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爽动态图

      三公主是想着她去亲眼见证他与她的幸福时刻吧。

      “呵,幸福?那我就要去看看,你过得有多好!看看你杀死我们的孩子,弑子抛妻后,到底有多幸福!”半夏大口吃着馒头眼泪一滴一滴落在碗中,她端起碗,大口喝尽,也许是太着急了,半夏猛咳了几声,然后一阵反胃,刚吃进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这一番动静并没有惊动任何人,他们可能以为她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吧。

      半夏冷笑,坐在床上,盘腿调息,一刻钟后从头顶处竟然缓缓飞出一颗金丹。金丹焕发这微弱的光芒,漂浮不定。半夏拿出匕首,对着自己的心口处就划了一道,金丹闻到血腥味就向半夏的伤口处飞去,流出的鲜血立刻被吸干,伤口也迅速愈合。

      金丹重新飞出半夏的身体,这时已经变成血红色,只是那么看着,就能摄人心魄。

      半夏又打坐了半个时辰,金丹最后直接飞入了半夏的丹田,消失不见。半夏睁开眼睛,脸色苍白的可怕,但半夏从床上跳下来,行动却如常。

      半夏轻易避开天兵,出了牢房。她要去找丙坤,要用他送的匕首,亲手插进他的心口,最好是能挖出他的心,切成七份,然后喂给七条狗,哈哈哈……那一定很有趣。

      半夏已经走火入魔,但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杀了丙坤!她要杀了他!

      半夏大摇大摆闯进了太和殿,拦路的仙兵全部都被杀死,半夏一手一个,每杀死一个,她身上的戾气就多一分。

      “大胆妖女!还不快快住手!不要徒增杀孽!”仙兵紧紧包围了半夏,此时半夏浑身鲜血淋漓,血的鲜红与那肤色的苍白形成强烈的对比,犹如炼狱里走出的恶鬼!

      丙坤站在半夏前面,眼神里只有无尽的寒意,“你造下如此杀孽,唯有炼狱日日煎熬方可赎罪。现在束手就擒,本君可以替你消除一些罪孽。”

      半夏听到他的话,只有无尽的冷笑与彻骨的冰寒,“哈哈哈……我需要你来消除我的罪孽?你自己负了那么多人,杀死我的骨血,你的罪,又那什么来赎!”

      丙坤心口一颤,他不知道这突然升起的难过是为何,但此刻,他竟然不想让面前的人离去。“你莫在狡辩,现在放下执念,本君便是会饶你一命。”

      “我什么都没有了,要这命还有何用!”半夏不再理会丙坤,直接大开杀戒,身边的仙兵一个又一个,一群又一群的围上来,半夏不知打了多久,她杀死了一个又一颗,为孩子穿起的白衣全部变成了血红色。头发在一点一点变白,这时真的像地狱亡魂了。

      半夏的身上,满是伤口,但她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只是机械的厮杀目之所及的一切生命。

      丙坤看着那抹红衣,心口闷得难受,竟然还有隐隐的抽痛,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但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他不能让她死在他面前。

      丙坤站在半夏面前,“住手!”丙坤的声音换回了半夏的一丝神志,这时丙坤也看出半夏是中了心魔,双手结印,在半夏尚存一丝神志之时,就向半夏袭去。

      半夏看着那人那么决绝,当初的海誓山盟一点点浮现在眼前,他说他不舍得她受伤,他知道她最怕疼了,今日却是他要亲手杀了她。

      半夏苦笑,拿出腰间的匕首,这把匕首沾染的第一滴鲜血是她的,那第二滴,就沾染他的吧。就在丙坤的手就要打上半夏的天灵盖时,半夏的匕首直接刺了上去。

      丙坤的手被刺穿,钻心的疼痛让他收回手,丙坤看着半夏手中的匕首,有些惊讶,那是他的匕首,怎么会落在这女子手中?

      “你?”

      “我?”半夏知道,凭借她自己,即使是全胜时期,也不可能是丙坤的对手。也许她之所以选择过来,是心底的不甘吧,不甘当初的一切都是她的一场泡影,不甘心那段美好的记忆只有她一个人这样认为。还有她那未出世的孩子啊,当初明明他也是那么担心孩子,他怎么这么狠心对他们的孩子下手,孩子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人间啊。

      “我?哈哈哈……”半夏吐了口鲜血,“我终究不是你的对手,也好,只不过是对不起我懂得孩子罢了!”半夏紧紧握着那把匕首,猛得插向了愣神的丙坤,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丙坤下意识的挡住,结果匕首落在地上,半夏的身子飞出了几丈远,撞在天柱上。

      “我不是……”丙坤话未说完就看见半夏笑着用身边散落的一把剑插进了自己的腹部,丹田处的金丹直接碎裂,半夏的身子竟然透明了几分。

      丙坤心口一滞,好像失去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东西。他闪身直接抱住半夏,半夏挣扎着从丙坤的怀中出来,“丙坤,我再也不想与你有任何牵扯,我死后若还有机会,一定会在地府多喝几碗孟婆汤,永远都不要记得那个肮脏的你!”

      天雷这时从远处赶来,这是天道对十恶不赦的天界之人的惩罚,天雷击中仙人的灵魂,灵魂永坠炼狱,日日接受炼狱真火的淬炼,不得解脱。

      丙坤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天雷的那一刻,就用身子挡住了半夏。半夏的身子透明得愈发厉害了,她猛得推开丙坤,“我,死也不要与你有任何的牵扯!”

      天雷一部分击在了丙坤身上,但大部分都涌进半夏的身体,瞬间,半夏消失在天际。

      “半夏!半夏!”他想起来了,他想起他的半夏了……

      可半夏再也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了……

      …………

      丙坤伤了根骨,昊天大帝现身,让丙坤去在历一劫,最难的情劫已过,下一劫,便可直接稳定仙骨,修得万年真身,用脱六道轮回。

      丙坤没有说话,转身下了凡间,他不要脱离六道轮回,没有半夏的日子,活得在久,又有什么意思。

      他要去找半夏,他要亲自与她解释。

      丙坤找了一年又一年,闯了六界,但一无所获。

      ………………

      “阎君,半夏的魂魄刚找回来,现在就要送她去炼狱吗?”判官给阎君拿来一粒丹药,阎君接过,直接含在嘴中。

      “只有早早经历百年炼狱,她才能迅速恢复,躲过天道惩罚,不然本尊也救不了她了。”

      “哎。我这就送半夏去。”

      “孟婆汤给她喝了,她不想记得的,那就都忘了吧。”

      “是。”

      半夏去了无边炼狱,日日在狱火中煎熬,百年来,鬼殿夜夜都能听到一位女子痛苦的惨叫声。

      无边炼狱内

      “小鬼,你是哪里来的?看你活的不久,年纪也不大,这是犯了什么错,被罚到我们无边炼狱来?哈哈哈”

      “小鬼长得倒是挺好看啊,我们无边炼狱从来没出现过一张清晰的脸呢,哦呵呵,小鬼还是第一个呢!”

      半夏双臂环着双腿,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啊…啊…啊”半夏的灵魂都是狱火在淬炼,她疼得满地打滚,试图扑灭身上的火。

      “哈哈哈,没用的,没用的啊,我们忍了几万年才能适应这狱火,你才进来多久啊。”

      一夜的淬炼,半夏第一次熬过了狱火,这也只是刚刚开始…

      半夏蜷着身子,遍体鳞伤,“我疼,丙…我好疼啊,你为什么不要我了…为什么…”

      “丙…我真的好疼啊,你什么时候来带我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