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直播说的加土豆号是什么意思

      灯光在黑夜中摇摇欲坠。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之间的气氛虽然好转了许多,关系也隐隐更加融洽了一些,但是身处黑暗中的女孩,却渐渐有些不安了起来。

      白石麻衣胆子很小。

      这是成员们公认的事实之一,与小百合吃饭速度慢和玛雅的笨,几乎是同一列的消息。

      鬼怪,动物,传说,什么都怕。她还怕黑,尤其是那种虽然黑,但并不是完全伸手不见五指,还是能依稀看得清一些棱角画面的状况,女孩就更加害怕了。

      正是因为能看见冰山一角的画面,才有了想象的空间,也正是因为有了想象的空间,胆小的女孩才会越看越怕。

      在一开始由于是为了好好报复一下白云山,心里头憋着一股气,所以白石麻衣虽然怕,但好歹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但是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两人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比试胆大会前还要更加融洽自在,憋着的那股气没了,此时重新审视眼下的环境,女孩自然是又感到了一阵心惊肉跳——

      光线不能穿透的橱柜背面,墙上隐隐约约被照射出各种奇形怪状的影子,还有时不时能听见的一些细碎动静,轻而易举便能脑补出一出生动可怕的怪诞大戏,令人毛骨悚然。

      “白石?”

      一旁的白云山发现女孩渐渐的一言不发,眼睛紧紧地盯着墙上的影子,身体却在开始微微发抖,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白石麻衣打了一个激灵,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轻嗯了一声,却依然低着头不说话。

      “白石,你在害怕?”

      白云山怔了一下,然后挑着眉毛,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女孩抱着膝盖蹲坐在一角,孤零零的仿佛被遗弃的小鹿一般可怜,微微抬起头来,能看见脸色有些发白,看向白云山的眼睛里都开始闪着晶莹的泪花,咬着嘴唇小声道:“白云桑...我好像听见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没事的,都只是幻觉而已,你听错了。”白云山沉默了一下,柔声安慰道。

      “可我一直听到那些声音,就一直忍不住害怕怎么办?”

      “没什么好怕的,再过不久,绝对就会有人发现我们不见了,然后过来找我们的。”白云山说着瞅了瞅女孩仍旧惊慌的表情,心底忍不住一软,叹了口气补充道:“如果你实在害怕的话,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

      “鬼故事吗?”

      白石麻衣的神色一紧。

      白云山轻松地笑了笑:“当然不会是鬼故事了,虽说现在这个情形下倒是蛮适合的,只不过鬼故事的话,上一次录节目的时候就已经讲完了——”

      说到上一次录节目的鬼故事,白石麻衣忍不住勾起嘴角一笑,佯装抱怨的嗔怪道:“白云桑还好意思说,上次那个鬼故事,前面吓人就算了,后面可把真夏气坏了,虽然最后删减掉了没有播放,但她可还是跟我抱怨了好几天呢!”

      白云山两手一摊:“这又不能怪我,是你们先主动挑衅我的。而且老实交代,当时你突然点我的名字,是不是受了秋元的指示?”

      白石麻衣颊飞双霞,不好意思的微微移开眼神,没有犹豫多久便把自家的好队友给出卖了:“真夏说这样能打个措手不及,我就听她的了......白云桑你不会生气吧?”说完,忍不住睁大了美目紧紧地盯着对方,眉宇间有些惴惴。

      白云山随意的摆摆手:“生气倒不至于,毕竟我又没吃亏。”

      白石麻衣顿时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为自己松了口气的反应感到羞恼,左右忸怩了好一阵子,才忽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来靠近了对方重新坐下。

      香风袭来,眼前视野都仿佛焕然一新,白云山下意识吸了吸鼻子,是淡淡的兰花香味,芬芳高雅,与女孩的气质外貌十分相符。

      脑海中在思索着味道如何,反应自然就慢了一拍,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些不自然道:“你这是做什么?白石。”

      “听故事呀,白云桑刚才不是说要给我讲个故事吗?”

      白石麻衣乖巧的在他旁边蹲坐,两只手撑着下巴。靠近了光源的中心,女孩的恐惧似乎也在渐渐消失,脸色不复之前的发白,反而在手电筒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红润,宛如熟透的苹果般诱人可口,让人忍不住想要轻轻咬上一口。

      白云山愣了一下,随后忍不住苦笑,这句话连他自己都快要忘了,于是在脑海中微微思索着回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忽然凝固了起来。

      “怎么了吗?白云桑。”

      一直偷偷凝视着他的脸的女孩发现神色有些不对,忍不住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有。”

      白云山轻轻摇头,略带深意的盯着眼前娇媚的女孩看了两眼,才轻轻开口:“我这次讲的故事,主角的身份和你一样,都是一位偶像——”

      白云山一边回忆着一边低声的叙述,不知为何,语气中充满着难言的感慨,一字一句真情实感,仿佛浸透着真实的岁月,沾染着宝贵的泪水与汗水,每一个事件从他嘴里说出来,都好似真实发生过的场景,而他正在一旁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故事有些漫长,但情节却并没有多么曲折,好似一部自传正在缓缓打开。只是听着听着,白石麻衣就忍不住渐渐沉浸了进去,仿佛自己就是故事中的人物一般,正亲身经历着这一切,眼神微微有些茫然。

      “...最后,在前前后后经过了差不多十年之久,她才终于从这个团体里毕业。毕业的那一天,许多以前曾朝夕相处的同伴都发来了恭喜的声音,尽管她站在舞台上,面前观众席的座位空无一人,但当她对着镜头鞠躬时,所有人都明白,一个时代结束了。”

      “其中的旅程尽管有不舍,有怀念,舞台上还站着她最好的朋友,人们相拥而泣,却没有人要她继续坚持下去了。因为所有人都明白,她已经坚持得太久了,为了团队,为了后辈,也为了曾经的梦想与未来,她已经精疲力尽了,如今终于可以放下担子,尽管不舍,但也是时候要让她离开,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路了。”

      “她是团队里的核心,是所有人喜爱的存在,是众多组合中的一员。她喜欢跳舞,喜欢逗大家开心,有些怕生但实际上却很温柔,容易被人捉弄,胆子很小,是成员们的大姐姐一般的存在。”

      “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偶像。”

      “她的名字叫——”

      白云山说着说着,却忍不住沉默了下来,怔怔出神之际,才发现耳畔不知何时传来了悠长平静的呼吸声。

      他轻轻转过头去,女孩正悄悄的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细长的睫毛轻柔的盖在了眼皮上,粉色的果冻唇轻弹曼妙,翘着一个完美的弧度。表情上倒是看不出多少醒着时的惊慌,如同一个安静的睡美人。

      淡淡的兰花香味从女孩的头皮散发,顺着发丝切割成了千丝万缕,幽幽的钻进了白云山的心坎。

      柔和的呼吸轻轻地吹在了他的脖子一侧,仿佛春风拂过时的温柔轻抚,温馨而又美好。

      白云山怔怔的看了许久,才微微一笑,小声的补充道:“——她叫白石麻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