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如何下载视频到相册

      秦四丫平时『性』格还是挺活泼的, 但是这会儿也安静了些,她看着秦放,脑海里没有关于大哥的印象。

      秦守成在马背上道:“四丫, 这是大哥。”道是自己的秦大哥, 秦守成比刚才的畏手畏脚,在大胆多了。

      无秦四丫听哥这么, 也放心的喊了一句:“大哥。”声音中依嬻然带着女孩子的害羞。

      秦放倒是没有多想:“四丫,你要ℸ坐马上吗?”乌帅之所以跑得快,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比一般的马儿要大,所以乌帅背上坐个小孩子完不成问题。

      还で没等秦四丫回答,杨海燕便道:“相公,四妹妹是个姑娘家, 哪儿能坐马上,让她来马车上吧。”

      Պ

      秦四丫听到了马车上传来的女音,又听对叫大哥相公,便道这是去年家人的大嫂了,大嫂还捎了布给她做衣服呢。她好奇的越乌帅, 看向马车, 只一个比镇上的姑娘还要漂亮的姑娘看着自己。

      秦四丫没有去县城, 在她的心里,镇上经是很了不的地了。而镇上的姑娘都特别漂亮。在状她这个年纪看来,所谓的漂亮不仅仅是长相漂亮,主要是衣服穿的漂亮, 头花漂亮等等。

      杨海燕小女孩看着自己,她笑着招招手:“四丫是吗?我是大嫂,来马车上坐吗?”

      崋 秦四丫看着杨海燕愣了一会儿, 然后脸红的道:“我去ࢁ地里叫阿爹阿母。”着,快速的跑了。别看她背着背篓,个子也小,但是那跑的速度可不慢。

      秦放和杨海燕状,只能随着她去了。

      秦放牵马:“守成,这些年家里状况ℤ怎么样?”

      樢十二岁的秦守成放在人口少的人家鎊,是半大小子了,所以秦放很理所当然的问他。

      秦守成也实回答:“爷爷前几天腰有点酸,阿爹让他去看大夫,但是他没有去。『奶』『奶』年初的时候生病了,大夫开了五天的『药』,在也好了,阿爹跟阿母还有叔叔婶婶们都好。”

      听到秦守成爷爷和『奶』『奶』的事情,秦放有些心疼,他是家里的大哥,是爷爷『奶』『奶』的第一个孙子,所以爷爷『奶』『奶』最疼他。同时,他也看重爷爷『奶』『奶』,这爷爷『奶』『奶』生病,他是紧张极了。

      杨海燕坐在马车里,因着小孩子话不懂压低声音,所以外面的谈话她也听的清楚。

      很快,到了秦家门口。

      牛蛋大声嚷嚷:“『奶』『奶』,我们回来了,『奶』『奶』大哥回来了。”

      凟 秦『奶』『奶』从菜地回来,打算去洗一洗,中午好做菜,听到了牛蛋的声音。这牛蛋是个小话痨,遗传了他那不着调的阿母。不好在这娃『性』格倒是好,냉很欢乐׀。

      听到牛蛋的话,秦『奶』『奶』在院子里道:“么大哥回来了,竟些糊涂话,我看你是去偷懒,又把活儿丢给你哥了。”话落,听到院子门口的动静,她出去一看。然后傻眼了,“阿……阿放?”

      秦放看到秦『奶』『奶』,眼眶也不自主的红了。

      “ᢁ阿放啊……我的宝贝孙子啊,的是你啊……”秦『奶』『奶』赶忙上前,拉着秦放看,同时,眼哚泪滴滴滴的流。当初孙子瞒着他们偷偷报了军役的时候,她可没少流泪。同时也怨自己没用,家里出不军役的钱,不然孙子哪里需要小小年纪去服军役?

      秦放赶忙安慰:“『奶』『奶』,我回来了,这是大喜呢,您怎么嗒哭了?”

