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异术超能>

      十五楼的怪物三人之前就曾遇到过,体质其实不行,算是个懺脆ﱦ皮法师,尹智秀一棒子就能砸晕。

      没了文炳牵制,与肌肉怪的缠斗中它立时落在了下风,重蹈车贤㞺秀的经历被肌肉怪一手抓住脖子,抵在后面墙壁上,生生往里面砸。

      雸 一拳又一帇拳,声如擂鼓,墙壁裂쯇开一张蛛网,不断向四周延伸。

      看起来,肌肉怪像是要将჏满腔怒火发泄到它身上。

      “不好孈!矫”

      严阵以待的四人勃然变色。

      肌肉怪居然没有如预料那般折身下来ᅔ找伤过自己的文炳和郑载宪报仇,而是踢踢踏踏着봪径直上楼,去继续追逐自己眼里的蛋白质来源。

      尤其,它还冲四人示威性扬了扬掌中小鸡仔一眘样出气多进气少的无眼怪,咧嘴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鱓眼神中满满地,是那种猫捉到老鼠后的戏谑残忍之意。

      “它这是怎ﮗ么了齢?!”

      双手握ꐞ紧球棒,停步不前,尹智秀背脊发寒,喃喃自语,问出盘桓在其余三人心中的问题,“忽然之间变得那么聪明?!”

      鉐一直以来,怪物给人印象都是并无真正意识,只是盲目追逐生前欲念行事。

      本质上和那些按照指令行动的机器人没有太大区别赉。

      但如果他们真正重新拥有身为人时的思维能力,那就太可怕了。

      “不是这样。”

      将眼镜固定脈得更牢一些,郑载宪持刀一马当先跟上去,“怪物的复原能力不会是无止尽的,必然会消耗能量。

      它今天㞈已经连续受伤,再加上我们四个聚拢在一起,让它感知到有了足够威胁到它的能力,所以䈠它才想着先去捕捉那两个更加弱小容易得手的小孩子,补充体力后,再回过头来和我们算账,虽然狡猾,但횕应该还只是出于野兽的本能,只可惜……”

      “只可惜它的这个选择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文炳在心中鯈默默补上这句话。

      两姐弟稚嫩而惊慌的求誎救声清晰传入耳中,

      他们不在场,四人机动能力会有很大改善,打不过跑就是了。

      甚至可以用自己和郑载宪作为诱饵,调虎离山把肌肉怪引到更下面去,车贤秀两个就可以趁机将那对姐弟带到1408。

      等吊够时间,文炳和郑载宪大可以重新躲回大本营1107。

      괈看似凶险,但实际运作起ෟ来,成功率和安全性还是有一定保障的。

      촺 ꤋ 本来,这也是他们临时商量出的计划。

      却没想肌肉怪有意无意来这一手,彻底将计划打乱。

      不过……

      “我们也没其他选择了,干就完了,反正大家出来之前,多少也有了类似觉悟不是吗?”

      肌肉怪虽然打破了文炳半异变化状态,但和它直接对拳的豪气似乎还残留影响뙢着自己。

      文炳洒鞓然一笑,用肩浔膀抗抗尹智秀,算是安慰了,紧随郑载宪而去。

      ————

      文炳停住飞快的脚步,与郑载宪并肩而立,抬头看去。 戤 셬

      他知道郑载宪为什么也忽然停了下来,没有任何举动。

      十五楼不只有姐弟两人存在。

      以吓瘫在地互相拥抱的他们为起始,廊道之上,四拨人一线排开。

      还有另外一个不速之客,站在他们与肌肉怪中间,挡住了对方去路。

      肌肉怪太过庞大,文炳只是从依稀露出的衣服身型寽判断是个年纪不会太小的女性。

      只是,外面乱成了这样怪物横行,正常人不是应该选择关好大门躲在家里吗,又怎么会大摇Ჸ大摆出来。

      而且……

      文孚炳目光一缩,定格在某处。

      还推着个婴儿车?!

      这又磻是什么道理?!

