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科幻末世>

      贩翌日。

      东成山,原本只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山头,要灵气没灵气,要风景没风景,是最近几十年才发生屃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四十年譍前,有一位用剑强者占据了青城山,放话浩然城,他欲在此开宗立派。

      此话矆一处,当时在浩然城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几百꯯年来,浩然城里及周뉷边势力一直以四大世家为首,这突然来了个人说是要开宗立派,这无疑是触碰到了四大世家的利쫑益뵦。

      开宗巳立派最重要的是什么?

      ⲙ 当然是人了,准确的说是天才弟子,在这里蚱开鮹宗立派无놝疑要和四大世家抢人啊。

      폎 于是浩然城里三大世家都曾派人来试探此人的狣深浅,其中孙家依然保持着其与世无争的念头,对是否有人要在此开宗立派毫无反应。

      最后的结果虽出人意料,却也合情合理。

      世家派来的人都皆败于这位剑道强者之手,要知道姎,前来挑悃战的人除了世家的人之外,还有江湖中的强者。

      駅虽然皆败白出乎嘋了浩然城里的人们的意料,但是既然想在这里开宗立派,想必也是极有实力的,于是又合情合理。

      衝清晨的东딦成山,薄雾绵绵,从山脚下上往,只见山腰,山顶已被云雾遮掩。

      白苦伛偻的背影出现在山脚下,沉思片刻,即入山中。

      白苦在山中每走一步,他身上的威压便越重一分,那是念力的势,他想以此方式告知这山中的主人,他来了。

      山顶上,一处演武场中,一位面容普通的中年大汉,正在教场中的数十位少年少女吐息纳气,突然⹑,他察觉到了山下的波动。

      立即起身道:“敌충袭,快去两个人通嘪知宗主,其余人☟随我迎敌。”

      片刻后,青竹剑派除了宗主以外,其余人都已到齐。

      山门前,数百人覷严阵以待,说是数百人,其实也就只有百多号人,毕竟青竹剑派底蕴猉不深,建派时间也不蹔长。

      “成河,这来的是什么人啊,我们青竹剑派最近也没得罪什么人캟啊?”站在弟子最前方的有三人,其中之一的女人问道。

      “不清楚,那人来意未明,他在山腰的时候释放修为威压,似乎是在刻意让我察觉。”

      “我当时感受了一䛪下威压的强度,就像我当年面对宗主一样鰹,于是我便通知你们到来,早做准备。”名为成河的中年大汉沉声道。

      女人点了点头。

      “我看你们两个未免Ʌ过于担心了,就算来者强如当年我们碰见的宗主一样,但那ፙ又如何,四十年过去,我们宗主早已百尺杆头更进一步了。”一位摇着纸扇的年轻俊茈俏公子说道。

      这三人就是站在众弟子前方的三人了,也是当年前来挑战笤的江湖强者,败北后主动加入那位剑道强者宗门的人。

      “花公子,䂶小心驶得万年船啊。”那位徐良半老的女子用手抚摸着脸庞,一脸妩媚的对花公子说道。

      “咳咳,柯九娘别这样,我再说一遍,我对列你不感兴趣。”花公子一脸嫌弃趵的拉开了身位,然后得到了柯九娘的一个白眼。

      “行了行了,这是什么时候,还这么漫不经心的。”大汉成河不满道。

      下一瞬,他们在前方数百米处看见了一道伛偻人影,只是一眨眼僎的功夫,那道人影便在原地消失,出现在了队伍前方十米处,所有人뱁顿时全䶆神贯注。

      “前辈突然翼造访,不知有何贵干。”成河行ቋ了一个江湖礼节后,大声说道。

      “青竹剑派?”老人皱了皱眉头问道。

      濨 “青竹剑派。”成河沉声肯定道。

      “今日来此,是找你们宗主的,有事相商。”ᗽ

      成河三人听闻此言,相互看了一眼,ቅ短暂吻的交换了意见。

      “前辈请进,我们即刻就去请我们宗主。”成河说完后,指挥队伍让开了一条路。

      벶 青竹剑派,议事堂内。

      一个青衣男子坐在主位上静静品茶,男子看上去相貌年轻,只有二三十岁的样子,픦但很显然他只是修行有成,而并非是真的二三十岁,他,就是被읃浩然城方圆万里称为青竹剑圣的那位剑道强者鉼,青竹剑派的쫅宗主。

      成河三人让弟子散去了,他们三人带领白苦正在去议事堂的路上,走着走着,突然白苦失去了踪影。

      三人对视一眼,下一刻便加速赶往议事堂。

      “若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红雪此次前来浩然城的领头人吧。”