      不等秦『奶』『奶』反驳,牛蛋在马⛁上咯咯咯的笑:“『奶』,你是大人了,还哭,都羞死了。”

      秦『奶』『奶』顾不得哭了,宸上ꢥ前要去打坐在马上的不孝孙子。

      牛蛋还嚣张得意的:“『奶』『奶』,您勾不到勾不到……”

      秦『奶』『奶』是气死了:“阿放,把这小子给我拖下来。”

      꼄秦放面无表情ᰣ的把牛蛋从马上抱了下来。牛蛋一着地,扔了背篓跑,还一边跑一边往后看,深怕秦『奶』『奶』追上他。㰋

      杨海燕经掀开了㷋马车门帘,她轻笑道:“牛蛋活泼。”天无邪,虽然有点熊孩子,但是也可爱。

      秦『奶』『奶』听到那温柔的笑声,不的看去,只一个漂亮的年轻『妇』人经从马车里出来了,她不的有些愣住。

      훭秦放介绍:“『奶』『奶』,这是燕燕,我媳『妇』。”

      秦『奶』『奶』刚才经此猜测了,但是不敢主动认,怕认错了人。毕竟这姑娘看上去比县里大户袕人家的小姐还要好看,还要有气派。秦『奶』『奶』还是比秦四丫有眼光的,秦四丫只认得镇上的姑娘,秦『奶』『奶』却想到了县城的姑娘。

      不在秦放一介绍,秦『奶』『奶』有底气了,她热情道:“这是阿放家的啊,头一次来咱们这里,习惯吗?来来満来,快来屋里喝茶。”秦『奶』『奶』一边,一边虽然靠近了杨海燕些,却没有去拉杨海燕,她瞧着姑娘鑉家穿的漂亮,那料子都仔细的很,不敢去拉,深怕弄脏了让姑娘不高兴。这样一来,怕是让大孙子难做人了。

      不料杨海燕却上前,亲昵的挽上秦『奶』『奶』的手:“『奶』『奶』,我来的时候还担心家里各位长辈会不喜欢我,到您这样亲切,我放心了。”

      会撒娇的人有糖吃,这话是觅对的。秦『奶』『奶』一看杨海贆燕不嫌弃她身上脏,还和她这样亲近,对杨海燕莫名的有好感。她马上拍拍杨海燕的手道:“闺女你别担心,我们秦家人都是厚道人,家里人都好相处的。”

      杨海燕浅浅的笑着,声音比秦放听的任何时候都温柔:“馋谢谢『奶』『奶』。”

      不,秦放心想,他们刚成亲的时候,他在当夜值,她每天中午来送饭,也是这样温柔的喊他相公的。但是在……好像没有以前温柔了。秦放不明白女人的温柔陷阱,也不懂这个心思去想,他他『奶』『奶』和媳『妇』这样好,他高兴。他给ᡟ车夫付了钱,让车夫回去,自己把马车里的东西往里面搬。

      有马和马车来的动静是有点大的,所以旁边的几户人家都看到了,这会儿,有些人偷偷在家里的院子里看,有些人干脆出来看了。

      有些人从刚才的话中认出这是秦放,故而打了招呼:“这是魭秦放啊,一转眼都五年了,你都长这么大了。”

      “秦放啊,你这是服满军役了,带着媳『妇』回来了?”秦放娶媳『妇』的事情村子里不少人都道。去年一家子人穿着衣服去秀了一把,是秦放媳『妇』给捎来的,所以大弈家也道了秦放成亲的事情。古代人没么乐子,这媳『妇』给家里买了布做衣服,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巠秦放尽管因为五年的军营生涯『性』格冷了不少,但是碰到乡亲们,禘他倒是有几分往日的『性』子:“是的婶子,我五年军役服满了,所以带着媳『妇』回家来看看。”

      “那你这是回来了?还是还要回去的啊?”

      秦放:“还要回去的。”

      “那你这次可以在这里呆多久啊?”

