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下载ios

      “王妈当妈,给我的这只狗子⬒安排两只最漂亮的母狗,要狗龄相仿的,记得要最好的狗粮,然后再给我这位朋友找两位姑娘谈谈心。”

      “公子还请放心,来,公子里졮面请。ᝄ”

      “慆老师......老师......”

      “汪唔~~~~汪唔~~~”

      刚进的春风楼,钱小胖就被几个姑娘给半推着走了,狗子也是被几个侍女抱去了后院。

      “王妈妈,让那些姑娘和我那个朋友谈心就好了。”

      ཀྵ “我懂得,征谈心嘛......”

      “不,我的意思是真的谈心,就聊聊。”

      “懂啦懂啦,就聊聊嘛,懂得涇啦......”

      “......”

      虽然江临也不确定对方真的是不是懂了.....⼚.但是应该懂了吧......应该......

      跟着王妈妈往楼梯上走去,江临打量着这座春风楼分店。

      里面的布局和春风楼都相差不大,一楼是戏台,戏台旁边是各种看客,二楼也是看席,从三楼开始就是学习方言的地方了。

      还别说,在这个布局相似的春风楼分店,江临还有种家的感觉。

      “公子糊今晚是学习方言呢,还是学习方言呢。”ꠤ

      “小女子略懂乐器,不知公子可否有兴趣。”됷

      “公莅子腰间玉佩好好看。”

      “公子,奴家肩膀好酸的呢......”

      春风楼一些姑娘看到有这么一个帅哥一步步往三楼踏去,纷纷为了过去。

      长的这么帅,别说챏是让对方补习了,自己贴钱也愿意啊。

      “公子,您看是一对一辅导还是多对一?”

      王妈妈也是站住脚步,微笑地看着江临,甚至自己都有些心动了。

      “王妈妈,小生这᤼里有一块沮玉佩与王妈妈很相称,不知王妈妈可否收下?”

      江临笑着从怀中取出一枚通透的玉佩放入王妈妈的手心。

      当看到这枚玉佩时,王妈妈的眼中闪过一抹的惊色。

      “哎呀,公子您怎么那么客气啦,来来来,公子与我到ꎚ房间休息,等会儿我让我们刾的芳儿过来,公子刚到东林城不知道吧,芳儿可是我们春风楼头号花魁呢。”

      说着,王妈妈就把江临往房间里拉,在江临身后的一些姑娘看着这么帅싴的一个书生被带走䍚,纷纷气得跺了跺小脚,可是却又没有办法......

      ......

       被拉进一个房间关厏上门,江临随手就施加了隔绝法阵。

      “江公子......”

      王妈妈欠身一礼。

      “王姨你好。”

      刚刚那枚玉佩的外形并没有什么特殊,甚至样式都是市面上常见的那种,不过材质却不同。

      因为......这块玉佩是塑料做的......

      当年江临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小黑就把塑料给做出来了,虽然工艺还不ﺱ成熟,但是已经很不错了,而这些产量不多的塑料制品就成了日月教情报机构——春风楼的专属道具。

      毕ꣅ竟塑料这种东西,不怕摔不怕碰的,还轻巧岺,简直就是会面碰头的首选。

      “听老䕅板娘说近日会有一位总部的人来指导,没想到是这么帅的一位公子。”

      “王姨过奖了。”㬿江临从怀中抽出几张曾经给林姨的服装图,“这些服饰不⳾成敬意,应该能提升春风楼些许的销量。”

      王妈妈接过图,看着图上奇异但是又十分好看的画风,尤其是图画上葨一个个身穿奇怪服饰的女子,每张图画下还写着“JK”“死库水”、“洛丽塔”“兔女郎”等等的描述,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早听老板娘说公子想法千奇百怪但却成效斐然,今日一见,果然如萳此。”

      王妈妈将图纸收入怀中,将江临拉到椅子上坐下,倒了一杯茶:“不知江公子要问些什么?”

      “听说东林城有死人破ᘸ土而出,瘟疫横行,可是为什么东林城好像没有人谈论这些,而且一片祥和。”

      “当然没有人谈论,因为死的都是外来的修士,那些外来修士死于东林城,这里的普通人都一概不膾知,甚至都不知道东林城在外ᄆ面仙家宗派的口中,已经是瘟疫横行。”

      “嗯?难道东林城不是僵尸先生加生化危机吗?”

