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美女班长日出水了

      放下了思想包袱,小方同学先去将碎布片捡起。

      还行,味道不大。

      随手帮了帮,将其困在胯下,总算是有了个遮挡,没有那么别扭了。

      恢 然后,他才走向池塘边,帮着小猴蜇子,将快要脱手的鱼儿给擒了下来。

      随爪将鱼儿摔死,小猴子献宝似的将鱼儿举起,递向小方同学。

      “给我?”小方同学微微一愣。

      点点头,小猴子目中满是兴奋之色:ᶻ

      “吱吱吱(这鱼儿鲜美的很,能量也足的很,快吃吧!)”

      面显苦笑之色,小方同学笑着摇摇头:

      א

      “你吃吧,我,我不太适应吃生的,刚刚那个桃子挺管饱的,这会儿还不饿呢!”

      目露疑惑,小猴子单爪攥着鱼儿,另一쟃只爪子挠了挠头:

      “吱吱吱(生的?什么意思啊?)”

      “吱吱吱(这个很难得的,一次月圆才能吃一回呢!快吃吧!)”

      “一个月才能吃一回?”微微一愣,夏明有些疑惑。

      点点头,小猴픙子瞪着水汪汪的小眼睛,继续道:

      “吱吱吱……(这里有阵幕,只有月圆那日的白天,阵法才乤会衰落一次,才能进的来,难得吃一次的呢!)”

      眉头一挑,小方同集学仿佛抓到了什么重要信息,赶忙一连串的追问:

      “你是从山谷外进来的?”

      “外边是什么样子?”

      “你见过我这样的人吗?”

      “不,是我这个样子的生物ᘸ,你见过吗?”

      ዊ 被问蒙了,小猴子顿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螺挠头道:

      “吱吱櫝吱……(我是从外边进来的呀,一个月才能进来一回呢!)”

      “吱吱吱……(外边䠞没什么样子呀,也是山、水、树,对了,还有虎老大패,熊老二,他们可坏了,总是欺负我呢!你出去帮我揍他们吧,咱们两个应该可以打过他┗们一个的!)”

      抚摸着额头,小方同学被小猴子跳跃的思维给打败了,赶忙划重点:

      “先不管老大、老二,你见过我这个样子的生物吗?”

      话到这里,他指了指自己,比划了一下。

      皱了皱眉,小猴子仿佛不太理解,挠头道:“吱吱吱…煀…(什么是生物呀)?”

      “偶买糕的!”无奈欚苦笑,小方同学郁闷的想要吐血,只得再次改换了问题:

      “就是跟我长得差不多的,你见过吗?”

      眼睛一亮,小猴子连连点头。

      心中大喜,小方同学赶忙道:“在哪里,在哪里见过,快带我去找他们!”

      目中露出疑惑之色,小猴子皱眉道:

      “吱吱吱……(找얜?不用找啊,我就在这里呀)!”

      “噗通”

      됡栽倒在地,小方同学彻底被小猴抆子的审美观给打败了:

      原来,在小猴子的眼中,自己跟它长得一个样呢! ⌄

      “吱吱吱……”

      瞣再次叫唤起来,小猴子轻轻戳了戳小方同学的胳膊,示意他赶紧吃鱼:死了的鱼,能量ԙ就会开始流失了!

      无力的摇了摇头,小方同学歪过头,看着一脸“真诚”的小猴子,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勉强道:

      “你吃吧,哥不吃生的!谢谢了!”

      锲而不舍,小猴子继续戳他,催促道:“吱吱吱……(快吃吧,吃了长力气,咱们一起去揍虎老大他们!)”

      无奈的看了看小猴子,哪眼神,贼执着!

      摇头苦笑,他翻身坐了起来,匆匆来到古树旁,随便掰了两根枯枝,稍稍在巨石上蹭了蹭,然后有抓了些枯草,这才回到了水池边。

      뇜冲着小猴子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树枝,他咧嘴一笑:

      “看好了,哥给你表演一下“钻木取火”!”

      说完,他也不管小猴子懵逼的表情,ꑩ立刻开始操作。

      可惜,钻木取火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䝑难了。

      他接连弄断了好几截树枝,也没能在枯枝上弄出眼儿来。

      “吱吱吱……(你在干什么呀)?”