      秦放:“二十来天。”

      “秦放啊,听你媳『妇』是朝廷给的,可漂亮。”

      秦放:“是的,这是朝廷给的。”着,他朝着栕一边作揖,“这是皇上隆恩,体恤我们在边疆的将士,所以朝廷给我们指婚了。”

      “哎哟,这皇上可好。”

      “那你们那么多将士,朝廷都一个一个的都给你们指婚了啊?这得要多少的姑娘啊?”大家对于朝廷大事自然不敢兴趣,但是对于这种成亲等等的八卦事情,自然是有兴趣的。道了还能长长识,不定还能去吹一吹牛。

      秦放耐心的解释:“不是,是立军功的将士,朝廷才会指婚的。”简单来,只有百夫长才有,毕竟姑娘不多,不能个个都顾及到。

      大家一听秦放立军功,更加觉⎟得秦放厉害了。

      与此同时,秦四丫经跑到了地里,她扯开嗓子大喊:“爷爷、阿爹、阿母,大哥带着大嫂回来了……爷爷、阿爹、阿母,大哥带着大嫂回来了……”

      秦母把锄具一扔下往岸上跑:“你啥?你大哥带着大嫂回来了?是大哥?确定是大哥?”

      秦四丫:“嗯嗯嗯,我和哥还有四哥去割了猪草回来,在路上碰我大哥和大嫂了ᦔ,我大哥让哥和四哥坐在大大的马上,我大嫂还让纩我坐马车里呢,我没坐,我来叫你们了。”语气里有着小小的骄傲,她秦四丫也是能坐马车的人了。虽然没有坐上去,但是感觉跟坐了一样,可以在小姑娘里炫耀了。

      秦母不相信的再问一遍:“是你大哥?”

      秦四丫:䵻“阿母,我哥都是我大哥了,能认错了吗?别人还能让哥坐马上?让我坐马车啊?”

      秦母松了一口气,没有听错,是她大儿子来了。等等:“你大嫂也来了?你大嫂怎么样?”其实,家里也算,儿子服军役满五年了,可能会回来,没有想到回来了。好在去年家里又多造了几房,想着儿子带着儿媳『妇』回来,不能和弟弟们挤一,又想着守业也长大了,踳要媳『妇』了,干⬯脆多造了几,还造对了。

      秦四丫回想马车上那个比镇上姑娘还要好看的大嫂,她大声道:“我大嫂可好看了,比镇上的姑娘还要好看,她还叫我坐马车上䂺呢。”

      秦母听了,打了一下女儿的头:“你还道好看了쾹。”

      秦四丫:“那我当然道啦。”

      秦父经背着秦母的锄具来了,身后秦爷爷还有秦家其他人:“的是你大哥回来了?”

      秦四丫刚要,牛蛋跑了来䉿:“我大哥回来了……我大哥回来了……我大哥骑着马回来了……”

      行了,谁也不问秦四丫了,他们都相信秦放回来了。于是,秦爷爷带头,一家人又浩浩『荡』『荡』回家了。和之前秦放捎东西来的时候不玑同,之前虽然也高兴,但是这次是人人脸上带上喜悦,᪃毕竟秦放平平安安的回来了。

      和大家的喜悦不同,秦母是还有一丝紧张的。不只是儿媳『妇』公婆会紧张걌,公婆儿媳『妇』也会臩紧张的。农门公婆高门儿媳『妇』,心中也是不安的。虽然对别人来,杨海燕是奴籍出身,身份不高。可是朝廷消了她的奴籍,她是出自大렰户人家的良民,念书认识字,字又写的譕好,对百姓人家来,那如同大户人家的小姐。秦母又问了一遍秦四丫:“你嫂子看捼上去……人怎鮢么样?”

