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末世>

      “怎么来人这么⻆少?캉任务都划分区域了,不该如此啊。”领队对此很是疑惑。

      “说不定想休整一下呢,反正时蔉间还早,不急。Ꮚ”另一个长老笑道。

      “或许吧,那再等片刻。”领队低叹一声,闭目养神。

      “老王开始怀疑了。”“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只好让他冷静点了。” 哋

      橑 “哥哥,你这拿的是?”龙千寻好奇地看着ꛢ龙浩轩手中的一个玉瓶。

      㝚 “这是夜师兄炼的毒。”“咳咳哥,拿远点!嶼这不会是像腐泥一样奇怪的东西吧。”听到是毒,还是夜羽殇炼制的,꿦龙千寻刚想凑过去的脸立刻远离玉瓶。

      “呃,那位夜ރ师兄的毒很厉害吗?”新加入的女子对于龙千寻避如蛇蝎的ᆷ态度惊住了。

      “夜师兄的毒或쭹许不强,但恶心人是绝对的!”龙千寻立马来了精神,眉飞色舞解释道。

      ߅ “呃,千寻师兄这么清楚难道师兄你尝试过?不对,见识过很多?”㑙女子的话忛立刻让龙묄千寻脸黑下⇯来。

      “我说错话飹了吗。”看到龙千寻脸色难看女子小声道。而一旁轻笑逹的嬅几女很快告知原因。

      “你猜对了,쨱龙千寻尝过所以他不想见到夜师兄的毒。”欧阳清儿笑道。

      “交友不慎ર交友不慎。”龙千寻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又逗得众人嬉笑శ不已。

      “浩轩师兄,夜师兄的毒有什么作用。”柳相思问道。

      뉺 彈“师兄说过此毒慎用,作用很简单,封锁灵力,只能以肉身作战。”龙浩轩轻声道。

      “那哥哥,既然药效如此霸道为何担心敌人啊,除了炼体者,其他人最多麻烦点啊。”“因为毒只有一瓶,敌人数量未知,只能当底牌。再者我不确定会不会也波及到我们,能省就省。”龙浩轩解释道。

      긴 “这不就是个鸡肋吗。”龙千寻有点失望。对此龙浩轩笑笑没有多说……

      “我们该回去了,注意别露出马脚。”密林中,几个快圣灵宫打扮的人说道。“放心吧,邪族无上,⿒永曏恒不朽。”几人一৹脸狂热。“走吧,可不ﮠ能让长老等急了。”在轻笑中,几人消失不见……

      “我们去找下弟子吧,回来的太少了。”领队睁开双目低叹一声。“好的,大哥。”另两位长老点头应答道。

      “嗯,人回来了。”就在三人迈步之际,弟子们纷纷巙而来。“你们遇到了什么,怎么各个身怀伤势。”看到来者领队微皱眉头。

      “咳咳,长老。弟子等人在獿做任务时遭遇袭击,很师弟师妹,他们,쨷他们在战斗中牺牲了。”一ᑋ带头师兄面色悲伤,痛哭流涕。

      “嗯,告诉我们你们遇到什么危险ᄀ,怎么人数少这么多。”领队眼含怒火轻抚长须问几个带队弟子。

      几个带队弟子声泪俱下地诉说着自己等人所遇的险境,听着诉苦领队拽掉几根长须也毫不知情。

      “罢了,等人齐后鵺我们三人把你们送回宫内,之后筈我尽量找回弟子的尸骨,ꩥ争取不让他们暴尸荒野。”领队看着慢慢赶来的弟子低叹道。

      “多谢长老。”“大哥仁厚。”“呵,我就是个没有的领队罢了。”领ͫ队仰天长叹,神色落寞。

      “人来齐了吧,那我们走吧。”领队长老一挥衣袖,飞舟现身。

      就在长老放下阶梯时,龙浩轩的声音从后方传来:“长老,等等弟子。”“你们身后还有人吗?”领队见姗姗来迟的龙浩轩等人问道。

      “嗯,还有几人。”龙浩轩说着等待穆雨Ⴈ嫣蔱的回复,得到答案的龙浩轩在舯与领队闲聊时传音说明情况。

      “动手吧。”“嗯?这样我们会暴露的。”“这群人看我们的眼神不对,可能察觉到什么。而且,这几人加上之前一些쏼没有动手的都聚在一起,很可能一网打尽!”“看情况吧,他们要动手,我㧦们在动!另外,不被发现不要动邪能。”“好。”

      “刚才有人在尸体旁发现了邪族踪迹,现在所有人散开,小ﺭ心邪族突然袭击。”领队面色凝重看向身后弟子。

      “什么?邪族。”听到后弟子们快速拉开距离,警惕他人。

      “大哥,就算有邪族也应该先把谨伤员运走啊。”“如果在空中飞舟被毁有多少人能活?”领队质问道。“现在所有人安心等待检查。”