      在大堂内,除了荀无涯桌边有一杯茶之外,左边第一个位置上面同样有一杯茶,鼅青竹宗主似乎早有准备。

      白苦端起了那杯茶,在얂鼻前闻了闻后쟞,淡淡地饮了一口,身为ױ一个杀手,还是一位山海境巅䅴峰的杀手,茶里有毒无毒还是㌙能分辩出来的。

      “老朽姓白名苦,这次来是想和荀宗主做一笔买卖。” 샭

      “哦,什么买卖?”荀无涯饶有注兴趣地问道。

      “一个让青竹剑派入主浩然城的买卖。”白苦淡ᙸ淡道。 潧

      “继续说,说不定我会有兴趣。”

      “因为周家老家主的死去䠯,浩然城即将重新选出一㺢位新域主,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争斗,我们联手,我只取周家的那部异气修炼功法,以及他周家满门性命,其余的只要你有能力,全归你。”白苦说出了他녥的目的,同时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诱惑。

      荀无涯一时没有回答,他在快速的分析利弊。

      ꁦ其余的只要你有能力,全归你,这句话对他充满了诱惑,青竹剑派发展至今,也就百来位弟子,并且天资都不算出众,那些最多虚空境就➃到顶了。

      而且,荀无涯野心勃꽏勃,他想大力发展青竹剑派,这需要大量的钱财物资,而浩然城又十分富有,这让他蠢蠢欲动。

      “我如何相信这件事情可行呢?”

      白苦干枯的脸上笑了,当荀无涯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爽,说明他内心已经同意了,这么问更多的是想问,我们有那个实力吗?

      在白苦放下茶杯的那一瞬,荀无涯察觉虚空中传来了緙一股极其细微的波动。

      念力?

      쩏如果没有山海境巅峰的实力,则根本发现不了。

      荀无涯,轻轻一拂手,一道无形剑气迎向了那道念力。

      空中,两道力量两襤两抵消。

      白苦此时闭上了双眼。

      白苦慢慢闭上了双眼,对于念师来说,用不用眼睛视物其实差㠪别不大,有些人甚至闭上双眼对念力的操纵会更好,白苦就是后者。

      空气中传来尖锐的声音,一道道气刃成形,以极快的速度攻向黤荀无涯。

      ꫈ 뇱 荀无涯面色认真起来,倒不是因为这些风刃ꮻ,而是隐藏在风刃中的那些光点,那每一颗细微的光点都蕴含着白苦最凌厉的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荀无涯,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一刹那쯖,整个议事堂都变亮了三分。

      那是一道道的剑光! 讵

       剑光与念力碰撞,空中响起巨大的音爆,整个大堂瞬间大方光芒,而碰撞的余波,都从大堂空白处流去,而未损坏桌椅分毫,两人对力量的把控极其细微。

      两人斗的旗鼓相当!

      下一’刻荀无涯忽然在原地消失,而他之前所站的位置此刻已千疮百孔。

      念㵣师攻击的特点就是出其不意,且极具杀伤力,沜与念师对敌,实力若是不够,那么胜负也就只˿在几个蒒瞬间罢了,尤其是那位念师还是一个杀手。

      “停㰍手,我想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这次合作的细节了。”荀无涯认真说道,因为对方至少是一位巅峰大念师。

      山海境以前念师的境界跟修道왬用的同一个名字,而山海境之后,包括山海境,念师的境界名称就变了,例如等同于修道山海境的念师왜,被称为大念师。

      “呵呵呵,荀宗主是个明白人。”白苦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刚才从白苦到议事堂再到交手其实很快,并没有用多少时间。䃡

      这时,之前那带路三人姗΅姗来迟。

      三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有点懵佊,因为他们的宗主正在和之前那位老땶者在喝茶,还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老者说是有事相商,这样烼子,是商量好了?

      “来,别愣着了,这位是白苦,红雪里赫赫有名的地字号杀手。”

      三人૥听闻此言,纷纷肃然起敬,报拳行礼。

      红雪里当杀手,并不轻松,越是身份高的杀手,经历的危险越多。

      “那荀宗主,这件事就䧠这뱻么说定了,到时候Ƭ合作愉快。”白苦起身抖了抖衣袖道。

      “好,白老哥뿞慢走。”荀无涯也起DZ身说道。

      白苦䰫点点头,向大堂外迈出了一步,下一步再迈出的时候,堂里的众人已经不见他的身影盬了。

      “宗主,我们跟红雪的人有什么合作啊。”成河询问道。

      “嗯,等下再讲,梧你们三人召集所有弟子到演武场上等我,我随后就到。”荀无ྺ涯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说要召集众人。

      “是。”虽然有些疑惑,但三人还是下去执行命令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