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咚!咚!咚!”

      “布莱恩,起来䭾了⣵吗?”

      䋲 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处于半梦半醒的之间的布莱恩,被门口的敲门声和呼唤声所唤醒。

      計 “稍等!”

      他起身看了时间,已经快七点钟了,轻声回应탩了一下后,随后拿起了挂在旁边的一件宽松的休闲﫦服往身上穿,随后走到门口煮,将房门缓缓銟的打开。

      映入眼쪕帘的,是一位面容姣好的少女,长及腰的金发散落在땛脑后,身上的白大褂向两侧敞歀开,凸显出里面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看着屋里头布莱恩的身影,她眼中顿时盈满了欣喜之色ϟ,一个飞扑,就跳到了布莱恩的身上,如八怕爪鱼근般抱住了他,双腿环到他的腰,对准他崟的唇畔就䘎吻了上去。

      伸手下意识鰧扶住对方的臀部,布莱恩表情略显无奈,可对于对方的主动,他还是给予热烈的回应。

      良久之后,他才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将她放了放了下来,说道:“行了,我等下还要出任务呢!”

      听了他这话,金发少女明显是非常的不满,抿紧嘴唇,两腮鼓起,表现出一脸生气状,说道:“你任务回来怎么都不去看我,如果不是我今天来找你,你是不是都把我忘了!”

      “说什么呢뜷,我这两天都在处理事情ↅ,本来是打算处理完就去看你去,没想到ភ昨天又接到通知,加上你在考实习医生证,就想着等这次完成任务在去看你的。”

      说着,布莱恩的目光在金发少女的身上打量一阵맓,最后停犱留在了她胸前的名牌之上,只见上面写着:实习医ﰙ生——莎拉。

      这不由得让他挑䶴了挑眉,嘴角微微勾起,ㆯ轻笑道㷡:“不过好像是我想的有点多了,没想到你已经考上实习医生了。”

      “切,你上次出去那么久,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翻了个白眼,莎拉对于布莱恩知道他当上实࿜习医生后的反应,感到十分的不满,小嘴不由的噘了起来,说道:

      “不过要我说,隔离区政府现在也越来越不行了,你那个时候带回来那务么重要的物资ᄀ,他们居然才让把你晋롇升到中士,当一个小队长,他们也太...”

      “噤声!”

      见莎拉㔡如此口无遮拦,布莱恩脸色顿时一变,连忙低声呵斥,随后紧张的朝着外面过道两侧张望。

      他还清晰的记得,之前也是有一个士兵因汇为口无遮拦,抱怨춁军方腐败,抱怨政府剥削,而被革去了军籍,派遣去工厂当劳工。

      好在现在士兵宿舍楼内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前往自己的岗位,这层楼里面,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还在。

      在听到布莱恩的呵斥之后,莎拉显然也意识븕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嘴꩕,脸上浮现起来一丝懊恼之色㏏。

      酅“没事,现在这个点其他人都已经出去了,你啊,下次说话注意点!”见到四周无人,布莱恩缓缓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敲了莎拉的脑门,让出了一条道,说道:“进来说吧,我刚好也收拾一下东西。”

      “哦,好!”

      两人走进房间内,布莱恩顺手将房门给关上,走回卧室内拿出一个背包,塞入一些必备的用品,说道:“你既然当了实习医生,怎么不去医院报到吗?”

      闤 “我昨天才获得的资格,还需要Ę等医院那边的通知才行,不过我听说不过自从抵抗军出现后,医院଀受伤的士兵就在不停的增加,医院뚀那边好像很缺人手,估计要不ԁ了两天就会叫我过去了”

      慢慢的布莱恩房间里踱步,莎拉打量着这间不大的語房间,嘴里回答着话。

      她顺手将客厅上一个垂挂的细线向䠍下拉,隐藏在Ḛ上面的一卷图纸立时就落了下来,一张无比详细的隔离区的地图,就出现在她了的眼前。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花了好几年绘制这张隔离区地图,是有什么用吗?”莎拉手指着隔离区地图,转过头朝着从房间内走出来布莱恩问道。

      听到莎拉的询问,布莱恩的脚步微顿,看着那张地图,眼中眸光闪动,意味不明的说道:“谁知道呢ᕳ,总会有ਐ用到的时候。”

      随后走上前,将地图重新拉了回去,牵着莎拉的手,将她按坐在一个位置上,手中不知何时多数了一个皮筋,拢起她披散的金发,熟练的给她扎了个马尾。

      “跟你说了多少遍,你这头发该剪就剪녲了,渰剪短一点最好,你这在隔离区里面还好,要是到了外面,留这么长头发就是一个致命弱点。”

      一听布莱恩又和她提剪头发的事,莎拉脑门就是一疼,连忙⁽出声说道:“算了吧,头发剪短实在ᮽ是太丑了,等以后我出去外面了在说吧。”

      见她丝毫没有听进去的样子,布莱恩只得无奈的摇了ᗀ摇头,说道:“时间不早了,我要멃出发了,一起走吗?”䬢

      “当然我今天可是专岪程来送你的!”

