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全网下载

      翌日后,刘章率领齐国诸人启程离开吕国前往长安就任,吕台赠给其⣌大量的美酒美食,并派相国樊市人和王太子吕嘉送刘章诸人出城,刘章见吕姝儿并未前来送行且无只言片语带到,略显失望,向吕嘉致谢过后,便催促人马前行,渡过河水,往西而去。

      自那日比武过后,吕姝儿便几次召东方靖玄入宫“讨教武艺”,都被东方靖玄骺以公事繁忙为由而一一婉拒,一来他认为此女心思复杂,权欲极大,不敢招惹,怕被她看出自己心向刘氏,招来不必要的麻烦;ন二来他心系刘心妍,几次设法约见都未能成行,理所以也没有心情和吕姝儿虚与委蛇。

      这天,东方靖玄乘着夜幕时分,装扮成一名商贩,驮着几袋布匹出了关口,悄悄的往东而去。出了平陵东门约三十里,东方靖玄翻身下马扯下乔装,变成原来模样,他拿掉红鬃烈马背上的行礼,让马儿在河边吃些青ꭂ草,栖息片刻。此马是吕台郊赠与他的,和他沗以前的西域名驹样貌十分相像,也是疾驰如飞嚙,ڕ踏雪而无痕,东方靖玄十分钟爱它,唤它“踏雪”。

       东方靖玄吃着干粮,心事重重,他曾暗中探查过刘章等人此㫵行前往长安除了入宫宿卫外,也会积极联络长安的汉室勋旧,以便将来为自己所用,因此他们携带着大量珠玉珍宝、齐地的特产风物,东方靖躗玄想到刘心妍也跟随其中,心猛地퓭一紧,他最啨担心刘家会用刘心妍和宗亲勋旧联姻,以笼络人心,想到会失去心爱的人,他顿觉万念俱灰,可惜他身负重⠣任,举动实无法自专,不能因私废公,权衡之下,只鄋能横下心往齐国赶去。

      正伤感间,却听闻半里外马蹄声大作,东方齏靖玄精神一凛,迅速带着踏雪隐匿到密林深处,不多时,数十骑疾驰而至,火把照的四周白昼般明亮,一员大汉大声道:“禀公主,没有找到。”这时,一ͥ袭黑衣劲装打扮的吕姝儿짱策马来到河边,四下张望一阵,脸上闪过ᡤ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冷ﯢ冷道:“全部退到一里之外,没我的信号,不撏许过来。”

      “公主,此事…”,大汉还欲劝阻,却见吕姝纸儿凤眉倒竖,怒瞪了他一眼,大汉只好无奈一招手,和众人悄然退歁下。

      吕姝儿见众人已经走远,遂解下面纱,对着密林轻声说道:“你出来吧,我有事问你。”

      东方靖玄知道行藏已暴露,无奈的走出密林,与吕姝儿相隔数丈,拱手朗声道:“末将参见公主殿下,꧸未知公主有何指教?” ꞝ

      吕姝儿见他不肯靠近自己,又语气生冷,很是难受,遂板着脸喝道:“你离我这么远,䫡是沯怕我吃了你么?”

      东方靖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从容答道:“公主说笑了,末将与公主君臣分际、男女有别,岂敢越礼造次。”

      吕姝儿见她满口冠冕堂皇之词,好像完全不认识⻏自己似得,气的满脸通红,她一向受到짝万千般呵护,何曾受过此퍳等冷遇,只见她猛地打马行至东方靖玄跟前,突然拔出腰间利剑向他猛砍了过去,东方∎靖玄一惊,忙闪身退䩘开,谁知吕姝儿丝毫不ꜳ退让,长剑又直刺过来,东方靖玄忍无可忍,只好用剑蝜鞘架开吕姝儿的长剑,狠声道:“公主这是何意?匱末将虽官卑职小,可也是朝廷将军,就算是身犯死槭罪,也⤇得太皇太后诏旨,廷尉审讯,轮不到公主你来斩葰我。公⼁主‽,请自重,若无他事,末将告退。”

      “站住。”东方靖玄不想和她纠缠,没灆理会她的话拔马欲走,却听吕姝儿恶狠狠说道:“你要是走了,我保证你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刘心妍。”

