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经的视频平台

      翌怗日清晨

      灰负责运输从白港一路运输໙过来的工栴具与招募釵的工Ⱅ匠的怒涛号收回铁锚,拨动船帆迎着南下的寒流朝着北方驶去,河剑号停留在东海望䌎的港口。

      三十位黄昏守卫作为领主大人的护卫队留了下来,他们的营䯊地被守夜人们㉥安排在了东北方向的几所屋子中。᧳

      东海望只是一ᮒ个港口小镇,负责驻守这里防备野人渡海过㫅来的守夜人们也不过一百多人,不过这一次Į李뉕察不仅仅带给卡⨵特队长足够他们渡过冬天的补给,还有一份大礼。

      曼德祹勒家族前些日子击破了北逃至白港的一伙强盗,抓了将近五十多个人的俘虏。

      而白港的守备队长也感到有些麻烦,毕竟这是五十깤张嘴,而现在ꌸ贸易减少的码头并不需要苦力,ꊷ曼德勒家要优先塚考虑自己的领民,随后才是他们。

      “佩洛斯先生,曼德勒家族希望能够送给守夜人兄弟一份大礼,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古老的骑士瞂家族有着充沛的美德传承,白港在几次和“守夜人的商会”交易中收益不小,至少这位黑发守夜人兄弟是真的拿他们当朋友,双方的利益都能得到똷满足。

      “这只是一些小礼物糨,白港愿意无偿赠送给守夜人五十名工匠,这些都是本地优秀的匠人,因为冬天到了,可能他们的工作会被波꺄及,如果你愿意支付他们一周五银鹿的工资”

      玛龙骑ⶆ士的善意让李察感到一种特殊的温暖,尽管对方有着自己的算计,但五十名工匠绝对不会狿缺少工作,对뮚方这是向回馈他的让利,䮽并增添双方的友好。

       “䄲守夜人不会忘记来自朋友的帮助,愿七神永远护佑他的冓骑士”

      临走时,骑士还特≆意的让士兵们赠送了十来箱海上的吃食,有水果和面包。

      白港♺是一个不冻港,玛龙骑뷰士以为李察这个守夜人应该只是君临的落魄贵族,不得已才加入的守夜人,这才用善意的谎䵕言来获得守䜯夜人⏏们的信任。

      然而他不知道萵的是,冨他面前和他紧紧拥抱过的青年,具有最为尊贵的血脉,有着极大的继承权。

      佭如果这是游戏,那么目前坦格堡的外交中,白港已经变成了绿色的友好势力。

      lj ঞ但李察并不打算忘记骑士家族的帮助쿴。

      他将生涯中为数不多的友善牢牢的记在心里,这份真诚的帮助是目前坦格镇最需要的东西。

      一旦白港的工匠们抵达鹿角港,那么坦格镇的工匠就达෇到了六十多齁人的规模,톂而且蛕再加上来自使坠湾的商会技术,很快坦格镇的쮵工艺水平将会突飞猛进。

      东海望前往黑城堡的道路上,十多位游骑兵骑乘在马匹上,手中提着纯粹铁矿锻造的尖锐长矛,左臂扣住一枚小圆盾,能够护住上半身的一些部位。

      李察骑着一匹灰色的矮脚扶马,同样卡特队长也是如此,二人走在队伍的ബ中央,后方跟着七八名黄昏守卫。

      黑色的间隙㪛透露出双眼的轮廓,头盔的嘴部时不时呼吸裬出来一股股白˩雾。

      寒冬降临的北境虽然不如极北那么酷寒,但䵇一样的深冷,皮肤紧紧的被毛衣与内衬鈀裹住,减免热度的外流。

      空气中的露水来自一旁的溪流,涓涓流淌的流水此刻已经冻成了冰,就连露水在沾染上坚固皮甲的时候也开始╣缓缓化作冰渣。

      “今年的朝天气好像比前几年的冬天要冷一些”

      卡特·派克胡须上满是冰渣,漫天的小雪洋洋洒儭洒的飘落至地面,一些直接被他的胡须给截住,转过头来瞇的那一刻真像记忆中的什么骑着鹿的老头ဲ。

      죰“您是什么进的守夜人呢,卡特队长”

      一㋳路缓行的队伍并没有什么不开眼的野蛮人来劫掠,李察也就所幸和卡特·派克搭起了话。

      “那得有不少年了,好像在莫뱃尔蒙司令官主持守夜人之后一两年吧”

      满头灰发一样沾染了不少的雪花,不过这样看上去好像还年轻了不少,和李察在一起的卡特队长感到了一种难得的轻松。

      他笑着,虽然笑的不是很好看,满脸的麻疹与断躖裂的鼻梁让他看上去甚至有些渗入。

      凛冬将至,史颓塔克们的的族语,但在北境也可以形容变天的气候。

      夏天与冬天,没人知道他们会持续多久,也就是学城的学士能够预判一些,但要是ꧮ让那些老学究来一趟赠地,怕不是当场冻哭。

      慥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甚至都失去了一种名뎳为寒冷的感受,老卡特作为东海望的守备队长,首先要ص做的就是身为指挥官的部分,因此也疡难得有人能够和他说上话,而且还是这么久。

      但李察不同冰,他对于这熲位出身铁种的守夜人只有尊重与信赖,当昨晚新兵们宣誓的那一刻,一种特粙殊的情绪开始生根发芽。

      数千年前,守夜人军团就护卫着人类的希望与生命,数百年前也ᦏ是如此。

      当时,人们以披上黑衣为荣,但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些皣还퍱有着希望与信仰的老人们在鼓舞着年轻人。

      “如果可以的话,您是否想过娶一位妻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问出了一个有些针对性的话题,就当李察刚想收回自己的话语,向帟老卡特道歉时。

      就看见对方卌哈哈的笑了起来,将尴尬的氛围散去,笑즡着对他说道。

      “佩洛斯先生说的也是,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如此,但在我㴵心執中,誓言与信仰是支持我走下去的∸动力,如果誓言都被抹除了,那我可会恍惚很长时间的”

      老卡特打趣的说道,但谁都知道ﶗ,守夜人只向铁王座负责,这是当年㿕贤王与他的那位皇后到来后,一直流传下来的规矩。

      ୑ 一些贵族犯事的子䀹女为了逃避死亡,不得不加入守夜人,事湁后想要赎回他们,也是不可能的旨,除非他们能够让国王亲自来到黑城堡,向守夜人司令官宣告自己的意志。

      但现在的伊里斯国王只是让金袍子们将这个荒唐的家伙绑起来,扔到地牢里。

      “也是啊...不急不急...”

      냆守夜人和他的关系不错,而且未来曁要征服整个塞北,封锁消息的也要靠守夜人猗的帮助궡。

      不过好在目前有几人对他的好感已픿经很不错了。

      伊蒙学士、杰奥·莫尔蒙司令官,还有东祫海望的卡特·派克指挥官,而且包括黑城堡与东海望的守夜人们在内,都对李察·佩䘵洛斯爵士感到不陌生。

      因为他给予了他们厚重的过冬服饰,可口的食物与锋利的武器,პ让他们得以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更好的生存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