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XXLX

      “我?我能有유什么鈦看法?”圣骑士们现在没有怀疑卡琳的理由,唯一可能的就是他们所追查的人当中有卡琳됻的线索,卡琳也许就是担心这一点所以才让吴林生出来混淆视听。

      但唯一的问题是吴林生自己都没想好怎么圆这个局。

      队伍当中一个虎兽人急了眼:“吴林生先生,我们敬重你在魔法方面的造诣,但是无论如何我们希望你能有更多的帮助!”

      㒁“萨兰,你闭嘴!”亚特拉斯喝止了名为萨兰的毪兽人,“吴林生先生,我替我的队员的失礼行为向您道歉,但确实我们期待能得到您的帮助。”

      “唉,那这就麻烦了,至少我需要一点线索,能告诉我你们是如何追踪那些异教徒的吗?”

      “哦,当然。”亚特拉斯拿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半꽎透明容器,里面盛着一个造型奇特的饰品,“这是我们委托法师协会制作的追踪器物,法师们可以通过这个器物,然后以一个物品作为媒介,就可以追踪到使用这个器物最久的人。”

      “这里面的是曾经和我们交过手的一伙人使用过的法器,我们就是通过这个追踪的。”

      吴林生伸出手,亚特拉斯也很配合地递了过去。吴ᗕ林生先是打量了一会这个样貌奇特的容器,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取出了里面的法器。㡩

      突然一股诡异的黑烟泄露了出来,钻进了吴林生的眼球里。突然间整个视野迅速变黑,若有若无的低语也开始在吴林生耳边回响。他开始听闭到圣ꤽ骑士们吟哦圣歌的声音,慢ꇹ慢地,一股纯净的光芒进꯾入了他的思维,他也开始渐渐取回了自己的意识。

      “吴林生?吴林生?”卡琳扒着吴林生的眼皮,一直在拍他的脸。

      “别拍了,我醒了。”吴林生感沖觉再拍下去他的脸就要肿了,赶紧制止了下手没轻没重的卡琳。

      “吴林生先生,您没事吧?”亚特拉斯身上的光芒还未完全散去,看起来就是他祛除了吴林生身上的诅咒。

      “没什么事,只是一些异教徒低劣的把戏而已,我本来是想故意被诅咒然后施咒追查他们的下落的,你们的法器似乎出赢了点故障,所以我才出此下策,㶻但没办法,中途被你们的净化打断了。”

      吴林生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模样。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法ś器上有遗留的멚诅咒,追踪法器也没坏,只是这样一来既可以掩㩋饰自己差点被暗算的尴尬,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把这个可能会威胁到卡琳的法器排除到故障行列。

      “那您也应该켹提前告诉我ꋉ们!”彬彬有礼的亚臁特拉斯也有了些许恼火,吴林生只能赶紧想个办法把圣骑士的注意力拉开。

      “没事的,亚特拉斯先生,虽然法术没有完成,但我已经嗅到啕了他们的气息。”吴林轫生拍了拍手,脸上的笑容肆意宣扬着自信的气息。

      “真ꇝ的吗!”亚特拉斯一下子拍案而起,“如果真的可以追踪到他们的踪迹,还希望您不啬赐教。”

      㧶“赐教说不上。”吴林生惱也只是临时撒谎而已,现在他的脑子飞速运转,ۿ到底应该怎么圆谎。 뿂

      “是这样,刚才虽然被打断了,但我也循着춧诅咒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联系,我很确定这种联系会将我们带到那᚟个邪教徒聚集的地方,到时候就是一场酣畅瀊淋漓的战斗了。”

      “没关系,我和我的兄弟们无惧딋战斗,我们可是值得骄傲的月芒圣骑士㖲!”

      ⶨ吴林生注意到这些骑士在听到月芒之后都很自豪地挺直了胸膛。记忆告诉吴林生,圣职者们픺不遵循阶位排布法,而是用光芒的等级来划分实力。炬火,星耀,月芒,晨曦,日耀。月芒的话应该是四阶左右的ꂽ实力,确实是不错。

      “我也相信你们是值得信赖的人,但很遗憾恐怕你们不能参与我们的行动了。”吴뛙林生眯着眼笑了起来。

      ώ䝡 “为什么?”听到自己不能参战,对于渴骛望荣耀的圣骑士们来说无疑是当头一盆灕冷水。

      吴林生发现自己和艾希娜尔不断相处的日子里,自己忽悠人的本事也是越来越高:“ཞ是这样的,阴影历来都是背光而生,几位在追踪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察觉,自己的靠近似乎是会惊动这些教徒?”

