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子讲讲自己第一次的感觉

      第二天,冷春山等岁数大的领导就在雷湾镇各处视察,而赵鑫和朱显强等年轻领导非要坐上新뮏鲜出炉的火车去考察一圈。

      现在还剩白石镇往西有一截路还没有铺轨,但是试运行的火车已经矜往黄石大山的东面送过很多次物资和工业原材料了,所以。乘坐火车跑一段还是可以的。 䐺 쭝

      丁ꏤ俊怀为了照顾领导们的面子,便安排了自己的副手范文諴彬陪同赵鑫他们乘坐火车开始翻山旅行。

      阉这趟列车一共是五节车厢,由一个经典的蒸汽车头拖带,前面三节装的是铁路所需的物资,第四节是赵鑫他们乘坐的旅游车厢,最后是安保人员乘坐的车厢,因为笠是领导专用,所以并没有满载。

      火车从港口码头的临时车站出发᷆,冷春山等人还专门过来观看,赵鑫还开玩笑似的说要以身试车,如果很舒适,下次再邀请冷大领导乘坐云云,让丁俊怀很没面子。

      长长的汽笛响过,火૾车便缓缓的动了起来,然后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壶就出了雷湾镇,盇进入了茫茫大犥山当誸中。蔺

      这一段是沿着小兰河的狭窄河谷前行的,火车的时速此时也就二ҷ十公駪里左右,这个速度,正适合欣赏河谷两岸的绚丽风光。

      此时刚出雷湾镇,铁路离峡谷底部的水面还不是太高,对面青松耸翠,豆岩石嶙峋,不时还有山中的瀑布坠落在山谷里,发出雷鸣般的声音,溅起的水雾在朝阳的映射下显现一道彩虹,真是无边的美景。

      ڳ “渷上次经过这里的时候,还是走路过来的,明知风景秀শ丽,䢘却没心情欣赏,今Ṧ天就不同了,坐媡在车上优哉游哉,心情可就大不一样了。”赵鑫回味无穷的对坐在对面的朱、范二人㑧说道。

      牄 㛿 ᨭ“是啊,就是因为范大哥这样的建设者,我ꅗ们罢才有闲情逸致䝸开展这么一段轻松旅程啊,范大哥这几年可辛苦了。”朱赩显强是一个会来事的人。

      “哪里,哪里,我可没那么辛苦,苦的是那些一线的工人,是他们一锤一锤砸出了这条铁路ﯛ,我大埤多数时间也就指手ᨈ画찛脚一下而已。”范文롩彬以前是一个卡䥐车司机,在社团也就一直做基础工作,调到铁路公司也是主要和一线的工程人员打交道。

      “虽然是指手画脚,但也是风餐露宿的指手画脚啊,比我们这些坐办公室的辛苦多了。”赵鑫也适时跟进。

      “工ㅉ作分工不同嘛,彼此彼此!”范文彬笑笑说道,随着地位高涨,以前的司机也变得有涵养起来。

      “范大哥,您也是铁路公司的领顂导干部,您给说说,咱们现在的预算花完텍了没有啊?”朱显强找了一个话✼题。

       ᔙ说道自己的工作,范文彬来劲了,“你说的预算早就花完了,现在的工程总费用得一千八百万银元了吧,ڊ超预算百分之三十肯定妥妥的。”

      “噢,超这么多啊,什么原因啊?”밌朱显强比较关心,ᥗ毕竟是投了钱的。

      “还㭜是这里的气候条件吧,这边冬季雨雪较多,冬天容易发生雪崩等自然灾害,很多地方都需要加强护坡,甚至建筑穹顶等,安全上的投入就大大增加了,这个超百分之三十可不多啊,我想,这个路㈑修通了,十来年这个投入就该回来了。”范文彬说道。

      “有那么快么?”赵鑫问道,“咱们前期的运量应该上不那么快吧。”

      㱋 “货物的ᷪ来源肯定会有很多,但是前期可能会有一个磨合过程,但是这个运费可不低啊,到时东面的粮食、金属췘矿物、畜牧产品等,和西面的移民、工业产品等可就能穿梭不停的来源运输了,就怕运力上不去。”范文彬解释道。

      “那怎么也比黔江那边的骡马翻山道运的多吧,哈哈!”朱显强说道。

      “那能一样么?咱这一车,可以抵那些马运一个月的,何况还有鮼人吃马喂呢,咱쪞们还快핟啊,要是放开速度,这一段路一天就跑完了,马要走半个月。”范文彬称赞道。

      火车已经往峡谷深处行进了很久了,不时的跨越山谷旁边流出的支流,这种跨越是通过桥梁来实现的,但是桥上往往就是铁轨枕木直接架在钢筋混凝跎土制成的横梁上,从桥面能够直接看见河面,胆子霼小的人根本不敢看。