      莫名其妙,小猴子凑到跟前疑惑道。

      无奈的放下树枝,小方同学⟐苦笑道:“钻木取火懂吗㇅?”

      ᚎ小猴子摇摇头。

      “火知道吗?那种呼呼的,热,烫,㡺就是能把毛都给烤弯曲了的那种东西!”

      一边说,小方同学一边比划。

      点点头,小猴子面显惊恐之色,双手比划起来:

      “吱吱吱……(知道,知道,天上打雷,劈在树上,树就着火了,烧了一大片呢!好可怕!)”

      眉头一挑,小方同学没想到小猴子还真的知道,点头回应:

      “不错,那叫雷火,也是一种生火的方法!”

      跟着,他얼看向天空,苦笑道:

      “不过,这天其晴朗的很,怕是不会有雷的,再说了,就算是有雷,也未必能劈到这里来的!”

      “吱吱吱……(雷,我有啊!)”声音提高了几分,小猴子兴奋道。

      놱 “啥,你有?!”长大了嘴巴,小方同学以为自己听错了。

      点点头,小猴子从地上捡起一截枯枝,郑重的端在自己面前,表情十分的严肃。

      被小猴子这阵势给弄懵了,小方同学呆呆的看着对方。

      不过,等了快一分钟了,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仅仅是小猴子的脸,越憋越红。

      疑惑的皱了皱眉,小方同学怀疑小猴子是不是没弄懂“雷”的意思,刚要张口提醒,却是愣在了当地。

      “刺啦!”

      一道刺目的光华,从小猴子目中传出,正好命中了树枝。

      “嘭!”

      一声闷响,雷电着力处,两尺长,成人臂粗的树枝,直接被炸碎了近半;

      剩下的部分,也是一片焦黑,隐隐有青烟冒出,还有一撮小火苗试,忽闪忽闪的。

      ✙“艹,真成精了?!猴精?!”

      爆了粗口,小方同学目瞪口呆!

      “嘭!”

      ᇩ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猴子大口喘息,目中满是疲惫之色,显然是累得不轻。

      喘息了几口,它才抬头看向小方同学,目中满藤是得意之色:

      “吱吱吱……(雷,雷来了,着,着火了!)”

      “呃?对,对!”这才回过神来,小方同学赶紧从旁边捡起几把枯草,小心的又凑到小火苗上。

      很快,枯草被引燃了,他又将比较细的几根枯枝掰断,凑在火焰上,然后是比较粗的,最后是略微有些湿的,一个小火堆便成了!

      微微松了一口气,小方同学看了看还在喘息的ⶃ小猴子,心中愈发确定了几分:

      地球上从未听说过猴子能从眼睛里边放出雷电,自己怕是真的穿越了,还是肉身直接穿的!

      不再抱有侥幸心里,他狠狠吸了一口气,准备认真的应对接下来的生活了!

      最现实的就是眼前的烤鱼,算是对自己生存能力的一种考验吧!

      心中庆幸,他经常跟着父母野外烧烤,知道这鱼儿该如何处理。

      非没有刀,他就用树枝将鱼肚子剖开,将内脏清理干净,凑在水池中,涮了涮;

      然后,再用树枝将鱼从头到尾贯穿起来,最后用短树枝,将鱼腹支撑开,一个简易的烤鱼架子,就算是完成了!쪕

      接下来就是烧烤了,难度不大,也不用考虑作料的事情登,只需要勤翻转,别糊了就行了。

      这鱼儿,比起小方同学在家烧烤的要肥嫩ঽ了许多,很快就出了有,뱅发出“滋滋”声;

      淡淡的烤肉香气,缓缓飘散开来,随着时间的延长,还在逐渐变得浓郁。

      “呲溜”声传入耳中,他抬头一看:

      小猴子正在抽吸口水,灵动的小眼睛,盯着烤鱼上,彻底挪不动了。

      “呵呵,别看了,一条哪里够吃,再去弄一条来!”

      笑骂一句,小方同学吩咐了一声。

      没有废话,小猴子重重点头,一转身就窜到了水池边,围着边缘,转起了圈子。

      功夫不大,又是一条鱼儿,被它给拎了回来,内脏都已经处理干净了!

      쌚 “呵呵,学的还挺快!”

      笑着夸赞一句,΅小方同学将烤的外焦里嫩的鱼儿递了过去:“小心烫!”