      才八岁的秦四丫不懂秦母的意思,:“我嫂子看上去可好看了,比镇上的姑娘还要好看。”

      行,秦母䐪不问了,感觉问也问不出个么来。

      一行人回到黫了家,看到在马车上搬东西的秦放。不,他们都没有认出秦放。篟认不出的理和秦守成一样,十六岁的秦放和二十一岁的秦放,身高差的多,根本认不出来。

      还是秦四丫:“大哥在搬东西。”

      秦母愣了一下㉒:“那是你大哥?”天啊,儿子长的这么高了吗?

      秦放是习武之人,听力自然比普㸳通人好鐳。他也听到了秦四丫和秦母的声音,当然,他们离的也近。秦放转身,看到了秦家人。那一刻,秦家人都认出了他。尽管隔了묋五年,秦放长高了,़也结实了,五官也张开了,但是有道是父母看儿子,看到又不仅仅是表象。

      秦母红了眼眶:“我的阿放啊……”她跑去,把儿子抱住,“你可回来了,你可算回来了,你是担心死我了。”尽管儿子每年都会捎一封信回来,可他们还是担心啊。尤其是当娘的,那是比割她的心还要担心啊。

      秦放也抱住秦母:“阿母,儿子回来了,儿子很好,身体也没有受ꘖ伤,我媳『妇』找了大夫检查,也为我调理身体,您放心。”

      秦爷爷:“回来好,回来好。”着,他声音也有些沙哑。

      弰秦父也看着儿子,他向来是个嘴笨的,家里都是婆娘做主的。可这会儿,看着儿子毌回来,他也高兴的差点控制不住。

      秦二叔:“总算是回来了,回来好。”

      뙑 拰秦叔:“阿放都长这么大了。”

      秦二婶:“可不是嘛,军营里的伙食是不是很好?”

      秦婶壡没有话。

      秦母看了秦二婶一眼,这个狗嘴里吐不出人话的东西,她是不想跟她吵。“儿子,这东西还要搬吗?让你阿爹他们来搬,你走了一路也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秦父:“对对对,我们来搬。”

      秦放:“没有了,这一箱子的东西了。不这马车和马都是我们的,可院子的门小了,马车拉不进去,只能放在外面了。”

      㢎஖ 秦二叔道:“把院子的门拆了,重改的大一点行,这门改一下快的。”院干子的围墙是用石头搭쩋来的,再加上黏土,本来不是很牢⨻靠,所以要拆一꿘些宽度出来的话,还是很便的。毕竟把这么贵重的马车放在外面,他们谁也不放心。

      ⊏秦二婶:“对얥对对,拆围墙。”

      秦『奶』『奶』:“都在外面嘀咕啥?阿放媳『妇』还在里面呢,都来。”

      秦母一听,赶忙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再看一看,哎,今天因为去地里有些弄脏了,但是在换也来不及了。她有些小心翼翼的走进院子,感觉这才是媳『妇』公婆的心情。

      杨海燕正在里面整理秦放搬进来的箱子,不,秦家人虽然准备了房子,可垫背、盖的被子却没有准备,怕准备好了,等秦放他们回来又久了。

      所以秦『奶』『奶』在和杨海燕:“待会儿咱们去一趟镇上,给你和阿放买一床婚的被子。之前你们不在,成亲的时候家里也不道,所以这些都没有准备。”

      杨海燕:蘘“덨谢谢『奶』『奶』,还是『奶』『奶』您考虑的周到。相公总是提『奶』『奶』,家里有『奶』『奶』这个主心骨在,心里放一百个心。是担心『奶』『奶찏』年纪大了,不好好的爱护自己的身体,怕『奶』『奶』您累到。”

      秦『奶』『奶』一听,不管杨海燕得假,反正孙媳៩『妇』能哄她,她高兴:“我这个孙子啊,是孝顺。之前的2军役,原本也不是他去的,可他……簣”

      杨海燕笑道:“他是阿爹的儿子,是应该孝顺的,代替长辈服军役,这是他应该做的。再了,他如果没去服军役,我碰不到这么好的相公了。”

      秦䶿母听到了这句话,走了进来:“是我们阿放福气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

      杨海燕回头,看到一个精明的『妇』人走了进来。

      秦『奶』『奶』道:“这땺是阿放他阿母,来来来,别屋子里挤着,咱们去外面晒᮴晒阳,都认识认识自家人。等回头家里补上你和阿放的喜酒,再认识认识其他人。哦对了,你们这次回来,可还要回去?”

