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紧紧地咬住我的奶头

      “等等,你是说,查克拉能连接彼此的心灵,观看对方的记忆和想法,怎么做的?”纲手疑惑问到。

      忍界纷乱这么多年,彼此查克拉互相接触的多了去了,怎么没人发现?

      “一般来说,互相有着较深羁绊的人,在有意识下能进入心灵空间,就是心灵互通。或者某个人信念破碎,然后被人强行闯入心灵空间。”

      “那就是……,我能观看你的的记忆,然后知道你说的这些,究竟是不是骗人对不对?”纲手立即目光灼灼的盯向齐雨。

      而且手已经下意识钳住了齐雨,气势爆发,似乎吃定了齐雨一样,神色非常期待。

      齐雨愣了一下,觉得这办法倒是挺好的。

      “是你的话,我不介意。”齐雨伸出手对她说到。

      纲手搭上了齐雨的手,两人查克拉互相接触。

      但纲手却怎么也进入不了齐雨的心灵空间,齐雨有些无奈,不是自己不让她进,而是她经历太多,逃避以往太久,自我麻痹造成了心灵难以轻易接触别人。

      齐雨尝试着也进入不了她的心灵,关的太紧。

      “我~,我调节一下,马上就好。”纲手看着齐雨无语的目光,就知道是她自己出了问题,然后深呼吸几下。

      “来,转头看我。”

      纲手闻言,努力压制自己的不自然,看向齐雨那俊逸的脸,不过齐雨灵动柔和的眼眸,让她有些不敢直视。

      然后错愕的看着齐雨用手覆盖她的额头,强忍不一拳过去。

      “闭着眼。”

      纲手闻言一愣,神色挣扎了一下,还是深呼吸一下闭上了眼睛。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人,为了试探齐雨的话,她只能试一试了。

      “好好回忆带你长大的奶奶,是怎样的一个人,回忆回忆二爷爷那么高冷的人,却对你温柔有加,回忆回忆你大爷爷带你去偷偷去赌场的时候。”

      纲手闭着眼,眼皮抽动几下,然后慢慢让自己回忆起了小时候的生活。

      也不知道纲手想到了什么,几息后,她的呼吸开始平和,嘴角隐隐翘了几下,心跳也渐渐平缓。

      “这就是你的心灵空间么。”良久之后,齐雨打探着这无数郁郁葱葱参天大树的世界。

      大部分人的心灵空间,不是炫丽星空,就是无边花海,这倒是少见。

      “这……”

      纲手愣愣的看着周围一切。

      “是幻术吗?”天地的变换,纲手有些难以置信,但又看着四周非常迷恋。

      “呐,来,教你观看记忆。”齐雨走到纲手这里,立即开始拉出她的记忆,两人浏览。

      两人如站在第三方一般,看着她记忆里的场景,刚刚在草忍村的,前面一点遇到齐雨的。

      啪~

      随后齐雨在某个浴室画面端详一番,被呼了一巴掌。

      其实齐雨也是第一次体验这奇妙的感觉,两人一起研究怎么观看记忆,怎么观看幻想的画面等等。

      “纲手大人?纲手大人?”静音无比焦急的在纲手面前打转,同时无比警惕的盯着旁边喝茶的齐雨。

      “蓝星……穿越者……火影……”纲手俊美的五官,却如同一个傻子一般,眼睛失去了高光,一边呢喃的嘀咕着。

      任凭静音怎么呼唤,纲手也只是呆滞的看看她。

      “你你你……,我~我……”静音指着齐雨,都快要哭了。

      连续两天没睡,又遇到这样的事,静音惊恐疲惫着。

      “咳咳,没事,看我的。”齐雨说到。

      于是坐到了纲手身边,左手把她搂着,揉揉她的脸蛋,开始往下探。右手搭上她的大腿,开始不规矩着。

      ‘啪——’

      ‘啪~’

      两粉掌拍在齐雨脸上。

      “纲手大人,纲手大人您醒了?呜呜……”见到纲手正常,静音立即抱着她哭起来。

      纲手愣了一下,立即安慰她起来。

      “你怎么不保护我?让这小子动手动脚的。”

      “喂喂~,这是我的错吗?”齐雨一手捂脸揉着,一手擦着鼻血,静音出手真狠。

      至于纲手为什么会这样,那就是在观阅齐雨的记忆后癔症了。

      齐雨最明显的记忆,就是火影剧情,穿越,蓝星。

      纲手还没来得及观看火影的记忆,而是洞察齐雨玄幻的经历,已经那绚丽的来源之地蓝星。

      一个异世界直接把她看傻,再知道齐雨对火影的了解,完全来自动漫后,她直接愣了。

      忍界虽然科技不发达,但是电视电影和小说还是有的,想到自己,自己的世界是一部动漫,她顿时就直接懵了,齐雨不得不把她拉出来。

      ……

      “你自己穿越进了动漫里,不觉得很幻很荒唐吗?”过于癔症被齐雨催眠术睡了一晚的纲手,起来后就问到,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遇事不决,量子力学,解释不通,平行时空,我们现在都是活生生的人,在乎那些干嘛?或许那只是记录或预知某个世界的事物呢?或许现在只是原初火影时空某条过去的平行宇宙呢?”

      齐雨到不在乎,前世那么多科学家都讨论这些什么空间啊穿越啊时间啊,甚至维度世界,二向箔三向箔什么的。

      “虽然我也不懂,更不理解,但我们可以再一起研究,恐怕我记忆很模糊,毕竟很笨,学不了也理解不了,我们那里有些科学解释过什么维度啊向箔啊的,你看看?”

      这个忍界内外无数连接的空间,带土的神威小空间,宇智波信的白茫茫空间,辉夜的六个空间,大筒木一式的,大筒木桃式他们几个的,还有能随时随意穿越的宝具犂。

      想来知道这些后,纲手会很快接受更多的。

      随后两人便再次进入心灵空间,到齐雨心灵空间后,两人努力挖掘某学渣可怜的记忆。

      纲手只是在‘维度’这个信息这里晃一眼,便被吓到退缩,老老实实观看起火影的情况去了。

      ‘啪~’

      良久之后,齐雨又被纲手呼了一巴掌,回到现实,纲手怒气冲冲的瞪齐雨一眼,然后离开准备吃早餐了。

      倒不是齐雨忍不住,非得停留纲手某些记忆画面,然后想入非非的幻想画面让纲手难堪。

      而是纲手总是看一下火影剧情,又忍不住去翻阅什么维度,什么次元,什么神的……

      故意刺激她一下,让她有些烟火,免得到时候她不是傻掉就是成神——经病。

      这些东西要慢慢接受,一点点接触,不然很冲击人的三观的。

      想当年,齐雨刚刚理解了死亡是的性质时,可是抑郁了良久。

      那时候小学老师说什么不要和家里长辈一样相信鬼神,那是迷信,要相信科学。

      小小的齐雨内心倔强,非常想跳起来抽老师一下。

      他多么希望神存在啊,再不济,有地狱也成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