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胸美女日拟

      蓰陈二狗是个乞儿,此刻正东摇西摆地晃荡着走路,倒不是他腿脚不灵便,而是塀因为身上的一套衣裤让他有点魂不守舍。

      活了十七年,陈二狗第一次豺穿的衣氹服是不带补丁的。

      衣☵服只是老旧的粗布麻衣,可陈二狗伸㿌手摸衣꣎服时的 动作,轻柔的像是牵着心爱女孩子的手。

      而望着前方的叶大哥,陈二狗泛瞤着晶⭜莹的一对小眼睛,以及神澻态上的㪀依恋和倾心,无一不说明了他有去背背山寻求伴侣的资格。

      叶大哥是一个好人。

      或许半个月前叶大哥还是一个整天变着方法戏弄自己的恶人,但现在的주他绝对是一个好人!

      陈二狗的目光变得更加痴迷了,他记得叶大哥喊他兄弟,给他饭吃,送他新衣服,甚至还说要教他识字……

      䞎世上谁曾对陈二狗这么好?

      没有!

      亲生父母也没有!

      陈二狗甚至都不知道亲身父母是谁,他是在一条臭水沟里被发现,然后吃百家饭长大的。

      当一个困苦潦▁倒的人被从所未有的善良对待时,他的回报往往是没有底线的。

      陈二狗记得叶大哥说过很欣赏他,也瓒很喜欢和他这一类人打交道。

      曧 喜欢?

      㪌陈二狗不懂打交道的意思,可‘喜欢’二字代表什么他还是明白的。

      껿

      半年前,陈二狗就曾对村里刘寡妇家的大丫头翠花表达过自己的喜欢,结果被刘寡妇拿着劈柴刀从村口一路追到了村尾。

      所以说,喜欢不是可以随便说出口的。

      뙖 叶大哥却说了。

      他说喜欢自己。

      当听到的那一刻时,陈二狗不可否认有䆨过震惊和畏惧,但转而就变成了以身相许的决然。

      陈二狗穷的啥都没,唯有拿自己回报叶大哥的恩情。

      何况叶大哥有锼才,长得也十分俊俏。

      若是真的需要以身相许,真氊说不清到底是谁便宜了谁?

      不得不说,陈麥二狗羌是个想象力丰富的人.

      可无论他脑洞再大糣,也想不通叶大哥⿋的败家行为。

      自从不慎落水被救回后,叶大哥像是变了一个人,嚣张跋扈的恶习荡然无存,看到谁都是微笑相对,让村民们大为诧异焇。

      恶人变成꘽了好人,这本是浪子回头奈金不换的美事,可叶大哥接下去做的事情就太古怪了.

      村民们直接就把他当成了瘟神,每日避之不及。

      叶大哥说村子很快就要遭兵祸了,大家想度过这个生死劫难的话,必需开始全村动员,青壮年们要像当兵的一样操练。

      村民们一笑了之。

      他们的世ㅝ界很小,最犦见过世面的人也就去过县城而已,根本就不知道天下烽烟四起,十多年前还᎛鼎盛的大隋王朝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边缘。

      㙶 叶大哥又说他要搞些兵刃盾牌把村民亖们武装起来,到时候遇到乱贼来犯,不至于像羔羊一样任其蹂躏。

      这下子村民们笑不出来了。

      搞兵器盾牌?

      ㇅ 这不等于是公然造反吗?

      村民们被吓得不轻,如果不是叶大哥及时改口,可能已经被村民们抓起来绑➹赴县城了。

      쯖“二狗,你说叶大哥是不是真想造反?湴”丁峰摸着下巴,眼中隐有邪火在乱窜。

      除了陈二狗,村子里敢和叶大哥这个造灈反派캠凑一起的只有丁峰了。

      丁峰十七八岁的年纪,整个唞人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也有一身的血气䴱和狠气,平日里打架斗狠犹如吃饭一样。 ㅼ

      “ꤖ不管是不是造反,叶大哥做什凶么我都会跟着干。”陈二狗说得很坚决。

      丁峰咧开嘴,滑稽的笑容中带着几分遐想之色:“将来叶大哥造反成功了,我至䐃少也要뫹弄个大将军当,统领千军万马ࡌ……”

      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丁峰鲛却有着比陈二狗更坚定的迷之信任。

      信任叶大哥,或者应该说……信任变了个人似的叶大哥。

      叶大哥过去是村里的头号恶人,丁峰恶人榜上排第二,不知是不是恶味相投,二人看对方都极为顺眼,一来二去就成了好兄弟。

      因此,丁峰与叶大哥接触多了,对他十分了解,叶大哥㷤的转变他也完全看在眼中,于是心中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叶大哥被附身㝌了!

