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优菜BDD一35在线观看

      出乎李军平他们的意料,张献忠如今就在罗汝才的汉臣ⳙ公司办公室,他也是心急,到大Ⓖ员后仅仅深居简⯩出了航十几天,便急稠不可웚耐的联系起罗汝才了。黗

      张献忠回到金刚台大营以后逪,便和几个义子安排留守的事宜,并且召集了麾下所有的头目开了会,明确自己和义子张可望单枪匹马赴大员给弟兄们寻找后路的主张后,极力安抚麾下的头目,让他们옧听从张定国和张阽文秀的指挥,继续和官兵们周旋。

      由于直接走淮河的水路比较危险,官军在东㿖面虽然没有进攻,ɯ但是封锁还是非常严密的⹀,张献忠一行人从金刚台大营往南登上了大能山,然后穿过茫茫大山,到达了南面的举水河,并且沿举水河晓行夜宿,很快就到了长江边上。

      长江这一条水路,社团可投入了很大的力量,明里暗里的势力,都跟社团有联系,尽管如此,张献忠也不敢明目张絜胆的暴露自己ﴉ的身份,以普通游客的身份,登上了社团某运输公司的船只,一路锢顺利的到达淡江。

      ѐ张献忠和罗汝才还是比较熟᛹识的,甚至于㼣两方还在汉江边起过一次冲突,不过当时就言归于好,并没有留下什么隔阂。

      看到现在罗汝才混的风生水起的,张献忠렽心里也不是滋味,想当年起事的时候,各路义军中,罗汝舷才还是一个小角色,只是人家改맗变了乒思路,早早的投身海外开拓的事业中去䪪了,如今也成了一方人物。

      张献忠到达淡江之后,本来想和妻儿多腻歪一段系时间,常年的战争生活,自己的精神时时紧绷,在大员一旦松弛下来,便感觉非常的疲累,甚至于身体状况一直很好的张献忠,竟然得了一场伤风感冒,而张可望因为年轻,虽然没有生病,但是精神一直捑有些萎靡。

      ϶不过才深居简出了十来養日,便听张篲能奇打探来消息,说罗汝才很可能要奔赴海外쮻,张献忠立刻就等不及了,连忙让张能奇联系罗汝才,希望得到罗汝훟才的支持。

      侈 而罗Õ汝才之前并不知道张献忠来淡江的消息,听到礸老朋友要过来拜访心里还非常惊奇,前段时间还听说张献忠被官军围剿,难道说张献忠大败而逃到了淡江?

      还是在罗汝才的汉臣公司大楼里面,张献忠带着张可望、张能奇见到了罗汝才,而罗汝才则安排王喜田来陪쭗同。

      䫘 “曹操兄弟,想ꖖ不到几年不见,兄弟竟然在大员享福,要是知道兄弟如此安逸,哥哥额早就跑וֹ过来叨扰兄弟了。”张献忠的伤风刚好不久,脸色还有些憔悴,而罗汝才现在穿着绸布长衫,稀疏的头发扎了一个发髻,满脸油ᗐ光发亮,气色比起张献忠就ﲩ不是一个档次。

      “黄虎퀺哥哥,真的是你啊,兄떆弟额都有些不相信咧,”曹操见虮着张献忠⧈,装着一副惊喜的神态,连忙拱手问候,“前些时日还替哥哥担心呢,官军没把哥哥怎么样吧?”

      “官军还是那一副德行,能怎样啊?额那义子定国,以区区一千五百人,击溃了官军许定国部近万人大军,还端了对方的营寨,甚至俘虏了两ⵉ门大员炮,炮组成员一个也没有跑掉。”张献忠说起自己的义子,萎靡的脸上才看出一些光彩来。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能完整的俘虏大员炮,那可是非常难得的,要知道这大员炮,在淡䪨江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啊。”罗汝才大大夸赞ᴑ了一番,并且做出了邀请张献忠一行人入座的手势,“黄虎哥哥快入座,喜田,安排人奉茶!”

      王喜田连忙应了一声,自有仆人过来安排,罗汝才继续问道,“定国世侄真鑝是打仗的好料子,此ⱋ一战官军胆寒了吧?”

      “䉦此一战可就为愚兄安定了东面,因为当时左二愣子倾巢而出,妄图从信阳往东进攻额部,愚兄无法,只能带领主力沿淮河而上去堵截左二愣子。”张献忠继续说道。

      “额죖和左二愣子在罗山大战,但是吃亏就吃在这大员샃炮上,每一次额计划和他阵战,往往被大员炮打击,进㟸攻也不了了之,后来额和ﻨ他甚至홏发生炮战,不过욑左二愣子没占쫢到篜便宜。”

      “啊,哥哥竟然和那左二愣子棿发生炮战,好象额义军还从来没篊有和官兵打炮战咧。”罗汝才非常感兴趣的问道。

      “额用的是红夷炮,他用的是大员炮,썾说来惭愧,一直是被他压着打,不过大员炮弹昂贵,那左二愣子打ﲄ了一天,就ꅆ心疼得打不起了,哈哈哈。”张献忠开心的笑道,“但Ⓦ是额那些红夷炮,不就是炮药加铁疙瘩蛋嘛,比他可省钱多了。”

      “最后那左二愣子还找额和谈,意思是让额벂把新入伙的弟兄们转让哞给他,他拿钱粮和物资来买,甚至还要卖额大员开花弹,一枚竟然要额三十元红票。。。”

      “啥,三十元,左二愣子端地好算计啊,倒手三倍的利润,⿬他还真敢卖?”罗汝才骂道,“真是不要脸,不过这左二愣子找哥哥和谈,倒是有意思啊,后来怎样咧?”

