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最新版下载绿软分享

      二人钱财到手,自然要去酒馆大喝一场。

      刚在酒馆坐下,两杯酒下肚,便有两个熟悉的身影走入酒馆,正是被南宫陌骗的玥儿和她姐姐。

      “这也太巧了,这样也能遇到!”南宫陌赶紧将自己藏在酒杯后面,祈祷着对方不要看见自己。

      然而,玥儿眼尖,一眼便看到南宫陌,刚要打招呼,看到“死而复生”诈尸了的萧若何,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过来,自己是被这两人骗了。

      她气得涨红了脸,指着南宫陌喊到,“你们这两个骗子,还我我钱!”说完,便要上前揪他们。

      萧若何依然淡定地喝着酒,他指着南宫陌对玥儿说道,“不关我事,骗你的是他,要钱找他。”

      南宫陌气得踹了他一脚,“你也没良心了!我骗钱还不是为了给你买酒喝?”

      玥儿才不管他们之前的扯皮,直接拉着两人,让他们还钱。

      只是骗来的钱早就换成了酒,所剩无几。南宫陌勉强掏了几枚钱,还给玥儿。

      “就这么点了,其他的都让他换成酒喝了!”南宫陌指着萧若何说。

      萧若何不忿,“好像你没喝一样,咱们一人喝了三杯,叫了几个菜,都被你吃光了。”

      “你们两个坏蛋闭嘴!今天要是不还我钱,我跟你们没完!”玥儿气的牙痒痒。

      “那要不我们把吃进肚里得酒肉吐出来还你?”南宫陌说道。

      “无赖!”玥儿被他气的火冒三丈,催动真气,便要开打。

      白衣女子拉住玥儿,说,“小妹,不要着急,我来跟他们说。”

      说完,便上前一施礼,对着萧若何微微一笑,“萧大哥,别来无恙!”

      “你们认识?”玥儿和南宫陌同时惊呼。

      “我来讲个故事吧!”白衣女子挽着玥儿的手说道,她示意众人先坐下。

      “从前神元派有个女修,名叫黎慕雪。有一次,她随同门师兄去雷泽探险,结果不想遇到凶兽当康,这当康实力顶得上具灵境修士。”

      “师兄害怕,不顾黎慕雪仓皇而逃。慕雪不敌,眼看就要被当康害死。就在这时,有一持剑男修,闯入阵中,挡在黎慕雪身前。”

      “那男修身轻如鸿雁,剑快似霹雳,与当康大战数十回合,终于将它斩杀。自己也被当康煞气所伤,胸腹内真气凌乱,经脉滞塞,他一口鲜血喷出,眼见有性命之忧。黎慕雪想起,师兄手里有玄元丹,可以调理内息,医治内伤。便去向师兄讨要。”

      “师兄不给,他说剑修是问星门弟子,问星门素来与神元派不和,怎么能救宗门的敌人呢!还让慕雪不要与他来往。”

      “慕雪感念男修舍身救助的恩情,气愤师兄独自逃生的行为,就把师兄大骂了一通。然后,回身去照顾剑修。”

      “剑修感受难忍,却也不改潇洒本色。他见慕雪没要到玄元丹,便说去找什么鸟药,还不如给我来杯酒喝。于是暮雪便扶着男修去了城里的酒馆,剑修要了一坛酒,也不往碗里倒,就着坛口喝了。”

      “说来也怪,这剑修喝了酒,头上冒出一道热气,身上的内伤也轻了几分。剑修就这样奇迹般的康复了,而且修为还涨了一大截。”

      “他笑着说说,我这人与酒有缘,别人靠吸纳灵气提升修为,我靠喝酒就能提升修为。慕雪也因此与剑修结缘,他们相互爱慕,却因为宗门之间敌对的关系,他们的感情并不被两边宗门认可。”

      “纵然被反对,慕雪还是执意想要与剑修在一起。神元派大长老为了让暮雪死心,便将她许配给凌霄门大长老赵固之子赵寒风。”

      “暮雪不从,想要逃出宗门,被大长老抓了回来,废去了功力,囚在后山,只等完婚。”

      “慕雪的师妹,也是她的密友,偷偷溜出山门,找剑修通风报信。剑修收到消息,便潜入山门,想要救出慕雪。结果却被发现,大长老带着门人将他团团围住。”

      “这时候,剑修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大长老的算计,他故意放纵慕雪师妹报信,引诱剑修前来,将他诛杀,这样才能让慕雪彻底死心。”

      “然而他们低估了剑修的实力,剑修一人一剑,硬是将包围圈撕开一道口子,杀了出去,救出慕雪,还重伤大长老。只是敌我人数太过悬殊,纵使剑修神勇,还是寡不敌众,他和慕雪被逼到一处悬崖。”

      “”慕雪知道,剑修若是要脱身,以他的实力,绝对可以。但是要带上功力全失的自己,就难说了。她不愿意看到剑修为救自己丧命,便趁乱,在地上捡了一把剑,引剑自刎。”

      “剑修不愿独活,便也不走。他说,‘是你们害死了慕雪,我杀一个是一个,能杀多少是多少!’于是,大开杀戒,决心与神元派人同归于尽。”

      “数十个回合间,便有十几个弟子葬身他剑下,只是他也斗得筋疲力尽,被神元派打落悬崖。只是,大家都没有找到他的尸身,据说是神兽风麒麟救了他。”

      “后来,剑修回到了自己宗门。问星宗主因他大闹神元派,闹出了极大的乱子,惩罚剑修在后山闭门思过,还扬言要废了他修为。”

      “剑修心里有气,便在宗门弟子大比中,戏弄了宗主一番,还把他打了一顿,然后退出宗门,扬长而去。”

      “我讲得没错吧!”白衣女子讲完故事,问萧若何,他就是故事中的剑修。

      萧若何不置可否,看着白衣女子,想起了她是谁,“你是她的师妹吧,贺南琴。”

      白衣女子点头,她就是故事中给萧若何通风报信那个人。

      “你现在怎样?”萧若何问。

      贺南琴苦涩一笑,“师姐死后不久,我因为跟师姐关系好,被他们排挤,于是就退出了宗门。现在带我小妹,做个散修。我炼丹的天赋还不错,靠卖丹药也能维持生计。”

      萧若何点头不语。

      贺南琴接着说,“我听说你自师姐死后,意志消沉,纵酒过度。我想,她在九泉之下,也不愿意你这样自暴自弃,作贱自己!”

      萧若何淡淡一笑,说道,“我还没为她报仇呢,等我杀光神元派的人再考虑自暴自弃吧!。”

      “那你为什么还酗酒?”贺南琴问。

      “我那是为了修炼。我天生体质特殊,能从酒里提取灵气,提升修为。”萧若何说着,抢过南宫陌手里的酒杯,里面还剩着半杯酒,“我之前跟你说,你喝酒是浪费。这半杯还是给我吧。”说完一饮而尽。

      接着,一道金光从他体内迸发,这是步入修炼瓶颈期的征兆。所谓瓶颈,就是在这期间,再怎么修炼,修为也不会提升,除非通过丹药或者是其他方式突破到下一阶段。

      南宫陌三人都是一惊,这种其他的修炼方式,在云镜前所未见。

      “你这是要突破了?”南宫陌问。

      “不过是元婴境的瓶颈期而已,离突破到化神境还远着呢!”萧若何淡淡地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