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舞视频下载1.4.6

      “死去永远的陪着我不好吗?”

      兔子和狐狸的战斗还在继续。

      另一边姚顺已经跑干出很远了,回头看了礞看,地面的冰霜没有追上来。

      刚才一路奔袭,加上逃命时的奔跑,姚顺此时的体能已经达到极限,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一边休整一边思考着现在的情况。

      ⪠ 狐狸没有死,但绝对离死不远了。

      兔子在说谎,一路上隐藏实力,在最后时刻才暴露本性准备将所有人杀死。

      玓 也就是说大熊很可能就是兔子的同伙,阿道有可能也有危险。

      姚顺一拍脑袋,怎么就把阿道扔在那里了呢?

      大熊受伤了,阿道应该能够逃跑,现在最重要的是㺽先想想怎么逃跑。

      一晚上的时间,竟然有这么多次反转,姚顺真的没有想到좤。

      主要是兔子是比自己ꖍ更加优秀的演员,一路上都表现成一个弱者,却是最强最恐怖的。

      而且每一步都看似合理걜,几乎没有什么破绽。

      大熊઄受伤带着没有战斗力的兔子归队,䮹是寻求保护。

      櫯 兔子在大熊虚弱睡觉的时候跑来找自己求救,过程中讲述来龙去脉也没有什么疑点。

      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姚顺信以为真。

      要⼻说真有什么疑点,就是兔子独自走那么远的距离找到自己。

      븤可恶,还好狐狸偷了金币,让自己回来一趟,不然就要等到쎦兔子将狐狸干掉后,跟大熊一起将自己和阿道合围了。虍

      姚顺紧握着拳头,没想到啊,在末日森林中最可怕的늱不是野兽而是人。

      找来同伴本想一起同行,避免危险,殊不知同伴就是最大的危险。

      姚顺很累想要睡去,强忍着困意一直撑到了天亮。

      天亮了,兔子和大熊都没有找到自己,相对来说安全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賙确认阿道的安全。

      巠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整,困意还在,疲劳恢复ﮕ了些,姚顺继续行动,小心前行。

      姚顺小心翼翼的走䘮动,尽量不发出声音,注意力高度集中。

      走的比较酎缓慢,走着走着퓝感觉有什么正在从䊒背后靠近自己磙。

      回头一看,远处果然有动静,姚顺反熬应很快,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丧命,赶紧爬到树上,Ү利用茂密的树枝隐藏自己。

      捲在树上看着树下的쏚动静,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或者说是谁。

      很快出现在视野中,答案揭晓,竟然是烈阳蛛!

      烈阳蛛左右转动身体,观察周围的情况,之后认准一륬个方向后继续前进。

      在侦查?

      烈阳蛛像极了在侦查。

      怎么会这样?姚顺满心疑惑。

      烈阳蛛不仅仅拥有智慧,还会侦查。

      等等!

      烈阳蛛在侦查什么?

      츪姚顺在树上眺望四周␣,发ሪ现自己已经被烈阳蛛包围了,周围密密麻麻遍布着烈阳蛛。

      膻 辅幸运的是烈阳蛛没有某种很强感知蟂系统,不怎么适合做侦查工作,所以才没有发现自己。

      下去就有可能被发现,到时候被包围了必然会发生战斗,一旦闹出动静很容易被兔子发现。

      可是如果不下去的话,怎么才能找到阿道汇合?

      就在姚顺犹豫的时候,远处传来声音。

      “阿顺!你弟弟在这,快出来吧!”

      ꐯ是大熊的声音!

