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电影院

      一名身穿病号服的青年靠坐在病床上,面目狰狞䝼。

      “我没病ࡔ,我没病,我只是暂时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你们这样把我关在医院๵里是非法囚禁,你们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札 猋 웘门口的姜直树忍痛道:“明次同学,是我们,你在说什么呀?”

      闻言,病号լ青年露出恍惚的颜色,被直树덯挡住高木健同样有点震惊。

      【不愧是直树哥,演得可真像。】

      【那枚뭵苹果来得虽然突然,我都能躲开,更不用说直树哥。】

      【他竟然装作没反应过来,硬生生地挨了一苹果。】

      【快点想想、快点想想,平日里我有没有被演过……】

      姜直树捂着肚子走到床前,三人自然잮跟随。

      “明次同学,怎么这么大火气,我们听说你病了,特地᝕过来看饞看懷你。튒”

      比桃子老师头发短不了多少的明次二郎说:“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姜直树:“跟外面的警察叔叔说了一声,他就让我们进来了。”

      ϙ“你们怎么知道我住院的?”

      “明次同学你忘了,我叔叔是一名记者,你的事……虽然不让发,在业内早就传开了。”

      对答如流。

      果然,连续答⚦“对”两个问题,明次二郎的神色有所缓和。鮇 螨

      “不好意思,四位,自从那天我忘记了很多事,而且总觉得有人想害我,Ԫ呃……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姜直树笑道:“我叫直树,姜直树,坐在你ꨌ后面的后面;这位是高木健柔道部的部员,Ꮌ还有井上和织子,我们都是同学ꖗ。”

      “哦,哦。”明次二郎再次颔஄首,“谢ᜋ谢你们能来看我。”

      姜直树笑道:“我们是朋友嘛,你放心,我叔叔都跟我说了,这个案子其实已经跟你没有关系,是不知哪个傻子,认为里面有什么超自然的成分。”

      깇 “纯属瞎扯,难道是鬼魂控制那个混蛋来杀你的?겻”

      ຂ 明次二郎颓然,“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他们说是为容了保护我……放屁,他脹们分明是怀疑我,如果不是那个混蛋要杀我,我一辈子也不会蹎跟那种人有任何交集。”

      “没错!”

      럐 姜直树顺势坐到了床沿上,“明次同学,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沯呃,其实,还鷒有一件事,我听说了你的事,想帮你,就是……我叔叔那边,写了一篇专题报道,大的媒体发不了,上小࢐媒体应该也能有些反响,给某些傻子点压力。”

      Җ 笔记本,一根笔,“我替叔叔采访一下你,我不会的啊,关于这件事,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来记鏫。”

      明次二郎抬头。

      몯 姜直树嘿笑。

      两人对视数秒,最终前者说了声“谢谢”。

      “警察说我在那件事之后一直念叨有鬼魂缠着我,其实那都是被吓得,当时的情况,我实在说不出口……”

      姜直树点头,“我明白、我明白,明䎐次同学说什么都可以。”

      ……

      ᭌ半个小时后。

      四人从病房里出౵来,向门口的警员鞠躬。

      “谢徐谢叔叔放我们进去。”

      岂 年轻警员不太理解,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病人情况如何?”

      ⁅“挺好的。”

      说完这句话,姜直树直接招呼走人。魓

      医院外面,北原雄野的车已在角落等了很久。

      上车关门,北原问道:“怎么样,他究竟有没有鶁问题?”

      这回没用人看,姜直树主动开口道:“全是问题。”

      “明次二郎说自己失忆了,刚见ᅓ面的时候⦆,他不先问我们是谁,而是问我们是怎么进去的,这就是问题。”

      “他明显对外퓟界十分排斥,我随便应付两句,他就㱻选择了接纳,ﵴ这也是트问题。”

      “还有现在是放学时间,校服的确可以빏证明我们的身份,可在贵族学校,放学还穿校服的学生太少了。”

      崺 쏪 앾 “看看嘛,我们的校服虽然很合身,太新了,而且明ퟌ次二郎今年高三,我们的㩈年纪除了高木,没谁像一名高三的学生。”

      ꙯ 还有ၤ。

      还有。

      还有。

      ᓻ ……

      “综上所述,他只不过是配合我们演戏,如果他没问题,为什么要៤演?”

      “……”来自高木三人。

      “……”来自调查组长北綋原雄野。

      前三人是跟着直树一起进去的,如果不是刚才的话,他们真的没有发现这么多问题。

      北原琎雄野则是一开始僧戴着有色眼镜看直树他们,对他们不抱希望,听完之后若有所思簢。

      “那么,除꟥了这些表面问题➭,你们还发现了什么?”

      㲲 姜直树冕回答:“没有。”

      똺“我们这趟去只是为了确定他身上有没问题,既然有,我们就可以正式展开行庭动了。”

      앸“北原组长,麻烦您带高木去看一看十凉平的尸体。”

      高木健立即反对,“直树哥,我可是你的亲弟弟,刚才你说⧫我长得老我澯已经忍了,⡦看尸体这种事为什么还要我去?”

      姜直树摊手,“쌑织子是不可能去那种地方的,井上要去明次家,打听事发前明次二郎有无异常,我要ꀲ去十平댇家打听死者十凉平的异常,如果你可以保证质量地完成我们的任务,跟你换也不是不可以。”

      狷高木健:“……”

      三个男生,井上疂擅长测谎,姜直树与人打交道的能力甩Ô高木十条街。

      㳡 韪 所以他只能选择继续忍툥。 﫩

      㩎这时,和井上一样,始终保持沉默的八云羷织举手,“直ᾥ树同学,我的任务是什么?”

      直树回答:“去查十凉平念叨被鬼魂缠之前,久田市去世的人的信괶息,如果那什么被杀才会行动,十凉늯平八成也杀过人。”

      - ......

      “叮铃铃”~

      熟悉的便利店。

      熟悉的风铃声。

      柜台后面摸鱼的美女店员赶忙把手机收起来,说道:“您好,欢迎光临ᐮ!輪”

      换回常服的縒姜直树:“玲子姐,下午好。”

      瞬!间!降!温!

      便利店还没到ꋐ开冷气的时候,室温却是直线下降。

      “姜直树!..铦....你这个混蛋,你还有脸回来!”

      没有废话了,一顿捶一顿捶,直到下一名客人进门才算罢休。

      “不好意思,这是⒃我姐姐(弟弟)。”

      给那人结完账,玲子姐不打了,脸色却是依旧很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