      夏日。

      皬烈阳高悬于⦋天空,炙烤着大地,温度逐渐攀升,空气中弥漫的热浪,闷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士兵宿舍楼位于隔离区军事基地内的最右侧,离门口有一段不糟小的距离,两人行走在基地中,不停的和相熟的士兵打招呼,直奔大门口的方向。

      路途中,⹏布莱恩想到了其他人,✜偏过头对着身边胨的莎拉说道:“出去这么久,这两天又被杂事缠身,很久没去看其他人了,྾他们现在怎么样了?ᵘ”

      “혇呵呵,我还͉以为你不问了呢!”

      놧挽住布莱恩的胳膊,莎拉忍不住吐槽了一声,略微沉思了一会,一项一项的说道:

      “阿米尔那个家伙还是一样,一直在A区巡逻队,不ᮼ过最近他的上级好像想要提拔他,说不흖定也能混个小队长当当呢!”

      “迪克怯被一个教授说什么天赋高,被带着学习了植物学专业,和他那个教授一起去了B区的种植工厂,做了什么顾问专员,整天就是埋在里面,不到假日都见不到人。”

      “还有露露不是学了什么设备械维修来낙着的吗,现在到了E区릁的发电站里工作,每天都팁是脏兮兮,头发也剪短了,跟个假小子一样,她不清理干净,走近了我都不一定䉄认识她了。”

      轈“露西和达芙妮没什么变化,每天还是到工厂上班,不过有我们补贴一点东西,生活也还过的不错。”

      说到这里꘺,莎拉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噗嗤一笑,拉了拉拽了拽布莱恩的胳膊,说道:“现在学校里就只有艾伦一个人,你是不知道,我上次去学校,他抱怨一个人在里面实在是太无聊了,结果你猜他做了什么?”

      看到莎拉笑的乐不可支,布莱恩挑了挑眉,顿时也来了兴趣,问道:“他怎么了?”

      “他闲的实在无聊,就主动去找那些不良团体的麻烦,见一个揍一个,后来人家都被他打怕了,他还不放过别人,弄得所有人见到他就躲,都说他是学校一霸,他现在还在为得到这个称号而沾沾自喜呢!”

      “这家伙...”

      ⥗听到艾伦居然干出这种蠢事,布莱錮恩嘴角抽了抽,暗道到底还只是十五岁的孩子,即便经历有许多的事情,也免不了病些中二。

      “那安娜和马琳ᒐ她们呢。”

      “嗯..屜.”

      听到布莱恩问起安娜和马琳,莎拉轻声沉吟了一会,歪了歪头说道:“说来也有点奇怪,之前我一구直鈭在医院学习,冫没有时间'去看他们,可我只要闲擭下来了,就经常会去他们那里坐坐,可他们明明就是在那里工作的,每次我都要等半天才能见到他们其中一个人,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

      “哦...쎄是吗?”

      从莎拉嘴里听到了两人动向,布莱恩微微眯起了双眼,直线着前方,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开口说道:“等我这ྖ次回来,再去他们那里坐坐吧..୑.”

      说着话,他们已经来到了军事基地的大门口,门뀃口驻守的两名士兵看着他们到来,立刻就行了个军礼。

      布莱恩和莎拉从口袋中拿出相关证件,交给ﱲ其中一鲙名士兵,那名士兵确认了身份之后,递还回去,转过身用力栅栏门给推开,示意两人两人可以过去。

      隔离区内的街道与五年前相差不大,除了墙壁上潮湿的地方长出了许多青苔,街道上闲逛的人也쒘多了起来。

      随着隔离区政府不断的颁布政策,压迫着最底层的居民,补给站发放的物资越来越慢,现在隔离区内已经有一部分人不愿意再去工厂内进行劳作。

      ꬡ在布莱恩看来,这些人锞就是既不愿意加入反抗军平白无闚故丢了性命,又不愿意再去工厂内,被隔离区政府剥削,所以才会鏽用这种不痛不痒的方向,来表现自己的决心。

      看吧,等到这他们看着自己뵀手里的食物越来越少,这些人自然会乖乖的回到工厂里面劳作。

      “剥削压迫是不对的!严惩隔离区贪腐人员!”

      “暴力执法是错误的!”

      巴“....”

      就在布莱恩带着䫎莎拉离开军事基地没多久的时候,突然在前方听到一阵嘈杂的吵闹声,随后就见到无数了高举着牌子,嘴里喊着口号的人,出现在前方街道上,堵住퇒了他们的去路。

      看着眼前的被抗议人员占据的街道,两人相视㥑一眼,具是无奈的苦笑一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