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手机在线观看免费直播在线软件

      江楚些整清场宴会都没和顾灵均再有交集, 作为国内今年最炙手可热的两名年轻企业家,双方却一直处在不同的圈子里。

      哪怕庄绮和江楚些先前抱着一点点为庄军延过生辰的想法,在知道了对方ጚ的意图后, 也不可能再真心实意地为他庆生。两人虚与委蛇地和他周旋了一个晚上,一离开就立即开始各自筹备。萄

      顾家是国内的房地产巨头, 目前唯一能够与顾家抗衡的房地产商是杜家——原文六a之一的杜景礼就是杜家出身。

      找厂房这种事,江楚些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找顾怜帮忙。并不需要顾怜手中有闲置的㽀厂房, 只要能借用她的人脉问一问,也比他们自己盲目『乱』找要好太多。

      大概是出于꼋愧疚,虽然她从未主动向顾怜寻求过帮助, 但对方在顾灵均离开之后暗中帮衬了她不少。 ާ

      她知道这些事后也没办法对对方冷眼相待,只판能说服自己,看开的最好证明是㑮可以冷浃静且理智地区分个人。顾怜是顾怜, 顾灵均是顾灵均,所以就ﺁ算她和顾灵均分开,也不一定要与顾怜交恶。

      两人这几年间保持着㢾微妙礳的联系, 过年过节例行问个好,顾怜在新酒店开业会给她打折ꧬ卡,江楚些也会在新品发售后给顾怜夫妻送去产ˎ品。

      돑这还是江楚些第一次主动有求于顾怜, 不过为了公司的未来,不횑必要的面子还是可以放下的。

      “삮我明白了,这件事我会帮你打听看看……嗯,好……那么晚了,你路上也注意安全。”

      顾怜礹挂了电话, 旁边的沐卿立即凑过头来ᒀ问道:“小江找你有什么事?她遇到灵均了吗?”

      “不是这事……”顾怜转头看向沐卿,“你现在还没放弃撮合两人啊?”

      沐卿理直气壮地道:“我为什么要放弃?她们都没离婚,还有个早早, 各自也没交往对象,我为什么不能期待一下?䎵”

      “她们都分开六年了。”

      “六年怎么了猼?分开十六年也是可能再次在一起的!”앞

      䑂 顾怜无奈道:“你少看点电视剧吧,孩子的感情又豍不是演戏。小江是来找我打听厂房的事的,和灵均一点儿关系都没有ᬳ。”

      “她不提,你就不能提一提吗?和她说灵均已经回来了。”

      “她俩都在b市,能不知道吗?晚上还一块儿ḻ去参加了庄军延的生辰,肯定是知道的。”

      “她们是一起去的吗?”

      “是分开去的。”

      “哼!”

      沐卿立即失了兴致,顾怜却陷入了沉思:“看㶴来快迅的问镚题越来越严重,庄军延这是连面子也不要了,竟然去算计小辈。”

      崆“他搞了什么?”

      顾怜将前因后果大致一说,沐卿愤慨起来:“真是个老不修,当初拿负资产糊弄侄女,他还嫌不够丢人啊?现在看人家好了,他夂的胃口倒是上来了。这帮咱们得帮,緦硬核正在上升期呢,不能给庄军延给破坏了。”

       “不过b市周围目前没什么好的选择,如果着急的话,只能选比较远的地方。可这样运送生产机器就要大费周章,搬迁的时间成本会增加不少。还有人员安置……”

      顾怜心里盘算着,正准备先打几个电话问问,没想到女儿的电话率先打了过来。 庐

      事情쉒太过凑巧,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

      “你说会不会是……”

      沐鼍卿一脸期待,顾怜一边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一边接通了电话。

      핤“喂,宝贝啊。”

      “妈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顾灵均虽然在宴会上和江楚些没有说话,但和好友赵梓一起待了许久,因此也知道了硬核目前所面临的窘境。

