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第一次4p过程故事

      “蔡侯纸?蔡伦所制,쬛只是失去了制法!”张任有点遗憾,但这东西对自己并ც不难,毕竟方向总是有的,主ⵢ要花时间的问题,芷这东西自己塖也想制造出来。

      顢“我相信葛五,蔡侯纸的制法,我有,你敢制作吗?”徐平问张任,眼睛盯着张任。

      “不是不敢,而是未到时候,当年蔡侯造出纸之后,立刻就服毒自杀了,这算是大汉史上唯一一个死的这么快的九卿吧!这明显是动了很多人的奶酪,现在谁制作谁就是找死,但未来未必不可!”

      ⤂“不敢就슓算了!我走了,葛五隷也看错了你!”

      “你能看出我是谁?”张任韒好奇道。

      “他偷偷告诉我你有张軞人皮面具,你的谈吐⪳明显不是一个手下人!”

      “呵呵!”쭊张任揭ᘅ开面廉具露出本来模样包,可惜不ࢃ是杨大帅哥,揭开面具可以误人家终身。这᯿小妮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还是挺厉害的,从自己谈吐上就知道自己的伪装㕑。

      “还行,并不帅气,一般般吧!被葛五驍夸得好像此人只应天上ἄ有似的!”徐平心里一丝丝深深的遗憾。

      “好了陧,我们说点正事!”张任将人皮面具又戴上了,继续说道:“我有个想法,这可以写的纸可以不做,可以安䬦排人做草纸!级”

      “草纸?什么东西!”

      “就是降一个档次,主要用于大便后擦屁股,你不觉得用竹片擦……呃,刮屁股很难受么,还刮不干净?”张任实际上想造纸主要就是先将屁股擦干净,不然太难受了㥐。

      徐平谈这᝚事,脸都红透了!

      춠 “你脸都红ﴰ透了,像迼个姑娘,你是姑娘的话,我就收你做ᅷ妹妹吧!”

      “做妹࣓妹,徱你在想什么呢!”絁徐平뚓很是生气,她可是知道的갹,外面那些浮夸子弟到处认妹妹,♴还有认姐姐,呵呵,百思不得兄嘛,百ꀀ思得骑姐!人家早就퉫想骑姐了!

      祃 쮳 “᭷你在想什么呢?我最讨厌天天嘴上叫姐姐、妹妹,却整ᱳ天想把姐姐妹妹剥光扔上床去的货,跟搞亲妹妹亲姐ꁈ姐没啥区别!”

      “你……”徐平给气惨了,哪有人第一次见ǀ面说的那么直接的,볯这小子真粗俗,真低俗!

      “你想啊,搞出草纸先,没人动的话,一旦天下人都놙习惯用草纸걝,还有人能阻止蔡侯纸的产生么?到时候只需要忽悠一帮商人将草纸优化做成纸,就行了䪮,这叫曲线救国!”

      “也是啊,㪕我怎么没想到呢!”徐平眼睛一亮。徐平眼睛一亮,这小子好ᨙ贼,只要无人阻止草纸的普及,那么这进程是无法逆转的,毕竟当天下人都喜欢用草纸的话,还有谁能䅝逼迫所有人用竹片刮屁股?

      曙 “这事啊,你别参活,说不准姈会惹杀身之祸的,樼你把这交给我,我让人去干,所得利润,你我ຫ对半怎么样?”

      “利郥润就算了,我㾱只希望这纸造福百姓,不过,你不怕有杀身之祸?”

      “呵呵,你不是找娈我就是젬造纸造福于民❮?放心咤好了,我还不想死,不过,造纸可是很污染环境䇫的!对了,要不进川红花芬,好好学쏔习一下,先做个掌柜咋样,以后再想想做什䍶么!嗯,你为什么会有蔡侯纸的造法呢?槾”

      회“蔡侯是我曾曾外祖父,当年蔡侯籜入宫탃前就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蔡侯死的时候,世家都不知道蔡侯有后,ᙫ蔡侯将造纸术交给的是自픬己뇖女儿,而不是儿子!”

      “蔡侯也挺坏的,这样自己儿子不会背负这么大责쬶任,而且可以延续后代,不뉱会断蔡家香火,却将责풪任给了女儿!”卜

      “是啊,之前䶝徐家几代人都没想明白,直到葛五将真相慷告诉我ꭋ!”

      鞃 “我师兄葛五也算天赋极佳,ﶖ在山野之中却能看透此时,不容易啊!” 㫦

      “呵呵,你们䁈师兄弟两롈相互捧吧!葛五说,我师弟天赋纵横,十岁不到,看事入木三分。”

      f “那䓽当然,不互相捧,等别人捧不是太籟晚了?”张任嘴巴撇了撇,理所当然一般。

      徐平顿时无语,这对师兄弟两也是奇葩的一对。

      꺢 “嗯,右边的房子看到没,六号房间,你先住这吧!”张任想了想,“諫算了,走吧!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住着跟菲儿有个照应!”

      徐⭿平听懞完,脸一红,什么叫有个照应,还是跟一个叫菲儿的,那明显是小姑娘的名字嘛!很明显这家伙发现了?

      튗 张任跟两边边的都打过了招呼,然后离开这个院子,回到了川红花芬小院子,当然回到小졒院子前,张任揭开了自己的人皮面具。

      “菲儿,这是徐平,你安排她我们这院子吧!城南那个小院,你安排人照顾膐好一些,还有,把零零六叫到这个院子里,我在大堂等她,我想俢见见她!”

      “呃,我뭭原来的名字叫徐艳萍……”徐平说出自舥己真实的名字。

      张任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憷,毕竟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装作男₥孩,使用男人的名字很正常,这说明徐家没次落了,菲儿看了一眼这个姑娘,难怪长得那么好킊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