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ole

      럹深夜的松岛町,渔港边。

      江户时代,夜晚出行是一件麻烦事。那时的街上可没有路灯,所以人们只能依靠灯笼才能夜晚出行。特别是幕府禁止夜间不提灯笼外出。

      胜海舟提着一盏灯笼,身后跟着平太和久藏两ⓛ人。他们躲开了巡夜的更夫,一路来到了海边。

      小女孩阿妙在客栈中早已睡下,胜海舟让没打算让这个孩子跟来。

      平ꊰ静的港口内,几条停靠着的廻船上毫无动静。 

      三人等了앭许久,胜海舟觉得时间差不多该到的时候,就听见身后发出了响动。

      赵ᬏ新来了。

      퓨胜海舟转身提着灯笼想看清身后是谁,就听见对面淓那个人影低声道:“是我。”졇

      “主公。”胜海舟ጫ这才쳬确定是赵新,于是十分激动的轻声道。

      “大人,您可算来了。”平太和久藏也是十分激动。

      “说说吧。这几天都什么情况?”赵新平静的低声对胜海舟问道。

      “主公,咱们去那边的草屋里说,我们这几天看过了,那草屋没人住。”胜海舟举着灯笼朝港口另一侧的方向示意。

      这是一间十分破败的草屋,屋顶上的茅草稀稀疏疏,寒冷的海风从屋中穿过,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赵新不动声色的打开栫了绑在大腿上的枪套扣,以防有事时可以快速拔枪射击。

      四人来到了草屋前,胜海舟先举着灯笼进䐥屋看了一下,随即在灯光下向赵新示意没问题。

      “说说吧。胜海舟,你先说。”

      “是。我等三人在町中五日,发现町内流民很多,有从陆奥南下而来的,也有从上野来的。

      仙台藩对这些流民的态度是不管不问,任其自行离去仇。

      我们到达此地的第二天,属下就结识了本地奉行所的官员。这个人叫片山勘兵卫,在꽨奉行所内担任与力。此人心地不坏,虽说不富裕ꥹ,也会出钱周济穷人。

      前日,属下曾应邀去他家中做客,席间谈到了如果购买一些流民带走会不会有麻烦。”

      赵苠新问道:“他궈没问你要买챈流民做什么?” 曷

      “属下跟他说了实话,要带流民上北方海岛种地求生。”

      黑暗中,赵新眯缝起了双眼。

      “私自纵容国民出逃,如果被发现了,这可是砍头大罪。”

      赵新的声音依然平静,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可胜海舟却感觉心头有些发悸。于是他専吞了口口水,继续说道:“主公,趈片山勘兵卫宁愿意携家人跟我们一同上岛。”

      “??”黑暗中赵新眨了眨眼睛,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片山勘兵卫是幕府的探子,第二反应ﰐ,这人就是仙台藩的探子。

      “舍家弃业当浪人,跟我们流亡海外釖,他疯了?”赵新淡淡☍的问道。

      赵新的怀疑在这个年代是非常有道理的。

      这年月,别看像片山勘兵卫作这样的低等武士,生活十分贫困和窘迫,有时没钱ᖈ甚至要变卖祖产和向商人借贷밹,뜕最后还不起钱还得被商人上门讨债。但那ꢸ也是个“苗字带刀”踁的正牌奉公人!

      从十七世纪开始,各藩大名就被幕府一直以来的折腾搞得财政困难,便以所谓“借知”名义(即大名向商人借款),削咇减家臣俸禄,使武士生活更困难。有的大名还不上高利贷,就赐给商人家臣的身份。

      德川幕府也十分头大,为救济暼武士,还曾发布法令变相使武士赖债合法化。最后因商人的集体抗议不了了之。

      可这年月浪人是什么?别看后世的剑戟片里浪人们一个个穷横穷横的,一个푅武士如果没有奉公的机会,同时抹不开脸面去经商务工的话,只有饿死一条路。

      所以即便低级武士贫苦,可外人你想受这个苦还没门儿呢⻸。

      胜海舟迟疑了一下,想了想怎么措辞。这才解释道:“属下跟他聊了好几次,他本人⚌对幕府和藩内不对流民进行救济十分愤恨,也对流民的悲惨遭遇痛哭流涕。属下见过他的家人,他家中有뙧一女两子,从家中陈设和穿着上,也看得出很穷困。可片山勘兵卫这个人却从不收受贿赂,这⁒一点也是我在町内和商家闲谈中打听来的。” 鴆

      “不。”黑暗中的赵新摇了摇头,也不管身边三人是否看见,便继续说道:“既然你们成了朋友,那么朋友间就有通财之谊。我许可你可以从钱财上资助这个片山,但是,胜海舟,你要记得一件事。”

      胜海舟这话听得心惊肉跳,自从他加入赵新麾下,还没从没听到过赵新如此严厉的口吻。于是他连忙躬身说道:“属下请主公明示。”

      “抛开逃难的农民不提,那些我们还没有深入了解的商人和武士,与他们交頢往时务必要小心谨慎。而且我知道仙台藩和江户的关系一向面和心不和,你怎么能确定这஛个人不是德川家安插在仙台藩的奸细?

      䬴既然你已经将出海的事告诉了他,我也不做追究。这次挑选流民的事就让他帮着办。咱们的船也装不下太多人,让他帮着你挑选流民。҈你就告诉那个片山,明年我们糞还来,让他放心。想跟着我们一起干,有的是机会。”

      冰冷的海风吹过草屋,胜海舟的额头却冒出了汗水。

      他知道,主公对自己讲的没有错,可自己当初与片山勘兵卫交往闲谈时,却忽略了说出实情的严重性。

      “我还是太轻率了!”转过年才满二十岁的胜海舟心됊底自责誢着。他将手中的灯笼递给身旁的久藏,“噗通”一下就跪在了肮脏的草屋地面。

      “属下请拮大人责罚!”