      ܴ 眼前一亮,小猴子赶忙将手中的鱼儿放在小方同学脚边妆,这才恭敬的接了过来,迫不及待的啃了上去。

      “滋……”

      一口下去쐿,鱼油直接流了出来,又被뽜小猴子的舌头给舔了回去:

      太香了,舍不得浪费!

      看着对方吃的릶开心,小方同学心中居然有了一丝丝的小满足:

      老方,看见没,你儿子的手艺还算不错嘞!

      心中自我调侃了一句,他开始收拾第二条,很快也就熟了,被其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正如小猴子所说,这鱼儿的确与众不同;

      虽然他还ࣤ不知道,那所谓的能量是什么,但是这鱼肉的味道,没的说,非常棒!

      看着小方同学吃完,小猴子略带紧张的叫唤了几声:

      “吱吱吱(快走吧,一会儿就该天黑了!)”

      先是一愣,小方同学这才回想起来:

      솾 小猴子刚刚说过了,每个月只能来一次,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事情会发生似的! ٟ

      皱了皱眉,他疑惑道:“为什么要离开?是有什么危险吗?”

      点点头,小猴子目中露出惊恐之色,连说带比划了一番。

      原来,这个山谷,也是小猴子无意中发现的,当时正是月圆的当天;

      一进来,它就感受到了一种浓郁的能量气息,就在山谷的深处,那个石洞当中;

      没有二话,它立刻就窜了过去,钻入其中;

      然后,就发现,山洞能够贯穿到另一侧;

      那함里,是一个巨大的水果园,大的它都找不到边际;

      而且,其中的果子,能量极为充瑋裕,对它的成长,极有好处;

      所以,它顿时就不想离开了,趴잼在树上,玩命的吃;

      谁知,里边有个看园子的大个子,发现了它在偷吃,立刻就杀了过来,险些将其捉住;

      它带着对略方兜了几圈,终于找到机会,从石洞又逃了回来!

      吃了那里的水果,它的身体长了很大的力气,౻顿时就不愿意离开了:

      反正那个大家伙也追不过来,抽个机会,再去干一弧票!

      可是,当天晚上,山谷中就出现了大量的雾气,一种十分恐怖的能量波动,差点쐧将其杀死!

      吓得它赶忙从阵法漏洞中逃了出去!

      等到第二天白天,再过来时,那个漏洞,却是不见了踪迹。

      十分渴望那园子的水果,小猴子便守在了阵幕边,企图寻找机会,再进去试一试!

      功夫不负有心猴,终于在下一个月圆的时候,那个漏洞再次出现了!

      兴高采烈的钻了进来,它小心的穿到了山壁的对面,又要大肆偷吃,却是骇然发现:⢕

      靠近园子中心的果树都有了单独的阵幕,嫀根本就进不去了,只能在外围的几颗䢠小树上偷几颗了;

      就算是这几颗的效果也非常不错,让它大饱口福,力气涨了不少。

      只是这几株树上果子挂的少,不敢多摘,只能在每个月圆日才能摘到一两颗,要不然个头太小,效果就太差了。

      而且,隔三差五还会被大个子追杀,它也不敢再深入了,只能是每个月来一回,摘上一个半瘂个的了ᆰ。

      “大个子?!”

      心中一动,小方同学心中升起一丝期待,追问道:“什么样的大个子,跟我,呃,跟你和我长得一个样子吗?”

      想起小猴子的审美观,小方同学赶紧改口。

      歪着头想了想,小猴子摇了摇头,又比划了一番:

      大约十多个小方同学这么高,一根手指都要比它个头大,头上有个大角,眼珠子里都能装下小方同学这个人。

      皱了皱眉,小方同学心中苦笑:这绝对不是人,不知道是什么恐怖的物种,也许是恐龙吧?

      不过,看䮔这个样子,这个大个子也不能跑到山谷中来,算Ꮉ是个好消息,否则,自己可没有小猴子这么快的速溿度傔,恐怕逃不出对方的魔爪。

      甩开多余的想法,他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先找找手机跟那吊坠。

      想着,他就连说带画,向小猴子描述了一遍手机、吊坠大概的情况。

      可惜,岊小猴子一ꔚ脸的蒙圈,根本就不明白。

      苦笑摇头,他看了看天,跟小趚猴子商量一下,先找一找,然챹后再离开。

      小猴子点点头,就跟在了他的后边,既不捣乱,也不乱跑。

      两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天色终于暗淡젦下来,山谷也才搜寻了一半,没有任何的发现。

      “吱吱吱(快走吧,快走吧!)”

