又低下头,与怀中的孩子大眼瞪小眼,试着学温书意梙拍了拍孩子,轻轻晃了一下埄,不一会儿孩子便不哭了。

      旁边的温书意没收好表情也睁大眼诧异地看着眼前一幕。

      还是温书策见状立刻止不住地笑道:“大家㛚看看,这果真就是亲父子啊。”说着走过去捅一下温书意的胳膊,同时手指用力拧着她,小声道:“小酷差点被你掐死了。”随后问道:“你说是吧,姐。”

      温书意回过神来,立刻点头,走过去抱着清知,道:“是啊是啊,这就是人们说的骨肉相连,孩子最是敏锐,知道小仙仙你是他的父亲,你都没来得及哄他就不哭了,你不知道,平时他可哭得凶了,怎么⚰哄都哄不好。”

      清知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冷冰冰的一声䀯“哦”,低下头继续跟孩子大眼瞪小眼,两人看着看着,孩子突然“咯咯咯”地笑起来了。

      远远看去,丈夫抱着孩子笑得正䇽甜,妻子一脸幸福地环抱着丈夫,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今日本该是➠主角的新娘反倒瞬间成അ了笑话。

      钟琼瑶突然㉬跺脚,指着前面一家三口哭了起싵来,走过来撞了一下温书意,顺便一脚踩在清知的脚背上,哭着跑下礼台。

      被她叫上台的一众人环视众人一眼,目光定格在清知和温书意身上,或者悳说更多定格在了温书意身上,她一个没什么背景,修为低下的女子,被濠看一眼怎么了?我看你还是你的荣幸呢ዱ。

      温书意紧紧ᗣ抱着清知,看着钟琼瑶的背影,喃喃道:“姑娘,我这也是为你好啊。”

      她抬头看阆着清知又看温书意,脸上的嫌弃快速闪过。

      孩子看见温书意,一双小胖手伸过来,温书意轻轻弹了一下孩子的额头,“你爹难得抱你,你就待在你爹那儿吧。”

      蓋 这时,听见䅽头顶声音道:“抱够了吗?”

      温书意抬起头,眉眼弯弯笑笑,主动放开清知,还小声嘀咕道:“臭棈男人。”

      清知:“……”

      温书意笑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无辜的小眼神,清知面无表情移开视线,提着孩子朝下面长揖一礼,复挺直劲竹般的腰,“今日之事,在下会给阙天府一个交代,给诸位一个交代,现如今还有私事要处理,便先告辞,诸位请便。”

      他话音刚落,温书意已经感觉自己腰肢被人紧紧框住,温书意只来得及朝下面喊:“策策,别怕,等我啊。”

      刚说完,ꯃ嘴巴里突ꩇ然被灌恑了一嘴的风,她赶紧召闭上嘴,随即双手双脚死死缠住清知,鼻息之中隐约能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似冰雪的味道,凉丝丝的,渚一个没忍住,温书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孩子突然“咯咯咯”地笑起来,小手抓在温衡书意脸上穭,痒痒的,不由得又打了第二个、第三个喷嚏。

      温书意轻轻抓住孩子,一手捏着孩子的鼻子,故作凶狠道:“别闹。

      双脚触到地面之时,温书意正在捏着小酷ᇮ小巧的鼻子,不让他出气。小酷亮晶晶的眼泪聚在眼眶里,似乎下一秒就会夺眶而出。

      ㍋温书意站在地上,狠狠捏着孩子肥嘟嘟的脸颊,松开之时,小脸上红红的,빗孩子终于“哇”一声,哭得惊天动地。

      温书意心满意足地收回手,那双作乱的手被她背在身后,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看哇哇大哭的孩子和清知君。

      清知那张冷冰冰的脸终于有了表情,“闹够了?你闹也要有个度,难道不知䳚适才孩子差点儿被你掐死。”

      居然还听出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温书意立刻开心极了,一个没ᖢ忍住,吹起了口哨,露出一个极其夸张的笑唏容,看起来疯疯癫癫。

      똶清知那张脸上的仙气好似突然撞到了什么脏东西,黑了一圈。

      温书意立刻凑过来,一本正经道:“小仙仙,我错了,但我知道下手的分寸,并没有真的伤到小酷。”

      清知那双没有感情的眼睛看着她,两人的目光淠相触,温书意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捂着嘴道:“小仙仙我发现你眼睫毛很长唉,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睫哸毛精?”她感⮪慨:“没想到居然被我逮到了。”

      泓“还没闹够是吗?”

      冷冰冰的声音如同突然ⵧ灌进沸水里的冰块,温书意这锅沸水终뤘于不再沸腾了。

      “够Ꙣ了够了。”温书意吊儿郎当地笑ヤ道。

      “孩子哪来的?”

      “你种进我肚子里的。”温书意叹了口气,“其实刚开始不是这样的。”她真诚地问清知:“你知道小蝌蚪吗?刚开始就长那样,婑后来才长成这样的。” 媲

      清知抿着嘴,那双浅色眸子看着温书意不说话。

      温书意最受不了他这种眼神了,摆摆手道:“切,真无趣。我捡来的。”

      清知还在用那种眼神看她。

      温书ⓚ意急了:“是实话,你看吧,说了你也不信。”

      䞕 清知看了她一会儿,温书意死猪不怕开水烫,耸了耸肩。

      似乎是不打算理温书意了,清知眼神看往别处,“何时、何地捡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