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安装宅男

      什么???

      从看到我卸妆的第一眼起?!쿬

      文欢欢人晕了。

      你说得还这是人话吗?这到底是夸人还是骂人?

      我怎么听着骺那皅么想揍你呢!!

      “欢欢,我詼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你襝,可是我却发现,这世界上最好的就是你,你是我心灵的归途,你是我……” ꪿

      “住口!”文欢欢捂住耳朵,受不了这些土味情话了:䨬“你真的喜欢卸妆后的我吗?”

      “是的。”

      “那我以后一定每天都化妆。”

      “……”

      一旁的许温润笑得合不র拢嘴⤙,瞎撮合道:“其实我ꢯ觉得你俩挺蚡合适的,至少肯定ᮮ是郎才女枵貌。”

      “女貌是真的能看鷭出来,郎才是真的没看ὁ出来。”文欢欢也学会了˱阴阳怪气。

      “咳……咱们学校有个考上清华的,有没有听说过?”

      亐 “听说了,謨是那个省第三名吧!”文欢䩀欢说道。

      “……”喻秋词无语了,怎么又变成第三名了?

      这再传下去,是不是就要变成省状元?

      阈许温润接道:“不过我觉得,不太可能,也许就是人瞎传的吧!大家就跟着八卦了。”

      “你똷不会想说……那个人就是你吧?”

      똥 “除非这个人出面承认,ꊣ不然肯定就롸是我啊!”喻秋词一副裀理所当然的样子。

      “脸皮怎么这么厚。”文欢欢叹了口气,接着颇为正经地回了一句:“不管你是逗我玩,뽳还是真喜欢我,我都要告诉你,我已经有喜黠欢的男生了,不好意思。” 攠

      喻秋词摇摇头:“真同情那个男生。”

      文欢欢:“……”

      ᝛ “ᄃ好了不跟你扯了,我还有事先撤了。”喻秋词说完,便踩着单车离开。

      箠 ꊋ看着他的背影,文欢欢突然有些小羡慕:“有辆自行车真的쐻好方便。”

      囘“还好吧!像我半个月不出一次校门就无所谓。”许温润深吸口气:“今天也难得出来一次,刷要不要去逛街?”

      “呃……”

      文欢欢不太想去,因为手头不宽裕啊!

      但看到许温润期待的样子,她还是点头了:“爵好吧!”

      反正不땣买不就行了,逛街主要突出一个“逛”字。

      ……

      想到文欢ꗭ欢的素颜,喻秋词也觉得这个妹子奇怪ǻ又个性。

      一般和吂网友见錍面,肯定都希望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呈现出来。

      于是她今޺天就没化妆。

      由此可知,她心里其实很清楚,不化妆的她更漂亮,化那妆影响颜值。ዪ

      所以她每天化妆,就⊙是不希望自己看㇩起来太漂亮了……

      ꒓思维有点奇怪,但与她的性格相符,做什么都喜欢去角落里,就差直憷接在脸上写几个大字了:莫挨老子!

      但不得不说,她的思维的确有几分道理。

      觖 对于她这个如同飘摇的小草一样的人樼,不那么漂亮就会少一些桀事。

      就像今天,㉪第一次没化妆就被질小混混拦住了……

      喻秋词朝来到已经装修完成的店铺,与之前相比是焕然一新。

      从工憄厂订的第一批衣服也到了,喻冬阳正在整理铺货。

      喻秋词过来就是给他帮帮忙。

      这些服装的进货价格,从几块钱到烚二三十块不等,主要以十多腲块的衣服为主。

      这时候的物价普遍较低,上海这个中国最发达的城市,此时的平䖍均工资也才两千块。

      大헵部分学生的消费能力也不如工薪悧阶层,衣服贵了自然会不好卖。

      ⇅对于这些学生而言,绝大部分人最看重的是款式版型。

      只要衣服好看就行,便宜些穿腻了换新也不蒚心疼。

      ڝ 虽然也有追求ϥ名牌的学生,但如ᣌ今这个群体毕竟还是少数。

      喻冬阳一边整理衣服一边念箔叨着:“我总担心咱要是生意不好,这些钱不就都打水漂了。”

      “放心吧!生意一定不会差的。”喻秋词뷽肯定㒭地道:“不说发祝大财,至少保底挣点钱没问题。”

      “做生意还慑能有稳赚不赔的?”

      “那得看是谁做。”喻秋词笑了笑:“对了,营业执照什么时候能톇下来?”

      “应该就湭这两天了……”喻冬阳话音落下,突然被门口的两个妹子吸引了视线,主要还ਜ是这俩太漂亮。

       “喻秋词。”许温润笑着喊了一声。

      “啊……你们没回学校啊!⪛”

      “嗯,随便逛逛,然后看到你的自行车停在门口。”许温润看到喻秋词在摆弄衣服,很好奇:“你在干嘛呢?”

      “哦,我本来想买衣服,但这老板今天刚铺货还没开搧卖왝,蕠他让我给他帮帮忙,送我一件衣服。”

      “送衣服呀!”文欢欢马上抓住了⪜重点,有些羡慕。

      “嗯……”喻秋词点点头,回头朝喻冬阳道:“老板,这俩是我同퀳学,要不让她们也帮忙,一人送件衣服就行。”

      喻冬阳抬头看看他。

      老弟,你泡妞的样子挺大方的啊!

      ன “那麻烦你们了。”喻冬阳笑道。

      “不麻烦,我们刚好也闲着没事。毵”

      “我跟你פּ们说一下。”喻秋词指挥道:“这个地方老噜板要求衣服侧挂,这里要正面挂。”

      “有什么区别吗?”

      “侧挂占空间少,但顾客想看衣服得用手扒ⷤ开;正挂衣ၓ服顾客看得全,但占空间大。”

      “哦……”文欢欢应一声,仰头张望一番忍不住感叹:“这஍家店好漂亮呀……”

      一个多小时后,四人已经把服装全部陈列完毕。

      许温润和文欢欢各自挑了一件裙子,心满意足。

      “老板谢谢你。”文欢欢ꋃ开心地抱着裙子:“你人真好,⎘我们一定会向身边的朋友推荐来你这里的!ⓗ对吧喻秋词!”

      “啊……哦对,一定大力推荐!”

      맯 许졪温润抿嘴一笑,出门的时候悄悄对喻秋词小声道:“我䤭猜……你和这个老板关系很好吧?”

      ⓪喻秋词笑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许温润轻轻踢了下单车:“你和他的自行车,除了颜欣色不一样,其他都一样,还有秋阳杲杲这个店名,里面有你的名뢢字,有点巧合了。佨”

      她显쳁然比文欢欢细心一点,后者此刻喜笑颜开地走在前面,满心都是她的漂亮裙子呢!

      几天后ំ,熬人﨎的军训终于到了最后一天。

      迎新晚会也即将开始,辅导员一早就Ꮕ打来了电话:“秋词,你的演讲准备得怎么样了呀?”

      䎀 “没问题。”

      “那就好,今天晚上加油哦!”

      “今晚一定让你满意!”

      “好的!”

      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