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三级片

      程千帆略一思索就明白覃德泰此举的用意了。

      捂盖子。

      巡捕房出了个汉奸,这是大丑闻。

      这件事要是被曝光的话,影响会非常恶劣,而作为中央巡捕房的大佬,覃德泰首当其冲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相比较一个汉奸巡捕被杀死,一个巡捕上吊自杀,面子上好看多了。

      而且这个巡捕自杀的原因是重情重义,弄不好还会引来一阵唏嘘和同情呢。

      至于说了解老莫的秉性的人会不会相信,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

      覃德泰给老莫的死亡定了性,那么,事实就是如此。

      程千帆也不得不佩服覃德泰的手腕和能力,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没给事情发酵、闹开的机会,干脆利落的就给这件事直接定了性。

      这样也好,虽然不排除覃德泰会私下里调查老莫的死因的可能性,但是,最起码在官面上这种定性,对于程千帆来说是极好的结果。

      而且,程千帆不无恶意的揣测,以覃德泰对待老莫的态度,老莫的死,未尝不是覃德泰乐于看到的。

      特别是在老莫可能是汉奸的情况下,这就是一颗地雷,再晚一些爆炸,覃德泰也难免受到波及,要知道,老莫是覃德泰安排进巡捕房的。

      “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干掉了老莫呦……”何关手指头转着警帽,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不过,他眼神中的渴望让程千帆看出来些苗头。

      这小子对于除掉老莫的人很感兴趣,确切的说,何关对于抗日锄奸的英雄带有一丝崇拜。

      程千帆不得不再三提醒何关,不要对任何外人表露出这种情绪。

      “怕什么,大上海还是中国人的天下。”何关不以为然。

      “这是法租界,是法国人的天下。”程千帆冷笑说。

      “你啊,真没劲。”何关不爽的嘟囔了句,从兜里掏出几排勃朗宁9mm口径子弹扔给程千帆,“带着防身。”

      程千帆掏出配枪,卸掉弹匣,扔给何关,摸出自己的空弹匣,慢条斯理的将子弹卡进弹匣。

      “走了。”何关摆摆手。

      看着这家伙离开的背影,程千帆微微摇头,何关对于锄奸英雄的崇拜让他欣慰,也有些担心。

      ……

      待何关离开之后,程千帆面色变得严肃。

      他现在有八成的把握刘波是为日本人效命的。

      对于刘波的身份,程千帆有两个猜测。

      刘波是中国人,他是汉奸。

      刘波本身就是日本人,他是日本特务。

      换做是其他人,大概率不会去怀疑刘波可能是日本人。

      程千帆则不然。

      在东亚同文学院学习期间,程千帆就深切了意识到日本人对中国的狼子野心和隐藏之深:

      不少日本学生,说中国话,生活、饮食习惯也完全按照中国人的习惯。

      这些日本人就连骂人的时候,都是使用中国方言,完全做到以假乱真。

      可以说,他们的言行举止和中国人没有什么两样。

      日方培养这些比中国人还中国人的日特,其目的昭然若揭。

      程千帆已经可以想象,在华夏大地的各行各业,肯定潜伏了不少这样的日本特工。

      他们就是日寇的眼睛和耳朵,贪婪狠毒的目光扫视着华夏大地。

      对于刘波,程千帆提醒自己必须保持高度警惕,想到极有可能是一个日本特务就隐藏在自己的身边,并且和自己关系很好,他就不寒而栗。

      巷子里,何关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想到自己竟然怀疑是程千帆对老莫下的手,他就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好朋友。

      现在他放心了,根据他的观察,程千帆听到老莫死了的消息后的惊讶和一闪而过的高兴之情,足以说明这件事和程千帆无关。

      只是,排除了程千帆的嫌疑,年轻的巡捕的心中却莫名有一丝淡淡的失落。

      ……

      程千帆炒了几个菜。

      一份虾皮炒蛋。

      一份红烧肉。

      还有一道油煎小黄鱼。

      “浩子,下班啦?”

      “是的呀,下班了,姨婆好。”

      “浩子,来找你帆哥?”

      “是啊,帆哥在家吗?”

      “在的,没看到下午出去。”

      “浩子,可了不得了,你帆哥今天险些丢了命呢。”

      “啊——”

      “是哦,你听我给你细细讲。”

      半掩着的门,遮不住巷子里的说话声,程千帆就听到李浩急匆匆的推开门进来了。

      “帆哥,你没事吧,我刚才听说——”

      “没事。”程千帆微笑说,“饭好了,准备吃饭。”

      李浩将手里拎着的酒瓶子放在桌子上,三两步窜上前来,围着程千帆看了又看,确认他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

      “说了没事。”程千帆感受到李浩对自己的关心,笑了说,“去,洗手去。”

      “欸。”

      ……

      吃晚饭的时候,李浩再三询问早上出了什么事。

      程千帆拗不过,大略讲了讲。

      “怎么了?”程千帆放下筷子,看着有些沉默的李浩。

      “帆哥,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李浩抬起头,眼睛红红的,“我今天早上没来。”

      “嗐,关你什么事。”程千帆笑笑说道,“我不是说了嘛,我很好,我没事,再说了,幸亏你没来,要不然你就危险了。”

      “我不怕危险。”李浩梗着脖子说,“我愿意为帆哥挡枪。”

      “说什么呢。”程千帆生气了。

      “帆哥,我是说真的。”李浩抹了一把眼泪,“我不怕死,我就怕你出事,我,我记事以来,就只有你一个人对我好,你是我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就再也没有亲人了,我宁愿我出事,也要保护你。”

      程千帆看着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李浩,听着这番话,心中泛起一股暖流,“我能保护好我自己,以后别说这种话了,我也不希望你出事。”

      “帆哥,我烂命一条,你比我重要。”李浩倔强的说道。

      “闭嘴!”程千帆一拍桌子,看到李浩吓得不知所措的表情,他叹口气,“浩子,记住了,你不是烂命,我不想再听到你说这样的话。”

      “帆哥,我……”

      “浩子,你永远记住这一点。”程千帆的表情无比认真,严肃,“你李浩不比任何人低等,你的生命是宝贵的,有尊严,你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你是李浩,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是我程千帆的弟弟,是我的亲人,记住没?”

      “帆哥,我记住了。”李浩眼睛红红的,咬着牙,重重的点头,似乎是要将这些话咬烂、嚼碎,咽进肚子里,和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