      在沉重气氛中,几人动手了。“大哥,相安无事不好吗,为什么要苦苦相逼。”“哈哈戉哈……大哥?那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是邪族,为什么要害我族天骄!”领队仰天大笑,泪珠落地。毣

      “我们只想好好活着,为什么要告发我们?푸你们该死!”大部分人撕下伪装很是痛恨龙阐浩轩等人的告密。

      “我们也只想好好活着。”对于他们的质问龙浩轩枪出轻叹。

      “阵启。”敌넏人攻来时,一道光幕挡住了剑气术法。“你们小心,我去帮助长老。”龙浩轩告诫一番,一枪扫退敌军大喝一声冲向领队。“长老,࿙我来助你。”

      “嗬,龙浩轩,你就给我留在此地吧。”一阴沉声响起,一个黑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们的准备很是充足呢。”龙浩轩沉声道。“那是自然,邪族谋划多年ᢸ又怎会让你们毁去ᒅ!所以,去死吧。”黑衣人狞笑着持剑杀来。“谁生谁死此话可不好说。”黄金垧龙影现픁于身后,金发飘飘的龙浩轩也冲了过去。

      “我们可不只一位元婴哦。”在黑衣人大笑间剩下几人轰向光幕。

      “符阵快撑不住了。”宗宿竹看着上面不断扩张的裂痕面色焦急。

      “我来吧。”柳相思吞下丹药暴喝一声,配剑出鞘,剑轟光与之碰撞碎石崩落四方,靠近战场的修为低下者被余威僅波及震倒在地。㥖

      “嗬嗬,我们有䌶六人,而你只有一人,等待死亡吧。”其中一풞黑衣人看着光幕下众᡿人冷笑道。

      “还暥有我呢。”冷喝响起,一银白长枪落在几人面前,正是神威皇子云启。

      “哼,有你又如何?”之后三兽回复了几人的疑问。

      只见三个庞然大物从光幕中慢慢走出,黑衣人变콜得认真起来。

      “褼没想到会有如此猅大礼,但是,我们只要拖住,待到长老䵑一死,你们还是要亡。”说着,几人几兽化为急影相互碰撞,厮杀。

      “这痦些人太多了,阵法很快还是会破裂的。”看着光幕宗宿竹神色忧虑。

      “快顶不住了吗。”一直分心关察战场的龙浩轩低声呢喃。“敢在战斗中分神,不愧是龙家长子,一如既往的高匱傲。那就慢慢看着你的亲友死在བ你眼下吧。”他的对手自然注意到龙浩轩分神,于是他怒极反笑,更加疯狂的进攻。

      餅 “师兄,希望你的毒有用啊。”在轻叹中,龙浩轩身上一玉瓶飞向云≊启他们的战场。氙

      “彭。”一剑气掠过,瞬间把玉瓶击碎。“嗬,想耍玩招,不可能!”آ与长老纠缠的一人笑道。 ⍈

      但낤与想像中毒液洒落在地上不同,瓶中毒液稇聚在一起化为一条黑色小蛇浮在半空,随着昂首,它轰然炸裂开来,一丝丝水滴精准落在每个敌人身上。

      “我的力量。”元鹷婴修为的几个邪族也未能幸免,在惊慌中从空中坠落。若非元婴期肉身强硬Ⲹ,怕早就摔得四分㼃五裂。

      똇“ᜦ师兄㵞的毒果真惊人。”看到敌㣲人失去灵力被弟子斩杀龙浩轩很是惊讶。

      ´ “这是什么毒,怎么会有灵。”“这是师兄的夺灵,中者暂失灵力。”龙浩轩说␝着准备一枪了结他的性命。

      袴“哈哈……原来是他,嗬嗬,想要我命嘄,不可箕能。邪族无上ᡃ,永恒不朽!”他在大笑中断气괷了。

      ̣“邪族无上,永恒不朽!”邪쑘族人一个接一个服毒自尽,此地活着的皆是天玄族之人下剩下的一群叛徒也纷纷被擒。

      귎“老友,为什么,你不是邪族啊。”“呵呵,我俩怎么不是,只不过我俩换尽鲜血方成蟚所谓的天行玄人。哈哈,邪族无上,永恒不朽!”说完,两人也气绝身亡。

      “长老……”领队长老摆摆手,“放心吧,我没事。我们先走嘝吧,等安顿好弟子我再带人前来收尸。”

      㐦很快,略显寂静的飞舟开始升空,ꬭ向圣灵宫驶䪳去……

      ꭱ 雫 不久,虷圣灵宫高层震怒,天行玄族Ⱡ各大宗门家族进行大清洗,前方边界进入更加森严的战备状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