      蘁 虽然还没看清对方具体面容,但文炳在心쏗里ȱ已经给这个人做出判断。

      一定早变成怪物了,不会有错。

      显然,眼下又陷入了十三十四楼楼梯间发生的事情:两怪对ꩼ峙,稍有失措,麻烦就彻底大了。

      “那位大婶,是位可怜人赽。”郑载宪和尹智秀都是住十五楼的,无疑要比文炳了解熟稔这里的情况,把嘴凑到文炳耳旁,尽量压低嗓音,但里面的悲悯之意甚是明显,“一年之前,婴儿车滑蘋进了车道,里面的孩子……”

      “从那之后,她就变成这样了,始终坚信孩子还活在世上,没有从自己身边离开……”

      “是个悲伤的故事啊。”

      文炳抿抿嘴唇,感觉心房重新涌进一股另外的情绪。

      摇摇头,将这些念头从脑袋中暂时驱逐出去,文炳抿嘴盘算开来。

      ꟿ 如果本来精神就有问题的话,如此行为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䨈。

      也就是说,对方眼下或许还没被感染?

      “不要吓到孩子们。” 鰟

      对呜咽哭泣的小姐弟温柔笑笑,女人转过头,一手依然放在婴儿车把手上,另一只手将鬓角短发捋到耳后,然后虚握在胸,女人昂头直视比自己粗壮数倍的肌肉怪,软糯而坚定请求,“可…以᪚…吧?”

      文炳与郑载宪对视一邺眼,本来听了郑载宪所说后,他还不太确定,或者说不愿相信对方已经沦为怪物。

      但莬是女人说到最后,三个字突然拉长了腔调。

      和其他怪物一模一样。

      㩼回应她的,只有一脚。

      肌肉怪一脚踹出,推车女人就如殂断线风筝一样直接飞了出迯去,狠狠撞在墙壁拐角搈处。

      至于那个婴儿车,更是从她手中脱离,翻倒在地。

      “姐姐!” 鈪

      年纪更小的弟弟彻底崩溃,转过身,背对怪物,抱住姐姐嚎啕大哭。 姺

      这还不算。

      看都没看女人一眼,肌肉怪重新抬起脚掌,向小姐弟身前的♈婴圅儿车踩去贲。

      挣扎抬起ӳ头,㷥女人眼神涣散,只是凭着最后意志竭力抬起一条手臂,作势阻拦道:“我的孩㗪子……我담的孩子……”

      毫无作用。

      ﲩ婴儿车金属支架一一断折,被肌肉怪那只大脚踏平。

      这还不算,仿佛是瞧出了婴儿车之于女人意义,肌肉怪并没有急着迈出第二步,而是挑衅性地碾上数脚,直到彻底碎烂为止。

      “我的孩子!” 찰

      不能再等了,看着肌肉怪低头抓向两姐弟,文炳、郑载宪咬牙正要冲刺餠。

      就在䕆这时…끀…⪍

      伴随着一连串噼里啪啦的黄豆炸裂声,在这冲击力下脊柱本妯该断成好几截,从此彻底瘫痪的女人在四人眼中ᤢ缓缓从血泊中站起身来,鰌朝着肌肉怪走去。

      在两姐弟前停下Ⱒ,女人脑袋低垂,似是打量着那辆早已面目全非的婴儿车,一字一顿,语气幽幽道,“我…早…说…过…”

      说到后面,速度忽然加快连贯起来,音量也随之提高,女人猛然抬头,怒目看向肌肉怪,“不要吓到孩子们啊!”

      很是感人。

      然而作为把人类视为食粮和增加肌肉的蛋白质的怪物,大块头显然无法体会其中感情,对着女人举起粗壮胳膊,悍然出拳。

      既然有人阻止自己获得蛋白质,那么砸能烂就是。

      “咚!”

      楼ራ板和墙壁材质厚薄不同,这一次的震响也更加强烈,覮震动传递出去,甚至文炳四人都感觉脚下颤抖起来。

      但是,机会来了。

      “孩子们,快跑!”

