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二郎天堂网2018

      “这女鬼,有点意杂思。”

      虽然陷入了黑暗,但这点黑暗对宁权和邱篆愁而言算不上什么困难,一妖一人继续交谈着:“女鬼与那张府少爷身上并没有什么因果线,这女鬼死了恐怕有七八载了,也不是↠这张府少爷害得,她却要来寻张府ᬖ的少爷,怪哉ℜ怪哉。”

      邱篆愁打㥚了个哈欠,呼出一口腥气来:“此类鬼物脑子都不太好使,最喜幀欢的就是杀人吸魂,这样也挺正常。”

      听到邱篆愁这么说,宁权在心中ꞷ乐了一下,一个妖怪说鬼物没脑子,确实有点可笑。

      不过很快宁权便调整状态,缓缓张口道:“篆愁里君,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

      之前宁权还是有点忐忑的,鉘如果那厉鬼锃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大鬼怎么办,在遇到这头厉鬼之后,宁权也就放了心。

      顶多ᘭ和哪位崔夫子的阴气差不多⢜,以宁权现在ऒ的能耐,一个拘魂就能将其束缚,令其动弹不得。

      “如今醿魔涨道叄消之际,我身为妖族,怎么能让阁下出手?”

      邱篆愁笑了笑,说出了一路宁权져也不知道邱篆愁到底是在挑衅还是真情商低的话来。

      言毕,邱篆愁줥忽然长袖一挥,令人感到不适的妖气冲天而Л起,邱篆愁的身影消失在宁权的桌对面,身体大了不止一倍,连人影都不在:“突那女鬼,还不给我过来!”

      一道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四面八方叱咤而来,震得张府中人脑壳᷊嗡嗡作响,原本熄灭了的大红灯笼也是一个接着一个亮了起来,只不过原本黄红的火焰变成了诡异的劾碧绿色。뎮

      在众人的惊恐目光下,一只足有半ᦧ人高的血红色巨大眼珠从天上伸进了屋内,眼球中只有一道细缝似的黑色瞳孔,正瞪着张府院内里的每一个人,在碧绿灯火之下映⇲出一张张惊恐的脸庞。

      “妖怪!妖甊怪啊!!!”

      “救命,救命,娘亲,娘亲救我...”跭

      邱篆愁的妖身比起之前出现的那女鬼更加恐怖,之前那女鬼此刻也被邱篆愁的妖气所震慑,根本不敢有任何动Ȕ作。

      这女鬼与邱篆愁相比,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女鬼只能让人感到恐慌,而邱篆愁是正儿八经的让人感觉到对于死亡的恐惧感。

      宁权瞪圆眼睛,看着眼前的邱篆愁妖身,明面上依旧是平静无波,似乎看惯了大风大浪,但内ྚ心里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这个世㛙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蜗牛?!

      柗宁权之前以为的邱篆愁冹妖身最多딬也就耕牛那么大,但却没想到邱篆愁的ᄉ一只眼睛就已经有半个人类觎那个大了。

      有武林翧高手壮着胆子,顺着眼睛的方向望去,却见不到任何东西껿:黑夜与那妖怪的身躯相融洽,他们根本分不清天空的黑到底是因为垡黑夜还是因为被这妖怪给遮蔽!

      “我命休矣!”

      张天成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邋遢乞丐也᷐被吓醒,双腿发软,一股尿骚味在前院飘散。

      而那想要窥一계斑而知全豹的武林高手虽然现在也十分骇然心跳怦怦直跳,但也是个还能动弹的人物。

      于是,这位武林高手二话不说准仓备逃粤跑,但看了周围一刂眼,绝望了,这里没菠有任何地方可以让自己逃跑的。

      㴰邱篆愁也不曾理会这些家伙,眼球收回,梭紧接着一阵妖气弥漫,重新化作人形的邱篆愁出现在院子中ᶰ央,在他的面前那女鬼被觋牢牢禁锢。

       邱篆愁看向宁权,微笑着道:“宁真⳨人,您看这女鬼怎么处理?”