      东方靖玄浑身一震,樓转过身来,먀刚欲开口询问,却见吕姝儿娇颜上尽是泪水,他微微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不一时吕姝儿止住了౒泪水双目通红的盯着他,툗满脸的委屈与哀伤,东方靖玄内疚的垂下头去,他其实对吕姝儿没有什么恶意,只是见她小小年纪却如此的心机深쥈重,深陷宫廷斗争之中,不想与她过多相交,想想先前和她在蜀中相处的种种情景,他心里一软,叹声道:“罢了罢了,都过去了的事了,罪责在我,不该都发泄在你身上,对不起。”

      吕姝儿见他态度转暖,怨气渐消,幽幽地说道:“上次蜀中的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为什么你现在还要如此对我?人家多次召踋你,你都不愿入宫来见我,却称病溜出平陵躲开我,如今我追来깞了,你都不愿和我说几句话,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

       说罢,泪水又夺眶而出,东方靖玄见状,很是惭愧,自己的确是有些过分,吕姝儿向来是高高在上,如今几番放下身份约见自己,都被他屡屡拒绝,自己确实有些气量狭小。

      ਁ 惜 东方靖玄走到她跟前,递给他一条锦巾,吕姝儿拭干泪水,抬头看看他,见他满脸尴尬,失声一笑,柔声道:“自从上次一别,我就一直想着你,可是苦于无法相见,即使知道你护送我跩们,也没法子见你,只能在车驾上远远的看看你,上次宫内比武时我一眼就认出你了,虽然你乔装改变了,可是我能感觉到他就是你,那种英雄气势和豪气跟以前一样。”

      她说的动情,眼睛里씀满是欣赏和赞美,痴痴的看着东方靖玄,忽然她眼色变得黯淡下来,“本想和你见面,你却刻意躲着我,连我请动父王的教旨,你都不愿前来,我知道腋你是在想着刘家姐姐,她一出蠯现,你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身上,连我看都不看一眼。”她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娇喘着问道:“看见我就跑,一提起她,你就迈不动步子了,我吕姝儿哪里比不上她了,你说啊。”

      东方靖玄呆呆的听着,他没⥡想到吕姝儿如此直抒胸臆,表达倾慕之心,看着眼前满脸不平之色的吕姝儿붚,想想刘心妍,他的脑袋一下子胀的生疼。

      他默ϊ然无语₩,颓然的坐倒在草丛上,㢼从腰间摸出竹笛来,ᐳ又吹奏起那熟悉的曲子来ﭝ,绵长的笛声飘荡在河堤之上,让人沉醉其中,一曲奏罢,东맔方靖ꤣ玄心貍绪平稳了很多,悠然地舒展着身躯,安静的躺在草丛上闭目养神…

      突然,悠扬的笛声再次响起,但是曲调却和东方靖玄的大相ؿ径庭,欢快异常,闻之使人精神一震。东方靖玄回身一望,见吕姝儿不知何时已韏经褪去夜行装,娇坐在马背上,拿着自己以前那把笛子深情㌒的吹奏着,她白衣胜雪,乌黑的头发在微风下轻轻的散落在香肩上,一双玉手不停的上下跳动,配合着香唇演奏着美妙的音调,妙目中闪出欢快的神色,灼灼的逼视着东方靖玄,嘴角上带着盈盈笑意。

      东方靖玄被吕姝儿的美丽所深深地震慑,他知道吕姝儿很美,可现在的她更加显得美艳不可方物,仿佛是天仙般的动人,他呆呆的看着吕姝儿,直到笛声停止许久,仍然一动未动,吕姝儿被他看得娇颜一红,害羞的低下头去,东方靖玄这才意识到自己䭞的失态,老脸一红,尴尬的移过目光,吕姝儿一声娇笑,小声说道:“不解风情的呆子。”

      吕姝儿策马走向东方靖玄,她皎洁如玉的容颜上仍然带着些许红晕,眼中满是期许和爱意,看得东方靖玄心神一震,突然吕姝儿“哎呀”尖叫一躥声,东方靖玄定睛一看,原来她的坐骑不安分的一跳,吕姝儿就被它摔了下来,东方靖玄略一迟疑,一个箭步冲上去,将行将坠地的吕姝儿拦腰接住。

      一股幽香扑入鼻腔忼,汞吕姝儿软香如玉的娇躯紧贴着他的身体,让他生出一覾种从没有过的奇异感觉,他的心脏猛烈的冲击着胸腔,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他低头想问吕姝儿有没有伤着,哪知嘴唇却不小心贴在了吕姝呕儿如雪般的玉颈上,吕姝儿娇吟一声,脸变得通红一片,东廊方靖玄被她火热的眼神一盯,便如同触电般的放下她来,猛退两步,闪到一边,竟看也不敢看她。

      ௱东方靖玄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却见吕林姝儿正在෫草丛上四处拨弄寻找着什么,他疑惑的问道:“你找什么呢?”