      “生化危机?”

      “当我没说,王姨请继续。”

      ࠷ 虽然有些听不懂这个江公子刚刚话中的意思,但是王妈妈想起老板娘对自己说过这个江公子有时候脑阔儿不太好,就没有太在意了。

      只是......

      王妈妈看向长得真的好帅的江临,感觉有些可惜了啊。

      这么帅的一个人,怎么脑阔儿有时候不太好呢?

      ᆠ “王姨?”

      不知봓道为什么,江临感觉这个王姨的眼中好像带着些许的同情还有......惋惜?

      “哦,抱歉,走神ů了。”

      王妈妈喝了口轷茶,继续道。

      “江公子有所不知,所谓的瘟疫或者是死者的复生,只不过是在仙家修士中流뙑传,百姓是没有一点消息的。”糠

      “王姨能在详细点吗?”

      “其实在半年前,东林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創,就有妖魔作祟了,埆当时城主也请了东林城附近的修士除妖,最后妖是除掉了。

      㢎 可是在危那之后,每隔一ᠢ段时间,都会有所谓的뜩‘妖怪’出没,城主也都会向附近的宗派求助。

      公子也是修仙人,自然也是知道콾小宗小派和凡尘小国小城都是互利共处的存在。”

      “嗯。”江临点点头,“大的道门宗派与鼎盛王朝有合作,王朝提供修道苗子与钱财,宗派为王朝提供些许庇护。东林城与附近的宗派也是类似关系ꦿ。”

      王姨点了点头,可是神色却有些许的忧伤:

      “正如同江公子所说,不过小宗小派不像㎂是那些有名有望的大派。

      对于许多不入流的小门小派来说,有一个观海境的修士就极为不错的了,而如果有龙➕门境的修士,那也早去投靠那些正流宗门了,更别说金丹元婴了。

      在那之后,每当有妖魔出没,东林城附近的小宗派都会派修士来,每次都能够解决那些妖魔,那些修士也每次都凯旋而归,可是渐渐的,我们春风楼发现了蹊跷!”

      “还请等下!踿”江临癨给自己倒满了一杯茶,从果盘中抓了一把瓜子,“好了,还请王姨继续,愿闻其详!”

      王姨:“江公子知道,整个东林城虽然不知只我们一家风月之地,可是我们春风楼可是很有名的!”

      江临骄傲一笑:“那是当然,这可是我给林姨提倡的品牌效应,到时候我们不仅还要把春风楼开满梧桐州,还要开满其他九大洲!甚至是妖族天下!妖族天下那些兽耳娘可一直都是我......咳咳咳......扯远了扯远了,还请王姨继续。”

      “就是因为ⱟ我们春风楼有名,有些修士也喜欢来我们春风楼学习方言,来的时候学一次,走的时候巩固一次,甚至有时候ɓ还会偷偷下山来补习补习。

      但是在几个月前,每当那些宗门修士除完妖后,直接往宗门赶去,不再补뇨习了,而且自那以后,那些除妖完返回宗门的熟客也都不会偷偷下山补习了!”

      听着王姨的话,江ᖿ临眉头微皱,习惯性地摸着下巴,明白⅗了的王姨的意思:

      “王姨是说,他们的行为太过反常,很可能那些前来除妖的人已碳经死了,那些返回宗门的퀘人也不是原本的他们?”

      “是的,那些宗门每次来除妖的那些人,那一批又一批的人,其实都已经死了,返回宗门的其实早已经不是他们,甚至我⹾觉得东林的那些小门小派,其中的修士基本上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꿆听着王姨的话,江临陷入了沉思。

      能做到这种地步的,除了换形术就是易容术,要不然就是换灵术。

      换形术是幻术的一种瀵,只要到了中五境,是个修士基本都会,毕竟这就是一种䜱障眼法的而已。

      不过换形术限制太大了。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只要到了㟪中五境的洞府境,就会天然形成一双洞察的眼睛,这种换形术一般情况下都会被看穿,因为只要到达了中五境之后,就可以“看到”世间灵力的流动。

      而每个修士的灵力都是不一样的,这就像是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的树叶。

      就算你是上五境的阴阳家的修士,你顶多可以混淆自己的灵力让对方无法判别你的身份,但是你也无法完全模仿任何一个修士的灵力。

      所以每个修士的灵力힇就像是每个人的身份证。

      就比如有人去万妖洲想要看兽耳娘舞团,可是门票丢了怎么办?怎么入场判断身份入场呢?

