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丝袜美足

      书院外,正在睡梦中的江梦洛突觉一阵心悸,猛然惊醒过来,朝书院的方向望去,眼中透出一丝惊惧,“这是什么力量?比九境强者还要恐怖……”楓

      鏥 “不好弚,霍郎!”

      她抓过床头的秋水剑,一个闪身蹿出了屋外,一个起뫸落间,已经翻墙进了书院。

       刚一进书院,她就感觉身子一沉,空气中,仿佛多了一层无形的束缚,竟让她的罡元都有些运转不畅。

      定然是书院的禁制。

      江梦洛更觉忧心,知道书院必然是出了极为可怕的敌人。

      如今,书院的所有大儒ḻ都有伤在身,恐怕无法护得书院中人的周全。

      她以最快的速度,朝陈牧所住的屋子赶去ᾧ。 

      接着,一个粗豪的声音传来,“院长,钟飞扬前来助你。”随髣后,滓就是一道冲天的刀意。

      江梦洛心中一喜,⍛竟是沧溟刀来了。

      沧溟刀钟䪌飞扬,行走江湖十几年,行侠仗义,侠名远扬,实力也是深不可测。有㙮他相助,应该能挡住来犯之敌。

      不一会,江梦洛就来到陈牧屋外,心中却是一惊,滓里面竟然没人ꍞ。

      他去哪了?

      …………

      书院内的情况,牵动着许多人的心。但㌞是领栢域笼罩之下,外人无法知道里面发生的事。能亲眼目睹文ᥖ庙前一仗的,只有廖廖数人。

      赵知愚要维Ⰺ持领域,无法出手。

       ѵ 潜伏在虚空中的阴神依旧受到儒家法术的影响,思维一片混乱。

      还有就是苗二娘,她是唯一行动自由的人,守在赵知愚身旁,保持警戒。她仅有쏕第八境,贸然出手,只会拖累了钟飞扬。

      苗二娘死死地盯着场中的战ᝥ斗。

      眨眼间,钟飞扬和蛮族大巫师已经过了三招,两道人影一触即分。

      좻 钟飞扬身体不断倒退,将手中的长刀插入地面,才止住后退之势,⫒左퇞边肩膀处,有五个血洞,已然受了伤。

      獯尀他痛得呲牙咧嘴,惊叹道,“厉害,阁下被镇压了五百年⌮,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光凭肉身之力,我都不是你的对手。”

      蛮族大巫师干瘪的五根手指﨤上沾着傻血迹,飞快渗入进去,干瘪虷的皮肤仿佛受到滋润,竟然似乎生长出了一些血肉。

      “九……뷂境……”

      蛮族大巫师嘴巴张了两下,发出金属摩擦般的声音,语气有些不屑。뻥只见他一伸手,文庙之内,晕倒在地的那名大儒自动飞起,落在他的手中。

      “住手——”

      钟飞扬脸色大变,顾不得身上伤势,再次▒出手。

      两人又战作一团。

      砰!

      片刻后,钟飞扬再次倒飞而出,一直ꊯ撞到外面的围墙,才停下来。这一次,他脸上有几道抓痕。

      ᥏鹡 刚才,蛮族大巫师差一点就抓爆他的脑袋,他险之又险地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噗⮄——

      阢 钟飞扬长刀拄刀,吐了一口血,气息有些紊乱,勉强站稳。

      对面的⹙蛮族大巫师五根手指插入那名大儒的胸口,只听得咕嘟咕嘟声响,他干枯的身体,肉眼可见地鼓胀起来。

      他正在用一种邪法,吸取这名大儒的血肉精华。

      原本昏迷的大儒遭受到巨大的痛苦,终是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很快E明白过騶来发生㋪了什么事。震怒之下,眼中闪过一丝绝决,嘴鸾巴张开,道,“朝闻道,夕死可矣!”

      嗡——

      孌 顿时,他的身上爆发出强大无比韧的气息,不断攀升,到了第八境,乃至第九境。

      “师弟——”

      赵知愚眼中透出痛苦之色。

      这是ﰀ儒家大儒最后的拼命手段,能让自身的境界突破一到两͋个境界,一旦使用,必死无疑。

      这一刻,那位大儒拥有了九境文宗的力量,他张开嘴巴,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

      顿时,蛮族大巫师的身体再次干瘪了下去,刚才所吸取的血肉精华,尽数被吸了回去。甚至反过来吸取他最后的灵魂之火。

      “哼!”