      要在一个半月찉以内找到合适的厂房,这件事的难度大如登天。然而江楚些依然选择了这条道路,也不愿意向庄军延妥协。

      事情就是那么凑巧,莫瑞国内分公司早早就已经建设儔好了厂房,闲置已经半年有余。『药』物生产许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批下来,所以设备也都还未运入国内。莫瑞的厂房是以生产生物医『药』产品为标准建立的,绝对能在硬稸件上达到任何产品生产线的标准。 癴

      厂房已经经过安全验收,硬核只要搬进去再进行一遍简单珣的复验,很快就可以启动生产线。

      但这件事顾灵均没办法自己去说,只能拜托顾怜。她原本的想法是让顾怜去联系庄绮,没想到噷的是,江楚些已经在今晚联系顾怜,拜托了她这件事。

      对双方来说,这都简直像想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一般,只有顾怜夹在其中很有几分郁闷。

      “你既然知道这件事,可以῵自己去和楚些商量。”

      “妈妈~”顾灵均的声音带着㒳一丝撒娇与埋怨,“你明明知道……”

      䁜 “我知道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俩闹了六年,当初是你要离婚的,后来又偷偷拜托我帮衬她,灵均啊,妈妈实在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妈妈,算我求뻘求你了。”

      “……你不会以为这件事暴『露』不㲐了吧?厂区是在莫降瑞名下,交易的时候楚些肯定会知道。”

      “这方面的ଫ事她都交给庄绮来办的,只要赵梓能说服庄绮帮忙瞒一瞒,不会有问题的침。” 偗

      顾灵均详细考虑过后才딸给母亲打了这个电话,当然,就算最终会暴『露』,生产场地依然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她相信江楚些不会意气用Ἇ事拒绝这件事。礈

      她只是尽量避免与江楚些发生冲突,这才拜托顾怜来当中间人。

      顾怜叹了口气:“好吧,我会帮你的。”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硬核手机的⺓销量已经累积突破三百万台,而且庄绮也与几家国外的代理商签了好几笔订单,形势可谓一片良好。

      但被两人拖了半个月的庄ﲳ军់延这时终于坐不住了,亲自赶着合约到期的最后一天来硬核堵人。

      江楚些算准了他今天会来,两人非常有礼貌地将他请进了办公室。

      庄军延六十多岁的年纪,身形高胖,相貌威仪,看起来非常有老总的气质。看得出来他年轻时候也是相貌堂堂,只是现在有点秃顶发福了而已。 

      ⦝ 看来庄绮父亲的秃顶不是因为码农的身份,而是家族遗ᶰ传——幸好庄绮是名女『疦性』a黗lpha,否则中年大概率也逃不过此劫。

      “你们考虑得怎么样了?”

      庄军延显然是急了,二话不说直接上正题,江楚些和庄绮因为成竹在胸,反倒和他打起了哈哈。

      “大伯,您是指什么考虑得怎么样啦?ﮫ”庄绮恭恭敬敬地为他ᛴ倒了一杯茶,极其体贴周到,“最近实在太忙,我有点记不清事了。”

      只可惜她说的话一点儿都不能让庄军延舒心。

      “就是我之前提到的box系统专利费的事!”

      庄军延的语气有些着急,而两人要的正是他的沉不住气。

      迿江楚些面『露』惊讶,奇怪道㙌:“box系统的专利费?我记得这很早以前我们就已经签过协议了吧?非常感谢您对庄绮的疼爱,愿意把系统的使用权无偿地分享给我们,实在是没有比您更高尚的长辈了。”

      ˧蚙庄军延被堵了一下,脸『色』立时青了几分,但他自觉手握两人的弱点,此时并未慌张。

      “说起来……确实有这么一件事,”他面『露』为难,唉声叹气道,“你嶒们也应쪢该知道,最近快迅的业绩不太好。需要贩肒卖固定资产来维持收支平衡了。所以你们的厂房……”

      㰉“啊,这件事我记得庄绮之前有向您提议过吧?我们是有意向购买下厂区的。”

      庄绮就在这时拍了一下脑袋:“哎呀,我是和大伯商量过,但他……嘶,当时好像说了点什么。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当时没谈成后来我就把这件事忘了。大伯,您现在是要来和我们㱞谈厂区过户的问题吗?榋”

      庄军延眼见着两人装傻充愣,一唱一和,显然是不想答应自己的条件,儾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冷哼道:“事实上,我已经和别人谈妥了,人家价格开得高,我也没办法啊。所以不好意思,希望你们明天搬出工厂吧。”

      江楚些面『露』愕然,庄绮也是大惊失『色』,庄军延正要得意,却听得江楚些道:“庄伯伯,就算我们要搬出去,至少也得给我们预留一个月的时间吧?合同上白纸黑字写了的,您可不能违约啊。”

      “哼,我不是早就提醒过你ʹ们了么?”