      “你给我的笛子”,说话时吕姝儿手还是没停下,东方靖玄没想到她会那么在意那根笛子,心里暖暖的,忙蹲下来帮她,不一会儿就见吕姝儿高兴的蹦了起来,手里拿着那只竹笛,用纱巾认真了擦᭕拭了好几次,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衣袋内。

      “你刚才为什么会摔下马来?”东方靖玄见她无甚伤痛便扶起她开言道,两人手臂甫一接触,都是略微一颤,吕姝儿的粉脸又红了,她声如蚊呐道:“雪儿受惊了,我就摔下来了。”

      见东方靖玄一脸错愕,忙指着自己的坐骑道:“就是它啊,它和你顐的坐骑是亲母墝子呢,刚才就是它嗅到了母亲的气味才停下来不肯走,ے要不然我㦺怎么能找到你,幸亏当初让父ۺ王把它赐给你,不然都找不到你了...”

      她意识到自斴己的失言,脸变得更红了,妙目斜睨了东方靖玄一眼,头垂的更低了。东方靖玄内心也是五味杂陈,既感动又尴尬,他打破这尴尬᫮局面踱步往前一把抓住了雪쁡儿蹄前的一条五六尺长的花斑蛇来,说道:“就是它吓到了雪儿,也好,一会儿ॷ我们就拿它打牙祭吧。”

       吕姝儿被蛇吓得花容失色,听到东方靖玄居然要食用,更是头皮发麻,头籢摇的像拨浪鼓似得,东方靖玄见状讥笑道:“你也有害怕的时候。”舏

      吕姝儿不服气的娇声嗔道:“谁说我짗怕了,我只是…只是…”。见她吱吱呜呜、有言难辨的可爱模样,东方靖玄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ﶶ吕姝儿气急败坏的跺足道:“不准你再笑人家。”

      东方靖玄终于强忍住笑意,轻瞟了她一眼,无奈的摇摇头,拔出Ἃ短刃将蛇剥皮去胆洗净,然后生火烤将起来,吕姝儿吓得看都不敢看,不一时便香味四溢,东方靖玄扯下一块肉递给旁边坐着的吕姝儿,自己便拿起剩下的蛇肉大快朵颐,吕姝儿见他吃的津津有味,便轻轻地咬了一口,慢慢的咀嚼着,东方靖玄取出随身携带的酒,喝了一口,顿觉得浑身美滋滋的,他看了一眼如同嚼蜡的吕姝儿,把酒递给她,笑道:“喝点,美酒配佳肴。”

      吕姝儿白了他一眼,仰起脑袋“咕隆”喝了一口,ᜍ又慢慢的吃将起来。

      东方靖玄见状感產慨道:“锦衣玉食的小公主,哪知道世事艰辛,我们行伍出身,出门行事჆能吃上这些野味就算不错了,记得有一次我带人外出缉贼,负伤后被围困在商山上三天三夜,断水断粮,只能吃草根、饮动物血维生,要不是夏侯前来驰援,我早就命丧他乡了。”

      貘吕姝儿不服气的看了他一眼빖,却欲言又止,东方靖玄自知失言,尴尬的一笑,往火堆上添了些柴禾,发起呆来…

      突然,一阵幽香喷入他的鼻腔,只见吕姝儿把头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上,她嘴里喃喃的道:“我喜欢你。”东方靖玄浑身一震,呆呆的斜视着吕姝儿,只见她因酒气上涌的面庞一片绯红,显得娇艳欲滴,夺人軇心魄,东方靖玄心如鹿撞,身体整个都僵忽住了。

      有一惫刹那他有种把吕姝儿肙拥入怀中的冲动,不过很快便被压下⵮去了,他强震心神,稳如泰山的一动不动,不一时便听到吕姝儿的呼吸变得十分的均匀,竟是睡着了。东方靖玄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犹豫再三才把轻轻地手掌放在她的香肩上,用斗篷裹住她的娇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