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t888在线直播

      擘张弩,燕国步兵蜚专用军弩,射程可达三百步,此刻这群黑衣人便距离任行Ꮱ百步内,ൃ他们手中擘张弩已上弦完毕,随时可发出一波攒射。

      任行凝重地看着这一切,他在心中高速计算,这群黑ꥁ衣人㏶在发出第一波攒射后,距诤离第二波肯定要停顿个几秒,因为即便是最好的弩手也要有上弦的时间。不像弓箭手一样,只要膂力出众,箭⣒矢便能够不间断发出。

      这群黑衣人人数偏少,若想第匁一波就成功咬住他的话,必詇须得所有人一齐射箭,而若是分成两波的话,那么在第一波任行就能成功逃走。

      他们不可能分成䌱两波띱发射,所以任行的生机,便是在这群黑衣人发出第一波弩箭后,迅速逃૑走!

      他怀里的短剑被他握住剑鞘,任渞行做好了准备。

      “任三榼剑,这会就算你有千剑万剑,也逃蠄不ꀾ出我的手掌心!”

      中年人狞笑说道,接着他一抬手势。

      霎时间,拥有穿透敌人背큩心威力的五十支弩箭,发出嗖嗖嗖的破风声音,朝着任行呼啸而至!

      散人杀手任三剑,挥出了他눀的Ⲡ第一剑,只见剑光一闪。

      五十支威力巨大的弩箭通通被拍飞誼!

      ⁤趁着他们上弦的时间,任行身形长掠而去。

      뗂 “砰!”

      任行的身影犹如被人踢飞劬的石头,狠狠砸在了草屋旁边。

      “噗!”任行吐出一口鲜血,接着看向那个偷袭了他一䣼掌的中年人,眼神冰冷。

      皈 “果然,你明明只有六品实力,却为何能挥出威力不逊于九品的三剑?”

      中年人早先故意露了个破绽给任行,接着他等任ಙ行想要逃跑时,找到时机出手重创了他。

      他对任行有点好奇,之前他看不出任行的具体实力,出手重创了对方后才知道他不过就是六品修为而已,但为什么他能发出威力堪比九品的三剑? 숪

      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剑法,不然怎么只能发出三剑……中年人久久没有得到对方的回答,于是也就自己暗自猜测。

      ꚇ此时黑衣人的第二波弩箭已经上弦好了,不用任何手势命令,他첤们直接就发射出手中已上好蛦的뛆弩箭。

      任行第二剑,依旧是剑光一闪,依旧是弩箭齐齐被拍飞,但他这会没有再次试图逃跑,因为那个中年人在一旁看着。

      他拥有九蹶品小宗师的实力,刚刚便是瞄准任行出剑后回复真气的ꇆ刹那时机,果断出手,重创了他,所以任行不敢再次轻举妄动。

      ﻢ 婏“你只剩下驖一剑,待得我这帮手下发出第三波弩箭,你튦用完最后一剑的同时,便是你的死期。”

      㯃 中年人没有再次出手,因为对方没有试图逃跑,注意力还在他的身上,他没有把握避开对方的第三剑。

      但他一点都不担心,只要任>行面对这些弩箭,用完了他的最后一剑㈒,那么他就不跑也得跑了,所以中年人在等着⍟任行。

      任行看着他,不屑地说道:

      “笨蛋。”

      漃 “嗯?”中年人再次一愣,随后他看到任行居然直接Ž掠进草屋,于是他赶紧追上去。

      但챠等他塘进屋看了任行的动作后,立马神色大变,赶紧想要退出去,但可惜他没有任行的动作快。

      只见任磮行的最后一剑,挥在了支撑草屋的所有木柱上。

      “砰”的一声,草屋轰然倒塌,激起了一层层碎屑,尘埃弥漫曟。

      渖 当冲进来乃的黑衣人和中年人灰头䩚土脸地寻找任行的身影时,但却ꍂ始终找不到,对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中年人面色一片铁青,他愤愤道:“该死!”

      “大人,要继续搜查一番吗?”헯

      中퇝年人阴沉地摇了摇头,“那家伙的⟄躲藏本事很高,我们想抓他可没那么简单,还是先回去吧愝。”

      “是!胞”

      “哼!本想抓了那家伙,到时先送给陈岱林一粵份开胃菜,没想到让他跑了,到时我们就声称任行在我们手上,把陈岱林给骗来杀㓽了他!”슷

      中年人突然说道。

      众人一愣,不知道对方突然说这话是什읨么意思,但也只好点头称是。

      聆 찲待得他们走后,过了足足有片刻功夫,中年人突然雋去而复返,再次出现在已经毁了的草餏屋外面。

      他不甘心地看着这一切,罿但ﳀ终究还是无可奈何,于是袖袍一挥长掠而去쬄,这次是真的走了ᳶ。

      任行站在外面的一颗小树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没有人能够发现得了他。

      玣 他的胸口挨了中年人的一掌,此刻已是煎熬ᖧ痛苦无比,但他并不打算重新找个地方养好伤势,而是打算要去救人! 梗

      他突然澸望向并州裦的方向,以最快的速챒度奔去,他要赶往太原城!

      另一边,那些黑衣人看着回来晽的中年人,通过对方面色的判断知道他没有得手,于是个个噤若寒蝉。

      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问道:“럅大人,刚ᢎ刚您说那番话是什么意思?若是被那杀手偷听了去,跑去晋王府通风报信给陈岱林怎么办?”

      中年人听完冷笑了声:“要的就是让他偷听! 汌

      这几天我会亲自去晋王府盯着ᴥ,只要任行敢出现给陈岱林报信,我就当场将他擒住!

      这ඕ一次,他休想逃!”

      ……

      “什么?你说任行住的那个草屋已经被人毁了?!”

      陈岱垃林听到翟永光汇报的消息后,心中顿时一紧。

      鲫 뮶“是!今早上ؠ卑职按照世子您说的恕地点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刺客任行,就见到那座草屋已毁。”뭄

      翟永光沉声回道。

      到了这个地步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言而喻,陈岱林的猜测没有错,刺杀案还没有駤真正结束,背后仍旧有只不为人知的大手在操控着!

      陈岱林沉默,他想起那个救了他一命的蒙面男子,拳头悄然握紧了几分。

      他相信对方的隐藏本事,知道对方没那么容易遭遇不꯶测,毕竟这个只愿意굾说两字的蒙面男子古怪得很,连他也看不透。

      但若对方真的遭遇不测……陈岱林想起他那天在草屋外大声跟任行说的话,心中一片平静。

      我陈岱林的命,是你救的,谁瞏若敢动了你的命,哪我℟定亲手要了他的命!

      “世子殿下,眼下您䥆看?”

      翟永光看得出来陈岱林眉宇间的暴躁担忧,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眼下还윦是後得继肕续寻找任行的下落,最好再多叫几个手下帮你,因为我很害怕。”

      “是!”翟永光没问世子殿下在害怕什么橝,他知道对方的意思,同时让他更了芶解㵴了这位年轻世子的为人。

      “晋王后继有人啊。”翟永光第一次在心里갳给陈岱林如此高的评价,之前那些马屁都是他口头习惯了的,做不得真。

      ᄊ“等等!”

      陈岱偝林突然在背后叫住翟永光,对方愣了会后回过头来。

      “翟大人你也要小心些。”

      翟永ว光最终还是没跟上次一样,浑不在意,他神쎪色认真道:“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