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司机福利ae菠萝蜜在线观看

      赵晓东醉酒后直睡到第二天(三月二十六日)早上,起来上个厕所,然后又上床躺着,一边翻看和郭晓霞的聊天记录。

      我先热了下昨天的米饭吃完,然后洗头洗脸刷牙,走出卫生间,刚好领队打来电话,我立刻接听,果然是叫我去国贸大厦集合,我很高兴地骑车赶去了。

      在国贸大厦外面休息时,我给郭晓霞发微信:“昨天东哥说你还小不会耽误你,而他这个年龄就怕你会耽误他。就因为我对他的态度不满,说我一定要拆散你们,所以他又改主意要跟你道歉。其实,不管怎样,我也不希望你再找他了,应该也有别人喜欢你的,找别人去谈吧。”

      我又提起这个话头,郭晓霞心情烦躁,没有回复我。

      等大部队都化好妆,我们坐车去了清明上河图。这天是拍古装戏,有男有女,张静秋也在,她穿着深红色的衣服站在迎亲队伍里,整个人的形象和气质很是符合角色的要求,可见副导演还是很有眼力的。

      我穿着一件深绿色长服,带一顶普通的布帽子,道具发我一把扇子,本以为准定是演公子哥儿,可是在现场准备的时候,我低头坐在台阶上,执行导演的助理走到我面前,让我抬起头来给他看看,我抬头让他一看,他就把我叫到一个卖玉器的摊子前。我问他:“是让我站这儿(买东西)是吧?”

      那助理没明白我的意思,兀自点头:“是的。”

      在玉器摊位后面石阶上,坐着的一个男群演忽然站了起来,站到原本属于他的玉器摊后面,他穿着一身普通的短打,看上去很是符合玉器摊主的身份。

      执行导演助理问那男群演:“你是这个摊主吗?”

      男群演:“是我。”

      “哦,没关系。”执行导演助理指着我,“换他吧。”

      我一听瞬间紧张起来,那个男群演无所谓的笑笑:“好的。”

      那助理拧身走了,留我在那里难受起来。

      真是讽刺啊,公子哥变成了玉器摊的老板,简直有一种本以为秒杀新郎的酷炫装束却不料与司仪撞衫的感觉,我真是成了一个笑话。其实更深层的原因,是我不喜欢卖东西时的吆喝,我不会吆喝,可是一开拍执行导演总会喊摊主吆喝起来,而我只能硬着头皮吆喝,或者是傻傻地站着不动,那种感觉实在难受。

      记得上次在清明上河图拍《没有硝烟的战线》,我就演的摊主,所幸站的位置离镜头很远,我并不怎么吆喝,只是微笑迎人,张静秋演贵妇和别人扮情侣每每光顾我的摊位和我搭话,笑说这个老板我曾见过的。我还挺开心有了和她说话的机会。可是下午的时候,镜头离我很近,我就紧张起来。男一号从我面前走过时,盯视着我的摊子,又看看我,而我只能以淡漠的目光迎上他的眼睛。那种感觉不好,真的很尴尬,我恨我自己性格的内向。

      回到当下,执行导演已然喊着让大家站好位置时,我站在摊位后面忧烦不已,这是王思忠从我身边走过,一看我的衣服,就找了一个穿短打的男群演换了我,还跟我解释说我的衣服看着实在不适合摊主的身份。我心里很感激他替我解围,面上还表现得无所谓,也说那个执行导演助理在瞎安排。

      近来我屡屡对王思忠的管理不满意,他这个大嘴巴也确实不太讨人喜欢,但不得不承认,他这人还是挺好的,我该感谢他,该和他打好关系。除了他,我还要跟其他领队打好关系,以便更顺利地工作,避免那些让人尴尬的事体。

      在现场休息时,我和刘白坐在竹篓摊的桌子上看街上的人,身后的摊主不时和我们搭话。

      “现在这天儿真热呀。”那摊主随口感叹一句,转脸对侧面两位姑娘说,“你们女孩子长这么白,拍十几天戏就都晒黑了。”

      两位姑娘一个胖得可以,一个相貌还过得去,都走到摊前来和摊主说话。

      那还过得去的姑娘浓妆艳抹,穿一套深红色绸纱衫,摊主对她说:“你穿得真好看,很漂亮。”

      那姑娘:“是衣服漂亮还是人漂亮?”

      这就有点撩汉的意思,把那摊主弄得有些脸红耳热。可那摊主毕竟久经风月,还是侃侃而谈:“衣服也漂亮,人也漂亮。”

      那姑娘:“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我的脸这么圆,还漂亮吗?”

      摊主:“当然,瘦脸有瘦脸的漂亮,圆脸有圆脸的可爱,人要自信,自信的女人最漂亮。”

      从那姑娘的笑声听得出来她也被摊主撩得开心,我和刘白不禁暗叹那兄台的功夫了得。

      我看到不远处屋檐下坐着陆生楠和张伯熙,便起身走过去坐在旁边。

      陆生楠对我笑笑,仍旧转脸去和张伯熙讨论撩妹技巧,丝毫不在意旁边还坐着几个女生。

      张伯熙也分享了自己的见闻:“我以前有位哥们儿人家是玩得真好,同时约出来四个女孩儿一起吃饭,人家就明说了,找你们就是来玩的,爱来不来。”

      陆生楠笑道:“呵呵呵,你这哥们儿是真牛逼!”

      当迎亲的戏拍完,迎亲队的人和张静秋都要去脱衣服换回百姓。十多个男的挂好衣服排着队往服装车走去,张静秋拿着衣服最后一个从休息区出来,她左右看不见前面换衣服的人,正背着身子问旁边的女生。我刚好走到她的身后,便叫她:“静秋。”

      张静秋转身看到我。

      我:“你们要收工了吗?”

      张静秋笑道:“没有,我们要换衣服。”

      “哦。”我指着身后那条街说:“那你快去交吧。”

      张静秋迟疑道:“能过去吗?那条街没有在拍吗?”

      我:“没有呢,快去吧。”

      张静秋笑笑:“哦。”说罢拿着衣服快步走去。

      到了晚上拍夜戏,那个新来的女生还是那么认真敬业,就跟下午拍戏时一样,站在她的香包摊位后面不时的吆喝:“香包,来看一下香包。”

      刘白走到她的摊位前,见她叫卖得认真,便问道:“怎么卖的?”

      此时执行导演刚好喊停,那女生兀自认真地答道:“十文钱一个。”

      (第六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