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笑直播它

      꼢一声狂吼从荡妖岭⒙中蠯传出ꬮ,群兽纷纷逃散,天玄心中气不打一处来,竟然敢吓跑蹅的陪练沙包ᬎ,背后竂的邪鯯剑微微震动,似乎也表示吓跑我的쨊猎物!

      天玄才邪剑抡在手中,看样子是要找那鵾吼声算账,拉起阿音就直接往声音处去,吼叫声仍然不停。

      两人循着声൱音走去,看到一只如同小山大小的魔灵疣猪在看着自己的孩子发出狂吼。霃

      켮疣猪听到树丛뉻中棩有动静,对着树丛从口中怒吐冲击波,接连不断冲击波在树丛中炸开,阿音与天玄幸亏躲得快,纷纷跳上树上。

      肯定是这两个人类弄死了自己孩子!疣猪对准天玄往死里吐,冲击波像不要钱似的往着天玄飞去,

      天玄疯狂的躲避呀,接连的天玄被冲击波给砸到。

      天玄抡起邪剑对着疣猪也往欮死里砍,原本心里就有蓄火,现在还被一只猪追着往死里弄,天玄一剑往疣猪的头拍去,将它拍倒在地,ၚ这会疣猪更是红了眼,对着天玄就拱,嘴前两个獠牙长又尖,将天玄拱飞上了天꒩。

      天玄顺势而下,口中还叨唠着:让你拱我!小爷砸死你。从天而降握紧壥拳头,一记神怒砸到疣猪的背齝上,疣猪发出一声嚎叫,一尾巴将天玄拍飞镶入岩石中。 㙐

      ᯴“看今Ꞧ天我不捶死你!”天玄从缝中出来,对准那巨大蹄子一囂下抡可过去,邪剑∈与猪蹄擦出了火花,又一猪尾巴将天玄抽了出,还对着天玄吐着冲击波(潲水炮)。릮

      砰!砰!砰!砰!

      伃 在天玄身上炸出了花,将天玄轰出几里远꾊,天玄又冲了回来,对准那猪肚子又是丏一拳,窜上了猪头上坐着一拳又一拳的往头上砸,疣猪发쳴出一声声的惨叫,一头撞进岩石中,天玄也被迫跳了开。

      嘴前的獠牙冲着天玄就去,天玄抵住了獠牙将疣猪挡停下来ꋱ,全身发力将整个疣猪掀翻了起来重重的摔䍏在地上,一拳将其一只獠牙砸断,同时天玄也被疣猪的Ꙣ冲击波撞飞出去。

      突然疣猪身上不断散发魔气,整个身体上覆盖着挂一层魔气,魔气凝ﺉ结与表面上形同铠甲般护着疣猪,天玄从远远的一掌打쫽在疣猪身上毫无作用。

      天玄靠近后又是一拳击了过去,却不痛兀不养正在惊讶之时给一脚將踹开,一次被踹得特别疼,掌上雷光凝聚,迅速靠近一掌印在猪肚子上,这时疣猪才跓发出♑一声吼叫,一摔身将天玄撞了出去,并ᔻ直冲着天玄而⁰去,将天玄撞在岩石上,张嘴就要咬去。

      袸天玄雷光绽放,疣猪松开了口,天玄一个上踢腿踢向下巴,一拳砸菨到猪鼻子上,紧接着一记奔雷掌击在腹部,发出阵阵焦味,疣猪发出一阵哀嚎声。

      天玄快速抽身出来,回到阿音的身旁,阿音看孆到⛫便问到:“֚不䋯打了吗,我还没看够呢!”

      “先消停一下,我有一个想法쒒,从疣猪刚才来看,我赓的雷光也应该可以形成类似셖铠甲一样作用在身上,⬹只是我还㛋不知如何去做。”天玄坐在树上看着那发狂的疣猪。

      “我想到!我下去走一趟”天玄直接遍布雷光窜了下去,疣猪见到天玄出现立即冲了过去,只见直接撞在天玄身上,ǎ雷光直接泛起涟漪,看着泛着涟漪的雷光,天玄心想姹果군不其然只要将像水一样雷光流动起来就能起到卸力的作用。

      天玄直接跟着䦌疣猪对撞,一人一猪不断的碰击着,妦一会是人被撞出去,汅一会是猪被撞出去,直到天玄被撞飞出去,而疣猪也累趴了苢下去。

      ꁪ 忽然从另一端跑出巨大ꕮ的三眼独角虎,对着疣猪就是禮一顿撕咬,锋利鼀的牙齿咬在Ⱪ没有魔气护◰体的疣猪身上直接将一块撕下,疣猪无力挣扎,任由撕咬。

      邪剑直接从远处飞来将独角虎击飞出去,天玄㊈立即来到疣猪的身旁,拾起邪剑对准独角虎。

      緰独角虎爬了起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天玄,左右试探着一下子就扑向天玄,张开硕大的虎口,天玄直接对准虎口弹了一颗炸天丸进入,炸天丸就在虎口炸开,独角虎敃哀༒嚎一声,倒在旁拨弄着口舌。

      天玄抡起邪剑就是一顿砸,这时从岩襕石后又窜四只三眼独角虎,直接将天玄扑倒在地,四只虎撕咬天玄䌃的手脚,准备将天玄分尸,天玄细小的身躯与四只巨大的虎格格不入。

      ್天玄双脚灵力汇聚,凌空踏ﵻ着神行步将脚上的双虎甩了出去,双臂雷Ժ光绽放,将双虎震开,一手五指陮合并雷光凝聚直接贯穿一头绦独角虎的脑袋,双手用力一甩将独角虎扔到疣猪的眼前。

      其他三虎见同伴被杀纷纷后退,天玄脚踏神行步,邪剑手起刀落一只虎直接腰折,另两虎赶紧跳入蜒丛林中逃去,天玄䬉将邪剑掷⫿出将那虎钉死在树上,自己去扎进丛林中,不一会儿天玄拖着另一只虎走了出来,放在疣猪眼前让其补充体力。 쎦

      黄昏时分,阿音拖着天玄回到了山顶之上,把他扔在了洞口处晾着,自己生起火끫,用脚踹了踹:“起来干活!”

      次日~

      天玄又跑去找疣猪的ᯆ茬,刚开始时疣猪见到天玄来任然是对着天玄一顿乱揍,一来二往的疣猪就怎么主动理会天玄,每天都来自然就不想理会天玄了,每次都是天玄主动惹怒疣猪,然后每䋦次都把疣猪撞得샵精疲力尽的,天玄每次都会⾢击杀妖兽送到疣猪嘴前。

      直到天玄完全把自㸾己的雷邜光凝聚믶成铠甲后,又跑去兽群中撞击着身体,每次都出现力与力发生对消的情븛况,几次下来天玄找到了点端倪,发现可以借力打力借力使力,慢慢的天玄越来ꇬ越횤熟练,天玄便自己命名붯为太极。

      这几日,岭内总总是传出ⴄ吼叫声,伴随着一阵山崩地裂的生音,而且释放的气势十分凶残,閲就连疣猪听到都会一阵㘡颤抖,表示十分忌惮似的,这让天玄有着好奇到底是什么妖兽有如此的威势。

      天玄便独自进入查看一下,在一个低洼处看到一只巨大的曔白猿在砸着那石鼓,那石鼓发出山崩地裂的声音,那白猿时㏕不时的在怒吼几声,天玄ﮅ便退了回去,避免不必要的战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