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hjhs.tv

      “是你,大骗子!”杜筱雨怒火中烧,目中火星四射,她一般不来她外祖父的店铺的,这里很热,女孩子不会喜欢的,但是有的时候这里早上没生意,她才会来,她听外祖母说今天早上外祖父应该有空闲,没想到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或者说特别想看到,有种想杀死他的冲动,而张任在烛大师店铺里早就脱掉了自己的面具。

      “锵……”杜筱雨拔出剑来,刺向张任,张任武学境界比杜筱雨高多了,脚踏七星步,杜筱雨的剑每次贴着张任的皮肤,却没伤害到张任。

      “筱雨!”烛大师不明白,自己这个外孙女见到张任像有仇似的,当初看到杜筱雨拔出的剑的时候,脸色一阵古怪,当初自己给杜筱雨打造了一把利剑,但肯定不是这把,自己外孙女手里的这把剑自己当然很熟悉,也是出自于自己的手,但是给这个臭小子打的,这把剑自己就很习惯的打造成跟杜筱雨手里的剑一模一样,应该说外观几乎一模一样,但是镔铁打造和熟铁打制完全不一样,杜筱雨没有拔出来前,烛大师哪知道,剑鞘里的剑已经是另外一把?这剑通灵了,明显是自己外孙女自己的血开锋的。烛大师见一边张虎没动静如同看大戏,于是问道:“哎,你不去帮忙?”

      烛大师倒是怕自己外孙女伤了自己心目中的外孙女婿,毕竟自己外孙女婿并没有反击,而是闪避。

      “有啥好帮的,少主不会伤她的,少……杜姑娘也不会伤到少主的,一个初入二流境,少主也只用了两招就能制服了,至于他们这样为啥,我也不知道,我们去了,倒是帮倒忙!偶尔看看戏也挺好的”张虎本来想称呼杜筱雨少夫人的,这一路,自己就经常这样打趣的,刚才在烛大师面前感觉不合适,马上按本名称呼杜姑娘。

      “你认识筱雨?”烛大师很是疑惑,自己可是没有介绍杜筱雨,这张虎都知道杜筱雨的姓,再加上那把剑,分明他们之间认识,从烛大师心里倒是有点期盼,要知道不是随意一个人对着一般人就能送出一把通灵武器的,那种要很亲密的关系,亲密无间的那种。

      “当然认识,从恒山她腿脚受伤,是少主将她送到涿郡的!前段时间两人还很好呢?他们到底咋回事啊!少……杜姑娘见到少主像不要命了一样!”张虎忘记了,这一路张任是戴着面具的,因为自己习惯了少主经常切换样子了。

      张任这时脚踩七星步,眼观六人耳听八方,当然听见烛大师和张虎的对话,想到烛大师的包办婚姻,这电视剧看多了,当然很明白,里面很无耻的大声叫起来:“烛大师,你要求,我答应了!”

      烛大师一怔,想到刚才的话,一脸不悦:“你不是有心上人了吗?”

      张虎在旁轻轻的说:“少主的心上人就是杜姑娘啊!”

      烛大师恍然大悟,看着这一对小冤家,一个持剑追,一个跑。杜筱雨在追,没听明白,自己外祖父跟张任的对话。

      烛大师微微一笑::“那你还叫我烛大师?”

      张任一溜烟,甩开杜筱雨,疾步几下,马上跪在烛大师身前:“外祖父……”

      杜筱雨瞬间石化了,很是恼怒:“我才不嫁给你!”一剑劈过去。

      张任瞬间左手拔出长刀,头也不回将杜筱雨的剑挡住。

      杜筱雨才注意到张任用的是左手刀,一场吃惊,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是……”

      “筱筱,我是张任,字公义!”张任站起来回头,深情的望着杜筱雨,同时右手从怀里掏出一张杜筱雨熟悉的人皮面具戴起来。

      杜筱雨这时候当然明白眼前之人,委屈的眼泪水止不住往下流,嘴巴一扁道:“你这个大骗子,大骗子,这是你的真容?还是假的?”

      “这才是我的真容,那天的事情,我只能用假的面具在你身边了!”

      “你还说那天的事情?”杜筱雨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很久,张任那张假面容可是让自己思念了很久,这张真面容却在梦里吓了自己很久,这让自己如何一时间能接受?

      实际上张任能理解杜筱雨的心,谁知道老天跟自己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

      “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烛大师心里顿时很是开心,这外孙女自己是知道的,明显喜欢上张任这小子了,而且张任这小子明显爱的也是自己这外孙女,但还是很奇怪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们一见面就拔剑,特别是筱雨,本身是心地善良的姑娘,平时连一只蚂蚁也不肯踩死的,现在却要把对方置于死地的地步。

      “这事是个误会……”张任正要想解释一下。

      “你还说,你说出来,我自杀给你看!”杜筱雨脸红了,这家伙怎么能将这事说出来,自己怎么见人呢?

      张任马上停住:“筱筱,这事情我知道困扰你很久了,我喜欢你,而你喜欢的是我另外一张面孔,你说怎么办呢?”

      杜筱雨一咬牙,“让你会扮盲人,你武力比我强,你蒙住眼睛我来砍你,你完全避开我就按照外祖父的意思,避不开,我宁愿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烛大师急了,“筱雨,你这样可不行,至少得有时间限制吧?一炷香时间怎么样?”

      “好,我就不信这大骗子这么厉害。”杜筱雨嘴巴一撅,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居然答应了。

      张任笑了笑,撕下一条布,蒙在眼上,轻声说,“开始吧!”

      “等等,你急啥啊!香还没点上呢!”烛大师说道,“虎子,你进去箱子里第三格拿一根香出来!”然后轻轻补了一句:“最短的那根!”

