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五月天app

      皇甫哲茂这几日一直在城墙上坐镇,边军士卒也在他的指挥下严阵以待,随时听候自家校尉的调遣。

      局势的发展亦如皇甫哲茂所预料的那般,随着周仓打定主意投奔太平道圣女张宁,城外的黄巾军彻底陷入到分裂当中。

      黄巾军的渠帅郭泰亲自坐镇中军大帐之中,看着下方端坐的周仓笑着说道:“周渠将所部这几日调动频繁,可是对本帅有什么隐瞒?”

      周仓沉默了片刻,终觉的眼前的郭泰和自己不是一条心,于是便继续隐瞒对方:“郭渠帅言重了,黄巾士卒全是郭渠帅一手掌控,末将焉敢调动分毫?”

      郭泰早就知道周仓不会承认,只是拍了拍手,部下杨奉就押着一名将领走进了大帐之中。

      “周仓,你竟敢私自调动麾下大军,岂不是无视郭泰渠帅,现在人赃并获,还不给渠帅从实招来?”

      周仓只是扫了杨奉一眼,冷笑着说道:“郭渠帅,明人不说暗话。想要某家的性命自取便是,何苦来这么一出?”

      郭泰微微一笑,非常认真的看着周仓:“周渠将,本帅也不瞒你,本帅欲带领军队前往西河白波谷暂时蛰伏,待汉廷势弱之后再登高一呼,重启大贤良师之志,不知周渠将可有意乎?”

      “放屁,端的不为人子!”周仓厉喝一声,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地公将军早有言明,着吾等前往雁门解救被俘之圣女。现在你利欲熏心,浑然不顾地公将军所令。竟然还妄想某家与你同流合污,地公将军真是瞎了眼,怎么看不出你这等忤逆之贼!”

      郭泰再次拍了拍手,隐藏在大帐后的众多黄巾士卒一涌而出,举着手中的刀枪棍棒将周仓团团围住。

      “周渠将,本帅好言相劝,而因何弃之如敝履?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周渠将还是好自为之。”

      周仓怒目圆瞪,环顾着周遭的黄巾士卒:“尔等也要置地公将军的命令于不顾,我看谁敢动吾!”

      “匹夫还敢逞凶,看本将教训教训你!”

      杨奉与周仓素有间隙,当下提起佩刀就冲了过去。

      周仓与杨奉的武力多在伯仲之间,当下立刻凝神戒备了起来。

      两人就在军帐内交手了起来,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郭泰自持胜券在握,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争斗。毕竟周仓离死不远,以后可就看不到这场龙争虎斗了。

      谁成想就在数十个回合之后,郭泰的大帐外忽然响起嘈杂的声音,一名黄巾士卒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渠帅不好了,周仓麾下士卒开始围攻大帐,还请渠帅早做定夺。”

      周仓此时已经且战且退推到了大帐的门口,听到外间嘈杂的声音当即一刀划开大帐。

      杨奉深知不能让周仓活着离开大帐,使出浑身力气重重一刀看向了对方。

      周仓竟然对这一刀只是躲开要害,任凭刀锋砍在肩膀之上,甚至借力跳出了郭泰的大帐之中。

      郭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杨奉一眼,大手一挥怒骂道:“还他妈的愣着做什么,给我追!”

      此时的周仓已经来到了麾下士卒的身边,宣告着郭泰的阴谋以破产告终。

      既然如此郭泰也不着急,周仓左右不过是一万多人马,根本不可能敌过自己的四万大军。

      城墙上的皇甫哲茂看着城外黄巾军分成了两个阵营对峙起来,当即开口下令:“弓弩手准备,给我向右翼黄巾军射击!”

      城墙上的箭雨倾泻而出,而城外的郭泰顿时懵在了原地。

      按照他的设想,城中的汉军士卒巴不得他们两败俱伤,怎么还会突然对自己发起攻击。难道他们不怕自己与周仓联合,将广武城夺下吗?

      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涌上郭泰的心头,正当他准备下令的时候,周仓已经率领麾下士卒展开了攻击。

      皇甫哲茂等待这个时机已经很多天了,立刻传达了新的命令:“全军士卒随本将出城杀敌,本将自会为尔等请功!”

      “诺!”

      广武城的大门轰然洞开,陈戈以待的汉军士卒们在皇甫哲茂和张辽、张令的带领下突出城池,向着郭泰所在的右翼奔腾而去。

      郭泰的预感终于成为了现实,盯着周仓的身影大吼道:“好你个周仓,竟然和汉狗勾结,真是丢了大贤良师的脸面。快快快,分兵迎击,万不可让汉狗杀进来!”

      周仓对于郭泰的大吼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一个劲的命令麾下士卒猛攻。

      皇甫哲茂率领的这一千士卒乃是边军之中精锐中的精锐,常年待在抵御胡族入侵的第一线。

      面对郭泰分出来的五千士卒,他们面无惧色,紧紧跟在皇甫哲茂的身后与敌人缠斗起来。

      皇甫哲茂也是怡然不惧,南阳城中的十万黄巾军都被他一扫而空,眼前的小场面又算得了什么。

      眼前的这些士卒根本没有皇甫哲茂的一合之敌,在他和张辽、张令的带领下,边军士卒甚至开始加速向郭泰所在的地方冲去。

      腹背受敌的郭泰感受到了绝望的气息,他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保存实力,待到合适时机再登高一呼。

      “全军听令,撤退、撤退!”

      黄巾军的撤退向来是没有章法,这一次也不例外。皇甫哲茂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随即开始下令。

      “全军都有,向黄巾军撤退方向追击。”

      一千边军士卒在皇甫哲茂的率领下开始追杀逃离的黄巾士卒,而一旁的周仓则在默默收拢部队,对于眼前的情况坐视不理。

      虽然他已经归顺了太平道圣女,按理来说应该是要和皇甫哲茂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不过要让他对曾经的战友举刀相向,他还是有些做不大。若不是今日郭泰逼迫过甚,他本来就打算暗中带领士卒离开阵营也就是了。

      在追击了一阵之后,皇甫哲茂这才下令士卒们停止了追击。

      在周仓没有协助自己追击的前提下,再继续追击郭泰的话恐怕就会有全军陷落的风险。

      就算这样今次战果也是相当显著,就算郭泰卷土重来也一样无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