      “确实有这种感觉。”亚特拉斯回忆起好几次追踪,明明都已经摸清一切了,最终赶到的时候只有几个极伕度癫狂悍不畏死的教徒殿后,大㗰部队已经撤得一干二净。

      其实这也只是吴林生的猜测而已,能从南边的圣域追杀到盾风镇,说是一饏帆风顺剼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人类天生就有这种对号入座的本챘能,就像前世的星座划分性ȇ格一样。

      敞 “那就对了,我怀疑他们似乎有某ᷙ种能够规避圣光的玩意,以此来抵御你们的追踪,所以很遗憾,你们不能出战!”

      卡琳心里暗暗叫好,一阵操作下来,你们的追踪法圠器也出故障了,你们的证人也不能到场了,高阶法师和协会会长的双重保证又能把自己的嫌疑甩得一干二净,阖也多亏了吴林生这一顿撒谎不脸红的操作。

      “那要怎么办!任由这群恶徒逍遥法外吗!”

      卡琳知道机会来了,吴林生都已经把道路铺得那么顺了,自己再不出招那就是演出事故了。

      “不不,异教崇拜这₏种事情我们协会绝对不会坐邲视不理,同样的,我相信吴林ﰭ生也不会容许这种行径,所以我会集结一批暡最精锐的ᑶ小队,一琘举扫平那些异端分子。”

      피 就在亚特拉斯思考这是否可行的时候톑,吴林生直觉否决了这个方案:“䓵不,人多了容易打草惊蛇,卡琳女士,还有亚特拉斯,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去就可以了。”

      辗其他圣骑士鐃听과了后心里有些难受,毕竟他们追寻的目标就在眼前,而只有一个人能享受这郅种殊쟀荣。每个人看着亚特拉斯的眼神里都流露着不Ğ可遏制㥠的཮羡慕。

      而卡琳心里蹒咯噔一៪下,吴林生把亚特拉斯带上无疑是给自己增添了一层压力,让暴큵露的风险大大增加,虽然可以洗脱嫌疑,但后续的谎他要Ⱍ怎么圆?

      頉 其实吴ᕰ林蝨生决定带上亚特拉斯也有洗脱嫌疑的想法,但更多的,他还是希望能通过那件法器追踪到邪教徒ⶐ,毕竟䏼事关黑暗魔法,吴林生也不会因为卡琳的淩一面之词就对她言听计从,黣他还是需要一点双重保障,到时候他相信ᓛ他有办➗法可以做出正确的决定。

      “真的吗吴林榙生先生,但这会不会惊扰到那些信徒?”亚特拉斯㋒显然对吴林生那套说辞深信不疑,兴奋的同时也担心自己会不会꺧误了冿事。

      “没关系⣧的,骑士先生,到时候我会给你施一个法术,可以暂时抑制您的圣光之力,一旦我խ们发起进攻,您的力量就会回归。”

       “但这样一来我们会不会寡不敌众?”亚特拉斯没有被这种喜悦冲昏头脑,而是担心起人数少了会不会陷入劣势。

      “卡㘇琳,你没告诉过他们我的真正实力吗?”吴林生笑着做了个鬼ࢊ脸。즸

      “抱歉,我学术不精,还没看清过你的实力,但我相信远在六阶之上。”

      亚特拉斯也盯着吴林生看,他还从来没有揣摩过吴林生真正的力量,但他这么尝试ᮛ时直觉给他的答案始终只有一个:深不可测。 ᣐ

      “那好吧,比七阶高,比九阶低,吾乃八阶大法师,雷与水的塑造者,灵感的眷顾者,不可逆转之意志,寕吴林生是也!”

      吴林㡀生发誓这么中二的台词放到前世,不管是什么场合念出来都是大型社死现场,但偏偏这一次,收获了旁人震惊和难Ḁ以置信的目光。

      “我...我从来不知道..”卡琳콙纵然是个炼金师也被吓到了,谁能知道那个和䛉自己说话都带迉结巴的人会有这种水平。

      亚特拉斯则是直呼圣光眷顾,有了这么一个大佬带,就算是个铁废物都能被直接带到飞起。

      “那么,”吴林生毳敲了敲桌子,“我们晚上出发,到时候对于隐藏力量㑒法术效力最高,现在大家就稍微休整一下,调整状态,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