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色版

      祁凰坛临西面陡坡下一处山洞内柴火烧得“噼啪”作响,如同此刻帝梓潇脑中一根根绷断的神经,他明明和北堂墨一起往下跳,结果他却碰上了墨北,两人也是搜索半天才在坡下看到了被撞破头陷入昏迷的北堂墨,吓得帝梓潇魂都快没了,好在萧红玉提前赶到解了北堂墨身上的尸体,否则北堂墨没摔死也得被勒死。

      䟋 想着帝梓潇望向躺在萧红玉怀中的北堂墨,深深叹了口气,抬头就见萧红玉正看着自己,心猛地一跳,别问他为啥!反正除了他二哥ශ,他就怕女罗刹萧红玉,并不是说萧红玉长得像罗刹,而是萧红玉不仅直还钢,简直硬比钢筋混凝土!

      “…”

      “…”

      对视间帝梓潇迅速低头,自打见识过萧红玉教训士兵后,他就不敢再看ꚻ萧红玉超过十秒,他怕死无全尸Ꙥ,两人沉默许久,帝梓潇呡了呡唇。

      “我二哥让你来的?”

      “㐎是”

      “那…”

      “主上让我带句话给三皇子”

      一听萧红玉说到他二哥,帝梓潇便绷紧了神经连看萧红玉的目光也不抖了,宦精神也集中了,说话都结巴了。

      “什…什么话…”

      ᫵ “若北堂世子少了根毛,你懂的”

      “我…我…”帝梓潇心虚的看了眼萧红玉怀中满身伤痕的北堂墨,噎了噎口水道:“头发算吗?”

      “算”

      “啊!”

      巡萧红玉眉峰一扬,看着双手抱头卷成一轺团神情凌乱的帝梓潇,嘴角忍興不住微微上扬,回头看向怀中熟睡中眉头紧蹙的北堂墨。

      “宝宝…”

      “哇~哇~”

      “宝宝…”

      温暖心灵的宠溺唤醒北堂墨沉睡的意识,一睁眼她看到一张美到心颤的脸,额角쟴纹耀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纹耀下眉宇带笑满满是爱,北堂墨转了转眼珠猛地一愣,她这是一朝穿回了孩提时代?

      北堂墨望着抱住自己不停呼唤ꓣ的妇人,她只扐能张着嘴本能哭泣,还未等她哭完,那妇人温柔的神情突然变得僵硬,连双眸也被紧张代替,北堂墨看着妇人将自己交给另外一个老婆婆,她听不清妇人在同老婆婆说些什么,꿹只见得妇人拍了拍她的左肩看向老婆婆,老婆婆泪眼婆娑跟妇人叩拜三声后抱着她跑进了一处密室通道。

      黑暗中北堂墨听到了另一阵孩童哭泣的声音,而后自己被交给来人,北媷堂墨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只是感知到来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自己便睡了过去。

      当北堂墨再次醒来,环视四周将自己团团围住的众人面上带着笑颜,她看到了英气勃发的北堂頌,年少稚嫩的北堂玥,甚至是中年黑发的大长老,却唯独寻不到之前所见的那位妇人,北堂墨心中疑惑,低头看向自己对面圆桌上摆了一圈的寭珍品宝物,抬头望向抱住自己的另外一名妇人。

      “墨儿,满岁抓阄咯”

      …抓阄?

      ﺀ…墨儿?

      …什么情况!

      Ꜫ …她被打回孩提时代,回炉重塑了?

      “让爹看看墨儿能否有缘继承北堂衣钵!”

      …爹?

      …谁啊?

      ⫳…北堂尧?!

      北堂墨转动着好奇的大眼睛,惹得北堂尧和北堂夫人连声作笑。

      “夫人,我看咱们墨儿可能有望!”

      “你啊!一天到晚就想着光宗耀祖!”北堂夫人瞥了眼北堂尧,低头看着怀中北堂墨,温柔备至:“墨儿,娘只希望你开心就好”

      …娘?

      쏵…好感动!⑷

      …有妈的孩子真是块宝啊!

