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搜索神器安卓

      冯爸冯妈回去后,睚眦一直守着冯浅,从黑夜,到白天,丝毫不敢睡。

      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冯浅终于醒来。

      “浅儿。”睚眦声音轻柔,生怕惊到冯浅。

      冯浅一睁开眼,见到的就是睚眦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她有些恍惚。

      她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脑海里多出了很多记忆,仿佛这一睡就过了一世。

      睚眦看到冯浅呆愣的神情,没有打扰,静静地等在一旁。

      冯浅伸出手,摸向睚眦:“我睡了很久吗?”

      睚眦抓住冯浅的手,爱怜地放在唇边亲吻:“我还以为……”

      听到睚眦戛然而止的声音,冯浅心疼地看向睚眦,抽出手,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床铺:“坐到这里来,我想靠着你。”

      睚眦照做,搂着冯浅,心头微颤。

      她没事了。

      蕖华穿着白大褂,带着化作护士的不苦从外面进来后,一眼就看到了醒来的冯浅。

      同一时间,冯浅看到了蕖华二人:“谢谢!”她没想到蕖华会帮她。

      他可能还在以为自己是他的妹妹。

      她平白无故承了他的情。

      蕖华淡然一笑,挥手设了结界后,不苦立马化成真身,蹬着小腿跑向冯浅,睁着大眼睛,天真发问:“我喜欢你,请问你可以做我的娘亲吗?”

      冯浅见到不苦期待的神情,认真地看向了蕖华。

      曾经她觉得不苦的话不过是天真童言,转头就会忘记,可是如今这个孩子重新提起,因为蕖华的关系,她不得不认真考虑。

      只要蕖华点头,她愿意认下不苦这个干儿子。

      蕖华微笑:“认不认下,你自己决定,不用管我。”

      他明白,明白她不想欠自己,但是他也曾发过誓,他再不会强迫她做任何事了。

      一切全凭她心意,全凭她自愿。

      冯浅看向睚眦:“可以吗?”

      睚眦坦然一笑:“听你的,都听你的。”经历过这一次,他至少可以确认蕖华不会对浅儿不利。

      思索片刻,冯浅认真看向不苦:“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娘亲的儿子了。”

      不苦嘴边的笑越来越大,欢喜似要从心口溢出来:“太好了,太好了!不苦有娘亲了,不苦从今天开始有娘亲了!”

      看着不苦快乐地像只小鸟一般绕在自己身边,蕖华心头一涩。

      这些年,委屈这孩子了。

      抬起头看向面露笑意的冯浅,蕖华释然一笑。

      睚眦见妻子这么开心,自然没有异议,但看向蕖华的眼睛时,他总觉得心中有一处放不下。

      希望是他的错觉吧!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一浑身浴血的男人靠在了墙角,浑身上下都遮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左眼眼角下方的一颗泪痣。

      此人便是魔界如今的代掌魔君——顾云苏。

      除去面上的面具,顾云苏开始剧烈咳嗽起来:“咳咳!”一声咳,一丝血。

      只一击,他就觉得肺部像被火烧一般。看来金乌确实厉害得紧,难怪离开神界这么久,还能发出金羽令。

      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顾云苏不禁皱眉。

      他绝不能这个破落样子去找魔君。

      尽管艰难,但他还是换了套干净的玄色衣物,抹上了药。血色是看不到了,只是一身的血气还是掩盖不住。

      “去那边看看!”巷子的顶头有人声传来。

      顾云苏一下子就察觉到了,看了眼面前的屋子。一个翻身,便进了屋子。

      “你是……唔!”被捂着嘴的胖女人疯狂抵抗挣扎。

      顾云苏也是不走运,一跳进院子,就撞到了人,还是个身材壮硕的女人。她一动,就会碰到他的伤口。

      鲜血从顾云苏嘴边溢出,他另一只手掐住女人的脖子,发狠道:“别动,再动就杀了你!”

      女人这才放弃,睁大着眼不敢再动。

      待神界搜捕的人离开,顾云苏赶紧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一路狼狈逃跑,最终逃到了冯浅的家。

      他猜测魔君应该已经回到了这里。

      可是出乎意料地,屋里什么人都没有。

      奇怪,难道魔君没有回来?

      就在顾云苏疑惑的时候,冯爸冯妈从门外进了来。

      “女婿说浅浅已经醒了,我去做点吃的,一会儿我跟你一起去。”冯妈道。

      冯爸叹了口气:“你就别去了,一会儿你从医院回来又要浑身不舒服了,再说浅浅已经没事了,我一个人去送汤就行了。”

      “行行行,好在也不远,你待会儿去医院记得跟我视频,我跟女儿说说话。”冯妈关照道。

      “知道!”

      房间里,顾云苏听得心惊。

      醒了?没事了?却没有回来?

      他心中警铃大作。

      不对劲,他要亲自去医院看一看!

      赶到医院的时候,他被狠狠挡在了结界外。这一撞,激得旧伤复发,一口鲜血吐出。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沈嫣收到冯浅信息,知道冯浅醒了,刚准备出门去医院,就听到了敲门声。

      开门发现是金乌。

      “你怎么又来了?”沈嫣很是无语。她并不是很想看到这个叫金乌的。

      金乌也不回答沈嫣,自顾自往屋子里面走,东张西望的样子像是在找人。

      “喂,你找什么啊?这是我家好不好!更何况我家也就楼上楼下加个小院子,这房子都快被你看穿了!”沈嫣在金乌那里受了好几日委屈,好不容易回了家,此刻到了自己的地盘上,自然是底气十足。

      金乌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人,瞪了一眼沈嫣,语气严肃:“你应该庆幸,你这房子就在大门旁,没有变成一片废墟。”说完人就走了,丝毫没有要留下的意思。

      这一举动气得沈嫣跳脚,站在后面气鼓鼓:“你什么意思!?你这个人好没有素质,莫名其妙跑到人家家里看一通,还说没有变成废墟!?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可不论怎么喊,金乌也没有回头。

      沈嫣气得连出门的兴致都没了,关了门在院子里跳绳泄愤。

      而她却不知道,离开的金乌给屋子留下了一道结界,防住了半夜打算偷偷潜入的顾云苏,救了她一条小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