      赵新满意的伸手将胜海舟扶了起来,又帮着他掸了掸衣服上的污迹,这才缓譮缓说道:“吃亏就要长记性。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能再犯。”

      一旁”的遥久藏和平太听到这里,也是突然就一起跪在地上。平太低头道:“大人,我们还办了件事。”

      赵新心里猛一忽悠,㼄定了定神才问道:“什么?”

      “㴔我们收留了一个流民女孩儿茴,是从上野浅间山逃难过来的,才九岁,家里人都死光了。”

      “你们收留个孩子做什么?”

      “我们想给大人您找个贴身的女仆。”

      “噗”赵ꊉ新心头喷出躿一口老血,我擦,都长能耐了,手下人知道孝敬自己了。 

      “我还用不着女仆。既然收下了就一块൏带走,回去跟着志乃干活。”赵新冷冷的说道。

      这特묌么仨人,派他们独自出来才几天,就惹这么多事。

      “胜海舟,给你两天时间,你让那个片山帮你挑选身体结实的流民。记住,没有老婆孩子的,一律不要!”

      赵新不打算要那些光棍流民,谁知఼道这些人在农村的时候是怎么活下来的,这种人带回去搞不好就称为营地里的刁民。

      “是。那我就挑选二十到三十户流民。”

      “可以。”赵新点点头。ዀ“大后天还是这个时候,我和刘大人会来接人。再晚就要结冰了。”

      “属下还有个问题想问主公。片山謩勘兵卫那里,我们资ꆶ助他多少银两?”

      “我擯之前给你的那些钱还剩多少?”

      “还有八十多两。”

      “那好,资助他二十两。告诉他᧛,我们明年开春之后还来,会带更多的人走。”

      漂 赵新说完,他面前跪着的三人感觉面前吹过一阵风似的,再一抬头举鴻着灯笼看去,面前已经没人了。

      三人相顾愕됡然。

      第二天中午,高崎屋酒馆的单间里邽。

      “这点心意,还请片山阁下您收黗下。”

      ছ 胜海舟十分恭敬的将二十两用桑皮纸包裹的小判金,推到片山勘兵卫面前。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片山勘兵卫愕然。

      “昨夜,我见到了在下的主公。主公听说了您的事情后,对您十分的看ୋ重。不过,簭主公他希望您能留在此地ਏ协助我们运送流民出海。另外,主公让我告诉您,明天春天,我们还会回来转移流民,希望到时能得到您的帮助。”

      #

      片山勘兵卫펫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胜海舟,过了一会,脸上露出了无奈的微笑。 삄

      “看㣜来我是没有获得那位大人的信任啊。”

      “不不꿔,阁下您误会了…憎…”胜海舟连忙解释。

      片山抬手示意打断了对方的话:“我没有误会。毕竟我什么都没做,只凭你我之间的闲谈,怎么能让那位大人信任呢。一切我都明白了,请放心,我会尽力协助这件事的。”

      “那么这个,还请阁下您收下。这也是我们主公觵的一番心意。”

      “哎呀。”偏上摸了摸剃的发亮的头顶,尴尬的笑了笑。“好吧。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

      说罢,便将桑皮纸包拿起넟,揣入袖中。 㓲

      胜海舟此时才放下心来。

      另一边,赵新一肚子怒气茿的回到了酒店住处。刘胜这时已经回国找人去了,他们俩犩约定的是刘胜大后天回来,这也是他为什么᭡对胜海舟䢁说两天后行动的原因。

      等赵新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时펩候,他觉得自己的判断也可能武断了,毕竟不能用现代人看人看事的眼光去看待古人。

      㴑 反反复复的来回想着,赵新也就睡着了。

      两天后,刘胜在中午时分敲开了赵新的房门,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

      “跟我一个班的,叫赵亮。他退伍后用退伍费和别人合伙开了家金属加工场,结果被当地认定为落后产能,厂子给关了,退伍费也全搭进᪻去了。”

      “巽继续。”赵新不置可軶否,他希望了解的更多。

      “先给我倒点水,我这下飞机再换新干线一路녲杀回,气儿都不嗒带喘的。”刘胜大爷似的靠在沙发樕上说道。

      赵新嘿嘿一笑,起身将厸自己刚沏的绿茶递给刘壸胜。

      这厮是真渴了,一边小心的吹着,咕嘟狂咕嘟来了好几口,这才说道:“我可没㞎透露秘密,只是跟他说有个地方急需,就算是落后縊产能也要,不过离家有点远。赵亮一听就动心了。他ꀂ也没辙,退伍之后就一直干加工,别的行业۾他也不熟。笯估计我这会㾎要不去找他问一下,他把设备卖了就去给人当保镖去了。”

      “他以前在部队负责什么?”赵新不太懂这个。

      “火力支援。”

      “那咱们就找他聊聊。”赵新的心中十分迫切。自从营地开始建设,他就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很多工程建设上的徇事他根本不懂。

      “以前认识的战友我基本上都联系了一溜遍,过的顺心的就问候几句,不顺心的就多聊一下。”刘胜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约了个大局,元旦我们这些人决定聚一次。”

      “牛!”赵新冲着刘胜伸出了大拇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