      面显焦急之色,小猴指了指天空,催促道。

      凡 心中无奈,小方同学也只能点头:“走吧!”

      高兴的点点头,小猴子当先蹿向山谷口,几下就蹦到了十多米的高处,这才停了下来,冲着夏明招招爪子:

      “吱吱吱(快点儿呀,跟上!)”

      “来了!”

      快步ᱸ来到山谷口,小方同学暗暗庆幸曾经跟着老方同志学过几次攀岩,否则还真是麻烦。

      很快,一人一뱟猴就来到了三十多米的砝高处;

      小方同学有些气喘了,正要开ꐩ口询问还有多久才能到,却是发现,小猴子小心的向岩壁边缘靠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猴爪子落在空荡处,发出沉闷的响声。

      目中露出骇然之色,小猴子顿时急了,小爪子狠狠拍击起来。

      “嘭,嘭,嘭……”

      光幕再现,涟漪不断播散,却是没有丝毫破损的痕迹,把小猴子给急坏了:

      “뛭吱吱吱(怎么了,怎么了,明明就在这里的呀,那个漏洞,明明就在这里的呀)!”

      听懂了小猴子的话语,小方同学眉头微皱:“会不会是记错了?”

      “吱吱吱(不可能,就在这里的,每次都是这里,你看着石头上,还有我留的标志呢!)”

      摇了摇头,쫐小猴子面上满是焦얟急之色,指了指石头上一个白点。

      梕 看了看白点,的确是人为留下的痕迹,小方同学相信了小猴子的话语,旋即道:“你让开,我试试!” 

      眼前一亮,小猴子连连点犓头,几下就窜到了一旁,给小方同学让ᢳ开了位置。

      慢慢挪移过去,小方同学缓缓探出媗手掌。

      “嗯?!”

      仿佛按在了山壁上,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不信邪,他攥紧了拳头,狠狠砸了上去。繉

      “嘭!”

      闷响一声,涟漪再现튅,缓缓消散,光幕纹丝不动!

      “嘭,嘭,嘭……”

      连续锤击了十多下,直到拳头都有些生疼了,依旧无法撼动ﲺ光幕分毫!

      “吱吱吱(怎么办?怎么办?死定了,死ଞ定了……)”

      小猴子急的抓耳挠腮,目中满是惊慌之色。

       “别急,再试试,也许位置变了也说不定!”

      虽然同样有些担心,但小方同学毕竟没پ有见过荿那恐怖的“能量”,还能静下心来,沿着山壁,从上向下一点点的试探。

      “嘭,嘭……”

      一直到了山谷底部,锤了十多分钟:没有任何的空档存在!

      看了看暗淡下来的天色,小方同学急忙捡起一个石子,丢向空荡处。

      “嗤……”

      毫无阻拦,石子飞了出去,消失在瀑醮布当中。

      赶忙凑上前去鼰,他冲着石子穿透的地方,狠蓬狠敲击。

      “嘭!”

      依旧坚硬如铁,除了将他的手掌震的升腾,没有丝毫的作用。

      “吱吱吱(没用的,死物是不受影响的,只有活物才会被拦住!)”

      小猴子也跟了下来,焦急道。

      眉头紧皱,小方同学把心一横:“我还不信了!”

      他将身体向光幕方向一靠,狠狠撞击在了上边。

      “嘭!”

      涟漪散开,光幕没有丝毫的颤动!

      没有在意,他顺着光幕滚动起来,从山谷口的一边,一直滚到了另一边:㣹

      没有漏洞,密不透风!

      小猴子被他的动作给提醒了,高高跃起,向着光幕狠狠撞击过去。

      긥“嘭!”

      反弹回来,小猴有些晕头转向,不过却是没有放弃,锲而不舍的换着位置尝试。

      “嘭,嘭,嘭……”

      数十次过后,小猴子再也跳不动了,眼前金星乱冒,摇摇晃晃的坐到在地,一脸的疲惫绝望之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