      感知着自己被뽚北堂墨夫人放上圆桌中心,北堂墨四묄肢趴在桌上,转动着身体一一⒬查看起摆在桌上的珍品宝物。

      …笔?不要!

      …针线?手残拒绝隟!

      …书卷?学渣回避!

      …咦!好漂亮!

      北堂墨目含惊喜,慢慢爬向一枚金丝绣线精制的荷包,小手在嘴里咬了咬,偏头扫视正屏气凝神等待着她最终选择的众人,尤其是看到她爬向荷Ᵹ包时眉㚘宇紧蹙成川的北堂尧,北堂墨咬着手指,转头再次看向荷包,又往荷包处挪了⑂一步。

      正欲用左手抓住荷包时♯,北堂墨体内另外一层意ⶈ识破茧而出,愣得北堂墨呆了呆,由着那抹意识牵引北堂墨看向距离荷包两个珍品相隔的惊翼,阳光下反射出夺目锐光,北堂墨看了眼荷包又看了眼惊翼,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双手并作同时抓住了荷包和惊翼。

      一时间屋内众人欢呼,连皱着眉头的北堂尧也笑得合不拢嘴,而北堂夫人却是从始至终一如既往温柔的看着自己。

      “墨儿!好样的!”

      “咱们北堂氏族后继有人啦!”

      “恭喜世子!”

      “恭喜大公子!”

      “哈哈哈”

      耳边众人欢声笑语,北堂墨低头看向自己左手抓着的荷包,右手揪住剑穗的惊翼,脑中浮现自己第一眼醒来看到的那位妇人,心理〕学里曾说过人被忽略掉的记忆很多时候都被藏在脑海最深处,所有你以为你不记得的其实一直都存在于你的记쨺忆中,它总会在不经意间被触发,可北堂墨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些原本该属于她原身的回忆,为何会在她的记忆中땜如此真实清晰,耳边笑声开始逐渐远去寒风袭来…

      大雪迎面刮儷来,冻得北堂墨瑟瑟发抖,猛然回神间她又来到当懿初被货车撞来的冰雪山崖,北堂ת墨愣了愣神只觉肩上好重好重,偏头一看,心下一沉,这一次她没有⎔再⫷徘徊于脚下深可见骨的青肿手臂,而是已经将人从雪中挖了出来抗在了肩上,她低头看着自己满身摔痕鲜血淋淋,䩞握着惊翼的左手止不住的发抖,闻得肩上黑衣少年沉重的喘息声如同敲醒她意识的钟鸣,激发她被货车撞倒后想要活下来的信念。

      凭借记忆,北堂墨抬头望向厚雪阶梯之上,白雪环绕隐约可见的一座殿堂,咬了咬牙扛着黑衣少年跨出了第一步。

      …嘶

      …好疼

      …全身都好疼

      鬽北堂墨忍不住连连“嘶”声,疼到全身散架止不住的턇发抖,腚也不知是不是抖得太厉害,被北堂墨抗在肩上的黑衣少年睁开了双眸。

      ᶛ黑衣少年一看清北堂墨以及她手中的惊翼,眸光顿变冷ꄨ戾,伤痕溃烂以至看不清具体容貌的脸上猲尽显防备,瞧得北堂墨脚下一滑,眼看就要摔到地上,北堂墨本能伸手抱住黑衣少年,两人齐齐滚下数十台阶,⢻直至最后坠地北堂墨也尽力让自己当了黑衣少年的活垫子。

      “你…”

      耦 黑衣少年启齿冰冷如同他的眸光,盯黑得鋰北堂墨背脊发凉,指着自己确쩭认道。

      “我?”

      “想怎样?”

      圠语气夹杂着令人Ꚉ无法忽略的冷锐,北堂墨忍不住打了个冷摆子,跟这寒冰大곈雪相较这黑衣少年更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见黑衣少年看了眼自己,目光移到随自己滚落在地的惊翼,再望向阶梯之上的殿堂。

       蟝北堂墨稳了稳心欮神,捡起惊翼撑住自己的身体走向黑衣少年,一走进就见黑衣少年拼命往后挪,但又碍于全身伤得太重根本没法移动,北堂墨看在眼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看着黑衣少年,手指向咠黑衣少年刚刚目光所达的地方。

      ⎔“我知道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

      “你?!”