      后面赶到的车贤秀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到这幅景象,不假思쁭索开口高呼,“往这边跑!!!”

      是他将这两个孩子带出家门的,在父亲死去的情况,他们无疑是把车贤秀当成了唯一依靠,对他的信任自不必说。

      虽然身体依旧还是无比害怕,颤抖不止,但年长一些的姐姐,却还是克服了恐惧,一把拉起自家弟弟,趁着肌肉怪弯腰铑捶砸陌生大婶的空档撒腿飞奔过来。

      四人心中齐齐一松。

      “干得好,孩子们!”

      摸摸两人脑袋,车贤秀鼓励道,“先躲起来!”

      眼见到口的食物再一次从嘴边溜走,肌肉怪扔下不知名大婶,愤怒起身,冲着四人咆哮道,“蛋…白…质…!”

      之前被无耳触手怪洞穿拉扯出来的那些触目伤心的伤口早已经全部愈合,甚至伴随着他的怒吼,不断抽吸空气,身躯居然再次膨胀一圈。

      感受着体内涌动的近乎无穷无尽的充沛力量,肌肉斘怪一脸享受,双臂大张,向文炳四人合身扑来。

      他要将四人一把捏死。

      菉 “这…这东西要怎么挡戅?!”

      没有心思去分辨是谁说出了这句话,面对几乎要占据整个视野的肌肉怪,文炳心中蓦然升起绝望之情。

      情绪也是要酝酿的,他之前和肌肉怪对拳一次,已经把先前积累的情绪宣泄了大半,身心俱疲,再难压制心中念头。

      眼前一暗,醴肌肉怪忽然停下脚步。

      果然不愧是被感染的人类,盲明明承受了肌肉怪多次攻击,那个大婶依旧没死,甚至似乎反而将她身体内的欲念完全唤醒,在顷刻间完成了身体异变。

      轻轻一跺脚,身体高高蹿起,头顶几乎要撞上楼板,大婶精准落在肌肉怪如山丘高高隆起的背部肌肉上,双腿一环,紧紧锁住对方几乎看不见的脖颈。

      抬起头,最后看一眼两姐弟,看着他们走向楼梯口位置,中年大婶眼中属于人的意味荡然无存,眼眸化为纯黑,十根手指更是骤然弹出半拃来长的尖锐指爪,对着肌肉怪胸膛以及相对身躯“小”得可笑的脑袋深深插下。

      “去,把孩子们赶紧带回1408!”

      机会难得,想也不想,文炳迅速转头,对着身边的车贤秀喊道。ᣃ

      “这……”

      车秀贤张嘴又咽回,但他也清楚眼下不是时候,短短时间纠结数次后,重重点头,大声喊道,“我们在1408等你!”

      话说出口,车贤秀就不再犹豫,追上两姐弟,一手牵㌷住一个,“快走!”悖 㺬

      虽然只是指甲,但变异之后硬度不输金属,而且更加利于这种战斗㒶,轻易物就没入身躯当中,肌肉怪吃痛,视线也大受影响,哪里还顾不得继续追杀四人以੯及小孩,双臂高举胡乱挥舞,试图将中年大婶从身上拉扯下来。

      ö

      然而他身上的肌肉实在是太多了,平时固然赋予了浩瀚无匹,无坚不摧的力量,但当敌人落在身上时方才发觉手臂过短,根本够不到背上那个苍蝇一ﰿ样讨人厌的家伙。

       如㈙此一来,可将全身破绽弱䚙点都暴露了出来。

      文炳等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崕挥刀在肌肉怪胸腹自肩膀到腰部拉开一道口子,郑载宪轻盈避开肌肉怪还击,瞥一眼文炳下垂右臂,语气淡淡道,“其实,你也应该一起去的。”

      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桉

      文炳最大战斗力的右臂已쉦经暂时废掉,虽然算不上拖后腿,但留在这里确匪实也起不到太大作礫用了,真心孮不如跟着车贤秀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