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爱天天乐天天玩

      ᚐ “果然,写东西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甩甩酸痛右手,看着纸张上的墨迹,文炳无礔奈叹口气。

      天色又一次暗了下来,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投射到地板上。

      四周听不见那些怪物狩猎厮杀的吼叫声,难得的静谧。

      磨蹭了大半天时间,这匌部半日记性质的《甜蜜家园뫂》也才不过写了三四千字,刚刚起了镃头的样子。

      之所以起这个名字。

      当初哪怕明知道累赘,尹智秀也要带上自己珍惜的贝斯一道行动。

      就算已经是世界末日了,也要坚持追求自己的独立??梦想不动摇。

      她K要写出首歌曲用以记录现在。

      和文炳对李恩赫说的原因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尹智秀双眼熠熠生辉,似乎有着星辰大海在其中。

      忆念着尹智秀说的那句“即便是最深沉的黑暗,也会因为最微弱的光亮而消失”,文炳脱口而出:“那就叫《甜蜜家园》吧……”

      用在这里,也很恰当。

      Ί 绿之家房客当中첊,目前他最熟悉的无疑是车贤秀,故事自然也是以他的故事作为开篇,偶尔掺杂几句作为邻居的个人视角。

      他怀揣着什么的心情,一个人来到这破败的城郊公寓……

      窝在家里,一日三餐,全靠快递送来的方便面生活……

      站在天台女儿墙上,犹豫着是不是要跳下去结束这乏味无趣的人生……

      行尸走肉,例行公事般地打完游╘戏后,就是细数着日历上的时间,等待着最终梦想的动画真人版上映……

      偶舩尔,被故意忘却的记忆碎片也会趁机泛起,﬍提醒着他不要忘记那沉重痛苦,不堪回首的춻过去。

      笔尖每流淌出一个字,文뇐炳就感觉自己越能代入理解车贤秀的角色。

      恍惚不分彼此。 ﶞ

      也是因为这样,他才有意识地放缓写作进度罢,不单单只为了更精细地咀嚼品味车贤秀的每一分悲欢离合。 툆

      更是恐惧,继续深入下去,会迷失了自己。

      放下纸笔,蠜文炳站듋起身扭了扭脖子,双手交叉,掌心朝头顶推去。

      浑身上下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黄豆殔爆响声。

      ᶌ “可惜了。”

      绕过桌子,文炳提起双刀,赤脚站在客厅中央,不急于挥刀,而是轻缓吐纳调节呼ѡ吸节奏。

      感觉到心真正静下来,文炳跨步,夗挥刀。

      竖劈,横削,左右斜砍,上撩,回掠。

      六个基本架캤势,千篇一律。

      速度远非绝快,但配合上双刀攻守,以及步伐进退的变换,就给人营造出眼花缭乱之感。

      虽然距离郑载宪还差了不少火候,但已经绝不再是刚刚握上刀剑的新手了,进ᐂ步只能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文炳自信,如果再遇上当初那个已经“进化”成蜘蛛一样的章鱼怪时,面对它那些鞭子形态的触手时,就算不能完全接下化解,还需要郑载宪쟛和尹智秀策䕇应掠阵,也不会再像上次那样넮全无章法,全凭一个“快”字地靠运气胡乱挥舞。

      不知挥出多絕少记,直到月上中天,文炳长呼口气,终于停了下来,静静等待憋了许久的汗水猛烈从毛孔中逼出,打湿衣服㻖。

      房间还是太过狭窄逼仄,짾根本无法让人畅快演练。

      看看自己手背,文炳若有所思。

      刀术进展之快,作为当事人的他感受尤深。

      ᯢ 就算怪物化后身体素质全方位提升,掌控力亦是如此,文炳又“偷学”了郑载宪挥刀,仍旧不能解释。

      就好像这具身躯本来就有极深厚的癋底鰳子,只不过先前被用鞘封印又被泥土尘封掩埋起来。

      自见到郑载宪出刀斩杀怪物后,这份本能也才开始逐渐唤醒。

      鼁 之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呢?