      赵鑫硬着头皮看了ְ一眼,被旁边的范文彬察觉了,“这里还好,桥面离河面还不是很高,等到山跟前的时候,那个时候铁路有时离水面快一百米啊,那就更吓人了。”

       焃“我们坐车稰的人都感觉这么恐怖,当时修路的时候胞,那工人们是怎么施工的,真的很难啊。”赵鑫感慨的说道。

      “没有什么好办法,全靠熟练,然后就习惯了,高空作业也出过好几次的安全事故,好ᆵ在,这种高空的跨越桥屈指可数,要是多了,那花钱可就不止这䤀些了。”范文彬感慨道。

      “是的,工程勘探人员在最开始都是尽量避免跨越山谷的,就是因为桥梁太费钱了,这已经是最省钱的一条线路珘。”朱显强补充道。

      㙷 这时,赵鑫还注意到铁路边还有一根根的电线杆子,这个不会是有限电报吧?

      而范文彬给了肯定的答复,“没错,这个就是有里线电报,同时路上㬸每隔十几公里就会有一个小站,因为现在铁路是单线,㖦肯定有会车等车现象,各个车站之间会通过有线电报联系,然后听괳从总调度室的调派。”

      赵鑫深以为然勺,“咱们的一些高科技都用上了,也是,既ᕦ然能够提高生产力,那就不用白不用,哈。”

      “咱们无线电报都有了,有线电报还是个屁的高科技啊,那可比无线电报简单多了。”朱显强在一旁鄙夷一番。

      ꖻ接下来,火车到了一个⋙车站,车停下来补给检查一番,赵鑫顺便下车来透透气。

      这个车站就建在一个平缓的山坡上,因为地方有限,这里只有三条铁轨,一个简易的站台坐落在车站靠河谷的一侧。

      赵鑫站在站台上欣赏河谷的风景,不时的跟身旁的赵鑫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显强啊,这条铁路修通,咱们嘉华共和国可就上了一个大大的档次了,移民可以源源不断的涌梕入北美大平原,有这一块后方基地,干什么都位于不败之地쫽啊湽。”

      “是啊࿺,当时还㰎是你的神来之笔啊,天马行空的想到这个方案,你这个脑瓜子咋长的。”朱显强开玩笑说道。

      “哈哈,你又吹捧我,”赵鑫哈哈一乐,“还是社团的力量大啊,谁能想到,短短十二年,咱们能够混成如今这个模样,真的象做梦一样。ⱍ”

      结“可是咱们也付出了㕪常Ś人难以理解的辛苦啊,想当初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就想ᗧ在这个时空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如今看来,咱们的最基本想法是实现了,也不枉咱们这辛苦一场。”朱显强回应道。

      “是啊,当初咱们漂洋过海,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还有点不知所措,尤其是把你们一帮人留在这里,当时真的心里很没底,不过,咱们是太需要这么一片立足之地了婋。没想到,你小子还真站住脚了。”赵鑫也不失时机的夸赞了朱显强一句。

      “我那时就相信,你肯定不能不管我们,社团肯定不能把我们丢到一边,哎呀,别提了,再提气氛该尴尬了。”朱显强显然被往事触动了。

      “那都过去了啊,你看如今,这钢铁巨龙穿行在茫茫大山,是我们将来腾勷飞的保齝证啊,是我们的下一代,子子孙孙在这里生活下去的保证啊。”赵鑫心情訏也有些激动。望着这个时代本不应该出现的钢铁巨龙。

       火车汽笛又响了一声,赵鑫和朱显强连忙上了火车,不一会,第二声响起,火车有“逛吃逛吃”的走了起来。

      在黄昏时分,火離车停靠在힯黄石大山跟前的一个车站里,因为现在是火车试运行,司机还不敢走夜路,尤其现在还要考虑领导们的安全。

      苷赵鑫一行也没有入住䩥车站附近的旅馆铬,५这里的旅馆条件还是不好,尤其是卫生状ࢦ况,쒏估计赵鑫他们也是不适应,主要是铁路公司ό也没有来得及安排,所以,领导们就临时在车上住下了。

      现在已经是北半球的入夏时分,但是在黄石大山跟前这个浊高海拔地区,꤉夜晚还是有些冷的,夜幕降临之后,赵、朱、ᙰ范三人用完餐就在站台坐着休息。

      头顶是㪞漫天繁星,玉带般的银河横跨天际,这个星空无论怎么赞美都不为䗱过,而三人也难得有如此的闲暇时光静静的欣赏黄石大山上一个无名小站的夜景。

      “平时真的太瞎忙了,都忘了这个时代的星空是最美的。”赵鑫说道。

      “看你现在的心情,我才知道你是真真放松下来了,不容易啊!”朱显强附和檑说道。

      “这怎么说呢?很奇怪的推断。”

      “当年在横跨大洋的船上,那星空比现在更美,但是没有听到你如此感慨。”朱显强解释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