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ri6福利

      “好好好。”旗木朔茂居然连说了三个好,脸上的充斥着满意的笑意。

      可能是动作大了牵扯到伤口,旗木朔茂突然用手抵制嘴唇,咳嗽了几下。

      “老师,您没事吧?”雷晨上前扶住他。

      “没事。”旗木朔茂微笑的回答。

      他对雷晨很满意,当他看到雷晨出色的刀术天赋时,就动起了爱才之心,甚至将自己年轻时的佩刀都赠送给他。可他不善表达,也就没有提出来。

      现在自己几乎身败名裂,半只脚踏进了死门关,雷晨不仅没有远离自己,还对自己很是关心,这让他相当感动,也就顺势提了出来。

      至于他对雷晨的那些疑惑……

      谁没有自己的秘密呢?只要他对村子没有恶意就好了。

      若是雷晨知道旗木朔茂心中的想法,一定会叹一口气,村子这样对您,您还是这样关心村子吗……

      两个月以后,木叶后山的一块空地上,雷晨举着风雷之牙,一次次做着挥刀的姿势。而在他旁边,卡卡西也不停的挥动了手里的忍刀。

      在他们的旁边,旗木朔茂正在指出他们动作的错误。

      卡卡西手里的忍刀叫白切,也是旗木朔茂给的,当他听到这个名字时愣了很久,甚至眼睛都有些湿润。

      雷晨想了一会儿终于明白了,白切与旗木朔茂的白牙相对,白牙的牙是野兽的獠牙,而白切应该是指切齿。

      切齿的位置是在獠牙之前的,看样子卡卡西是在那件事中感受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所有想站在白牙面前的保护他吗?

      这些天旗木朔茂一直在教授二人刀术,两人的刀术飞速的进步,尤其是雷晨,原本就是野路子,纯靠自己摸索。

      原本的他只会快速的挥刀战斗,但现在在旗木朔茂的指点下,他的刀术技艺大幅提高,已经彻底掌握了旗木刀术的第一阶段。

      两个人都十分高兴,除了一个人,他们曾经的老师,由木。最近由木有点茶饭不思的感觉,总是愁眉苦脸,因为班级里最优秀的两个学生,一直都不来上课。

      一开始他还以为两个人是在生他的气,不愿意听他的课,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旗木朔茂在教导他们。他苦笑一下,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论当老师,100个他也比不过旗木朔茂啊!

      而在这段时间的训练下,雷晨也开发出来一个新的刀术。

      “风切!”

      雷晨眼神凝重,对着空气一刀斩下。

      随着刀身快速下落,一道撕裂般的高频震动声响起,五米开外的一颗合抱粗大树,竟直接从中间断裂开来,像两边倒去,溅起一地尘土。

      “嗯!你的风切威力又提升了不少,十分接近B级忍术了,而且不需要结印。”旗木朔茂看着断开的大树,满意的道。

      雷晨对威力也很满意,这是风雷之力3级后开发出的招式,不久前他终于熬满了1000点的经验值,将风雷之力升到了3级。脑海里的两颗蓝白色星子仿佛有形了一般,散发着丝丝光晕,旋转的速度也更快了些。

      不过让他无语的是,升到4级居然要10000点经验值……

      100,1000,10000,难道下一个是100000?

      不过升级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他体内的查克拉已达到了中忍的范畴,甚至比普通中忍还要浓厚些。而且使用能力还没有开发出来。

      风切,只是3级风之力的初步开发。

      风切,顾名思义,风的切割。在忍刀快速斩下的一瞬间,动用风之力,将刀身周围的空气凝聚在刀身,向着忍刀斩下的方向切割而去。

      与空斩的延伸效果不同,风切是远距离对战忍术,有点像是气波斩。只是使用是会有空气的尖啸声,隐蔽性比空斩差了不少,二者各有千秋。

      卡卡西也举起忍刀,刀身覆盖着一层乳白色宛若液体的查克拉,这段时间他也学会了白牙刀衣,甚至还做出了自己的改良。

      突然,一丝电光跳动起来,一瞬间,原本白色的刀身覆盖了一层跳动的蓝色电光。卡卡西看着眼前的大树,一刀斩下。

      “雷斩!”

      蓝白色刀身一闪而过,那棵大树像一块被推到的转头,直直的倒下。

      这一刀竟然将雷遁的性质变化也加入了进来。

      “嗯!卡卡西,你的实力提升也很快啊!”旗木朔茂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

      当他得知卡卡西不仅学会了他的白牙刀衣,甚至还进行了改良,也是惊讶无比。可当他看到卡卡西刀身上那层带着电弧的白牙刀衣时,他沉默了。

      白牙刀衣只是普通的查克拉变化形成,没有属性之言,不是不想加入,而是太过困难。可没想到卡卡西做到了,而且是破坏力最强的雷遁,这让他一时有些失神。

      至于雷晨,他居然没有修炼自己传授的刀衣,而是开发出连他也看不透的招式。

      这让他感慨不已,自己的这两个学生,都已经超过了当年的自己了……

      “好了,都休息一下吧!修炼这回事要劳逸结合。”旗木朔茂挥了挥手,示意二人停下。

      雷晨找了地方坐下,环视着四周,眼神有些凝重。

      “奇怪,那股窥探感消失了。”

      这些天和卡卡西的训练过程中,他总是察觉到一丝丝微弱的窥探感,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因为旗木朔茂没有一丝异样。

      可风之力让他感知能力大大增强,他确认不是自己的错觉。

      是谁?

      暗部?根?

      无论是谁,一定和木叶高层脱不了关系,看来即使旗木朔茂已经脱离了木叶政治圈,他们还是不放心。

      雷晨清楚旗木朔茂的遭遇是木叶高层的手笔,他被卸任了暗部队长一职可以说是断了猿飞日斩的一只手,团藏肯定高兴不已。可猿飞日斩居然没什么动静,是和高层达成了什么协议吗?

      功高震主?

      雷晨也知道看似没有一丝反应的旗木朔茂,其实很清楚那些暗地里的监视,只是不想让自己和卡卡西担心,所以没有表现出来。

      可能他已经厌倦了吧!

      这些日子的遭遇让他深受打击,或许他已经想通了,决定脱离繁华,静静地教导着自己的学生。

      现在那股监视感消失了,是觉得旗木朔茂已经没有威胁了吗?

      ……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雷晨和卡卡西向旗木朔茂走去,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坚定。

      “父亲。”

      “老师。”

      “我们决定提前毕业。”两人异口同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