      杨海燕先给秦母俯了俯身:“阿母,我叫海燕,是阿放的媳『妇』。”

      秦母赶忙扶她:“哎。”果如四丫的,是个比镇上的姑娘还要好看的人。瞧瞧她的脸白白的,跟面粉一样。瞧瞧这话的声音,轻轻的,不像别人家的泼『妇』一样大嗓门,她是斯斯文文的,以后她孙子孙女生出来,肯定也这样的好。秦母再看她,眼神清正,没峤有轻视他们的意思,心里满意。如果可以,谁不希望给儿子娶个好的媳『妇』呢?

      杨海燕顺着秦母身,又道:“疝相公这次有一个月的假,不我们路上来回要十天,所以在家里只能待二十天。『奶』『奶鶜』、阿母,这二十天里如果有个好日子,可以补我和相公的喜酒,也叫我都认识一下家里的亲戚朋友。”

      秦『奶』『奶』一听,她是这个意思:“好好好。”这个孙媳『妇』可好,把话都的明明ⷮ白白。

      秦二婶:“阿放媳『妇』啊,我是阿放他二婶녁。”

      秦母道:“这是你二錋婶,这是你婶。”

      杨海燕微微一笑,也像刚才行了个晚辈礼:“二婶、婶。”

      秦二婶:၇“哎。”心道,鯹这大侄子可有福气,娶到这么好看的姑娘,一看这ᾫ修养是和别人不同。

      秦婶因为只有女儿,没有儿子。所以底气不如秦二婶,脾气也软,她也客客气气的应了声:“阿放媳『妇』。”

      秦『奶』『奶』拍拍手:“孩子们,都来鈟,跟你们大嫂认识一下。”

      以秦守业为首,大家都来了。其实本来嘛,大家也都保持着距离偷偷看着他们。秦『奶』『奶』从大开始介绍:“阿放媳『妇』啊,这是守业,阿放的二弟。这是守成,阿放的弟。阿放的大妹大丫不在,这是他四妹四丫。这是牛蛋,男娃里排行第四,阹阿放他二叔家的。还有二丫、丫릔不在,去绣ꉷ工坊学绣工去了。二丫也⩓是他二叔家的,໒今年十五岁,丫是他叔家⮣的,今年十二岁。”

      来,从秦放去服军役之后也有整整五꾙年了,这五年里,秦婶都没有怀上孩子,所以不只秦婶在家里立不来,是秦叔整个人像断了脊梁骨一样,总觉得自己绝后了。也因此,他对几个侄子是特别好。

      杨海燕:“弟弟妹妹,你们好,你们稍等一下。”着,她进了屋子,把从县城里买来的糕点,“这些东西弟弟妹妹们拿去分了吃吧。”着,她把东₠西给秦守业,毕竟他是他们当中最大的。

      秦二婶眼睛瞟了瞟,不没跟去。在吃食上家里人都是一碗水端平的,所以从来没有闹矛盾。

      秦『奶』『奶』道:“还不谢谢你们大嫂。”

      秦守业等人道:“谢谢大嫂。”然后一群人高高兴兴的去堂屋分吃的。

      牛蛋话最多了:“二哥二哥,你先给我一块吃的,我待会儿少分一块。”

      秦四丫:“不行,牛蛋如果吃完了,还不得问我们要,要一吃才行,不然进了他的肚子。”

      牛蛋抗议:“四丫,你得叫我四哥,了多少次了?你总是不听。”

      秦四丫:“你才比我大几天。”来,牛蛋生在十二月二十八,秦四丫生在隔年正月初五。看似相差一岁,但其㡝实只差了七天,对秦四丫来,可不是气人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