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道具play大尺度文

      呼延吉手持点⑶钢槊在‘天罡阵’中左突右闯多次尝试破阵失败,毛躁的他逐渐变得急躁起来。

      再次莽撞冲阵失败后背萴漏出破绽,伺机多时的罗平瞬间出现挥刀砍去,其余官差也趁机三面包夹㍉纠缠住少年,使他分身乏术无法招架也无处躲闪。

      罟 这一刀快如闪电!ퟶ

      蕴含强劲力道的唐刀划出呼啸的刀风!

      眼看陷入危境呼延吉就ꑏ要遭受重创,空中飞下一个青瓷︅茶碗击中刀身,茶碗瞬鶹间碎落一地,砍向少年腰间的唐刀偏离一侧朝着纠缠惚住他的官差面门而去!

      ễ 蓄势而发的招式罗平来不及收招急忙大声提醒:“刘四,快闪开!”

      这一声呼喊声若惊雷,封住少年右侧退路的刘四猛然听到罗平的提醒,下意识的纵身后跳让出Ⳍ了身隖位。堪堪躲过这一刀的刘四察觉头顶一凉,差帽裂为两截掉幱落在地,看着地上的裂开的差帽惊ᕥ出一身冷汗。

      “朝廷的走狗就只会以多欺少吗?这么多人蜥围睔攻一个少年还出手偷袭,实在是一群大唐败类。”天핻空传来清ꡃ冷的女音,䃕一个娇킕小身影从天而降,手中挥舞泛着流光绝非凡品的长剑帮着呼延吉抵挡后背的官差。

      来Ⲃ人剑法飘逸妅灵动,巧쨽步腾挪间就打倒官差破除了围困住呼延吉的‘天罡阵’,破完阵长뚅剑挽了个漂亮剑花收入鞘中,看见呼延吉还不趁机逃跑反而还要朝着其余官差动手,“傻子,还不快逃,再和这群败类纠缠玄甲卫就要赶来了,到时候神仙都难救你了。”说完身形一闪跳进旁边的小巷。

       呼延ㄣ吉闻言神情一顿,手中点钢槊变푤刺为扫,ꄖ荡开官差纵身一跃跳进了小巷里。罗平等人追至小巷内,濕就看见两㕎人几个纵跳身影腳就消失在茫茫楼宇螺中,咒骂两句转身回到场中相搀扶起受伤的赽弟兄回到京兆尹禀报这次事件。

      罗平等人回到衙门如何添油加醋汇报刚才的事情,脸申请发布通缉令追捕二人暂且不表,身为始作俑撁者现䱻在跟在๜施以援手帮㩆自己解围的女子身后。

      ꚨ 젷呼延吉两人施宜展轻功逃窜了两条街道发觉官差没有追来,便不再飞檐走壁的消耗内力,停下轻功从㵼一条小巷┃淡然走出混入了茫茫过往人群中。

      此时恢复冷静的呼延吉才发现帮忙解围팠的女鋽子身高矮了自己半头,显然年龄不大的样子,只是头戴斗笠墨色面㼏纱遮挡住了真实的容貌看不真切,倒是穿着一身藏䶦青色的武服除了手中长剑并没有穿戴其它饰品显得简洁干练。

      “谢谢妳出뚇手解围,我叫呼ͻ延吉,ド你叫什么名字?”呼延吉朝前方徐步缓∭行的少女感谢道,㡻好奇的打量着对方。

      岡 “哼!”独来独往惯了的少女冷哼一声没有言语,脚下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虱呼延吉看到对方冷淡的态度,毫不在意也加快了步伐紧紧跟在身后,再次说道:“妳帮了我,娘亲教导要知恩뺄图报,붼妳走这么快是有急事赶着去哪吗?”眼睛梪直盯盯的看着对方随着走动飘扬的面纱,似乎想要透过遮拦看清真实面容。

      “又笨又无礼傻子一样,干娘说过不让我和傻子玩,你重快走开别跟着我。”⭆少女嫌弃的说道,脚下步伐更加快了。੤

      鬦惨遭嫌痵弃的呼延吉不明所以的挠挠头,跟上前去颇为不服气的盯着面纱辩䩠解道:“妳怎么骂人呢!娘亲经常夸我聪慧伶俐,哪里像傻子?”

      面对ꤡ纠缠的少年罒,停住먕脚步少女声音清冷道ᢀ:“跟屁虫,唒什么都是你娘说,那你娘有没有教过你非礼勿视?”

      罩少女疾走的身形ക猛然停住,大步追赶的呼延吉身体趔趄一下差点撞敒到前方的路人䊻硬生生쉲停下了脚步,脸庞微微窘迫傻笑着把视线从对方面纱移开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好奇绝无冒犯的意思,毕竟妳有恩于我。”╘

      ƨ 릇 少年注视的目光从脸庞移开,少女神情冷淡说道:“别自作ࣸ多情,我只是看不惯那群人的作风才出手的,大家萍水相逢就此别过,不要再跟着䫮来烦我了。”

      呼延吉最近都是一个人闷头赶路,一路上说话的人都不到早就憋坏了,如今难得遇到可以说话的人,虽然对方十分冷淡还辱骂嫌弃自己,不过看在刚才出手替自己解围的份上就ဩ不计较。

      初来长安两眼ꇟ一抹黑,对方刚才带着自己逃৭跑时表现出对这里的熟悉,不如就跟着她了解下情况再做打算턈。想到这里心中打定主意,发挥出以前纠缠娘亲时锻炼出的死皮赖脸功夫再次跟ꀇ在少女身旁笑ᑾ着说道:“相逢即是有缘,我们在这么大的长安ၐ城不仅遇到了还一起经历了患难,这是天大᮰的缘分怎么能是萍水相逢呢。我初来长安,人生地不熟就先跟着妳混了。”

      先行的少女看到又跟来的呼延吉,听到頖他无赖的言语后悔刚才替他出手解围了。冰冷的俏脸寒霜更甚偏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对方,看着对方毫无反应面带笑容的回望过来,才醒悟过来斗笠的面纱遮挡住了脸庞,对方根섈本看不到自己的픚表情。恼怒的转回头朝着人⦕群最多的地方走去,身形腾挪转移想要用轻功利用过往人流摆脱对方。

      拥有栄八街◔九巷占据长安城一角的西市人潮如海,川流不餡息的人群中混杂这大鼺量外邦学者商旅教士,慕名痱而来的他们感叹于大唐的繁荣麺昌盛。尤其是看到两个年纪轻轻的人能在拥挤人群中身形飘逸穿梭自如,䃜时不时飞檐走壁的上蹦下跳越过汹涌的人墙潇㊲洒离去,显然这两人展㬙现出来的就是称之为‘轻功’的东西,大开眼界的他们纷纷感叹着这个神奇伟大的东方帝国。

      日上三竿,少女再一次甩脱跟屁虫失败,想起逃离官差追捕时对方一直能紧跟着自己醒悟到两人的轻功不分伯仲,心中明白过来放弃了用轻功甩掉他的尝试,停下身来恢复了缓步慢行,任由少年跟着了。抬头看了眼天色,跑了半天内力耗损太大,走进了一家酒楼准备䌤吃点东西恢复体力。

      紧随其后的呼延吉来到酒楼门口,抬头看了眼牌匾‘蓽鸿福楼’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摸了摸咕咕直叫的肚皮,抬腿迈进了酒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