      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

      而对于丁峰而言,他丝毫没有害怕,相反还格䯒外兴奋。

      즸 ᾅ 附身在人身上的东西,不是鬼就是神。

      鬼神啊!

      法力无边啊!

      丁峰盲目崇拜的目光落在迼了叶大哥的侧脸上,他感觉叶大哥说不出的超凡脱俗,根本就不该是人间所有。

      神鬼造反,凡间何人能挡?

      ꘳丁峰的臆想症比起陈二狗有㱛过之而无不及,可异想天开有时候也未必就不是事实。

      叶大哥确实被附身了,只不过不是鬼神,而是一个来自于后ᡮ世的历史硖系高材生。

      站在一处山坡上,叶欢望着远方的豫章郡싔城䌊,目光专注又迷茫,一张俊俏又不失刚直的面庞上,充斥了散不去的苦涩。

      叶欢曾经想过自ㄲ己毕业后的求职之路很难,他读的虽然是国内排得上号的大学,但历史专业太冷门了,找⹞一份对口的好工作无疑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可是现在,叶欢考虑的已经不是求职问题了。

      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求活!

      在一个雨夜,叶欢脚滑不慎落入河里时៬,他就为求活努槍力过。

      努꾯力的过程可歌可泣。

      叶欢在河水里上浮下沉了至少二十次,喉咙喊出了能震죡碎玻璃杯的男高音,几乎爆发出了自身全部的潜力,只差变身赛亚人了……

      结果一切皆是枉然。

      不过沉进河底的叶欢是幸运的,他并没有死,以灵魂穿越⍵的方式来到了隋朝ᢣ。

      瑄 于是,叶欢成为了一个乡野小民,日子过的却不贫寒,相反似乎鈰有着花聣不完的钱,原因在于他有一个富有的母亲。

      母亲不是土生쎻土长的村里人,四年前带着叶欢搬到了这个村庄뷸,这一住就到了现在,她从来没有提及过叶欢的父亲,叶欢对自己的亲身父亲也没有任何印象。

      ྗ㠖 过去的叶欢整天盘算着怎么从母‰亲那里弄钱花,而现在的叶欢对母亲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䜙有钱的妇人不少,可有垵钱又识字,还独自带着一个ᄐ孩子的妇女就很罕见了。

      叶欢清楚自己的母亲不简单,ꎪ却也不急着过姨问,现在最值得考虑的还是求活问题。

      迫在眉睫的求活问题。

       叶欢作为历䂒史系的高材生,他知道自己所处的豫章郡境内会发生什么,也许一两个月后,又有可能就是在这几天,狼烟烽火就将降临在这片土地ڛ上。䛕

      棇村民们不知血光ᯱ之灾就在眼前,叶欢不能坐以待毙,他得不到村民的支持,却也一定要做些什么。

      所以叶欢来了。

      他来到了豫章郡城。

      当走进城门,望着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特别是那些带着天真无邪笑容的玩耍孩童,叶欢心中多少有些怅然。

      ಌ 乱世不可避免,叶欢不认为自己能像其他穿越男主角般去当救世主,可若是可以的话,ⲯ他还是会让更多无昍辜的人活暏下来。

      ⫂ ㄐ窛但在乱世,任何被兵灾祸及的地方,无疑将失去法治的约束,无数人会变得不讲道理,很多时候,谁的拳头硬,በ道理就在谁的那边。

      叶欢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自己握紧的双拳。

      ̩“不要小看我的小拳拳,騼它也是可以打死人論的。”叶欢的嘴角勾勒出了一道诡异的弧度,他说不清此刻内心的想法,却有一种类似于自信到狂妄的东西在滋生。

      你如果是穿越者,知道即将发生的各즙种事情,你难道不得瑟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