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台风网台风路径

      “两月末的时候,你去过枫林一次。”

      “皼嗯,因为不只需要检查祭坛,还有别的事情,那一次就是去检쪎查我们专用的路线有没有出问题,当时山里少有地下了场大雪,从里到外,都被雪覆盖,我䍅担心路会被雪封住,就过去检查一下ׄ。当时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

      书桌前,쿳一男一女两个年纪相仿的小年轻紧挨着身子,坐在一条对于两人而言有些窄小的凳ⶱ子上,一边说着话ퟛ,一边在笔记本上指示。

      男子则另外拿了支笔在边上记录。

      二ႆ人正是余玉成和慕辰。

      回到余玉成提问挗之后的时间。

      慕辰的回答令他十分震惊,因为那是他在慕辰爷爷记录上未曾看出봌来的信息,也许在她爷爷的随笔中可以看出态度的变化,但余玉成对于这个回答却完全没有想到。

      以爷爷为뵮榜样的慕辰,自然也会和爷爷一样是守旧派ു,所以会把这重要的秘密让他们这么容易就知道这一⮄点实群在穎难以让˂他信服,但没鎒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回答。

      “你确定?”余玉成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他们才刚认识没多꺼久,홤听到这句搫话理应不该露出这种表情。

      但他可是将慕辰爷爷的记录全都看了一遍的,虽说是速读,以他的能力,也是把大致内容记下来了的。

      ⥞那上面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态度绝对是䴋一个守旧派,对于任何会威胁到传承的因素都会去解쉭决,不可能会在这方面态度缓和。

      尤其是记录的最后五年他看的更加仔细,与之前没有差别。

      㖥如果一个人的思想发콗生了变化那么无论他写的是什么,只要不是抄写,一定会反应出作者的情感。

      但余玉成完全没有看出来这一点,軝所以才会这么롇惊讶。

      ⤘而且……

      “至于这짂副表情吗?我爷爷我还能不清楚吗。”慕辰看余Ԍ玉成这表情,预感到自己又要讲故事了,屹她收收뭾脚,ࡀ感觉有些不习惯,有些凉凉的,而且有种拘谨的感觉橎。

      䪌 ᥮慕辰翘起脚,盘坐在凳子上,一只脚的膝盖搭在余玉成铚大腿上,毫不客气。

      这点窄㻆小的位置,她原本想蹲着坐下的,想了嘒想还是太不淑女了,像现쵺在这样稍微放松一下就好了。

      䂙“你好像真的把爷爷写的东西看完了,所以你也看到了那个部分吧,我爷爷的儿子,也就是我䍿的叔叔,他死在了里面。”慕辰开始将故事났娓娓道芖来。ᡨ

      襧 “从前,大概是三五十年以前,这里还有一个小村落,大概三五十口人家,不像现在,只有我们ꭳ一家人在蔥这里了ष。那时候爷爷一族的人关于使命和传承的分歧还没有像现在这么激烈,但后来不一样了。有人出山,然后回来,告诉大家外面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

      “然后,뽭一个又一个的村子荒芜没落,族人们不再想着使命传统责任此类,既然我们拥有强罨大的血脉和能力,也守着秘宝,为什么要固守在这个穷地方,危险恱又枯燥。我们村子也一样,到最后,叔叔也想出去见识一下。”

      “但爷爷说,他说风神守护Ả者一脉,熍生来便肩负着这责任,如果要拒绝这份责任,就要通过试炼,可是以叔叔当时的实力,根本不可能通过。

      ⇞ 于是他ェ就跑了,给爷爷留㩎下了一封很长的信,因为那时候他们一开口就会吵起来,叔叔在信上说,他要到城里闯荡畽,到外面的世界去,但他并不是逃避责任,콬他会回来的。”

      “叔叔还在信上写了他对于风神守护者使命的看法,认为是时候做出改变了,就像是以前一样。但爷爷맵把他的信撕了,说Ұ他就是没有胆气,也没有责任感,和其他人一样,只是贪图享乐,忘了自己是谁。”

      “那时候……我才五岁吧。”慕辰露出怀念的笑容。

      “我是被爷爷捡到的,叔叔当时还没到十პ八岁,性子也䷇急躁,不喜欢和我相处,所以我也不用喊他父亲,喊哥哥年龄又差太多了。﷔

      当时我根本没有什么印象,毕竟䨮太小了。只记得以前有个毛躁的大哥哥带䞔我玩,后槌来走了。”

      “䫁等到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五年后了,每年都会有几封信寄来,ᤁ爷爷虽然嘴上咒骂,但还是好好收藏起来反复去看。

      但这次回︈来,魞叔叔还是和爷爷吵了起来,叔叔说他会继承这个使命,带来新的气象,不会再让风神一脉没落下去。爷爷不同意,在鞂他看来,守护者只要维持现状就好了。”

      “叔叔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其实一直都没变,只是在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对的,而这一次回来,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想法。叔叔去了外面的世界,最后又回到了这里,并且进入更深处。

      也许,我不懂叔叔的想法,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对是错,但觉得他做的没有错,有綁一天젱,我也可能会这样吧。”

      “确认叔叔死讯的那一天,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只是烧了一副衣服,鰞摆了几道菜,点几柱香,仅此而已。”慕辰看向余玉䝲成,忽然靠在他身上仾。

      쏴 “爷爷在上面就是这么写的吧,一个不肖子孙䳬死了,仅此⥗而已。”

      똤“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其实也产生了动摇。爷爷依旧做着几十年来뼃重复的工作,闲ᒖ暇时继续自己对枫林的观察记录,上千年的传承和重复,但在心里,也想着,是否没落是必然的。”

      釳 “我会这么肯定,是在四年前的淛一次事情里确认的。爷爷也把这里的东西给外瞫人看过,所以我몝这么做是没问题的,我䰬才不是傻瓜,只会一板一眼照搬爷爷的话。

      再说了,我也看你顺眼,爷爷也是被那个ⶎ人说服了才答应让他看这些的,就当是我被你说服了。”

      慕辰的身体靠在他身上,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却感觉不到慕辰是依偎在他怀中,只是宰她在找寻许久没ᐜ有的感觉罢了。

      “我还以为你打衃算杀人裗灭口了呢?都打䵫算叫队长她们之后偷偷开溜了。”余玉成倴开玩笑道。

      “干嘛把峔我想的那么坏,我就是一开始脾气很差而已,难道现在这样不好吗?”慕辰嗔怒道。

      “不,我只觉苳得现在更可怕。”余玉成可不想继续这种状态下去,ﶸ要是叶灵闯进来就麻烦了,到时候叶灵一定会胡闹地也要这样,他就彻底没法看书了。

      “不是还有一些关于积蓄宝藏的信息ཀྵ吗,让我知道不要紧吗?”他又问道。

      “反ꂈ正你也没有信物,也不知道꿫该怎么做,知道又怎么样。”慕辰似乎对余玉成这副反应很不满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