      很简单,放一缕灵力就好了。

      会有专门的法器来匹配你存留下的灵力,然后你就可以进去了。

      啴所以要判别身份只要让对方随便放一个火球术就好了,熟悉你的人自然可以知道ꌱ那灵力是不是你的。

      当然了,江临也不是没有想过对方会不会就不用灵力了,这样不就不磖会暴露了,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说只有元婴境不用对方施展法术也可以看对方体内的灵力来判断你的身份,但是如果你使用换形术,那你身上肯定会笼罩上你的灵力,毕竟这是侮你用自己灵力使ᛜ用的术啊......

      除非是仙人境界的雌狐妖,还得是白狐,她们的幻术已经是巅峰造极,换形术混杂着媚术,让玉璞境以下的修士无法察觉,如果对方是男子,估计就算是玉璞境都察觉不了……

      所以江临觉得不太可能是换形术,毕竟对方虽然是小门小派,但是再怎么说掌门也得是中五境(洞府境及以上、元婴境及以下)的修士吧?要不然你的宗门是过家家吗?

      家里也得配一鉜个灵力检测仪吧,反正又不贵,江临记得当年日月教商城打折促销,江临一百下品灵石买了两个送一个来着......

      所以暔难道是易容术?

      易容术和换形术的唯一区别就在于:换形术是自己用灵力制造障眼法,而易容术则是一张假面皮铠......

      前ㇲ者简直就像是掩耳盗铃,毕竟如果对方是中五境的话籆,你用灵力使用换形术莾,就相当于你身上有一层灵力膜,就甘算是别人不认识你,傻子都知道你他丫用了换形术在掩盖身鏕份。

      江临都不知道这个术法是谁发明出来的......

      냺 所以江临一般用易容术,毕竟换形术太提莫的鸡肋了,而易容术的话,只要一张面皮就好了。

      不过这面皮뚓可䛎就有讲究了,有洞府境无法察觉的,观海境无法察觉的等等,江临记得小黑联手教内阴阳家修士——太二真皇做出了一个元婴境无法察觉的面皮。

      苇系统商城江临也看了,最多也就是玉璞境无法察觉。

      就算是遇到了元婴境,比如师姐,江蛯临也只要封闭灵窍,披上系统的面皮就可以了(虽然最后还是被认出来了)。

      坤 不过那些人易容术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修士每天都要修炼,使用ꚟ灵力就像돧是喝水一样,就算是你有面皮,你以使用灵力不也是暴露了吗?如果一直不使用的话,那你可能就有问题啊。

      这不就像是当年林平之练了辟邪剑法后一直都不能为爱鼓掌一样吗?岳灵珊都得给你打问号。 ᓝ

      既然这样的话,那鸴就说明是最后一种情况了......

      “难道是换魂术?!”

      江临下意识说了出来,额头都感觉有冷汗冒了出来。

      ⭂ “不瞒江公子,我也觉得很可能是换魂术。”

      王姨下意识拉低了声音。

      换魂术是阴阳家修士极其有名的쿯秘术,与控魂术、咒魂术并称为阴阳家三大魂术!

      其中换魂术又是三大魂术中门槛最高,最难修行的那种!

      其基础条件就是要达到元婴境。 뽊

      达到元婴境的话,江临还觉得ŗ没什么,打不了自己现在就回客栈,然后紧紧抱着师姐的大腿求保护。

      关键是元婴境的阴阳家修士是真的恶心啊.....㇆.諎

      如果说纯粹武夫直率(一根筋)的话,那阴阳家修士可以让你欲生欲死......

      曾经江临记得自己岶在日月教一不小心把太二(中二)真皇那家듗伙一直缠在手上的绷带给拆了,结果自己腹泻了一个月,每天都是扶墙而出。

      可是为什么会是阴阳家的修士呢?

      阴阳家修士极难修炼,很多人修着修着就疯了,甚至还有的以为自己一直鰎是只小小鸟......

      到了龙门境的阴阳家修士就是宝贝了,怎么会出现在独孤魔教?

      而且目的到底是剨什么呢?

      突然!江临想到了什么东西!

      阴阳家擅长阵法!阵法需要祭品!系统还有条线箑索是:【她的人䩾】”

      䭡“血名阵!

      他们这是要!

      霘 䭲找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