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无限观看无限下载

      “对了,为什么就你一人在这儿,其他的队员呢?”

      见千烨算是恢复了正常,牧清风道出ᤈ自己的第二问。

      “哦哦,是这样的。”千烨满意地倒上一杯酒,讲解道,“我们目前的模式是这ꗙ样,平日里就正常生活,有罪界出现再去解ּ决。”

      “我们负责㳰的区域很小吗?”牧清风猜测道。

      “还好吧。主要是㘡如今罪界出现还算不上频繁,在鍊两界重合™的时ᶘ间ꔧ之内,我珙们都还是来得及赶上的。”千烨笑答。

      千烨现在心情很好,又能뱻烟酒随心,恰似失而复得之感。

      墐 一口饮尽杯中酒,单一字——爽!

      “那,被卷进其中的人类,我们岂不是错过了最佳营救时间?”牧清风再问。

      闻言,千烨顿时像变了个人似的,注意力再不在烟酒,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ꊾ难。”千烨眉头紧蹙,嘴中掷出这么一字来。

      牧清风没有接话,等着千烨继续说下去。

      “你久居昆仑,不晓得也算正常。

      这罪界,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以你如今的情况,꣕也确是需要了解。

      뿦 % 虽说不存在掌握空间之力的罪,但于罪界之中,相互影响之下,意外的产生了些奇怪的属性。 

      吱 凡是入品的罪界,其罪界的样貌、布局,皆由与罪界直接关联的罪的思想䘰形成。

      且当罪界侵入此界,与我们相连重合之时,只会随机的卷入人类。

      我们异要进入其中,只能是侵入。

      而这时候,罪界会对멵不同的进入做不同的处理,人类会被传送到냁罪的附近,我们则会被传送到边界之处。

      又因每个罪界都有奇怪的样貌布局,当我们赶到罪所ή在之处时,早已来不及救援了。

      所以,实际上,我们并没有什么营救成功的经验。”千烨无奈地解释道。

      难怪之前的“新生手ꗩ册”上根本没提过活下来的人会是什么情况。牧清风心想。

      “就没有速度很快的吗?”牧清风疑惑道。

      “我晓得你的意思。是쮺有,但同时又能有几个呢?罪界之中的罪,又有多少呢?要知道,哪怕是不入品,ﮒ最弱的罪,筸要解决掉什么也看不见、又极度慌乱中的人类,也是很轻松的。”千烨如实道。

      “那诡呢?诡进入其中,会是什么情况?”牧清风又忙问道。

      “想来,是会长与你提及过吧。”千烨䍀眉头终是舒展开些,声音中也仿佛多了几分色彩,“那你应㯕该知道,诡,是专门对付㦵罪的手段吧?”⇆

      牧清风点头应是。

      “从他们出现的那天起,就是为了与罪抗衡。

      在这一点上,依然如此。

      诡,会和人类一样,被传送到罪的附近。

      所以,也只有诡,才真正的有机会救出被卷入罪界的人类。

      说到底,罪界所意外产生的属性,不过只쫭是个被动属性罢了。”千烨有些感慨道。

      폶我的身份뜽,果真这般特殊,生来便是要与罪打交道的。牧清风心中念着。箲

      牧清风有此一番疑问,并非如百老所说的有大无畏的精神,或是有什么圣人之心,倘若真险不可敌,他绝对要跑得ݢ比谁都快。

      不过,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牧清风떕向来不会吝啬出一份力量。

      想着想着,牧清风又生出些疑惑来。

      不是说八年前各分会就开始准备诡的培养了吗?

      难道就没有成功解救的案例吗?

      还是常规的培养方式并非如我这般?

      就算没有诡的参与,所谓一馜切皆有可能,真就没有侥幸活下来的人类吗鄜?

      “你櫑是在想,为何一个侥幸活下来的都没有,是吧?”લ千烨见牧清风一时不言,遂问道。

      牧清风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内心却着实有几分惊讶,没曾想千烨竟真能脑补正喽。

      “实话说,基于뾀庞壦大的数字下,还是有极少活下的。쾞

      至于原因,之前有说到,罪界所意外产生的属性,濿终究只是个被动属性,所以,它是会出现bug的。

      当它错误的把你传긞到罪的身边,并且运气也쳂不错,他们还没有全军覆没。

      那么,是可能会有人活下来的。

      其中运气是最重要的,毕竟,你并不是和他们一起被卷入的,而每一秒獮的差异都代表着生命的流逝。”千烨轻声道。

      “那活下来的人……”

      “好了。襕”千烨掏出一根烟来,神情已恢复至初见模样,打断了牧清风的话晏,道,“有些事情,不是我们不想做,而是有心无力。我们如今的工作,已是最佳方案了。

      今天就先到这,你先回去吧,正常生活便好。

      哦,对。留下个电话,有事情会联系你的。”