      “好嘞!”张虎当然知道自己少主蒙上眼睛的本领,从小练习,自己陪练的,当然知道,听到烛大师的话马上进去拿香了。

      “外祖父,你这是帮谁呢?”杜筱雨气坏了。

      “帮你心上人,你还不乐意,真是狗咬吕洞宾,不是好人心!”烛大师嘟嘟囔囔着。

      “外祖父,你帮着他欺负我,看我待会去告诉外祖母去!”杜筱雨不明白了,最疼自己的外祖父怎么总是帮着这个大坏蛋……大骗子!

      “筱雨,别……,别……别告诉外祖母,就这么一会儿,我就把你给许配了!”烛大师爽朗的笑了起来。

      杜筱雨更郁闷了,都怪这个大坏蛋,大骗子,自己怎么遇上他就倒霉呢?连最心疼自己的外祖父也帮他了。

      张虎很快将香拿来,刚点上,杜筱雨立马出手刺向张任,张任轻轻一笑,虚步侧划出,侧身避开。

      烛大师二话不说,就狂吹香,让香烧快一点。张虎一看,也跟着狂吹。

      “你把我的风吹回来了!”烛大师怪张虎。

      “换个角度,一起吹!”张虎一阵无语,但又不好跟少主未来的外祖父争执。

      “好!”烛大师跟张虎商议着。

      “你们这是在作弊!”杜筱雨急了,对方作弊也罢了,自己外祖父还帮着。

      “虎子,别吹了,让筱筱泄泄气,我没事的。”张任很平静,又是身体一让,错过杜筱雨的剑。

      杜筱雨剑虽然锋利,但是碰不到张任啊,任自己怎么努力也碰不到,这家伙蒙上眼睛跟看的见似的,不过这真容好像上比那假容更顺眼一点,杜筱雨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想法,每次张任都贴着她跑掉的,虽然皮肤没有碰到,两人甚至感觉到吹气可闻,但又有感觉汗毛都有刷过的感觉,痒痒的。

      这时候张任也有点心猿意马,杜筱雨吹气如兰,让张任很是陶醉,总想在贴近点,但是再贴近自己就是登徒子了,毕竟对方还没真正答应呢!有几次还真是差点被砍到了。

      烛大师算是看出来了,这张任的武艺比自己外孙女高了太多了,于是问张虎道:“你家少主武学啥境界了?”

      “好像是一流境吧,反正打一般刚进入超一流境都能赢!”

      “这也太欺负我们家筱雨了!”烛大师表现出有点忿忿不平,但嘴角的微笑是瞒不住的,这更加满意了,果然是圣级门人。

      “少主,这香快完了!可以倒计时了!”

      张任身形一停,站直了,杜筱雨的剑尖笔直的朝张任的脖子刺过去,一尺,半尺,三寸、两寸、一寸,杜筱雨的剑错开了将张任的肩膀轻轻的刺破了一点,一点血渍从张任破皮的地方钻了出来,张任也没在意,这辈子都在疆场之上,流血受伤很正常,这点伤真不算什么,他知道杜筱雨这剑收不住了。

      杜筱雨愣住了,心里有些疼痛,手里的长剑落下,扎在泥土里,看着张任的双眼:“你为什么不躲了?”

      “因为,我愿意将命交给你!”

      “你!就你会欺负我!”杜筱雨扔下剑,冲出了铁匠铺。张任解下布条,却说不出什么,只是看着杜筱雨远离的背影。

      “少主追啊!”

      “看看她去吧,还有,记住你们还小!”烛大师还是有点担心的,都是过来人,两人这时候的表现太明显,很容易摩擦生火。

      “是,外祖父!”张任跑了出去,远远跟着杜筱雨,故意没有追上,他知道杜筱雨还要适应,张任远远看着杜筱雨进入一个院子,喊着:“外祖母……”然后就听到杜筱雨趴着哭的声音。而张任的心如针扎一般。

      “筱雨,怎么了?你被谁欺负了?”

      院内杜筱雨还在哭,院外,张任心里却很难受。

      杜筱雨也说不出为啥哭,这两人是同一个人自己曾经不是有些期盼的吗?为什么真的是一个人的时候,自己会哭呢?而且听外祖父和他的对话,分明是把自己嫁个了他,那么被自己夫君提前看到了身子,好像……也没那么过不去了,不过,想想刚才这家伙,很无耻的跪在外祖父面前狂叫外祖父,还有那副得意的样子,想想就有气,这家伙咋这么坏呢?不过,刚才最后那一剑,真是危险啊,他是明明可以躲开的,却把生命交给了我,杜筱雨虽然慢慢的不哭了,但依然趴着,还有些哽咽,因为她自己都脸红了,却依然趴着不想让外祖母看出来。

      张任听到杜筱雨的哭声止住了,慢慢放下心来,然后离开了,慢慢的回到了烛大师的铁匠铺。

      “坐吧,筱雨怎么样了?”

      “我看她进入城南一个院子,她喊的是‘外祖母’,哭了一会儿,停住了我就过来了!”

      烛大师点了点头,示意张任坐下,张任坐在烛大师身旁,烛大师开口问道:“你是真心对我们家筱雨的?”

      “是啊!”

      “主要是你们太小了,两人已经十几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

      “我会一辈子真心真意对她好的!”

      “你一辈子只会有她一个妻子?”

      张虎在一旁说道:“烛大师,你这也太为难我家少主了,打个比方吧,我家少主为陛下屡次立功,万一哪一天圣旨下,公主下嫁,也不是少主能辞退的啊!何况自古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

      “你给我闭嘴!公义,那么除了圣旨外,你只能有一个妻子,而且就算公主下嫁,筱雨也是你的正妻,你能做的到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