      邱篆愁的这句话㻔响起,登时让满堂宾客为之一愣,纷纷朝着邱篆愁的方向望去,却见宛如谪仙人的宁权,不由为之一怔。

      他们之前倒是知道宁权在此,但都下脢意识的忽略了,如今经邱篆愁提起才发现,这宁权竟如此风华绝代,宛如仙人下凡啊。

      满堂宾客中最爋震惊与惊喜的还是属于⋣张府主人这两父子,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自己请的这些滥竽充数的乌合之众中竟然藏着一个真高人。

      这种感觉难以言明,只能用激动万分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

      “篆愁君好强的手段。”

      宁权鼓着掌站起身来,一步步朝着那女鬼走去,一袭青衫随风飘动,原本因邱篆愁妖气席卷而起的狂风也变得平稳了起来。

      微风拂过众人面颊,所有人只感⠦觉有一双轻柔的手抚摸着他们,原本紧张恐惧的内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淧 见此一幕,满堂宾䝤客无不认为这个一直混迹在他们中间的‘宁真人’是位正儿八经的得道真仙。

      宁权看了一眼女鬼,紧接着便将声音微微焿抬高,喊道:“僶不知张员外以及张公子何在?”

      婃“在,在这儿!”

      体态微鼠微有些肥硕的张员外连麋滚带爬的来ꊊ到宁权面前,带着他那已经有些吓傻的儿子,对着宁权拱手作♳揖道:“宁真人,您縹请吩咐。”

      “主要是询问张公子一些事的。”宁权道,“张公子是怎么招惹这女鬼,惹得如此祸患?”끢 勚

      “额...我...”

      㡘 张府少爷还没缓过神작来,一⯟旁的张员外忙给了儿子一脚,陪笑道:“宁...宁稽真人,犬子张绛,您直ꗍ呼其名便可,公ר子一词折煞了我等凡人啊。”

      说罢,那张天成张员外心一狠,猛地一个大嘴巴抽在了自家儿子张绛身上,低声喝道:“宁真๧人问你话呢,你还在等什么呢?!”

      定了定神,张府少爷张绛才哭丧着脸张口道:“我...我根本就不认识근这女鬼啊!”

      “张郎好狠的心,当初与我月下海誓山盟,如今却翻脸不认人,天下男子果真如此绝情...”

      一身大红嫁衣的女鬼悠Њ悠张口,全然无了之前那般阴森森的模样,反而欲说还休,声音中隐隐有些泣声,我见犹怜。

      这样的举动一下子就让決在场的宾客内心躁动不已︳,甚至有㖓些忘了这女人其实是个鬼魅Ⴒ。

      缏“我和这女鬼根本就没关系,就是我倒霉好ਧ吧!同行十四人,为什么就找上我?!蓛我到底哪儿得罪了你?!你为什么要穷追不舍!”

      似乎是有高人在此,这张绛少爷也不怎么惧怕女鬼了,便义愤填膺将真相讲了出来。

      原来这是在三个月前,张侇府的少爷张绛外出游学惹出来的事儿。

      当然,张绛是个纨绔子弟,家中有大把银子,名义上是在府城读书,实际上就是和一群同属政和府的其他家族纨绔们一起吃喝玩乐、花天硷酒地的。

      张绛的家室虽밀然在府城这个圈子里不算什么,但也能和那些ᢁ公子少爷们玩的下去,直到三个月前,他们听说岄画舫上来了一位倾国倾脢城的美人儿,他们一行十四个狐朋狗友便一同去瞧瞧髶。

      当晚,同姓的一位赵公子便中了头彩,成了那美人儿的入㟬幕之宾,其他十三人只能和美人儿身边的两位侍女在ﱬ外面吃䓘吃喝喝玩游戏了。

      当夜酒过三巡,还没来得及做最关键的事儿,张绛便听到赵公子掣发出顃一声惨叫,随后就跌꡴跌撞撞的跑了㪿出来,脸砗色惨白到吓人。

      赵公子说什么都不肯说里面发Ⴆ生了什么汃,斱一路跌跌撞撞的逃跑,边跑边说什么有鬼,最后甚至跳船逃跑也不肯继续留在画舫上。

      出了这档子事儿,张绛和同伴自然也不好继续留在船上,便纷纷告辞。

      说到这里,张绛顿了顿,看向那女鬼,颤抖着쓞开口道:“她.낑..她就是当时服侍我们的两位侍女之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