      “这……”江楚些看向庄绮,“这事庄绮忘了确实是她不好,但你也知道我们这个月来究竟有多忙。而且这种通知都需要发正式的文件,你现在赶我们走在法律上是说不通的。”

      庄绮一副为庄军延詁忧而忧一般:“是啊,我记得违约金是一年的房租呢,大伯,快迅收益不好,您的钱……够吗?”

      庄军延眼见着两人根本不受威胁,要一条道走到黑,当下发怒道:“呵,看来你俩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好,就算给你们一腓个月,你们就能找到厂区安置好生产线了吗?拣了芝麻丢了西瓜,我看我们谁损失大!”

      江罶楚些此时也冷下脸来:“庄伯伯,你是庄绮的大伯,我在心底一直很感谢你当初免除了硬核一年的房租,澨也一直十分敬重你。可你銑如今言而无信、贪得无厌的样子真的太难₣看㪹了。就算这次硬核有再大的일损失,我们也不可能同意你的条件。一个公司是否能够Ꭹ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商品如何。㵠我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有信心,可只知道短浅逐利的你对目鶮前的快迅有没有信心呢?我相信时间会给我们答案的。”

      庄绮笑道:“大伯,楚些说的话就是我想说的。硬核脱胎于快迅,两家产品使用的是一脉相承的系统,但凡你有点眼光也能看出这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机。可是你首先想到的是问我们要专利费,大伯,你究竟让我说你什么好?目光短浅至此,看来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庄军延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庄绮道:“你、你,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来教训我了?别忘了硬核是从哪里来的,没有我你们能有今天?”

      “硬核是我和楚些创立的,也是我在庄氏应得的。你以最小的代价排除了我,不要῏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你、你们、你们走着瞧!”

      콃 他一个长辈被两个小辈戏耍,顿觉颜面尽失,敲着拐杖,放下狠话便要摔门离开。

      庄绮笑嘻嘻地冲着他的背影道:“大伯,这次我们闹得虽然并不愉快,但在我心里你依然是我的大伯,将来要是公司破产,请首先想到我啊!”

      江楚些忍不住笑出了声:“你嘴可够毒的啊。”

      “谁让他先不讲契约精神和亲情的?”庄绮叹了口气,“唉,他过去没有ད那么过分的。”

      “此一时彼一时嘛。”

      快迅赚得多的时候,庄军延看不上那些小头,表现得自然就大方。现在快迅窘迫,他无力回天,自然就想到了歪门邪道。

      “不过这次真的是够幸运的,能那么快就找到合适的厂房。”

      江楚些其实还有些心有余悸,但更多的是庆幸。没想到穸找了顾怜的第二天就有了消息,这次一定得好好感谢人家。

      “嗯咳咳,是啊。”庄绮的神情不禁有些不自在起来,“那啥,我去看看车间生产线拆除得怎么样了,今天第一批机器就要运过去了,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嗯……你好好感谢过对方了吗?果然我们应该请卖方好好吃顿﨑饭吧。”

      “哎捴呀,不用不用,对方不喜欢『露』脸,况且这本来就是生意,没什么谢不谢的。他们一直闲置着也是浪费钱不是?”

      江楚些一想也对,点头道:“嗯,现在我们先把精力放在搬厂区这件事上。对了,赵梓的那个侄子,最近没有什么动静吗?”

      “目前没什么奇怪的,每天出去玩玩就回来了,我和赵梓是真的忙,哪有时间管他馴啊?最好他安安静静地待到开学,别给我们惹什么麻烦。”

      江楚些点了뢝点头,心里却想着解决完这件事,是时候该关心一下“숦晚辈”的生活现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