      走㾜进洗手间,凉水从花洒中喷涌而出,戛流淌过全身肌肉,将黏糊汗液冲刷干净。

      一派清爽。

      文炳又一次开始思考这个下意识回避,每每认真强迫自己去想时,就感觉脑袋针扎一般的问题。

      不߇过还好,在车贤秀梦中游过一场后,精神和体质抗性似乎앢双重增长,追索之时,疼痛程度减弱了许多。

      还是那片赤色火焰席卷的天地。

      只不过这一次的画面不再静止,“文炳”并不是一味地꠮居高临下,欣赏着末日景象,而是动了起来,挥动着一团不知是刀还是剑的火焰在屋宇建筑间来回跳跃,追杀着某道同样看不清模样的黑影。

      不仅仅是要分出胜负,更是要一举决定生死!

      ———— ⒉

      “不错啊……”

      文炳挑挑眉毛,看着托盘里面的巧克力、面包片、方盒牛奶,份量令人意外地ቤ充足,甚至还奢侈地放了根香肠。 㭱

      “这ᑼ是对有任务在身人的优待,不是你自己不放心让车贤秀一个人上去,非要跟他一起吗,真是拿你没办法。”

      对于文炳违背自己的计划,李恩赫显然并不是那么开心,用钥匙解开缠绕在门上的锁链,“如果只是留在这里,那么食物供应量就要减少很多了。大叔,你也要去吗?”

      最后一句话,嚡他则是看向边尚昱。

      他之前几天估计都没怎么好好ӂ休息,一直在奔波、追逐、打斗、搜索。

      现在伤口虽然依旧没有处理,但过了一晚上的充足睡眠,疲累尽消,앥无论是体力还是精神,都处于充沛巅峰,比起昨天冲向崔允载时不知强出多少。

      边尚昱没有答话,只是狠狠扯下片面包,撕开香肠包装袋,塞进嘴中,大口嚼烂。

      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单纯给机器补充驱动能源。

      三人心情各异,但比起另一边,就完全称得上和气了。

      “就这样吗,你要饿死我吗ᴉ?!”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便利店老板从ȭ昏迷中醒来,퀤不过看样子他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感染的事实,对给自己送饭的妻子大喊大叫,发泄不满,“我被关在这里,你꤉很开心吧?!”

      “高兴得不得了吧?!ឝ”

      声音忽然阴测起来,金石岘忽然出手,一把抓住女人递食盘的手腕扯向自己,威胁咒骂道:“如果我变成怪物,第一个就会吃掉你,所以不想死的话,你就快想点办法啊,你这蠢女人!”

      女人脸颊紧贴金컿属格栏,哭腔沙哑:“有人说食物要节省着吃……”

      ⑺ “谁说的?!”

      寻不说⭽还好,一说这个,便利店老板重新暴怒起来,“那些食物都是我的!”

      쑣“他们说之后要分着吃……”蝳

      ……

      文炳含೒笑看向李恩赫。

      显然之前一楼生存者还没意识到已经是真正的世界末日了,不得不遵守旧有秩序规矩,金石岘硜这个没几两力气的糟老头才能守住在珍贵无比的一屋子食物。

      李恩赫也不便强行醶出面鼓动抢夺瓜分,否则得了好处的众人,可不一定会念他这个带头恶人的腎好,甚至秩序可能直接崩坏,变成对文炳等人最有利的武力强权统治生态。

      但便利店老板现在既然被感染蕴隔离禁闭起来,将他的物资充为公有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

      “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立刻就会变成ژ怪物也说不定哦……”

      慢悠悠踱至旁边,文炳背靠墙壁,将牛奶吸管放进口中,也不急着出手阻止,嘟哝道:“僎这样大叔ள你还要继续下去吗?”

      “混……”

      金石岘先是一怒,待看清后立马变脸,松开手掌,将自己的托盘递向殶文炳,满ꨪ脸堆笑道:原来是你啊,文……”

      캐 昨日表决之前,他一꒼心只想着把文炳、车贤秀这两个感染者赶出去ꊸ,哪里记得住文炳名字,不过这也难不住他ẩ,“文先生,听说就是因为有你贤秀那孩子才没变成怪物的,我才ㅞ是感染初期,应该很容易就能治好吧?”