      黑衣少年明显质疑声引得北堂墨心里颇为不爽,沉了口气忍着全身疼痛,倔强䟒的拉起黑㔔衣少年扛在肩빹上,吃力道。

      “对!就我!”ೣ

      “…”

      “我带你上去!”

      “…”

      ꡬ 北堂墨햡说话磢间撑着惊翼就往上爬,余光瞟见黑衣少年目不转睛ﮘ的盯着自己,北堂墨毫不怀疑若是自己有个一丝不轨,此人一定倾尽全力也要先杀了她,北堂墨心觉好笑,竟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笑你”볜

      㱑“我?”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好人?!”

      “…”北堂墨撇了撇⥕嘴,瞟了眼黑衣少年,不悦的翻了个白眼:“我好心把你从雪中挖出来,带你爬上山,你居然还质疑我?”

      “…”

      䑰 黑衣少年不动声色看着北堂墨,感知到北堂墨吃力抗着自己往上爬的颤抖步伐,冷哼一声,北堂墨扬眉也不在意。

      ƛ

      譧“不过我心胸宽广就不计僼较你君的不ꢇ礼貌了”

      ᵜ “哼”

      “诶!你这小子真的是…”嵪

      “你的目的是什么?”

      ➼ “目的?!”

      北堂墨Ꟶ顿了顿脚步,喘了几口气看向黑衣少年,张了张嘴本烱想说教一㈪顿,可见黑衣少年眸中警惕,再观其浑身伤痕青肿处处溃烂,全身上下就剩衣摆处䪯唯一完好的四方菱形图腾,金丝绣线栩栩如生扎得她心疼,看来这黑衣少年指不定是哪家遇难的贵少爷,眼下遇见陌生人怕嘙被谋财害命自得提防,想着北堂墨不由得软了脾气,将黑衣少年护得更紧,说出了自己被货车撞倒后脑中唯一念想。

      “活着!”

      “活着?”

      䲅 “对!我想我活着!我也想你活着!”

      毕竟是北堂墨来到这里遇见的第一个生命体,她当然想他活着,而俼且他们都要活着!越想北欨堂墨心中信念越深,看向黑衣少年再声⃗肯定道。

      “活着!我要我活着!也要你活着!”

      “…”

      琖 北堂墨说得信心满满,连踏出的脚步也瞬息被灌满了力量,每走一步北堂쥈墨便对黑衣少年说一句活着,以此坚定自己摇晃透支的身躯,肩上黑衣少年听着北堂墨口中念叨沉默不语。

      ꦿ 漫长的阶梯之上两人爬了好久好久,眼看希望临近,不远处被暴风雪席卷的暗黑天空轰鸣作响,心慌无措的北堂墨根本来不及细想,左手一扬毫不犹豫的扔掉惊翼,双臂紧紧抱住为䋠此震惊的黑衣少年,口中不停重复。

      我不死!你不死…

      我不能死!你䶰也不能死…

      我不会死!你也一定不要死!

      …呼

      暴风雪伴着铺天盖地的厚雪袭来,北堂墨将黑衣少年始终护在怀中,风雪狂哮中北堂잔墨抱住黑衣少年随风乱滚,竟运僷气好到逆天直接滚进了一处洞穴之中。

      北堂墨靠在洞壁上猛喘粗籄气,低头拍了拍黑衣少年脸颊,见黑衣少年瞪大双眸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眸中寒光被惊讶取⾀代,让北堂墨恍然想起奶奶家圈养的兔子,记得儿时她去奶奶家看兔子ᠳ时,也是伸手点了点兔子的脸,䢱也不知是否是自己吓了兔子,那兔子的神情与此时的黑衣少年如出一辙,北堂墨늁看着黑衣少年,神情激动脱口而出。

      躼 “你好像我奶奶家的…”젨

      “…”

      “一只兔子!”

      “…”

      “兔…”

      ᆙ北堂墨话还未说完,眩晕袭来梦境远去,现实疼痛感逐渐清晰。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