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试看体验区专区

      苏恬恬的舌尖舔了舔后槽牙,她不想惹事,可谁让邵芳芳欺负到她头上了,那可怨不得她了!

      她直接一个擒拿手,利落的按住了邵芳芳肩膀,邵芳芳当即发出一声惨叫。

      “苏恬恬,你敢这么对我!”邵芳芳尖叫。

      苏恬恬冷笑一声,刚想开口,就听到耳旁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你在干什么,还不放开大嫂!”

      “是她先对我动手的!”苏恬恬不满地瞪着蓝景琛。

      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对着她的时候就各种威胁,在外人面前反而软得跟包子似得,怪不得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

      蓝景琛轻皱了皱眉,“先放开。”

      苏恬恬只得先把人放开,脸色依然很难看。

      蓝景琛从善如流,“大嫂,恬恬她初来乍到,还不懂规矩,你别跟她一般见识,我替她跟你道歉。”

      “确实没规矩,景琛你以后可要好好教教她,让她明白什么叫尊卑!”邵芳芳神情激愤,她揉了揉自己被捏痛的肩膀,心里暗暗记下这一笔。

      她素来行事乖张,仗着蓝家大少夫人的身份作威作福,却也知道虽然蓝景琛因为身有残疾而失去了继承人的地位,向来是顾雨和蓝正峰的心头宝,轻易得罪不起。

      所以也不敢再提什么搜身的事,铁青着脸走了。

      等邵芳芳离开之后,蓝景琛的脸彻底拉了下来。

      “你还真会给我惹事。”蓝景琛语气很冷,“一来就得罪人,我劝你最好离大嫂远一点,否则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蓝景琛驱使着轮椅离开,苏恬恬气得忍不住在他身后挥了挥胳膊。

      臭男人,只会窝里横!

      等离开蓝家老宅,看她怎么收拾他!

      ……

      下午,蓝景琛带着苏恬恬搬到了北苑的独栋别墅里。

      来之前,苏恬恬还以为他们要搬到哪个乡下去住破屋子,结果来了之后发现别墅很大很豪华,又没有人监视,不受拘束不知道多舒服。

      “这是我的卧室,你房间在隔壁,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进我房间!”蓝景琛指着最大的主卧开口。

      这是要分房睡?苏恬恬眉开眼笑,简直求之不得。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进去!”苏恬恬乐呵呵推着自己的行李进了旁边的卧室。

      虽然住的是客卧,但苏恬恬没有半点不满,这里跟她乡下的小房间比简直就像是天堂,苏恬恬尤其满意她那张床,没忍住躺上去滚了两圈。

      在苏恬恬收拾行李的时候,蓝景琛正在楼下的健身房挥汗如雨,他抛弃了一直依赖的轮椅,身上也不像他脸上表现出来的病弱,反而肌肉匀称,荷尔蒙爆表。

      苏恬恬从房里出来参观其他地方的时候,正巧撞见这一幕,不由惊奇地瞪大眼睛。

      这人竟然不是残废!

      怪不得力气那么大,身手也很好!

      那他为什么要装瘸子?是有什么隐情吗,还是他其实有特殊癖好,就喜欢被别人笑?

      苏恬恬百思不得其解,冷不防对上蓝景琛投来的犀利目光,心里吓一跳,赶紧跑走了。

      在别墅转了一圈,苏恬恬出了一身汗,她回去自己房里洗了个热水澡,洗完发现忘带衣服,就随手扯下浴巾裹了一圈出去。

      结果刚出来就看到坐在轮椅上等她的蓝景琛,惊得她不小心踩到浴巾,差点摔跤。

      蓝景琛见状连忙转动轮椅过来接住她,两人抱在一起,蓝景琛没忍住喘了两声,才幽幽开口:“老婆小心点,受伤了我可是要心疼的。”

      苏恬恬生生被他激出一身鸡皮疙瘩,连忙七手八脚地从他身上爬下来。

      “你!你……”苏恬恬一时间组织不好语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惊讶。

      蓝景琛低下头,语气轻佻,“知道我腿好了,就这么主动?”

      苏恬恬:?

      她什么时候主动了?她是被吓的!

      “腿虽然好了,只是……我身体不太好,很难满足你的所有需求。我们又刚新婚,要是一直住在一起,肯定会出事的。所以为了我们的以后,你也不要太过主动,今天就早点休息。”

      苏恬恬:“……”

      她一脑袋写满问号,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先开始吐槽。

      而蓝景琛说完他要说的话,也没跟苏恬恬解释,操纵轮椅朝卧室过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苏恬恬有多欲求不满。

      对上佣人同情的目光,苏恬恬气得咬牙切齿,暗道之后一定要找回场子。

      晚上一起吃饭,蓝景琛还是坐着轮椅出来的,苏恬恬看着对方苍白的脸色,又有点不确定下午自己在健身房看到的人是不是他了。

      世上真的有喜欢自己装瘸子的人吗?

      苏恬恬想不通,又因为蓝景琛刚才莫名其妙的话在生气,两人吃饭的时候气氛不太好,全程都很沉默。

      吃完饭后,两人各自回房休息,没有蓝景琛在,苏恬恬这一觉睡得极香。

      第二天,苏恬恬睡到全身酥软才起床。

      伸着懒腰出了房间,却在走廊里看到穿着一身正装的蓝景琛,他正步伐从容地往前走,看到苏恬恬的时候还投来一个轻蔑的目光。

      仿佛在嘲笑她什么。

      苏恬恬的动作顿了顿,接着伸出手去拉蓝景琛的手,被对方轻巧躲过。

      “干什么?”蓝景琛语气不太好。

      苏恬恬问了个一晚上都没想明白的问题:“你腿到底怎么回事,一下好一下坏的。”

      蓝景琛白她一眼,说:“想知道?”

      苏恬恬点头,她可太好奇了,“我好歹已经嫁给你了,以后还要相处很久,你不告诉我原因,那我出去乱说怎么办?”

      蓝景琛目光霎时变得锐利。

      “好好,我不乱说,那到底怎么回事?”苏恬恬甚至有点激动,马上就要知道一惊天大八卦了。

      蓝景琛脸色阴沉,这才道:“昨天晚上有人在监视,所以才需要你配合演戏。”

      “那你的腿……”

      “你没长眼睛吗?”

      懂了,就是说他根本不是残废,外面那些都是谣言,都是他在外人面前演的戏。

      苏恬恬若有所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吗?”

      蓝景琛眼神阴鸷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不该你知道的,别问。”

      苏恬恬撇撇嘴,心里不太痛快,但她还算知道分寸,也不想继续窥探对方隐私,就转移话题道:“那以后被监视的时候,是不是还要和你演戏?”

      蓝景琛移开目光,声音冷淡:“这里这么偏,来一次可不容易,没有人会一直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废人身上。所以你不用担心,需要你配合演戏的机会不会太多。”

      苏恬恬闻言松了口气,没再继续追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