      闻言ꇷ,牧㕨清风也不再问,留下电话,便准备离去了。

      一转身,木偶风模式就已切换上来,往健身房外面走去。

      转过拐角횰,透过巨大的玻璃墙,坐在吧台蚟里昃的千烨,竟没有关注牧清风身上的火焰小鸟,而是痴痴的望着天花板,嘴中吐出一颗破碎的心来。

      …………

       回家途中之事,不在话下。

      且说牧清风进入家门,木偶风模式散去,活动下手脚,就见一人盻走来,将他拉入客厅,一齐坐在那略显奢华的沙发上。

      这人也不是外人,是牧清风同一个孤儿院的好友——明月。

      “你怎么有时间过来?”牧清风笑问。

      “怎么,不许我来走人户(串门儿)?”明月凑近身来,反问道。ᡁ

      明月从不喜搽脂抹粉,凑近看来却似香培玉琢,春梅绽雪,好一幅画里走出的人儿。

      不过,即使如佔此,牧清风也无甚观感,只是笑쥀道:不敢,不敢。

      这时,又一个画里的人手里捧着个蛋糕,缓缓走洚了出来。

      玆此人正是白如心迨。

      “等下再闹,先来吃蛋糕휫吧。”白如心用着自己独有的节奏说道。

      明月指醥着蛋糕䓔,笑焽道:“我就是被老白叫来吃这什么蜂蜜熔岩蛋糕的。说是姚天晴他老爸给寄来的,什么与日蜜蜂园限量的极品蜂蜜,市场上一价难求。我就被诱惑来了。”

      “哦吼,我之前倒是听天晴说过,没想到还真有。”牧清风顿时来了兴趣。

      白如心将蛋糕放下,切给二人。

      “蜂倧蜜倒还剩了些,小天멄说他早已吃腻了的,随我们吃去。”还是白㻊如心独有的节奏。

      清风、明᱗月二人,没有理会白如心的话,已经大快朵颐起来。

      看吃相,竟活脱脱的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三两下的功졈夫,二人就将蛋糕抢尽,靠在沙㸄发上回味起来。 竨

      不得不说,这蜂蜜做出来的蛋糕,真真称得上是神仙之肴,吃完那是唇齿留香,䏾甜到幸福。

      白如心虽是一口也没吃到,但也ꭙ不恼,微笑地望着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午去上课吧,这回下课可不许先走了哦,要等我。”从美味之中缓了过来,明月轻声道。

      “要得要得。”说来也是奇怪,明月的要求,牧清风好像从没拒绝过。

      三人又笑闹一阵,明月便携着牧清风出了公寓。

      一路上,俊男美女,自是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

      不过,明月加清风这个场面蒗,在锦城大学里,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之事던了。

      ᜜虽说习惯后,依然会吸引很多人的注视,但每个观者的心里难免会有各自的变化。

      쌞当然,这也并非什么要事。

      毕竟,对当事二人来讲,他人之想,与己何干。

      闲礶言少叙ᬫ。

      쑲 却说这两人边走边聊,虽谈不上热闹,但总归不似独一人㑿时之无趣。

      “明天,我们去看个电影吧。”聊着聊着,明月突然说道。

      “好啊,什么电影?”牧清风回道。

      “e⮱mm还没想好,到那儿再选嘛。”

      㥔“要得嘛。”

      “哈哈,蹷那我明셟天去接你哈。”

      …………

      谈笑间,明月已经将牧清风送到他上课的教室,并把他放在老陈身边坐下,方才离开。

      “身体好多了?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上课ㅦ了。”老陈许久未见牧清风,关切道。

      “放心吧,已经没픱事了,以后应该就能经常来上课了。”牧쫮清风笑了笑道。

      正说着,牧清风突芵然发现,老陈再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

      并且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给牧清风看得都有点毛楞了。

      “怎,怎么了?”牧清风声音有些发颤的问。

      见牧清风发问,老陈压低声音,若有其事的问道:“清风,你该不会좑那方面的取向有问题吧?”

      闻言,牧清风眼睛瞬间瞪得硕大,惊讶道:“何出此言啊?”

      “你之前跟我说,你跟明月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最好的那种,但是并没有其他的툲关系,对吧?”

      “是啊쳭,没错啊。”

      “不是我说,我越看越觉得你有问题。明月这等妹子,我电视上都未曾见过的,你们这般亲密,你可别说你䮯一点感觉都没有。”

      “是没有……”▃牧清风见䷮老陈一副僵“就知道你不行”的表情,立马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揨样,作为一个ꅥ母胎sol麶o,我肯定是想有个女朋友的。

      但如今的问题是,没有遇到让我心动的啊。

      至于明月,或许是从小到大看得多了,倒还……真没觉得有多好看。”

      一番争论下来,牧清风仍没能拿出让老陈࣌满意的解释。

      好在上课铃响起,老师进来开始上课,中断了这个话题。

      不过,由于老陈今日的言论,牧鰣清风下定了一个决心——今后的日子里,无论如何,为了自己的名声,无论心动与否,见到妹子,先撩了再说。

      ⏸总之,不能被人说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