      輇他冷哼一声,便切断了跟⣇那名大儒的联系。

      扑通一声,那樻名大儒倒下了,目光黯淡了下去,已经没了气息。他以题生命为代价,也无法伤멬及蛮族エ大巫师分毫。

      “该死!”

      钟飞扬看见那名大儒死去,挺顿듛时怒发冲冠,身上的气势再次攀升,第三次举刀向蛮族大巫师攻去。

      砰!

      这一次,倒得ᅨ更快,人飞出了十几ᗙ米ꢟ外,挣扎着站௺起手,一只手软绵绵的,显然骨头已经断了。

      哈 “侠,义,之,道?”

      蛮族大巫师眼中的红光一闪,已经看破철了钟飞扬的底细。џ语气带着些许讥讽。

      所谓的侠义之道,就是一群为了别人㤿拼깳命的傻子。

      就在这时䳄,他只剩下两个孔洞的鼻子动了一下,眼中红光大₾盛,“天……凤?䒳”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

      他竟然闻픨到了妖族皇族之一的天凤一族的气息,对于他来说,矉妖族是大补之物,更何况是皇族之一的天凤一族꧈。

      人类的血肉精华,效果差得远了。

      紸真是天助我也。

      大巫师立时扔下这些人,飞身朝天凤的位置赶去。

      他突然离去,让在场的ᅝ几个人脸色都是一变。

      “追。”

      沧溟刀知道此人一旦脱困,对于整个书院,甚至整个大魏京城,都将是一场浩趴劫。。

      若是他恢复过来,哪쭿怕是九境巅峰,恐怕也不是他一ࠖ招之敌。他一人之力,便足以将大魏都城夷平……

      到时,整个神州都有可能沦陷于蛮族的铁蹄ﶤ之下。

      …………

      꿳 就在蛮族大巫师脱困之时,天凤族的小公主谢玉就惊醒过来,她칞发现,一个比陈牧还要恐怖的存在,出现在了书院中。

      来自灵魂的恐惧,让她躲在Ʉ被窝中,身体不停鸼发着抖。

      突然,谢玉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摄住,更是惊得魂飞天外,转眼间,脖子一紧,已经被一个罩在黑ꄈ袍下的骷髅ꛪ头给掐住了。

      “嘎——嘎——”

      骷髅头眼窝中有两点慑人的红芒,嘴巴一张一合,发出难听至极的笑声。

      檁谢玉一؞看之下,差点吓晕过去。

      “咦?”

      突然,⹳蛮族大巫师注意到外面有一个女人,身上的气息,竟隐隐有一种熟悉感。眼中的红芒缩成了针状,一字一句地说道,“红——䁌尘——宗——”语气中,带着赤Ṩ|裸裸的杀意。

      屋外的女人,正是江梦洛。她看到一道黑影从天而降,随后,大门被撞飞,屋内,竟是一具干尸䶕,掐魘着那个新来的杂役的脖子。

      随后,那个干尸模样的人朝她望ᣆ了过来,凛冽的杀意笼罩过来,压得她几乎无法喘过气来。身体一蚑轻,不由自主地朝对方飞了过去。

      江梦洛大惊之下,体内的罡元尽数爆发开来,脖子已经被掐住,一股橣诡异之极䂣的力量侵入,体内的罡元几乎被震散。

      “住手!”

      滶 这旓时,钟飞扬赶到了,单手擎刀,气势再度攀升。这一刀,是他毕生修为之所系,有生以来,劈出的最强一刀。

      侠义之道,信念越坚定,发挥的战斗力就越强,可谓是遇强愈强。

      他受的伤一次比一次重,挥出的刀,威力却一次比一次强。

      这一刀,时机也媛妙到巅峰,蛮族大巫师俁分心的一刹뻬,㓾刀意已经快要及体了葡。

      땘谁知,大巫师眼中的红芒爆闪,钟飞扬的如遭重创,再度倒飞而出。

      他单膝跪地,用刀支撑着身体,只见右胸塌下렡去一块,嘴里不断吐出血块。挣扎了几下,再无力站起。

      太强了,强得令人绝望。

      这就是陆地神仙的实力吗?

      就算油尽灯枯,也能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天下间,还有谁能阻止他?푧

      …………

      “红,尘,宗!天,凤!”

      大巫师看看픃江梦洛,又看看谢玉,眼中的红芒跳动着,最后,停在了谢玉的身上,红芒中透露出;贪婪之色。

      谢玉意识到了什么,吓得魂飞魄散,哭喊尖叫,“主人,救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