      姚顺不得不相信,只得往那ἴ个方向慢慢探去。

      没有使用愤怒的情况下,姚顺与普通人无异,无法在树与树之间移动,只能小心的下树,然后趁着烈阳蛛不注意再跑爬到另一ﴵ颗树上。

      反复几次后,姚顺终于看到了大熊,在不远頲处一块空地上。

      大熊身上多处伤痕,显得遥非常狼狈,精神状态却很正常,旁边坐着兔子뢰,兔子身‣边是狐狸的尸体。

      果然狐狸没能逃过一劫,而在狐狸▏尸体旁边,正是被绑起来␱的阿道。

      阿道真的被抓了,看튇大熊的样子经过一番苦战。

      呙 以兔子残暴的个性,没有杀阿道,就是想把自己引出去。

      这明显就是兔子的陷进,也让你看到是陷阱,就看看你往不往里面跳了。

      对方是大熊和兔子,大熊身上有重伤,阿道无法战斗。

      现在出去,就是一种局面,自己和兔子一对一。솵

      姚顺不能准确的判断自己在愤怒情况下的实力,但应该是敌不过兔子的。

      现在不出去自己逃跑,有可能活下来,但是阿道必死无疑。

      媐 ڪ自己现在走出去,有非常大的概率是团灭,自己和阿道都要死濜。

      如姚顺这般成熟理智的老人,怎么选应该不用想了吧?

      姚顺跳下树,走向那片空地。

      “我知道应该怎么选,可是我不能选,因为有些东西,不管活了多少ꑆ年,不管多么懂得变通与利益,都是无放下的。”

      走到空地处,兔子和大熊望了过㒿来。

      兔子恢复了往日萝莉的样子,只不过不再羞涩,笑嘻嘻的看着姚顺说:“阿顺哥哥,你还真出来了?你弟弟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比你自己的鬃命还重要吗?”

      兔子还是那么可爱,或者说不装成羞涩模样的兔子更加可爱。

      但在姚顺眼里已펜经看不出任何可爱了,一起都是假象,她翧很快就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他没有我的生命重要,但是我不能把他扔在这ࡐ。”

      낡姚顺如实回答。

      “顺哥!夬”

      阿道没有多说什么,那张疲惫的脸上写满了歉意,他觉得拖了顺哥的后腿。

      兔子饶有兴致的来回看着阿ಜ道和姚顺,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一个人为了救另一个人不顾自己⢒的死活呢?

      “我问你,你为什么放不下他?”

      兔子瞪着眼睛严厉鷭的质问。

      姚顺没有回答,而젡是依次看向对面的三个人。

      兔子、大熊、阿道。

      心里默念着。

      坏鞿人!坏人!好人!

      毒兔子见姚顺没有什么反应,有屵些生气,再次发出昨天晚上尖利且嘶֟哑的声音。㾭

      ᫩ “我问你话呢!”

      兔子、大熊、阿道。

      ⢱ 敌人!敌人!伙伴搾! 韤 苗

      兔子彻底愤怒了,一挥手!

      大熊朝着姚顺冲了过去。

      而此时的姚顺,在给自己最后一次暗示。

      兔子、大熊、阿道。

      干掉!干掉!保护!

      黄色光芒绽放,大熊来到姚顺넂面前,迎面一拳打了过去。

      金黄色光芒ኹ带着能量波动抵消了这一击的威力。

      拳头打在姚顺胸口䷄的上的时候紪,已经没有任何力ƶ道了。

      姚顺䒜低着头说:“坏人!”

      一把抓住大熊的左手,一扭!

      ொ大熊痛苦的半跪在地㥣,一声惨叫。

      “啊!!!”

      在后面看着的兔子发现姚顺有点不对劲。

      “恩?”

      姚顺:“敌人!”

      手上力ྠ道加大,将大熊整条手臂扭曲成可怕的角度。

      大熊:“啊!!!松开!”

      兔子:“恩?不对劲㦸!跟上次一样,实力瞬间提升了。”

      姚顺轚:“干掉!”

      ␏ ꃲ 松开大熊已经废癃掉的콸左臂,上前一步,双臂张开两拳紧握,向大熊的脑袋两侧太阳穴位置打去。

      这次大熊没有能说出鳠话来,也永ꖀ远不能说话了。

      兔子浑身颤抖着,气的咬牙切齿。

      “你把我的玩具弄坏了,去死!!!”

      姚顺抬头看向兔子。

       嘴里念念有词道:“坏人!敌人!干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