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伊朗女人容易吗

      梁秀成看多了得了绝症后病者的神态,他只能叹气说。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看开点,小伙子咟。你还年轻,日子还很长。不过就是反应慢了一点罢䂦了!”

      簯郑龙听到,十分哀伤地捂着自己的脸,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很坚强的人。

      不管训练怎样苦,他都能承受,不管那么辛苦,他都没有喊出累。

      但此刻听到全华夏都算得上顶尖的神经科梁秀成教授都束手无策,郑龙꿴感觉自己的ԟ梦想就쯁如同泡沫一样破裂了!

      看到郑龙痛苦的样子,梁秀成想了一下说。“或许李老师可以帮到你……”

      话刚说出ਞ口,他就立马闭嘴了。

      郑龙却是清楚地听到了,忙抬起头说:“李教授怎么了?是不是有办法帮到我!”

      梁秀成摇摇头说:“不是。你听错了!”

      “是不是钱的问题?我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我老爸还有点积蓄颣。他也是足球迷,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迓送我去足球学校了!只要能治好我这病,我们家咬咬牙也能凑出来!”

      广大足球学校的学费可不便宜,一年最低都要三四万元。

      郑龙能进广大足球学校,家庭并不算差,是小康家庭。

      郑龙是真的不想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这样白费了。

      “真的不是钱的问题!怎么说呢?我读研时,带我的一劉个教授,他当年可以算的上是华夏神经⁲科的权威教授了。

      齾 也是一个科研项目的带头人,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被内退了!以你现在的病情来ጌ看,常规確的医疗手段暂时是没有办法了。

      或许룚你去他哪里试试,说不定有希望?但是我不敢保证,而且老师他今年应该将近90岁了㘖,他还没有继续科研我都不敢保证!”

      郑龙听到,咬着嘴唇说,“还请蜌粱教授将你老师的☂地位写给我。就算有一丝机会我都䤆要去悗尝试。不然我不甘心!”

      梁秀成抽出一歬张纸,用笔写下了地址,说:“前年我去探望他的时候,他住在这Ḕ个小区!去到的时候,就说是䂸我介绍的!”

      郑龙点头说:“谢谢你,粱教授!”

      梁秀成笑了笑鬋说:“不用,没帮上什么忙。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当年也很喜餉欢踢足球的,可是校队的。不过现在嘛……”

      他拍了拍自己微隆的肚腩,苦㚁笑了一下火。

      帨……

      羊城越秀区一栋独立的房子,门前30多平方米的庭院中一颗葡萄树的蔓延眣着整个竹架,竹架下种哪了一些葱和大心芥菜。

      㳷这样的场景是乡镇里Ꮲ常见的,但在羊城城市中心地段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到是很惊奇。

      在寸土如今的羊城,竟然还能有这样一栋房子,而且还能保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郑龙怀着复杂的心情按响了门铃。

      等了一会儿,一个八九十岁,一米七左右的老人ٗ打开了铁␚门,上下打量了郑龙。֐

      虽然眼前的额老人一头苍白的头发,脸上有着不少地皱纹,但看得出来他精神还不错。

      “有什么딇事?”

      郑龙忙微微죺低头,恭敬地说道:“你賲好,请问是李教授吗。我是粱秀成教授介绍来的!”

      櫿 “哦,进来镾吧!”籞听到是自己的弟子凒介绍的ই,李栋梁当即说道。

      ……

      充满古意的大厅,李栋梁教授坐在一张藤椅上,静静地听完了郑龙的叙说后。

      他想了下说:“你的意思是说,你之前头部受了伤,造成了反应能力下降,ᐴ不再适合当一个职业球员了⌀。所以想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提高自己的反应能力!”

      郑龙一脸渴望地疾看着李栋梁教授说:“嗯!李教授能帮我吗?”

      ః 李栋梁教授沉思了一会儿,他才抬起ꅁ头说:“我一直研究大脑神经中枢,到也研究出一些东西。不瞒你,对于嶶你这种情况到是퐳知道一种办法。只是欆……”

      郑龙听到李栋梁教授说有一种办法,他立马燃起希望地说:“只是什么?”

      “只是这种办法有点危险,你脑补受伤,神经中枢受损,要想再提䁩高你的反应能力,只能通过修复刺激你的神经中枢,才能成功!但是……”

      “但是什么?教授你就直说吧!”郑龙⠲心急地说。 㳳

      “我之前是负责帕金森病症治疗科研项目的负벛责人,研究过一种药物,对神经中枢有修复作用。不过…棍…”

      停顿了一下,李栋梁教授有些遗憾地说。“在第二期临床试验中发现了副作用,对病人造᭫成不鐳可逆转的后果。后来那个科研就停止了,我也被拹内退了!”

      郑龙听到吓了一跳。“什么副作用?”

      “将近6荣成的病人病状能得到有效缓解,甚至还能帮助他们思维清晰,行动敏捷。不过也有将近一兲半的人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病情加重,甚至全身瘫痪!”

      全身瘫痪?

      䑹 郑龙听욙到这后果,吓了一跳。

      这……

      虽뒑然댐自己反应迟钝了一些,但是只要不去当运动员,不去当需要反应$灵敏的职业励,其实还可㊁以活的不错的。

      但是按照李教授的办法,一个运气不好,自己不就是变成了一个废人了。

      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郑龙犹豫了很᷺久,想到一个关键问题,说:“那李教授你觉得,那种药有多大把握能医好我的伤姝?”

      李栋梁听到,他闭㦓着眼柱沉思了一下后,说:“六成䭱!六ⳋ成只是我有把握能不让你出意外。至于能不能恢复,恢复的如何,这我就不敢保证了!”

      ڀ 听到有六成的鍶几率不出意䰣外,还不保证效果。郑龙更加郁闷了。

      要是几率低的话,自己뽊绝对是不敢去赌的。要是几率再高点,自己咬咬牙就答应下来了。

      这六成?你不揞如说五五对半开的好!

      郑龙心里吐槽道。

      是为梦想拼搏一下,还是该接受现实。

      好生纠结啊!

      看到郑龙久久不能下定主意,李栋梁教授也知倳道这事关重大的事,不是随便可以下定决心的。

      他说道:“你回去考虑好了,或者跟父母商量商量邚,决定好了再幂来吧!”

      李栋梁建议郑龙回去想好了再来时,郑龙却是已经下定决心了。

      他看着李栋梁教授说:“做人如果没有理想꺐,跟咸鱼有什么区别!要是瘫痪了,希望李教授能医治我!”

      李栋梁听到,哑笑说:“哈哈哈,这是要我一定要医治你,不然就赖上我的意思了!レ既然你决定好了,길我也不多说了,뤅进来我的瓍书房,我给你医治!”

      郑龙听到惊讶的崵说:“现在?不用签什么保证书、免责书螲之ꔟ类的吗?” 嘧

      李栋梁耸耸肩说:“你觉得以我现在䳡的年纪,还需씢要考虑这些吗?进来吧!” 㒀

      郑龙跟在李栋梁身后,看着他那满䯖头白发,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走进书房,按照李栋梁教授说的,躺在一张竹藤摇椅上。

      看到李栋梁从一个古色的书桌抽屉中拿出了一个盒子,一打开看到里面装着一瓶墨色玻璃瓶。

      긚 李梁栋教授如同一个父濋亲一样抚摸着那个瓶子。

      “这片药片本来是ൔ我私下藏起来,当成纪念的!”

      Ⳬ 看着那药瓶,郑龙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气。

      事到临头,郑龙㸉有些后悔了!

      5要不要赌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