      “那还能怎样,当然是答应他了,双方都有利的事情,何况又誖受曹操㏐老弟的影响,哥哥额也想在海外谋一条退路啊。”张献忠笑着说道。

      塓 “嗯,这⒆样也好□,哥哥与其和朝廷打生打死的,不如跳出来,在海外谋个地盘辰,这不出来不知道啊,海外的地方大了去了。”罗汝才赞同的说道,“兄弟额在小西洋西面的曹操堡,这才几年,现在已经开拓出十五万싫亩土地,不过剩下的没开䒰发的肥地,还得好几百个十五万亩啊。”

      “噢,那兄弟的曹操堡周围,就没有坐地虎吗?”张献輗忠问道。

      “啥坐地虎啊,叫坐地鼠还差不多,一群拿着木棒的黑人,守着那么肥的土地,只会打猎捕鱼,实在是糟践了那一块地方。”罗汝才鄙夷地说道。

      “那兄弟的曹操堡现在有多少人咧?”张献忠问道?

      “已经有一万多人咧,哎呀,把这一万多人送过去可废了老劲咧,好在ƣ有移民贷款,还能松快点。”罗汝才回答道。

      “꺺一万多人,那曹操兄弟可以当一个县侯哩,算뉽是站下脚跟啊。”张献劄忠羡慕的说道。

      “哎,那里的土地肥滴很,略微使点劲,就能养活自己,现在兄弟额必须使劲地往曹操堡送人,再沿海开辟几个新堡垒就好咧。”曹操说道。

      “听说兄弟准备亲自前往曹操堡,也不知럘是真是枴假?”张献忠继续问道。

      “是啊,额得輛过去坐镇了,毕竟那是将来弟兄们的婸基业,现在规模大咧,额那三弟也숎忙不过来哩,”罗溶汝才点头说道,“准备过些日子跟船走,曹操堡还是太远哩,额先去,等安顿下来,再把婆姨和小崽子ⱨ们一块接过去。”

      “实在是佩服ⲵ兄弟啊,放着大员的舒服日子不过,跑那么老远去开拓黪,实在是让愚兄自愧不如啊。”张献䭵忠感叹道。

      “哥哥额今天过来还是有事相求滴,你看,哥哥也想在海外开辟一块地翷盘,解决孩儿们的后顾之忧,不知道曹操兄弟能给哥哥额啥建言?”张献忠扭扭捏捏的说出今天来拜灄访的原因,他现在对海外情况一无所知。

      ۷“哥哥客气咧,兄弟额是应当滴,”罗汝才坐正了身体,满足的回答道,“按理삞说额也欢迎哥☨哥去小西洋的西南海岸,那边地盘足够大,黑人也懒得很,不过咧汭,那里除了额之外,还有一个陕北老乡。”

      “噢,还有一个陕北老乡?”㋾张咁献忠来了兴趣,“这年头有这么多人去海外嘛?”

      “那个兄弟叫高杰,哥哥可能听说过ﺘ,就是挖了如今闯王墙角的那一位,听说是跟邢娘子私奔到那边去滴,比额们还早涅。”罗汝才八卦ˋ的说道。

      “还有这事啊!挖墙脚的事额倒是听说过。”张献忠按捺住八卦的心思먃,“那除了小西洋西岸,老弟还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有这么几处,哥哥看哪个地方好一些吧?”罗汝才建议道,“在额们曹操堡的东面,有一个大岛,那个岛子大滴很⠿,不过岛上滴土著也挺厉害,好象还成立了一个国家,另外还有西洋人也经常在那갵一带活焬动㘂,大哥要是去,刚开始可能不好站住脚。”

      “还有就是从曹操堡再往西,越过大西洋,那也是一片肥地,而且也大滴很,不过那里的西洋人更多,有好多汉人海商也占据了大大小小的地盘,哥哥要去,就得跟当地的西洋人和汉人海商搞好关系,要不不太好落脚。”

      “是咧,刚开始是最弱滴,别火苗子没烧起来就앲被一盆水给埐浇灭哩。”张献忠也深以为然,“哥哥额这臭脾气,和那些海商也尿不到一个壶里,而且那大西洋对岸不就更远咧。”

      “要说近处,额也听说有一块好地方,而且还离得近,就是荒凉了一些,就在南洋往南面去,有一大片陆地,앮因为不在航道上,没人从那里路过。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