      文炳没有不去接金石岘笼络示好送上的食物對,只是饶有兴致ᚣ地打量着这对夫妻,盯得金石岘心里直发毛,完全猜不到文炳在想些什么ꠈ。

      秩序真得变了。

      看着沉默搓揉手˜臂的金石岘妻子,文炳真切感受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ۏ金石岘家暴妻子绝非一时半会,而是持续了不知多少年。

      久到加害者和被害者都已经习惯这种相处模┨式,根本不会想着改变。

      然而,刚才在文炳眼中,金石岘妻子心火猛然一涨,逆来顺受的外表下竟然流露出一抹森寒杀意。

      如果手臂没有被捉,身边又恰好有件比如水果刀一类的凶器,恐怕她会直接抓起来捅向自己老公吧。

      如果还是在原先秩序下,对方心中就算无数次生出此种念头,距离施行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绝不会像刚才一样。

      是因为李恩侑、抱小狗女人以及徐伊景这些不同年纪,不同身份女人当﬉众怼金魃石岘给她带来的勇气?

      偙还是因诀为觉得金石岘时日无多,如果他变成怪物,就再和人这种生物没有关系,与死无异,如果再不抓紧时间动手,自己就再没机会,剩下的日子只剩遗憾后悔……

      文炳摇摇头,这些졡或许的确是促使她坚定心念ᝧ的原因,但根本上,还是金石岘成为感染者,连锁反应导致的秩序崩毁重构。

      只是……

      文炳暗暗叹息,当被杀意充斥头脑的同时,身前这个女人也不可避免地向着感染的深渊滑去。

      要知道怪物化,本身就是因为自身做不到,所以祈求通过变异来完成自身无法达成的目标。

      䂳如果,金石岘知道了妻子已经无法再㳺忍,甚至ꂐ打算杀掉他报仇,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愤怒、悔恨、害怕,会是哪种居多?

      文炳正在想着这个问题㊔,没留意到崔允载突然出现,对女人笑笑,拍拍金石岘肩膀,劝慰他道:“你得忍耐啊渭,我也一直再忍呢……”

      心中一旦ᅳ有了定见,无论看什么都难免受到影响。

      文炳目前对崔允载就是这样,虽然并没有证据表明他做了什么,但无论看⿕到他做什么,总是忍不住往坏里揣摩动机。

      做个和事佬,说上句无关紧要的话,就同时拉近了和夫妻两人的关系,就像之前用食物拉拢生存者树立友好善良形象一样。

      “文炳先生你好。ຘ”

      一晚上的功夫,也足够他整理心情,昨天的惶恐被压下,崔允载若无其事地对文炳笑笑,状似好奇地问道:“你是感染者不是也该像贤秀和社长一样被砱关起来,怎么还能随意走动?”

      “没错!”

      听到这里,金石岘㟼也来了精神,他不敢对唯一的救命稻草文炳发火,只能找心目中最讨厌的李恩赫撒气,“李恩赫,你给츊我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来的可不只有一个人。”

      文炳下巴微扬,示意他看向快速解决完早餐,正大步走过来的边尚昱,“边大叔也要和一起上楼执行任务,如果社长你不怕的话也可以加入,食物优先供应喔!”

      听到“上楼”两个字,金石岘立马把头缩回去不再说话,当没听到,崔允载表情却一下子难看凝固起来,双手抓住卷帘上的金属管,怒声追问:“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喽,我们要去十四楼接个人下来,顺便腞搜集些物资。”

      再次交由❺李恩赫打开房门,文炳一面招呼车贤秀出来,一面耸肩,轻描淡写道:“你家里是在802吧,反正顺路ꁄ,需不需要给你从家里带些东西回来。对了,房门密码是多少来着,2132…?”

      见崔允载心中火焰随着自己话语不断起落厄,改变颜色弄实在是很憞有意思,算是稍稍报复了下对方恩将仇报的行径。

      不过,文䭩炳也ほ不得不承认对方意志确实称得上坚强,哪忟怕脸色џ难看至极,对边尚昱的恐惧更是深入骨髓,又开始紧张地啃咬手指,却依旧没有绝望,反而越发活跃,心思疯狂转动,挣扎着想要找出一条生路出来。

      파 “把他一玹个人留在这里感觉也不好。”

      视线从李恩赫移到来送自己二人的的尹智秀럷、郑载宪,文炳心中诡异一沉,忽生不妥。

      对崔允载了解最深的就是边尚昱,自己也能通过对方情绪一定程度上预判对方。

      郑载퐬宪三人都不傻,李恩赫尤其聪明,他们也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心곻慈手软。

      ế 但都没有崔允载的那股子彻底的恶意。

      如果自己两个走了,崔允载说不定会搞出什么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