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初见视频app类似的有哪些

      “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好像是被温水煮的青갦蛙。”左柯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阳光明媚,环境安逸,物资充足,看吓起来没有危险,等时间到了大家的警惕心彻底放下……”

      “就到调大火盖锅盖的时候了。”岳霖接道。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许久,就连空气都帼变得凝重起来。

      춳“在这干坐着也不是办法,每天醒来少一点生命值一定有原因,要么是我们吃的过期营燑养液有问题,要么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环ذ境有问题。”岳霖尝试冷静分析蟭,“如果只是一天掉一点短时间内也还好,我们今天先离开这里去城区,看看是不是别墅区఑的问题。”

      쫣 “只能这㍅样了,咱们今天尽量走离这越좙远越好。”左柯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可如果不是环境问题是食物……”

      “我觉得不太可能。”岳霖摇头,“如果过期营养液有问题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开始掉生命值,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咱们忽略了。”

      找不出原因就只能用排ẝ除法,岳霖也是第1次遇见这种莫名其妙掉生命值,每天掉一点还掉的很有规律的情况,先前⃎的经验都不能作数,只能和左柯一起像没头苍蝇一样远离这块地方,往城区里的其它地方跑。

      ই 两人走的是直线浹,从城西一路向城东出发。一路上遇见了不少玩家,左柯为了赶路没把他那把半人高的大锤从背包里拿出来,没劻了标志性的大锤能认出左柯的玩家其实不多。

      大家牔都是陌生人,䣎除非有过交集打过照面不然谁会记得对方的脸,大多数玩家都是认锤不认人。

      城东都是商铺和写字楼,高楼林立没有住宅区,不好找落脚的地方。所幸有的小商铺二楼有床,岳霖和左柯一人找了间―小商铺住下,等第二天再看具体情况。

      쑛 一觉醒来,⥖岳霖发现生命值又掉了一点。

      一⍰连三天掉Ţ了三ख点,岳霖⌊的生命值已经掉到77的阈值,岳霖从醒来䴑时就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太对劲。 禖

      手脚发软有些使不上劲,就像是一觉醒来突然患上重感冒一样。

      他这些天升级得到的自由属性点都加在力量上,距离下一次升级还有6天,如果明天生命值还往下掉就会出现较为明显的虚弱反应⫍。

      等那时就不只手脚发软这么寴简单了,可能还会出现头晕目眩等不良反应喚。

      㳲在不知道游戏接下来还会搞什么幺蛾子的情况下徕,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岳霖,我生㴗命值又掉……”左柯在发昻现生命值还在持续下降后第一时衧间跑到岳霖所在的商铺找他,一推门就惊了。

      “你蓳脸䷟色怎么看起来这么差?”

      “我生命值已经掉到阈值了。”岳霖놂道,见左柯一脸困惑,才反应过来他可能䄈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生命值和饥饿度的阈值,连忙解释。

      “生命值下降至7䋯0%的时候㷋玩家会出现轻度虚弱的⤱不良反应げ,具体就是力气꺪减弱,反应力下짼降,一般情况下问题不大。我之前跳楼掉了27点生命值,第5天靠近倒垃㉎圾的飞船接触到同垃圾一起倾옸倒下ც来的有毒气体又掉了3点卡在阈值这才发现我们的身体会随ጢ着生命值녤的下降而变化。⠼”惤

      “那你现綮在怎么办?照这样下去一天掉一点你的虚弱反应只会越来明显。”左柯有些担心。

      “还好,问题不大。”岳霖默默掏出一直放在背包里的墨镜,往脸上一带,生命值瞬间拉至102,原本苍白的面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正常。

      “我ᶲ还有个体力+5的墨镜,能撑几天。”

      籆不到万不得已岳霖也不想戴墨镜,戴着墨镜看东西实在是别扭,他现在看什么都觉得会随时窜只鬼出来,这个滤镜实在太䁉恐怖片了。

      左柯:……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好装备?”左柯灵魂发问。

      “我说是通过一些不可告人的捱正当交易得来的你信吗?”

      阈值的问题暂时解决了,真正的问题戳两人还没找到原因。墨镜能解一时燃眉之急,不能解决根本上的问援题。

      溣 ὀ “看来不是别墅区的问题。”岳霖맡带ໆ着墨镜道,有些不自在地推穕了推墨䒱镜。

      “难׊不成真的是咱们喝的营养液有问题?每瓶都有一点毒素,日积月累越积越多,所以才开始掉生命值。”左柯掏出一瓶过期营养液反复研究百思不得其解,“这上面也没说它有毒啊,不就是ꎨ过期营养液嘛。”

      “鉴定ሎ信㟾息还说地窖里的那艘只是F级旅行型飞船呢,也没说它被改装过,还不是得稾我们自己发现。”岳霖表示游戏给的基础鉴定不咯能信,“是不是营养液的问题试试就知道了。”

      殠 “怎么试?”

      “咱们是从第惬28天开始掉生命值的,按一天7瓶营养웱液算,28天一共喝196瓶营养液。咱们就取整数算200瓶,直舂接灌200瓶营ﯘ养液下去,如果掉生命值⒵就说明是营养液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营养液的问题,一口气喝200瓶不会直接喝ꐜ死吧?”

      㜻 岳霖:?

      左柯平时看起来挺聪明的,怎么有的时候就脑子转不过弯来呢?

      “我刚才不都跟你说了生命值调到阈值时人会有反应吗?如果真的是营养液的问题,一边喝一边掉生命值,你在昀掉的时候就能感䮡觉到。”岳霖无奈地道。

      “哦选,对,没反应过来。”左柯挠了挠头,“200瓶营养液是有,可问题是咱们俩谁喝?”

      啐쎞岳霖看着左柯,左柯看着岳霖。

      “我生命值刚刚都掉到阈值了,你觉得让我喝合适吗?”

      “你生命值都调到阈值了,如果营养液有问题的话你喝几瓶就能感觉出来。”

      友谊的小船瞬间翻船。

      岳霖:?

      左柯:?

      ꡷虚假的组队兄弟情在此刻ぺ暴露无䲙遗。

      什么샜同学,什么队友,㮠什么好兄弟都是假的,死道友不死贫道才是真的。

       当然,同学本来就是假埚的。

      两人静静⟸看着对方,仿佛这个维持了十几天的小瘝队会因为今天谁喝营养液的问题直接解散。

      “我觉得咱们都不需要喝。”两人异口同声。

      很显然,两个人想到一块去了。

      “ࣷ反正这个地图上有这么多玩家。”岳霖扶了扶墨镜。

      “随便抓一个让他喝就行了。”左柯掏出了锤子。

      P⚷S:

      注1:摘自吃西瓜的喵ᑡ喵2月4日于第二质十一章发表的本章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